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投资时代 桥上风景独好

1384、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孤独症猫咪盟主10/10)

    刘治平轻点了一下头,说道:“所以,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朝小众的水货智慧果倾注太多精力了,咱们不是极客,也不是数码爱好者,而是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的高管,理应关注主流!”

    刘治平这夹枪带棒的一番话,让波尼马脸上有些挂不住,感觉火辣辣的。

    不过他坚决不承认自己是玩物丧志,而是为了搞研究!

    于是波尼马振振有词的说道:“马丁,这你就错了!

    智慧果手机虽然还没进入内地市场,但已经席卷了全球,刮起了智能手机风暴。

    在我看来,智慧果手机早晚要进入内地市场,并且跟复兴手机代表的安卓厂商一决高低!”

    刘治平苦笑了一下,不想再跟波尼马辩论这个话题。

    “咱们还是先说眼下吧,搜狐的这款手机应用客户端是三天前上架的安卓应用市场,目前已经拥有了20万下载安装量,照这个速度发展下去,几个月以后达到几百万用户量也很正常。

    咱们在开发移动应用客户端这一块儿,已经有些落后于同行了。”

    波尼马抿住嘴唇,不发一言。

    他清楚,刘治平说的都是实话,手机应用如此方便,在不久的将来,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网民从PC端迁移到移动端。

    他对夏景行再有成见,再不满,都不能忽略复兴手机、安卓手机操作系统越来越强大的影响力。

    “夏景行就是一个行事不折手段的、彻头彻尾的小人,即便我们向他低头,他暗地里也会给我们使绊子。”

    憋了半天,波尼马憋出了这样一番话。

    刘治平连连摇头,“你错了,他虽然在商场上打法凶猛,但其实很看重企业信誉。

    谷歌今年推出了几款安卓应用试水,没有受到安卓方面任何狙击,至少明面上没有下绊子,阻止人家的应用上架安卓应用商店。”

    波尼马沉默了半晌,说道:“你的意思我们也赶紧开发安卓应用?”

    刘治平点头道:“至少先开发出一款,比如说我们的企鹅新闻。

    如果安卓中国公司不允许我们上架,那就是砸他们自己的招牌。”

    波尼马不吭声,低头看着手机中的搜狐新闻客户端,看了足足有一两分钟,才抬头说道:“那就按你说的办吧,开发一款手机应用试试水。”

    刘治平见波尼马做出这个选择似乎感到十分的为难,便笑着安慰道:“波尼,你不用感到难为情。

    我们走出这一步,其实是出动出击,感到头疼的应该是夏景行。

    让我们上架手机应用吧,资敌!

    不让我们上架手机应用吧,砸安卓自己的站牌,如果业内一起抵制安卓,他有的受。”

    听到这,波尼马脸色终于好看一些了,对啊,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出招了让夏景行自个儿头疼去。

    刘治平表情严肃的说道:“企鹅新闻客户端上架安卓只是一次试水,如果发现移动端用户快速增长,我们就要试着开发QQ的手机客户端了。

    这款即时通讯软件是我们的立身之本,不能在PC端向移动端转型的大潮中掉队。”

    听到这番话,波尼马立马警醒了。

    数亿QQ用户的不离不弃,是企鹅控股最宝贵的一笔财富。

    如果QQ用户大量流失,那么企鹅跟海内控股之间的战争都不用打下去了。

    波尼马看了一眼刘治平,再一次意识到了军师的高明之处,商业嗅觉极度灵敏。

    刘治平指着波尼马手中拿着的手机说道:“除了海内控股自家的产品以外,搜狐还是第一家入驻安卓应用商店的大型互联网公司。

    随着复兴手机继续畅销,以及魅族、中兴这些安卓厂商的崛起,安卓手机应用会变得越来越主流,也会有更多看到机会,或者说意识到危机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入驻安卓应用商店。”

    波尼马轻轻点头,随即又忍不住恨恨的说道:“夏景行的手伸得实在是太长了,即便我们把海内控股集团给彻底撕碎了,也不会让他的财富缩水多少。”

    闻言,刘治平的目光也黯然了一些,夏景行这个商业对手的确太强大了。

    海内控股集团在国内被人们誉为四大互联网公司,但实际上估值还不到一百亿美元,比不上已经喊出千亿美元估值的脸书,也比不上几百亿美元估值的复兴工业,更比不上拿钱堆起来的远景资本和远景金控两大金融巨头。

    至于油管、特斯拉、安卓这些名气和估值稍弱一筹的公司,夏景行手里还参股、控股了一大堆。

    拿什么跟他斗?

    中国首富、亚洲首富,早已不是几年前刚回国时候的虚胖,他旗下的企业全部成长了起来,个个都充满了肌肉,个个都不好惹。

    波尼马看到了刘治平脸上的沮丧和无奈,又反过来安慰他,说道:“我们不求在其他领域击败夏景行,我们的手也够不着,只求在社交领域击垮海内控股就行了。

    这个目标还是能达成的!

    夏景行虽然有2000亿,但他能够把我们的几亿QQ用户收买过去吗?”

    刘治平微微一笑,但心里其实还是隐隐有些感到担忧。

    波尼言必称QQ,企鹅也只有QQ。

    而夏景行背后拥有的庞大财富且不提,光说复兴工业、安卓、海内控股这些产业形成的无边无际的商业资源,就足以令企鹅感到恐惧和担忧。

    虽然他不清楚接下来夏景行会怎么出招,但他知道对方一定不会结束这场你死我活的战争。

    不过企鹅没有退路,只能压上一切,咬牙把这场仗打下去。

    稍微收拾了一下沉重的心情,刘治平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波尼,看看搜狐新闻客户端首页的新闻内容吧,是一个不错的好消息。”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刘治平感觉自己怎么有种苦中作乐的感觉?

    在一连串的失败和沉重压力中,稍微找到了那么一丢丢的喜悦。

    波尼马拿着手机,点击进入了搜狐新闻客户端。

    一进客户端首页,他就看到了一个夸张的标题:海内网,快要不行了?

    接着,波尼马怀着激动的心,用颤动的手点开了这篇新闻。

    “……据CNNIC发布报告显示,中国网民数量已从08年12月31日的2.98亿人增长至2009年6月30日的3.38亿人,半年时间增长4000万网民。

    在整个中国互联网行业发展一片欣欣向荣的大背景下,海内网这个曾经的全国最大SNS网站显得有些孤寂。

    回顾海内网的发展史,就好比在翻看一部商业励志传奇。

    海内网原名校内网,本是由连续创业者黄新先生创办的一个模仿美国Faebook的校园SNS网站,黄先生苦心孤诣经营了近一年时间,不过取得了数十万用户。

    夏景行先生回国以后,从黄新先生手上收购了这家小网站。

    经过他的一番改造和神奇操作,校内网在短短数月时间内,陆续举办了校园歌手大赛、校园播客大赛等诸多席卷全国几千所高校的成功赛事,在千橡集团、占座网等竞争对手还没反应过来的情况下,就彻底拿下校园市场,结束了校园SNS之战。

    在这里,我们能看到夏景行先生纵横捭阖的精彩商战手段,以及展示出来的脸书创始人对校园SNS的过人理解。

    当然了,夏景行先生作为首富,其强大的资金能力也是寻常创业者所不及的。

    在拿下校园市场后,校内网没有停止扩张的脚步,迅速更名海内网,并通过《开心农场》、《开心牧场》等一系列火爆游戏成功出圈,把用户群体扩大至校园以外的广大市场……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海内网的发展速度和商业潜力都不亚于它的模仿对象Faebook。

    但是,在Faebook估值突破千亿美金,全球注册用户突破十亿的当下,海内网的发展却严重失速了,甚至出现了倒退!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海内网的月活用户数在今年初首次跌破了一亿,上个月的月活用户数据更是跌得只剩6000万。

    这个数据较海内网去年8月创下的巅峰月活用户数1.2亿,跌去了足足一半。

    那么这一半用户去了哪里?

    一部分涌入了更新奇、更有趣的各大微博平台,还有一部分则变成了QQ空间的忠实用户。

    QQ空间自去年突破1亿月活用户数以来,一直保持着良好上升态势,目前已经达到了1.5亿月活,稳居中国第一大SNS平台。

    过去大家公认海内网才是中国的Faebook,因为夏景行先生本来就是Faebook创始人。

    但如今,QQ空间的各项用户运营关键指标都已经超越了海内网,那么谁才是中国的Faebook呢?”

    看到这里,波尼马露出了一丝笑容,然后抬头满脸喜色的问刘治平:“你找人写的?”

    刘治平摇了摇头,“怎么可能,这是搜狐的编辑啊!”

    波尼马哈哈大笑,“文章写的不错,读起来荡气回肠,整个人心情都通透了。”

    刘治平微笑说道:“自从海内控股推出微博以后,海内网的增长势头就被止住了,用户还出现了分流。”

    波尼马一脸得意的说道:“但这不是主要因素,更主要的原因是海内网用户黏性不够,至少是比不过QQ+空间这对组合。

    我们也在大力推广企鹅微博,但QQ空间的月活用户没有下降。”

    波尼马越说越开心,因为他终于胜过夏景行一局了。

    看来大师的风水格局真的起作用了,这钱花的值!

    刘治平说道:“但是朋友网月活用户数下降也很严重,甚至比海内网还要严重,勉强维持一千万月活,遭到了来自QQ空间和各大微博平台的双重分流。”

    波尼马摆了摆手,“没关系,本来当时就是朋友网、QQ空间两头下注,如今看来是QQ空间胜了。

    反正肉都烂在锅里,朋友网结束了历史使命就把它关停了吧。”

    刘治平笑着点了点头,确实是一场难得的胜利,非常提振己方的士气。

    波尼马这时说道:“让企鹅新闻也转载这篇文章吧,争取让更多人看到。

    夏景行这个海龟,亚洲首富,同时还是Faebook的创始人,但就是打不过我们这些土狼啊!”

    刘治平说了一声好,又道:“不过海内网虽然快废了,但海内微博却像一颗初生的朝阳,月活用户已经逼近亿级大关了。

    只有打掉海内微博,才能真正的打断海内控股的脊梁骨,让他们旗下业务变成一团散沙。”

    波尼马沉吟片刻后,缓缓说道:“你说的对,海内网虽然要完蛋了,但海内微博却接过了他们的社交大旗,渐渐成为海内控股沉淀用户和流量的池子。

    只有把这个池子的堤坝给他们砸烂,才能把水给他们放干。

    企鹅微博……”

    说起企鹅微博,波尼马就是一肚子的气。

    一群港台明星,一个能打的都没有,干活还磨磨唧唧的,再也不想跟他们合作了。

    撒了几亿签字费出去,还发放了十亿个Q币,企鹅微博愣是发展不起来。

    现在波尼马也渐渐回过味来了,港台明星大部分都过气了,有个屁的号召力。

    他们通过微博展示的明星生活,大部分内地用户都不关心。

    唉,踩了一个大坑!

    波尼马抬头看向刘治平,苦笑道:“我也想再让企鹅微博冲一把,可找不到着力点啊!

    内地娱乐公司,全部被夏景行拿钱、拿资源给收买了,不会站到我们这边来的。”

    刘治平心中微微叹气,还是低估了这群明星的重要性。

    从今年开始,舆论环境开始变得严格了,微博平台的发力点只能转向娱乐,而不是什么公共事件。

    在这种转变下,海内微博由于提前布局,可谓占尽了优势,明星和普通用户的互动玩的不亦乐乎。

    企鹅微博都还算好,捞到了一群过气的港台明星。

    新浪、搜狐、网易这三家最惨,全靠一些公共知识分子在撑场子,再加上三家公司多年积攒下来的媒体资源,勉强还能维持住平台流量,没有一溃千里。

    不过情况也不太妙,好好的微博平台,快被那三家变成浏览新闻的平台了,严重缺乏用户活力,死气沉沉的。

    想到这里,刘治平心里突然有了一个主意。

    “波尼,我们叫上那三家公司,再开一次秘密会议怎么样?”

    波尼马眼珠子瞪得老大,“还开?你还没看清楚那帮鼠目寸光的人?”

    刘治平淡淡一笑,去年年底,就在海内游戏偷偷收购像素软件的时候,企鹅也准备阴海内控股一手。

    波尼马有感于过去几次的商业联盟都不够紧密,于是准备拿出点实惠的东西,以利益结盟。

    他叫上丁三石、曹会计、查尔斯一起在鹏城聚了聚。

    在聚会上,他提出了出让60%企鹅微博股权,引入三大门户网站的战略投资,四家共抗海内微博的宏大战略构想!

    可以说,波尼马为了抑制海内微博的发展是下了大血本的,他自认为也已经拿出了最大的诚意。

    放在以前,波尼马根本不会付出这么大的牺牲,抄就是了,抄不过就重新选一个方向继续抄。

    合作共赢是什么东西?能当饭吃吗?

    但在当时,企鹅正面临来自海内网+微博的双重攻击,压力巨大,波尼马迫切需要一场胜利来减轻压力,所以才想出来这么一个合作共赢的方案。

    然而,三家门户与企鹅网相互争斗多年,早就生出了不少的嫌隙。

    面对波尼马的提议,三大门户的掌门人全都顾左右而言他。

    于是,这个联盟计划就这样黄了。

    当时三大门户还未推出各自的微博服务,在波尼马看来,如果三家把资源砸给企鹅微博,集四家之力,完全能够与海内微博一战。

    假如四家微博各自为战,资源分散使用,只会与海内微博拉开差距。

    半年多时间过去了,五大微博的市场格局也证明了波尼马当时的论断。

    海内微博一骑绝尘,月活用户逼近一亿大关。

    企鹅微博排第二,拥有四千万月活用户。

    另外三家微博,全都在一千万月活打转。

    刘治平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也在惋惜去年四家公司因为各自心里都有小九九,而导致最终结盟失败的遗憾事。

    “波尼,我们大度一点,再邀请他们一次。”

    刘治平注视着波尼马,为其分析道:“首先,现在他们已经推出了各自的微博服务,且发展受挫,知道了微博这潭水很浑,不好趟。

    其次,微博诞生已经整整一年时间了,留给我们,还有他们的发展时间都已经不多了,继续这样发展下去的话,互联网头部效应就要彻底发挥作用了。

    最后,我们二度邀请他们会谈,足以证明我们的诚意。

    考虑到结盟的重要性,我们甚至可以再让步十个点的股权,只保留30%企鹅微博股份,他们三家各自23.3%。

    当企鹅微博发展起来后,每一家都能分享到不错的发展红利。

    我们也不要绝对的控制权,只要能够把海内微博给摁下去,这些付出和牺牲都是值得的。”

    波尼马在心里盘算了一番,不得不说,军师这个提议还是很有道理的。

    再拖上一年半载,四家微博全部都要被海内微博给踢出局。

    死马当活马医一下,成功了皆大欢喜。

    失败了,也不会有更坏的结局了。

    彻底拿定主意的波尼马大手一挥,“那你再联系他们一次,给他们痛陈利害,如果再不合力,就等着被夏景行一扫六合吧!”

    刘治平轻轻点头,心中渐渐多了一丝兴奋和期待。

    只要能够再成功的钳制住海内微博的发展,那么海内控股的社交业务基本就没了,即便还能蹦跶两下,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用户,花样搞得再多都是徒劳无功。

    而企鹅则将迎来战争转折点,依托QQ、QQ空间、企鹅微博所形成的庞大用户矩阵,吹响反攻的号角,拿下游戏、网络视频、音乐等一个个阵地。

    网络迪士尼战略由盛大率先提出,海内控股负责开拓,那么企鹅控股就负责吞下他们的胜利果实好了。

    前(面)人栽树,后(面)人乘凉嘛!

    不对,这么说企鹅不就矮了他们一辈,应该在中间加个“面”,或者叫做没收他们的商业遗产。

    ------题外话------

    两章合一章啊,正式加完孤独症猫咪盟主的加更,拖了两个月才加完,向孤独症猫咪书友说一声抱歉。

    还有西辰书友的五章盟主加更,也拖了很久了,争取这个月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