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投资时代 桥上风景独好

630、奸细

    林欣禾发动汽车,正准备离开。

    一路跟踪偷拍的小老弟收起相机,准备跟上去,可刚发动汽车,车门就被拉开了,钥匙也被一把夺下。

    “你踏马谁啊?”

    张晨光没有过多理会这位戴着鸭舌帽的私家侦探,抓着其衣领,将其拉下车后,又绕到副驾驶,取出了摆放在座位上的单反相机,拿到手中检查起来。

    “草,孙子你干嘛?”

    私家侦探准备夺回相机,被张晨光一个擒拿手按在了引擎盖上。

    “哥~哥~哥~,你轻点!”

    私家侦探彻底不敢逼逼了,因为他的脸正贴在被烈日炙烤着发烫的引擎盖上,再烤下去,脸都要糊了。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私家侦探也是见多识广,观张晨光一个动作就把自己擒拿下,立马知道碰上硬茬子了,赶紧服软才是保命之道。

    查看了相机中的照片,张晨光皱起了眉头。

    作为一名在中法两国都服役过的特种兵,在私家侦探刚刚靠近夏景行等几人的时候,他就通过敏锐的目光注意到了。

    他当时就想拿下这小子,但却被夏景行阻止了,后者授意他:跟上去,拿到相机,看看都拍了什么照片,同时盘问一下跟拍者的身份,为谁服务。

    张晨光自然照做了,观察了偷拍者很久,等到对方准备驱车离开的时候,才马上动手,来了个人赃并获。

    “小子,你拍这些照片干什么?为谁卖命?”

    私家侦探顾左言他,想随便糊弄过去,挨了张晨光两记重拳,彻底老实了下来,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什么都说了出去。

    “老哥,你放过我吧,我也只是讨一口饭吃,上面的大老板究竟是谁,我也不清楚啊?”

    自己什么都招了,可那个黑面煞星还不肯放过自己,私家侦探只好开口求饶。

    “你不准动,给我老实待着。”

    说完,张晨光松开私家侦探,退到了十几米远,拨通了夏景行的电话,把审讯到的信息,全部都向大老板汇报了。

    夏景行正在和朱敏、陈宏二人聊天,忽然听到张晨光传来大消息,脸上微微有些动容。

    平复了一下心情,夏景行缓缓问道:“问清楚没?就这些了吗?幕后指使者是谁,一定要搞清楚。”

    “他也不知道幕后主使是谁,只有一个人给了他一笔钱,告诉他,一定要盯紧林欣禾,特别是要注意,林欣禾与哪些看似老板的人见面了,一定要拍下来……”

    听完张晨光的反馈,夏景行微微皱起了眉,就掌握的这些信息,他也不确定幕后主使究竟是谁。

    但他料定,林欣禾被盯上了,而且幕后主使者心眼儿不大,夸张到想要掌握林欣禾的一举一动。

    细想了一阵,联系到林欣禾的言谈举止,以及童士杰的汇报,夏景行嘴角微微勾起。

    他基本已经猜测到幕后指使者是谁了,应该是联盟中有人和林欣禾不和,正在到处抓林欣禾的小辫子。

    “好了,我知道了,你把相机还给他,让他把相片老老实实传过去,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另外,必须隐去被你们抓获的这一段。”

    夏景行现在身边的安保力量再次加强了,除了张晨光这位贴身安保顾问以外,每天还有一队三至四人的安保小组巡弋在他周围。

    有人偷拍,也最早是部署在外围的暗哨发现的。

    不能说夏景行太过小心,而是地位到了,必须得配置相应的安保团队,小心无大错。

    “就这么放了他?”

    林欣禾暼了眼老老实实站在汽车旁,被几名安保小组的兄弟包围在中间的私家侦探。

    虽然他不清楚夏景行正在做什么大事,但就掌握的情况来看,这名私家侦探绝对没安什么好心。

    “你不用管,只需要保证这些相片正常交上去就行了。”

    夏景行摇头失笑,这名私家侦探来得正合他心意。

    虽说今天和林欣禾相谈甚欢,还达成了一系列协议,可谁也没办法保证中途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假如林欣禾中途反悔了?还泄露了远景资本掌握的千橡集团的秘密?

    后果不堪设想!

    保险起见,他觉得要再加一把火,防止林欣禾中途反水。

    “好,我知道了。”

    张晨光挂断电话,凶神恶煞的朝私家侦探走了过去,开始了自己的表演,先是一脚把车门踹出个深坑,然后各种恐吓私家侦探。

    被好好教育一番后,私家侦探带上相机,驱车离开了。

    …………

    …………

    “草泥马,还真是这孙子。”

    当天晚上,张帆就收到了私家侦探发来的照片。

    私家侦探不想多事,或者说张晨光的恐吓起了作用,只老老实实发了照片,没有多嘴说其他事情。

    拿到洗出来的照片后,张帆召集了熊小鸽、朱力南等核心骨干,直接把照片摔倒了桌上,满脸阴狠,择人欲噬。

    熊小鸽捡起桌上的照片,看到林欣禾和夏景行、邓锋等人愉快交谈的样子,直接皱起了眉头。

    不管林欣禾是抱着何种目的,私下与夏景行会面就是不对。

    “草,还真没冤枉这孙子。”

    朱力南看了眼照片就扔在桌上,阴沉的目光移向张帆,“看来老张你的怀疑没有错,隐藏在我们内部的敌人就是林欣禾。”

    陈立武点头,“我就说嘛,为什么我们每次行动,远景资本都有防备,甚至还反制我们一手。

    我以前还觉得是夏景行高明,看来是我想多了,原来是真的有内奸。

    老张,以前是我们误会你了,还是你火眼金睛。”

    张帆目光傲然,一副早就洞彻一切的表情。

    以前他就怀疑林欣禾,可惜大家不相信。

    现在真凭实据摆在众人面前,事实胜于雄辩,由不得众人不相信。

    “老张,你这事办得好,揪出了隐藏在我们内部的害虫。”

    朱力南脸色凝重的扫了众人一眼,“现在情况已经明了了,大家说说,该怎么办?”

    “自然是踢出我们的队伍!”

    陈立武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满脸的气愤。

    张帆轻轻点头,看向熊小鸽。

    熊小鸽叹了口气,“大家说的对,不能再让DCM留在我们队伍里了。因为有时候,奸细比敌人破坏性还大。”

    几个人商议了一番,很快就定下了对DCM的处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