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投资时代 桥上风景独好

783、垃圾游戏

    偷菜玩的不亦乐乎的更多是海内网的员工。

    因为在测试过程中,全公司都熟悉了这款游戏,同时每个员工都接到了一个任务担任游戏体验师。

    如果有员工能提出有用的建议或者新奇的创意,一经采纳,重奖万元人民币。

    当然,上班玩农场游戏,暂时也是被允许的。

    海内网上上下下变身偷菜大师,上级偷下属,下属偷上级……

    每个员工脸上,都洋溢着偷菜成功的喜悦和偷菜失败或者被偷菜的失落。

    从游戏刚一上线,海内网内部就搭建了一张完善的游戏网。

    因为全公司都在玩,所以才有那么多菜可以偷,最大化激发出了这款游戏的乐趣。

    夏景行给自己的农场栓了一条狗后,放心的走出了办公室,来到外面的开放式办公区。

    一眼放过去,全特么都在玩游戏,嘻嘻哈哈的,跟菜市场似的。

    前段时间,人人网、朋友网来势汹汹,网络舆论质疑夏景行深陷财务危机,实际上是给海内网的前途蒙上了一层阴影。

    虽说管理层在极力安抚,但基层员工的士气依然很低落。

    《开心农场》的上线,冲淡了不少这种低落的情绪。

    转悠了一圈,夏景行乘坐电梯下楼,去往了游戏部门。

    …………

    …………

    《开心农场》低调的上线,没有在外部媒体、推广渠道投入一分钱推广费用,只是在海内网主页上线了广告。

    同时,也在利用道具奖励诱导玩家分享邀请链接。

    目的很简单,偷偷的进村,打枪的不要,先消化掉内部存量市场,再图谋外部市场,同时示敌以弱。

    这种反应,落在外界眼里,更加坐实了夏景行陷入财务危机的传闻。

    《海内网低调上线第一款游戏,究竟意欲何为?》、

    《期待已久的海内网反击终究还是没有出现,游戏救不了海内网》、

    《社交之战正如火如荼,海内网跑去搞游戏了?》

    ……

    很多主流媒体注意到了《开心农场》的上线,第一时间发表了文章,一面倒的看衰和批评海内网。

    几个月前海内网就在四处搜刮游戏人才,这在业内不是什么秘密,很多人都知道海内网打算做游戏。

    可在竞争对手步步紧逼的节骨眼上,选择推出游戏,而不是捍卫sns社交的根基,这种应对措施,落在在很多人眼里成了大大的失策。

    连很多原本对海内网还抱有一线希望的人都不抱希望了,彻底没救了。

    游戏做的再好,没有了sns用户基础,始终是无根之萍。

    一时间,网络上有人调侃:海内网已经转型做游戏,退出sns之战了。

    还有人试玩过《开心农场》,只给了两个字评价:垃圾!

    从技术含量上来讲,这款2D页游简单的令人发指,别说和《传奇》、《大话西游》这类大型网游比了,就连棋牌游戏都比它有趣。

    评价其实是很中肯的。

    只不过这是试玩者一个人哼哧哼哧种菜的体验,没有充分体验到偷菜的乐趣。

    作为海内网最大的两家竞争对手,企鹅和千橡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开心农场》的上线。

    鹏城。

    马化滕望着电脑屏幕,一手夹着烟,一手点击鼠标给农场除草、施肥、浇水。

    玩了几分钟后,马化滕把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看向坐在他对面的刘治平、任雨昕,吐了个烟圈说道:“你们觉得这《开心农场》能给我们制造威胁吗?”

    刘治平微笑,“波尼,你心中已有答案,又何必问我们呢?”

    马化滕笑了笑,“也不知道这夏景行心里究竟怎么想的,竟然出这种昏招,憋了半天,我还以为能憋出什么大招来呢。”

    刘治平轻笑,“或许他想用这款大作成为进军游戏业的敲门砖。”

    “想多了。”

    马化滕边说边摇头,“这款游戏按分类应该是经营、养成类游戏,受众群体很小,既不热血,也不烧脑,但凡有点追求的游戏玩家都不会去玩这种游戏。”

    刘治平点头,“是的,我看媒体和网络上,全是嘲讽海内网的声音,他们也是真的惨。”

    “活该!”

    马化滕冷笑连连,不管是陌生人社交还是实名社交,全部被他视作了自留地。

    海内网妄图成为中国的脸书,这就碰了他的逆鳞。

    前段时间,他们放出夏景行的猛料,本想引千橡攻击校园市场,海内网回援校园市场,朋友网则趁机杀入社会市场,一战而定sns江山!

    结果,千橡是真的攻击校园市场了。

    然而,海内网跟个怂包一样,直接放弃抵抗。

    这使得他们的筹谋落空了!

    千橡一边在校园市场攻城略地,一边还有余力攻占社会市场。

    最终,他们按捺不住,只能提前暴露底牌,也跟着出击社会市场了。

    如今,千橡包下了一二线城市的所有楼宇广告,请明星代言人,还在电视上投放广告……

    银子哗啦啦的往外洒,搞得企鹅压力很大。

    千橡没有上市,不需要对股价负责,烧起钱来毫不眨眼。

    企鹅不一样,他们是上市公司,财报和股价束缚了他们,没办法像千橡那样可劲儿造!

    如今,他们早已不把海内网视为头号竞争对手,气吞万里如虎的千橡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威胁。

    事到如今,连马化滕都有些相信夏景行真的出现财务危机了,不一定致命,但必定短时间内掏不出钱来,导致海内网连组织点像样的反击都没法办到。

    就搞了这么一个游戏。

    他玩几分钟就腻了,更别提那些挑剔的年轻游戏玩家了。

    任雨昕是企鹅互动娱乐业务执行副总裁,还担任了第一款自研游戏QQ堂的开发总监,对游戏业务见解很深。

    他刚刚一直没插话,是在心中默默推演和思考《开心农场》这款游戏的上线动机和爆火的可能。

    他突然想到了一种可能,插话道:“这款游戏搭载在海内网平台上,会不会是海内网想提高用户黏性,防止活跃用户流失呢?

    要知道,他们最近活跃用户流失挺严重的,都跑人人网去了,那边网站每天都有精彩内容。”

    马化滕皱了一下眉,“有这个可能,不过我觉得他们的想法注定要落空了,这种水准的游戏,留不住用户的。”

    任雨昕没有反驳,又仔细的想了想,觉得自己可能杞人忧天了,《开心农场》无论怎么看,都不像是一款能爆火的游戏。

    做这么多年游戏了,他这点见识还是有的。

    “照这样发展下去,最迟明年,海内网就要倒下去。”

    刘治平目视马化滕,“到时候,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千橡。

    千橡最近势头很猛,我们要多把目光聚焦在他们身上,不能给千橡太多希望。

    千橡背后的股东阵容很强大,一旦让那群鲨鱼见了血,他们就会不要命的砸钱给千橡,这对于企鹅来说不是好事。”

    马化滕点头,“言之有理!通知大家开个会,也是时候展示我们真正的实力了。”

    …………

    …………

    京城。

    陈一舟也在办公室里试玩《开心农场》。

    不过,他比马化滕耐心更差,鼠标戳了几下就放弃了。

    “什么破游戏,太费鼠标了。”

    坐在他对面的刘健嘴角一抽,笑着说:“不只是你,很多网民都在吐槽这一点,觉得这游戏就是不停的重复动作,适合小孩子玩。”

    “小孩子都不会玩。”陈一舟摇头。

    “依你对夏景行的了解,他这次是黔驴技穷了吗?”

    陈一舟端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用余光打量着刘健。

    刘健是uume友友觅的创始人之一,这家企业被千橡并购后,他加入了千橡出任副总裁,饶磊则进入了远景资本。

    两人在斯坦福求学期间,和夏景行有过一些交际。

    正因为此,陈一舟经常向刘健问计。

    刘健沉默了半分钟,才开口道:“依我对夏景行的了解,他这一步必有深意。”

    “什么深意?”陈一舟追问。

    “我想不到,但肯定不会是推出一款无意义的游戏那么简单。”刘健用一种十分肯定的语气说道。

    闻言,陈一舟先是皱起了眉,随即缓缓舒展开,“游戏不是那么好做的,我敢肯定,夏景行这次一定是翻船了,自以为游戏推出能挽回海内网的一些颓势,结果完全不起作用,甚至还招致谩骂和批评。”

    刘健沉默,在此之前,夏景行并未做过游戏,翻船了也很正常,可他总觉得夏景行每次都能创造出奇迹。

    “还是小心一点为好吧!我们最近太顺利了,顺利的有一种不真实。”刘健劝道。

    陈一舟哈哈大笑,“你说的对,谨慎一点总是好的。

    不过我们的顺利,可是建立在八亿人民币的大额支出基础上的。

    有钱,什么事干不成?

    夏景行应该是真没辙了,巧妇也难为无米之炊啊!

    没钱,就只能一边呆着去,有再多想法和创意都施展不出。”

    刘健觉得陈一舟嘴上说着重视,心里其实还是有些不以为然。

    主要人人网最近的增长数据太有迷惑性了,任谁看了,都会自信心爆棚。

    “那我们要加大广告投放力度吗?”刘健问道。

    “加!”

    陈一舟恶狠狠道,“海内网这次是真的下了步错棋,这对于我们来说,那就是一次绝佳的机会。”

    “嗯,也对,早点壮大自己,总是没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