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心魔种道 废纸桥

第五百七十五章谋界者(求订阅,求月票)

    蛮荒世界的变化,在稍作迟缓之后,又通过神域世界、高武世界、废土世界等等作为桥梁,传递回现实。

    当然,此时关于西皇山上的万族大会,还未彻底的落下帷幕。

    诸神依旧还有奖赏,要厚赐给那些替他们博得荣名的战士。

    挪动山海,搬迁湖泽,只是这场大会本身的结论,而非是参与者个人的定点。

    在真正的星界与曾经名为玄青界的修行世界之间,存在着一片星光笼罩的特殊区域。

    磅礴的星光,在这里汇集成大地。

    当曾经的玄青门破灭之后,这个由星光凝结而成的土壤,就成为了封锁整个世界的封印。

    而现在,这片土地的职责正在消减、衰退。

    众多神话级的到来以及回归,让世界开始快速的变迁、升级。

    新生的天道意志,开始主动的想要接过权柄,自己成为世界的防御者与封闭者。

    厚实的雷云,反向对准了星光笼罩的大地,强大的斥力,正要将它推出这个世界。

    作为世界‘狱卒’的星河派,就坐落在这片星光笼罩的土地上。

    此刻大量的星河派修士,正对着那不断膨胀的雷云,严阵以待。

    星河派的核心高层们,正在积极的想要通过某种方式,与新生的世界天道对话,获得继续飘离在世界之外,却又享有世界内部资源的特权。

    如果实在无法谈妥。

    星河派将会考虑搬离,或者坠落人间彻底的融入世界···以及击破世界,摧毁天道,这三个不同的选项。

    然而无论是哪一个选项,星河派都必将要付出极为惨痛的代价。

    甚至有覆灭的风险。

    虽然星河派分裂成无数的派系,出现在众多的世界。

    但是彼此之间,互不统属。

    或许可以耗费大量资源后,对就近的‘同门’求援,却只是治标不治本。

    而就在这种特殊的状况下,却也有人,将视线和目标对准了星河派。

    在星河派驻地所在的星光林地之外,一处由星辉余物凝结而成的小山坳里。

    数十个漂浮若UFO的阵盘,正组合成一个复杂、立体的隐匿阵法,将心怀叵测的人,隐藏在了这阵法之中。

    使得他们,没有被悬挂天际的星光神眸看见,受到万千星辉灌体镇压。

    阵盘的作用范围里,一个长着明显老鼠胡,像老鼠多过像人的修士,手持着两种古怪的法宝,似乎不停的在测算着什么。

    他左手的法宝,看起来有些像简陋的罗盘,罗盘上只有简单的几个方位和符号,却一共有三枚指针。

    分别是红、黄、黑三种不同的颜色。

    而右手的法宝,却像是一个凿子,凿身上带着斑斑古迹,像是极为古老的产物。

    老鼠胡手持两件法宝,脚踩着奇门步法,偶尔定点一个方位后,就催动一下手中的凿子。

    凌空发出‘哐’‘哐’‘哐’的声音。

    而在老鼠胡的身后,还站着一个黑塔般的汉子,身量极高,肌肉发达,双目炯炯有神,穿着黑色的袍子,手里提着一对南瓜大锤,两锤之间时不时的还跳跃出一道道尖锐的电弧。

    “如何了?”黑塔汉子,看着老鼠胡上蹿下跳的身影,终于还是忍不住,开口发出了疑问。

    “快好了!快好了!”

    “虽然主体是星河派惯用的凝星化物之法,但是各个不同的星河派,都有不同的布置法,就像同一款密码锁,内置的密码却各有不同。”

    “不过我已经找到了这里的窍门,虽然有所改变,用的却还是三才镇煞,四象定局的手法,只是又添加了一层幻境,让四象颠倒,三才逆转。如果依照正常的破阵方法来动手,很有可能直接触动阵法中的陷阱,咱们只在须臾间···就被庞大的星力,炸的粉碎。”老鼠胡收起罗盘,然后以左手捋了捋胡子,很是有些得意的说道。

    黑塔汉子冷声道:“既然你已经找到了窍门,那就快些动手,莫要再耽搁了。”

    “我们已经耗时许久了,主上的任务,咱们要尽快完成才是。”

    老鼠胡却不急不忙道:“且等等!且等等!幻境的入口并非时刻开启,还要等到星光最密,整个星河派的星光森林的能力,最为充裕之时,幻境的入口才会有一丝痕迹显露。”

    “到时候,就靠杨老弟你出手了!”

    “只要砸碎了幻境,让三才四象之局,全都显露出来,我便可着手彻底破了这凝星化物的大阵,整个星河派就会朝着那片劫云之中坠落。”

    “世界与星河派之间,势必会出现争端,咱们可以趁机扩大缺口,炸开世界的屏障,让这个世界变得‘开放’。”

    说到这里,老鼠胡便忍不住‘给给给’的笑了起来。

    笑声十足不像什么好人。

    黑塔汉子却只是回了一句:“你的废话太多了!”

    此时的星河派中,星圣阁内,星河派的当代宗主,正抬头望着漫天的星辰,心中总是弥漫着淡淡的不安感。

    星圣阁是星河派距离星光最近,也是星光凝结最为清澈、闪亮的地方。

    庞大的星光,漂浮在阁楼内,却汇聚成一片细小的银河。

    星云流转之中,仿佛计算着和蕴含着这宇宙中,最为根本的道理。

    仰头遥望远方的星空,一颗无名的微小星辰,正在闪烁着明暗不定的星光。

    那是星河派当代宗主司南宇的本命星辰。

    每一个入了星辰境(金丹)的星河派修士,都将在众星楼点化一颗本命星辰。

    从此星辰与修士之间,命数相连,气数贯通。

    本命星辰亦可助长修士快速进步,让修士从此不再受资质束缚,可以说每一个点亮了本命星辰的修士,都是修行天才。

    而一些极为复杂,极为难以修炼的星光道术,也都需要在点亮本命星辰之后,才能修行。

    而隐藏个人的本命星辰,不被任何其他人知晓,也是星河派修士的第一戒。

    因为一旦本命星辰被知晓,那么对手就可以做针对性的布置,隔绝本命星辰与修士之间的星光灌注。

    从而让该名星河派修士的实力大减,甚至直接跌落为寻常人,任人宰割。

    无穷星河,无数星辰,选中同一颗星辰为本命星辰的概率并不高。

    倘若重叠。

    同性之间,往往将成为宿敌。

    斩杀宿敌,会全盘接收对方的修为与积累。

    异性之间,则是很大概率结成道侣。

    若是诞下后裔,则是天生的星辰之体,为星河派内内定的星辰圣子,无论走到哪个世界,只要有星河派的地方,星辰圣子的地位都极高,难以撼动。

    此时,司南宇看着自己明暗不定的本命星辰,正在借用亿万星辰变幻之力,推算前因后果。

    星河派修士的修行方向,大体不离一般修士的那些境界区分。

    只是因为修行方式上的差别,对不同境界的说法,以及各层境界所附带的效果,有所不同。

    当星河派的修士,修行到命星境(元神)之后,星辰点亮命宫,本命星辰与个人命数彻底相连。

    修士可以通过观测自身的本命星辰变幻,而卜算个人的命数变幻。

    世间占卜测算之法,十之八九都是能医不自医。

    而这星河派的手段,却打破了这种限制,从一开始就朝着自我通算的方向进发。

    司南宇不断的盘转着手中的星河,围绕着那一颗不起眼的命星,做各种推算。

    但是眼前却总是蒙上了一层浓雾,将原本到了眼前的真相,进行了掩盖。

    须臾之后,原本明暗闪烁的本命星辰,甚至发出了极为耀眼的光芒,比以往甚至要明亮了数倍不止。

    司南宇同样也感受到了状态的提升。

    就像他只要再努努力,就可以打破某些界限,提升到全新的高度。

    “是我的错觉吗?”

    “还是说,伴随着世界的升级,我也获得了反馈?”司南宇心中疑惑始终未解。

    之前那明暗的星光,让他耿耿于怀。

    至于此刻的那点收益,却让他觉得并不踏实,仿佛只是一种隐瞒···且无须隐瞒太久。

    司南宇继续推算。

    同时操控着星光神眸,一次次的扫过整片星光大地。

    亿万的星光,照耀下来,笼罩了一切的山河。

    瑰丽的星光之下,所有的一切,都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梦幻的色泽。

    此时现实与梦境,仿佛交织在了一起,形成了错位与重叠。

    那些生活在这片土壤上的凡人,他们整齐的陷入了美丽而又梦幻的梦境,而他们的梦境,此刻却又串联在一起,在这片土壤之上,凝结出了一个虚幻之境。

    “时机到了!”隐匿的山坳处,老鼠胡猛然一声轻呵。

    忽然之间足有三百六十五道璀璨星光,从天而降···然后如同一根根光柱一般,定在了这片星光浇灌的土地上。

    璀璨的星光瞬间照亮了这片星光钟爱的土地。

    在世界之外,在无穷的虚空漆黑之中。

    整片土地就像是一块无比珍稀的宝玉,释放着夺目的光亮。

    每一道星光柱,都似连接了星河,与流转的星空,与浩瀚的宇宙,都产生了极大的联动效果。

    在这光柱的编织与排列下,原本虚妄的东西,都变得井然有序。

    大量原本不存在的星灵,都开始散入森林和草原、高山与湖泊。

    它们是星河派修士们最重要的资源之一。

    以星灵为本炼制法宝,可以先天上便赋予法宝强大的灵性。

    故而星河派修士的法宝,往往是灵性最为充沛,自发的护主、预警、防御、攻击等等功能,让修行界的无数修士为之羡慕。

    而少数辅助性星灵,还可以融入法宝后,自发的炼丹、绘符、打理灵田等等···更是令人艳羡无比。

    无数的星光飞溅交织,笼罩在这片属于星河派的土壤上。

    隐约之间,那片闪烁的星幕之上,倒映着另一片土地,那是纯粹的星辉之影,那是梦幻之地,是凡人们的梦境,亦是修士们难以抵达的星空彼端。

    星空若湖泊,而现实却不过是湖泊中的倒影。

    老鼠胡迅速标记出了通往那幻境的入口缝隙,手指尖闪烁的流光,死死的卡在细小的缝隙处,脸上的老鼠胡不断的抖动着,鼓胀起来的身躯,正在不断的颤抖,似乎承受了极强的压力。

    黑塔般的壮汉,双手的雷鼓金锤,狠狠的一次碰撞。

    巨大的声音,将隐匿二人的阵法顷刻炸碎。

    黑塔壮汉,解锁了自身的封印,远远超出了寻常真仙的力量,开始肆意的释放,灌注入他那一对沉重、神异的大锤之中。

    可怕的霹雳,开始撕裂了整个星穹,朝着那幻境中的某处要点落去。

    与此同时,大量这片土壤上生存的凡人,于睡梦之中死去。

    他们的意识,伴随着幻境的受损,被消磨在了梦幻之地。

    此地发生的巨大动静,当然惊动了不少人。

    星河派中的修士们,如果这个时候还反应不过来,那就简直太废物了一些。

    大量的星河派修士,若密密麻麻的星点一般,朝着动静发出的地方围攻而来。

    抢在他们赶到之前,剑光、法术、咒术等等手段,已经齐刷刷的进行了覆盖性的洗地攻击。

    老鼠胡,猛然更加的精神起来,爆喝一声身躯进一步的膨胀、高大。

    他松开了捏紧缝隙的手指。

    手里紧握的凿子,开始疯狂的顺着雷霆撕裂的口子,进行一次次的敲击。

    这件看起来锈迹斑斑,且平平常常的法宝,释放出来的神秘力量,却极为可怕。

    每一次敲击之后,都会有大面积的幻境出现坍塌。

    它极具针对性!

    伴随着一次次星光的衰弱,幻境内青龙、白虎、玄武、朱雀四大星灵的哀鸣声,接连不断的传出。

    与此同时,整个星光笼罩的陆地,都似乎在以某种方式逆转。

    而在这逆转的过程中。

    整片陆地,正分崩离析,且朝着那片世界天道掀起的劫云中坠落。

    这正是二人的目的。

    此刻他们的目的,似乎已经达成了。

    星光般的星河派修士,终于赶到了案发现场。

    却都已经太迟了。

    愤怒的星河派修士们,发出愤怒的咆哮。

    随后齐齐挥动手中的法宝,施展出强大的道术,对暗中搞破坏的二人再一次的发起了更加凶猛的进攻。

    星河派内,警钟长鸣。

    大量星河派的长老们,释放出庞大的星光法力,想要稳定住整个格局不散。

    但是大阵被破,根基损毁,在与世界天道之间的谈判,尚未展开的前提下,这样的‘坠落’是极度危险,也极度恐怖的。

    司南宇披着星光,孤身飞出了星圣阁,此时他已经明白了为什么自身的命星,会突然的忽明忽暗。

    整个星河派,都被推到了一个极为危险的境地。

    星河派中,尚未摧毁与舍弃的某些东西,都会加剧刺激世界天道。

    那曾经诛杀过上一任世界天道的凶物,一旦坠入世界之内,就必然是与世界天道不死不休的格局。

    然而现在这个时候,如此倡促的情况下,想要将那件庞大的凶物转移···已经是来不及了。

    给予星河派的选择,其实也只有一条而已。

    望着整个星河派正在坠去的乌黑劫云,司南宇在片刻迟疑后,便披上了层层星辉,手持星光长剑,朝着那劫云迎去。

    同时留下了启动那件弑天凶物的命令。

    唯有无尽的星光,才能为那凶物充能。

    唯有星河派···才能将那凶物调动,且注入弑天之力。

    暗中推动这一切发生者,对星河派十分的了解,绝不是与星河派毫无瓜葛、关联之人。

    浮空岛上,柯孝良猛然抬头。

    他看到了一道星光,如同劈开天地的利剑一般,斩破了天穹。

    天穹之外的雷云滚滚,调动了磅礴的灵气起伏,世界似乎微微的抖动了一下,原本正在快速增长的灵气,某一个瞬间,出现了断层。

    随后,他的头顶下起了蒙蒙细雨。

    就像是世界在哭泣,在向他这个新认的大哥诉说委屈。

    “有人在攻伐天道!”

    “是星河派!他们要撕破天穹,摧毁新生的天道,但是···为什么?”

    “他们本是最不可能与世界天道发生正面强力冲突的宗门。他们虽是狱卒,针对的却是玄青门,且世界本身的进化,对他们而言也有好处,只要把握与掌握好与世界的距离与关系,一切都只会更好!”柯孝良此刻当然无法洞悉全部的讯息与内情。

    不过通过以多个世界信息汇集,进行大数据推演,随后柯孝良便得到了一个可能是真相的答案。

    “推动星河派坠毁,与世界天道发生正面碰撞。然后撕裂天地,摧毁天道,让这个世界变成和宝通世界一样的开放型世界?”柯孝良紧锁眉头。

    如果这个世界的天道被摧毁了。

    世界变得开放。

    那么最高承受真仙层次的上限限定,也就当然不存在了。

    世界融入大宇宙的环境之中,各方强者,都可以将这个世界当做后花园一样的闲逛。

    当强者的讯息,不会造成世界的坍塌,大量的生灵死亡。

    没有了业力的反噬,世界将变得格外危险。

    “摧毁天道的反噬,将由星河派承受。”

    “而更加强大的修士们,可以突入这个世界,进行大肆的掠夺。”

    “他们甚至可能采取更为激烈的方式,来找出我的存在。”

    只在短短的一瞬间,柯孝良便得出了结论。

    这个世界的天道,绝不能被打破。

    一切可以伴随着这个世界的天道一节节的升级而逐渐展开。

    而在这个展开的过程中,柯孝良也可以积蓄起足够的能力与实力。

    即便是终有一日,由暗转明也不再惧怕挑战与窥视。

    大量的世界本源,被柯孝良肉疼的提取出来。

    他却并没有直接送给嗷嗷待哺的世界天道。

    而是谈起了条件。

    “我需要一个不受你管束,且绝对保密的私人空间。你将这里切割给我,我就给予你帮助。”手握世界本源的柯孝良,抬头说道。

    头顶的和风细雨,变成了狂风暴雨。

    世界天道似乎对柯孝良这个时候的见死不救以及趁火打劫,很是愤怒。

    柯孝良却视若无睹。

    尽管他与这个世界的天道利益方向此刻大体是一致的,但是他却绝不会养虎为患。

    最终狂风骤雨,终于又变成了和风细雨。

    那闪烁的星光,不断划破天穹的利剑,是催促天道答应条件的重要筹码,让他不得不选择向柯孝良妥协。

    几乎就在片刻间,整个浮空岛彻底从这个世界隐匿消失了。

    这不再是通过阵法,而是世界默认了这片区域,完全归属于柯孝良,而不再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但是这个不再属于世界的部分,却又依旧存在于世界之中···汲取着这个世界的任何养份。

    简直如同一个国中国。

    当然也可以视作是这个世界的寄生虫。

    如果柯孝良想,他甚至可以通过不断增殖这个浮空岛的方式,去反向覆盖这个世界,取代世界完成套取。

    当然···如果柯孝良真的要这么做,一切不会那么顺利。

    世界会反抗,也会给他制造大量的麻烦。

    结果可能是两败俱伤,得不偿失。

    狂风吹过柯孝良的发梢,似乎是在催促他,让他快些行动。

    “给我一个身份!”柯孝良抬头对世界天道说道。

    风骤停,似乎不解柯孝良的意思。

    “这些世界本源给你···你也不过是多些盾牌,多抵挡一段时间攻击而已,浪费资源。给我一个身份,一个经得起查,经得起算,经得起推敲的身份,我将这些世界本源灌注进去,然后亲自替你赶走强敌。”柯孝良说道。

    此时柯孝良打算亲自出手,不止是不想养虎为患,让这个修行世界进化的太快,脱离掌控。

    更是因为,他知道迟早与那些胆大到直接算计星河派与整个世界的人对上手。

    此时代替世界天道出手,也算是去收集信息。

    天空阵阵雷云闪烁。

    一个头戴白玉冠,身披白鹤羽织大氅,腰挎青、白二剑的男子,凌空降下,与柯孝良面对面站在一起。

    柯孝良仔细打量着这个‘男子’。

    随后问道:“太玄子?”

    太玄子···九玄山的祖师爷,那个硬生生被雷劫连番劈死的家伙。

    曾经十魔宗的天骄白骨生,某种意义上,便是太玄子的隔代后裔。

    “这个身份确实不错!”

    柯孝良说罢之后,大量的世界本源塞进了太玄子的身体。

    随后分出一道念头,进驻太玄子的体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