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投资时代 桥上风景独好

889、保驾护航

    参加完中投的筹备会议,夏景行让远景资本给中投递交了一份外部基金管理人申请材料后,就没再理会这档子事了。

    一连数日,都没什么音讯传来。

    就在夏景行已经不抱什么希望的时候,他突然接到了娄伟秘书打来的电话,邀请他去中投集团做客。

    然后,夏景行就一头雾水的来到了位于朝阳门北大街1号的新保利大厦。

    中投行政职级定的很高,与国铁、中信并列,是仅有的三家高官央企,但是眼下仅有数十名员工在大厦内办公。

    夏景行对此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就算这家公司筹备完成了,员工规模也顶多三五百人,因为在大型金融机构,按人头平摊,人均管理三五亿美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在娄伟秘书的带领下,夏景行走进了娄伟的办公室,内部布置的比较简单,只有桌上、办公桌后面竖着的红旗显示这间办公室不简单。

    “夏总,你来了,请坐!”娄伟正埋头写什么材料,看见夏景行来了,立马起身相迎。

    “领导,你客气了!”

    夏景行客套了两句,然后在娄伟的招呼下,在办公室的沙发坐下。

    接着,娄伟秘书又端来了两杯茶,然后轻轻的把门带上了。

    夏景行也懒得在乎娄伟究竟是一品还是二品大员了,端起桌上的茶就喝,然后赞道:“好茶!”

    娄伟轻笑,能不是好茶吗?他把自己每年那点特供茶叶都拿来招待了。

    不过考虑到接下来要谈的事的重要性,他也就不心疼自己那点茶叶了。

    “夏总,今天请你过来,其实还是想和你深聊一下外部基金管理人的事情。”

    夏景行放下茶杯,摆出一副认真聆听的表情。

    娄伟笑了笑,“我们看了远景资本递交上来的材料,貌似你们旗下数只基金,美国对冲基金业绩最为出色?”

    夏景行一五一十答道:“美国金融业要发达一些,能使用的金融工具也更多。”

    “你们第一只基金,叫立夏一号的那只,我看已经开始清算了,三年五十倍收益率,看起来实在太惊人了!我能问下,这是如何做到的吗?”

    夏景行只好再次介绍了一番,还很谦虚的把回报率高的原因推到了基金规模小上面。

    他估摸着,娄伟可能也是看到了这份漂亮的成绩单,所以才邀请他来公司做客。

    这不是他自夸,立夏基金已经板上钉钉会成为一只传奇基金了,名气已经渐渐在美国扩散,很多富裕群体或者机构都想上远景资本的船。

    听完夏景行的介绍,娄伟笑着赞叹道:“了不起啊!欧美人总偏见的认为我们中国人做不好金融,远景资本算是为中国人正了一次名。”

    夏景行脸上陪着笑,心中却在快速思考,对方应该是想投资远景资本的对冲基金,要不要接受呢?

    他之所以联系中投,其实是想募集成立房地产基金和私募信贷基金,用国家的钱来赚这时代的红利,总比进了潘、李之流兜里要强吧。

    他当时若是不帮助徐庭印,估计爱马仕哥最终会去陪着大D会的港圈地产富豪锄大D。恒太通过这样的方式拿到发展所需的资金,但却肥了一帮数典忘祖的吸血鬼。

    “夏总,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你为什么以二十四节气来命名基金呢?”

    夏景行答道:“这属于中国原创的文化,同时也有周期的意思,所以就拿来用了,也有传播中国文化的意思在其中,外国财经媒体有时候就会给读者介绍每个节气的含义。”

    “哈哈,是这样啊!中国人不管走到哪里,都不能忘了自己的根!在我看来,这种爱国情怀在夏总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在内阁会议上,温总专门交代过,在建设和运营的中投过程中,一定要倚重在国外运营的中资金融机构,特地还点了远景资本的名,他指示中投要多和你们合作,并向你们学习。”

    夏景行面色一肃,这算是惊动那啥了吗?连忙表起了态:“领导,学习不敢当,但如果上级领导有任何指示,你尽管开口。”

    娄伟笑着摆起了手,“夏总,你不用这么拘束,现在房间里就我们两个人,咱们就像两个朋友,或者两个商业合作伙伴聊天就行了,畅所欲言,不要拘泥于形式。

    那天人太多,很多事情其实都没来得及好好与你谈谈。”

    夏景行点头称是,不多言语。

    “中投自打算成立的那刻起,就制定好了经营范围。”娄伟注视着夏景行,然后掰起手指头介绍道:“境内外币债券等外币类金融产品投资;境外债券、股票、基金、衍生金融工具等金融产品投资;境内外股权投资;对外委托投资;委托金融机构进行贷款;外汇资产受托管理;发起设立股权投资基金及基金管理公司等等。

    你也应该听出来了吧,绝大部分资产配置都必须是外币,事关外汇储备,原因就不多赘述了。

    当然,境内股权投资也不会忽视,但这一块不会是重点,国内一年创投市场规模就几十亿美金,池子太小,我们这2000亿美金撒太多下去,也根本兜不住。”

    夏景行点头,“这我知道,中投每年掏出所管理资产的百分之一,甚至百分之零点几,其实就够境内股权投资所需了。”

    娄伟微笑,“是的,今天找你来,其实想跟你谈两件事。

    第一件,中投有意出资20亿美金,担任远景资本美国对冲基金的LP。”

    夏景行微笑,果然还是看上了他们对冲基金的回报率。

    参考中投2000亿美金规模,出资20亿美金不算多,但也不少了,毕竟是双方第一次合作,还缺乏一些信任感。

    “第二件,中投有意出资20亿美金进行境内股权投资,购买远景资本所持的20%阿狸股权。”

    夏景行愕然,这怎么突然要投资阿狸啊?

    娄伟笑眯眯说道:“当然了,第二件事,我们也不会勉强,价格也可以再协商,会尊重夏总你的选择。

    主要是在国内互联网、科技产业找了一圈,就发现一个阿狸还比较符合我们的投资标准。

    对于境内股权投资,我们也还是很重视的,现在阿狸是外资占据控股地位,雅虎、软银,包括远景资本也有外资成分,中投进入后,内资可以占据控股地位。”

    夏景行面色如常道:“阿狸有些麻烦,远景资本持有的23%阿狸股权,其中有多达20%的股权装入了一只S基金,这只基金有部分外资投资者。

    目前这只S基金刚募集完毕,现在就退出,有些说不过去。

    不过,另外3%股权,我可以做主卖给中投!”

    夏景行见娄伟一脸沉思,又补充道:“或者这样,中投认购一部分S基金份额,投资组合中除阿狸20%股权外,还包括脸书、油管、海内网各20%股权。”

    听到这,娄伟赶忙问道:“这不会让你为难吧?”

    夏景行摇头,“怎么会,主权财富基金进行正常的财务投资而已,符合相关法律就行了。”

    看见娄伟在思索,夏景行也在思考,如果所料不差的话,中投会投资摩根士丹利,等于间接投资脸书。

    现在他把中投拉入S基金,也相当于间接投资脸书,敏感性低一些,同时也可以拉入国家力量为自己的资产保驾护航,海内网有中投这个间接投资者,在国内发展也算上面有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