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投资时代 桥上风景独好

1487、再临坡县

    广阔无垠的太平洋上,一艘通体雪白的大船劈波斩浪,稳稳当当的行驶着。

    远远看着,这艘拥有六层甲板的大船就像是一艘现代军舰一般轮廓分明,体型巨大,拥有极好的远洋适航能力。

    突然,伴随着天空之上一阵巨大的螺旋桨轰鸣声,大船的前进速度逐渐减缓,直至停止了下来。

    当大船停下来后,在低空盘旋的直升飞机也稳稳的降落在了船艏的第一层甲板。

    夏景行摘下耳机,跟随刘海、刘小朵一起走下了飞机,嘴里骂骂咧咧的说道:“这架直升机买亏了,在天上俯瞰海洋,左右都是一个样,还把眼睛都看疲了。”

    刘海笑着说道:“我也觉得它就是一个装饰品,实用价值不高。”

    刘小朵却不这么看,指着身后另外五层高高的甲板说道:“5亿美元的游艇都买了,能不配一架直升飞机?”

    说到这,她踏了踏脚,“再说了,停机甲板都造了,能让它空着吗?总不能摆几桌麻将吧?”

    夏景行笑了笑,“大花说的对,不就是纸嘛,该花就得花。”

    总体来说,夏景行对这艘刚刚拿到手的豪华游艇还是非常满意的。

    其不仅拥有460英尺(140米)的长度,还建有豪华客舱20间,配备了大型游泳池、水疗中心、潜水中心、医疗中心、电影房、烧烤区、餐厅、艇库等各种丰富的室内设施。

    享乐的同时,消耗也是非常不菲。

    除了游艇本身造价高昂之外,还得支付船上几十名工作人员的薪资,除了船员之外,船上还招募有飞行员、潜水员、私人医生和安保人员。

    即使游艇不出海,这些人的工资也需要照常支付。

    夏景行这个人就见不得资源浪费,所以当这艘建造了两年多时间的超级游艇于几天前刚交付到他手上的时候,他就迫不及待的带着随行人员一起登上这艘被他命名为“企鹅”号的漂亮游艇,并开始了它的首航从旧金山起航,横渡太平洋到新加坡。

    至于它的私人飞机,这会儿还停在欧洲,作为董事长特别奖励供硅谷的芯片团队使用。

    他向空客定制的那架A380,暂时还未交付,还在建造当中。

    离开甲板,回到自己的房间,夏景行先是洗了个澡,然后才换了一条短裤,赤裸着上半身来到了最顶层甲板,躺在一张躺椅上,惬意的吹着海风,喝着红酒。

    没一会儿,刘海也过来了,手里还拿着一个文件袋。

    夏景行斜了他一眼,问道:“什么东西?这几天我不想管工作的事情。”

    刘海笑了笑,他知道夏景行最近几个月有点被累到了,所以刚处理完两家公司的上市工作,以及召开完手机发布会后,立马就乘坐游艇离开了美国,赶路去新加坡的同时,享受这难得的海上休闲时光。

    “本来不想打搅你的,但这件事有点重要,不能拖。”

    夏景行看着被刘海递到自己面前的文件袋,犹豫了那么一两秒,还是接过了文件袋,拆开发现是几张照片。

    “李在榕?”

    夏景行看着照片中的三星大公子,皱起了眉头,“拍他干什么?”

    “你接着往下看吧。”

    夏景行继续翻看照片,很快他就发现了更多人,拉里·埃里森、埃里克·施密特、拉里·佩奇……全都是熟面孔。

    看着这一堆照片,夏景行喃喃自语道:“他们聚在一起是要干嘛?谈合作吗?三星和谷歌有什么可以合作的?”

    刘海说道:“商业情报组已经分析过了,可能是在谈三星与谷歌Chre系统之间的合作。”

    夏景行抬起头看着刘海,后者语气十分笃定的说道:“复兴FX3和iPhone4相继发布以后,原本在市场上横冲直撞的三星盖乐世手机销量受到了极大的影响。

    从网上舆情反馈来看,很多用户选择了观望,不急着换手机,想看看三家手机公司的第一轮PK情况再做决定。”

    夏景行没有吭声,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照片,脑袋飞速运转了起来。

    难道是三星感觉到了一股危机感,想变换阵营?

    其实也不能说变换阵营,因为三星现在是几头压注,一边在造WM系统手机,一边在造安卓手机,还同时发布了三星自研的手机操作系统Bada(棒语中海洋的意思)。

    “拉里·埃里森为什么会出现在那里?三星与谷歌谈合作,跟他有什么关系?”

    夏景行暂时把疑问丢在了一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了拉里·埃里森这个搅屎棍身上。

    “不知道!因为照片都是我们买来的,打探不到更多消息。

    不过根据商业情报小组分析,拉里·埃里森可能扮演的是中间人的角色。”

    “他闲着没事干了吗?”

    夏景行刚说完便反应了过来,会不会是拉里·埃里森这根搅屎棍故意在整复兴手机和安卓呢?

    这种可能性不小!

    因为狙击脸书和特斯拉上市,都有拉里·埃里森的身影。

    作为反击,他安排复兴云和华夏数码在国内大肆宣传信息安全的重要性,搞飞了甲骨文很多订单。

    他和甲骨文、和拉里·埃里森可以说是结缘很深了,几乎达到了不死不休的程度。

    因此,拉里·埃里森利用自己的人脉和影响力,安排三星和谷歌坐下来谈谈也就不难理解了。

    想到这,夏景行立马有了一丝警惕心,对方这一手可谓用心歹毒。

    安卓目前的市场地位并不稳固,距离凝聚神格,完善生态,更是差了好几年的工夫。

    谷歌现在也看上了手机操作系统市场,正在大量招募应用开发者,同时网罗各家手机大厂作为盟友。

    如果三星这家大厂投靠了谷歌,相当于帮助谷歌的手机操作系统完成了闭环,要是三星接下来再推出几款畅销的Chre手机,那这个手机操作系统在业内就算是站稳脚跟了。

    安卓系统当年也是依靠的复兴手机打响的名声,三星和Chre完全可以复制这条路。

    两家公司一家是手机大厂,一家是世界性的互联网巨头,强强联手之下,未必不能改变行业局势。

    好在三星心眼儿比较多,从他们目前的发展策略就能看出,这也是一个野心勃勃之辈,不一定就轻易的被谷歌收买了。

    即使双方谈判顺利,也多半是先推出一款Chre手机试试水,看看销量和市场反馈再决定是否进行更深度的合作。

    短短几秒钟,夏景行就把目前的发展局势分析通透了。

    对于李在榕来到美国密会谷歌高层一事,可以引起重视,但没必要太过于感到忧虑。

    国内还有一票安卓系统的支持者呢,大不了就三分天下。

    心里有了对策,夏景行立马起身,准备回屋里给陆奇、林兵各打一个电话。

    “景行,你别急着走啊,我还有一件事要征询你的意见。”

    闻言,夏景行又坐了回去,问道:“什么事情?”

    “远景资本招聘的事情。”

    刘海叹了口气,“有人找到魔都办公室的邓丰华,希望通过他把一些……少爷、小姐塞到远景资本纽约办公室。”

    夏景行听懂了,最近两年,随着远景资本在华尔街声名鹊起,有大量的国内的所谓朋友希望他们帮帮忙。

    以前这些人的少爷小姐都是进入高盛、大摩小摩的,机构大、品牌硬,镀镀金后回国就可以进入一些不错的金融机构。

    现在随着远景资本崛起,他们又多了一个选择。

    而且相比于那些非中国人创办的投行,远景资本的中国基因更浓厚,亲近一些,也说的上话。

    “让他们自己面试,我们这不流行近亲繁殖。”

    夏景行有些不高兴,虽然没人亲自给他递话,但经常通过海内控股、复兴工业这些公司的高管向他示好。

    尤其是复兴工业,产业覆盖了基本所有的经济发达省份和地市,认识的“道上朋友”自然就有点多。

    这朋友一多,帮忙的请求自然就越多。

    刘海对于这种事情也有点头疼,不过他不认同夏景行的处理方式,哪怕是拒绝,也应该委婉一点。

    “远景资本干系重大,不养闲人,要不让远景金控帮忙解决一些职位吧?”

    夏景行嗤笑,“你小瞧别人了,他们可看不上商行、保险的岗位,他们最喜欢的是投行和对冲基金,进入这两种机构,以后出来履历好看,认可度也高。”

    刘海皱眉说道:“可如果生硬的拒绝了,会不会给你造成麻烦啊?”

    “那倒不至于!而且我也不怕麻烦。”

    夏景行摇了摇头,有些现象是难免的,老话不是说的好吗?那啥不用,过期作废。

    前世他也想过进华尔街闯荡,可他爸不够格啊!

    刘海不再多言,他也知道夏景行现在的地位有多高,相比于普通商人,他还是有资格说不的。

    …………

    …………

    企鹅号游艇在新加坡港口靠岸后,庞大如一座小山的体型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跟游艇在旧金山港口停放时遇到的场景没什么两样。

    好在夏景行一行人已经提前下船了,这才避免了被围观。

    乘坐前来迎接他们的汽车来到了新芯集团产业园,刚在办公室里坐下,付绩勋就迫不及待的向夏景行汇报起了产业发展情况。

    “集团与格罗方德的合并,以及对尔必达、奇梦达的收购,全都已经彻底宣告完成了。

    不过这几起收购案对账上现金消耗比较大,尤其是奇梦达,简直就是一个巨坑,为了恢复它的晶圆厂生产,以及召回离职员工,我们投入巨大。”

    夏景行挥手道:“钱的事情不必担心,我这次过来就是来解决这件事的。

    既然我说过要对新芯集团投入巨资,自然就不会食言。

    我现在只关心一个问题,我们的储存芯片市场份额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到原来的地位?”

    付绩勋知道夏景行口中原有的地位,是指奇梦达和尔必达前几年的巅峰期。

    现在两家芯片厂商都快被折腾废了,哪怕重金投入,一时半会儿也很难恢复以往的巅峰期。

    “夏总,这件事还需要看我们愿意下多大的决心。”

    听见付绩勋的话,夏景行心里犹豫了那么一下,如果在储存芯片市场掀起血雨腥风,无疑会被示作对三星的挑衅。

    虽然很多价格战都是三星主动发起的,但现在新芯集团来当这个价格屠夫,可能三星就要炸刺了。

    现在三星帮复兴半导体代工芯片,与安卓有合作,还与谷歌眉来眼去,还真不是什么掀牌的好时机。

    见夏景行不说话,付绩勋基本猜到了老板的想法,说道:“夏总,现在的紧要任务是彻底恢复奇梦达和尔必达的生产秩序。

    两家公司一家在曰本,一家在德国,我们管理起来还是有一定的麻烦。

    我打算把后续的新建工厂都建到新加坡,或者建到大陆去。

    其实建到大陆去是最好的,人工成本比较低,而且还有产业扶持政策,不过要考虑淡马锡的态度。”

    夏景行轻轻点头,淡马锡之所以入股新芯集团,完全是因为新芯集团是新加坡企业,产业全跑到大陆去了,淡马锡肯定坐不住。

    “我知道了,我会跟霍女士沟通这件事的。”

    夏景行想了想,问起了光刻机的事情。

    “对于尼康和佳能的光刻机业务搬迁到新加坡,当局是什么态度?”

    付绩勋笑道:“自然是欢迎啊!这是当之无愧的高科技业务,符合新加坡的产业引进政策。”

    夏景行笑了笑,“我当然知道他们欢迎了,我问的是……新光刻机公司与大陆合作的事情。”

    闻言,付绩勋一下子沉默了,思索了片刻才说道:“我打听过,当局对这件事有分歧,一派认为没必要冒着风险去采购来自大陆的零配件,继续使用佳能和尼康的产品,挺好的,也不会给他们惹出什么麻烦。

    另外一派则认为这是企业的自由选择,他们不应该干预,但也不支持。”

    夏景行笑道:“他们的算盘打的倒是挺精的,没收购前告诉我,他们全力支持光刻机业务放在新加坡。

    等收购完了,我们打算改变企业的运营策略,他们就开始挑各种不是了,或者骑墙。”

    付绩勋摊摊手,“没办法,小国只能骑墙才能生存的下去。”

    “不行,我要立马跟霍女士见一面才行,如果谈不拢的话,这生意不做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