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心魔种道 废纸桥

第三百六十七章岁月静好,总有人替你负重前行(收藏四万五加更)

    虽然工具人不少。

    但是能受柯孝良摆布,又能提供魔性值,最紧要的是···还能有自己的创造力和应变能力的工具人,可不多。

    所以能吸收一个毒疆老祖,也是很不错的。

    至于为什么柯孝良不在现实中大杀特杀,然后大吸特吸。

    除了不想引战,搞的天下皆敌,目的暴露,而让修士们抗拒进入葫中界,以至于全部崩盘之外。

    也因为现实中,其实值得柯孝良耗费大量魔性值吸收的修士,也并没那么多。

    大多数连工具人都称不上,只能算是矿工或者发电材料,只负责提供魔性值,以及活跃的市场氛围便足够了。

    比如八凶,他虽然是元神修士。

    但是柯孝良可以说一句···他不值得!

    通过这段时间对八凶的了解,柯孝良可以断定。

    八凶只是一个‘继承者’。

    他固然很有手段,也很厉害,会很多的法术和神通,更是元神修士。

    但是八凶的本质是缺乏创造力的,他没有过多跳出框架的想法。

    他只是运气好、天赋高加上机缘所致,所以成为了十魔宗的元神修士。

    而像古太浪、毒疆老祖这样的修士,他们的是拥有创造力的,是本身在某些方面,触觉与嗅觉很敏锐的存在。

    这样的家伙,即便是被洗掉了记忆,重新变成了另一个人,依旧会有他们的用处。

    “现在毒疆的最佳去处,当然是诡异世界。不过···毒疆的身份设定上,我还得费点心思。在给他清洗记忆的同时,给他注入的记忆和知识,也要动手脚···其实还是稍微麻烦的。而毒疆一旦就位,那么一段主线剧情,也就可以顺势展开了。整个诡异世界,都将被带动起来,掀起下一波的高潮。”柯孝良心想。

    当然工具人毒疆就位,还不用那么着急。

    观想图、通灵、契约这些玩意,都够诡异世界里的修士与原住民们研究上一段时间了。

    柯孝良怎么也得给足了时间,让一切自然发展和发酵。

    收拾了毒疆之后,柯孝良一抬眼正对上灼热的视线。

    “得!还有的烦了!”柯孝良随手兑换了一瓶冰灵丹。

    这种拥有寒冰法脉的修士修炼所用的特殊灵丹,在修行界只能算是小众。

    如果不是柯孝良有挂在身,这个时候还真找不到这玩意。

    看着浑身湿漉漉,衣服紧贴在丰韵的身躯上,却一边抖一边释放火热的娇躯,柯孝良屈指一弹就将一粒冰疙瘩似的灵丹弹入碧涵真人的口中。

    碧涵真人浑身打了个激灵。

    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然后体内的寒毒被引发,面色变得铁青,身体单纯的哆嗦,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妖里妖气。

    “这下看着顺眼多了!”

    取出一张火玉床,柯孝良冲着不知何时,早已躲的远远的杨真真招呼道:“还愣着作甚?”

    “还不扶着你师娘去房间休息。”

    “还真想你男人我上手?”

    杨真真像是中箭的笨兔子一般,飞快的跑了过来,以她自己都没有想象过的敏捷,扶着碧涵真人就回了竹楼。

    同时往返回来,取走了火玉床。

    等伺候好了自家师娘,杨真真吐出一口长气。

    这才期期艾艾的走到柯孝良身边。

    “喂!”

    “你莫要生气好不好?”杨真真摇着柯孝良的胳膊,同时带球撞人。

    “师娘她···她虽然是有些欠考虑,不过也是报仇心切。我···我以后会劝她的!”杨真真低着头说道。

    其实很多事,她都清楚。

    比如刚刚毒疆老人说的话,她就听在耳中。

    所以才故意避开。

    假如柯孝良真的要给她师娘解毒,她会装作不在,装作不知道,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然后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痛苦。

    之后,还会继续没心没肺的当一个好吃懒做的小傻子。

    柯孝良伸手本来是要揉脑袋的,临时却改换了目标。

    杨真真的小脸,立刻就通红起来,扭捏着身体有些挣扎···却并不明显。

    感受着这沉甸甸的重量,柯孝良不禁感慨,这世上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负重前行。

    就像杨真真,她的负重就极大。

    当然此时这负重,成为了柯孝良的负重。

    哪怕是这压力压的他喘不过气来,他也甘之如饴。

    毕竟这是他作为一个男子汉,应当承受的重量与责任。

    “小傻子!”

    “一天到晚憨憨的,就知道一个人躲起来吃闷亏。自家男人都看不住,一点出息都没有。”柯孝良一面替杨真真承受重量,一面小声指责着。

    杨真真整个人都放松了,瘫软在柯孝良的怀中,似乎是因为没有了重量的牵扯,身体也变得轻飘飘起来。

    “你也不想想,别的姑娘有你这么好的天赋吗?”

    “你家男人也是很挑嘴的!”柯孝良安抚着小傻子的内心。

    杨真真嘿嘿的傻笑,然后将脑袋埋在柯孝良的脖颈之间。

    “不过继续让你跟着你这不靠谱的师娘也是不妥了,她原本瞧着还是个可靠的,现在···。”柯孝良摇了摇头。

    其实碧涵真人的逐渐古怪,柯孝良也要负一定责任。

    正常人谁受得了上百年的黑暗禁闭?

    元神以下的修士,就没有这么闭关的。

    修士自己乐意,地府的鬼差也不乐意。指不定就什么时候上门拜访来了。

    元神以上的修士,本身就能以元神遨游诸界,肉身在闭关打坐,不代表精神也受到了限制,在枯寂中苦修。

    这上百年闭关下来,碧涵真人从原本的悲愤复仇,报仇心切,变成了徐徐复仇,要将自己的仇人一步步逼入绝境···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变化。

    当然理解归理解,杨真真得带走。

    “十魔宗也不靠谱,里面妖魔鬼怪多的事,特别是喜欢搞事情的家伙不是一般的多,杨真真背带的十魔宗,就是小白羊入了狼窝,即便是有我镇压,也并不能熄灭那些家伙的搞事之心,反而可能让他们更激烈,将杨真真收入葫中界的话···那对她也不公平,她并不是我的宠物。”柯孝良尽管经常不尊重人,但是他不是不会、不懂尊重人。只是值得他尊重的人不多罢了!

    “看来我得在现实中,打造一个可以移动的小家园。既可以放心寄身于这个小家园,与真真享受生活。也能给自己准备一个安全地,万一真出了什么差错,还能有个地方抵御强敌。”柯孝良涌起了这么一个念头,随后念头愈发强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