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人得道 战袍染血

第四百一十二章 老僧难觅天路,真圣急下凡间【还是二合一】

    “不好!老衲暴露于天地之中了!”

    老僧脸色大变,但第一个反应却不是护持自身,而是一伸手,要抓住那件滑落的袈裟!

    袈裟之中,佛光缩涨不定,七尊佛陀之影摇曳,被森罗万念缠绕。

    森罗之念中迸射三业三毒,演化四魔六贼!

    只是扫了一眼,老僧便心神跳动,佛念纷乱!

    “好毒!”

    “恶念过度,自然是毒,但这慈悲之念过度了,就不是毒了?”陈错笑着摇头,凌空踏步,朝着老僧与袈裟走了过来。

    他这一动,袈裟之上斑斓汹涌。

    四周,天地之力猛然浓烈!

    “噗!”

    老僧再次口喷鲜血!

    他再也顾不得其他,抬手手上一划,割开了自己手腕上的血肉。

    血淋淋的大口子中,泛着点点金光的鲜血喷涌而出,带着老僧的修为和精气神,一同流淌出来。

    这血,是他一身精华所在,凡人若是得之,喝下便能延年益寿,修士若是得之,只要方法得当,甚至能炼出丹药,增添修为!

    随着鲜血流淌出去,老僧的气势一落千丈,瞬间就从世外境界跌落到了归真,并且还在下落。

    原本精芒闪烁、迸射金光的双眼,更是迅速暗淡,身上的衰老气息毫无遮掩的表现出来。

    “真是果决!”

    见得此景,陈错亦不免敬佩,但也知道于事无补。

    “我对送人飞升,也算有些经验,老和尚你这样做,是行不通的……”

    果然,那天地之力依旧是汹涌而至,转眼之间,就将老僧整个人包裹起来。

    咔嚓!

    他的身上竟传出了“嘎吱”声响,显是在被滂沱大力挤压着。

    四周,一道道空间涟漪荡漾开来!

    陈错看着这一幕,知道老僧已无暇他顾,于是抬起手一抓,要将那件沾染了斑斓色彩的袈裟摄取过来!

    “老衲劝你,不要白费心思了。”那老僧周遭的空间已然破碎,一道道漆黑的裂痕开始浮现,他挣扎了几下,却是挣脱不开,见着陈错的动作,却还是挤出几个字来:“这件袈裟中,凝聚了七尊佛陀,这可不是众生心中佛,而是……即将诞生的真佛……”

    他正在说着,忽的闷哼一声,身躯又干瘪了几分,半个身子被压进了一处空间裂缝!

    疼痛宛如毒蛇一样,在老僧的体内游走、扩张!

    霎时间,他痛楚难言,肉身魂魄、真灵佛心竟都受煎熬!

    “怎么回事?便是被天地排斥出去,也该是羽化登仙,亦不该是这般模样,难道是因为那八十一年的封锁之故?”

    老曾正惊疑,忽的见陈错周身大放光明,脑后日轮升起,跟着一抬手。

    那件袈裟表面泛起斑斓色彩,竟一点一点的被拉扯过去,最后被陈错一把抓在手中!

    “他为何有如此佛念?”

    嗡嗡嗡!

    这遮盖了整个建康城,还在不断地向外扩张的虚幻城池猛然的震颤,许多地方忽明忽暗,有些地方开始崩塌,还有的地方开始扭曲变化!

    “这件袈裟,才是地上佛国的关键,不……”陈错拿着袈裟的左手忽然鲜血喷涌,像是被千万根针刺穿了一般,却他依旧纹丝不动,任凭血液滴入其中,“这件袈裟,乃是你观想而出,本是虚幻,真正让它蜕变的,是这城中城外的万民之念!”

    “你既知道,就该明白……明白……”老僧还待再说,但冷不防的,陈错头上一朵金莲炸裂,汹涌澎湃的佛光呼啸而出,朝老僧灌注过去!

    “都是要走的人了,这话为何还这么多?且行且珍惜吧。”

    霎时间,金色莲花中涌出浓郁的、纯粹的佛光,与老僧之躯相容。

    这僧人正全力抵挡裂痕与天地排斥,哪里还能分心阻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佛光与自身相容,旋即,他的气势膨胀起来,正在跌落的精气神,瞬间攀升!

    “……”

    老僧满心无语,木然的感受着修为道行的恢复,一时间百感交集。

    “果然,昙延就是你送走的。”

    话音落下,因着自身道行的恢复,世外之力对他的排斥更加强横!

    咔嚓!咔嚓!咔嚓!

    他浑身上下的骨骼,竟被这股力量给压得接连断裂,血肉崩裂,鲜血狂飙!

    惨叫声中,老僧的身躯一边塌陷,一边陷入最大的空间裂缝之中,虽然兀自挣扎,身上佛光起伏,周身咒纹显化,但随着裂痕一颤,尽数破碎!

    最后,那漆黑裂缝将他整个人吞噬!

    空!

    以这老僧消失之处为中心,佛光崩塌,那天上像是塌陷了一般!

    “这……这僧人不过就是飞升罢了,为何会这般凄惨?看他最后模样,近乎是粉身碎骨!”

    福临楼中,苏定看的遍体生寒,再看聂峥嵘时,更是心惊肉跳!

    他只觉得此人之凶残,着实匪夷所思,好端端的一个世外,就被他硬生生给逼着飞升了,这等行径,只有那太华山的陈方庆能够相比……

    “嗯?”

    忽然,苏定心头一动,心有几分感应,但却明智的不去深究。

    边上,那戴着斗笠之人,却叹息道:“八十一年的封闭,不光只是世外之灵难以降临,就是这尘世之人想要飞升,没有上界接引,那也着实不易,这个昙询僧,便是未曾准备,匆忙上路,便是到了世外,也免不了要重伤……”

    城南庙中,众僧见着天上变化,个个惊骇。

    “法主竟是被人逼着飞升了?”

    “我佛门居然又有人被逼着飞升了?”

    “到底是何人出手?”

    一时间,满寺哀意!

    众僧旋即便见到,那虚幻城池扭曲着、变化着、震颤着,似乎要彻底崩溃。

    “那出手之人,是要毁灭地上佛国!”

    高台之上,两名归真僧见着这般情景,却是脸色凝重,对视一眼。

    “事已至此,有进无退,便是耗尽这南朝佛门的百年积攒,也不能任凭此事功亏一篑!”

    “法主虽走,吾等尚在,地上佛国可不是一家之事,是多少年来,佛门弟子一代一代添砖加瓦,方能有这般气象,那人纵能逼走法主,又如何能将佛门历代布局摧毁!吾等还有胜算!不能退!”

    “不能退!”

    “不能退!”

    “不能退!”

    他心通!

    “那逼法主飞升之人,必是佛敌!此乃地上佛国将成,天外邪魔降临,乃是劫数,度过此劫,则内外光明!诸位,且行法!”

    佛念扩散,满寺僧人心意相通,便都随着两名归真僧盘坐下来,双手合十,吟唱经文!

    “诸行无常,是生灭法!”

    “生灭灭己,寂灭为乐!”

    ……

    大地再次震颤,扭曲的虚幻城池有重新恢复的迹象。

    经文声传入陈错耳中,他见虚幻城池再次凝实,不惊反喜。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佛门多年谋划,南北两边几十年的积累,肯定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平息,但现在没了主心骨,就少了核心,我也不用将这什么地上佛国击破,完全可以借鸡生蛋,取而代之,则众僧之法,为我柴薪,可以传火……”

    他一指点在面前的黑莲上。

    那莲花一转,朝斑斓袈裟落下。

    七佛之影像是被刺激了一样,从袈裟中显化出来,一个个绽放光明,恐怕的压迫感宛如泰山落下,不光针对黑莲,更朝着陈错蔓延过去!

    陈错却不慌乱,双手合十,将一道念头直接传递出去:“弟子命途多舛,身陷三业四魔,请诸位佛尊救助,感化弟子这颗黑莲之心,黑心在此,还请赐教……”

    此念一落,那七佛忽的一怔,跟着明灭不定,最后分出一缕缕佛光,将那黑莲包裹,居然不再排斥,而是主动将这黑莲拉入袈裟!

    跟着,便有一朵黑莲图案浮于袈裟表面。

    “果然如此!这七尊佛陀之影看着声势夺人,其实并无自主,乃是空壳!这老僧坐镇建康,很可能是要让这七佛诞生意志,又或要作法引得世外佛陀降临其中,但刚刚奠定了基础,还未真个施法,便被中途打断,最后更是匆忙离去,满盘计划尽乱!如今他人已经走了,我却要扛起这个责任……”

    这般想着,陈错抬头看了一眼天上,便将那袈裟扔了出去。

    倏的,袈裟铺展开来,再次由实化虚,在佛光的牵引下,滚滚扩张,眨眼间就重新融入虚幻城池。

    嗡!

    陈错五感轰鸣,恍惚间,竟是看到了一道盘坐于虚空中的身影,坐于黑莲之上,身形模糊,却有肃穆气度!

    而后,一声声祈神拜佛之音从建康各处传了过来。

    这声音护持着他的意志念头,令他得以深入虚幻城池,见得此城本质

    表面看起来是一座座佛陀寺庙构成,其实每一尊佛陀都诞生于凡人心中,是他们的精神寄托,包含着人生经历。

    “这一个个庙中佛陀,一旦彻底凝实,就能将万民身影在这虚幻城池中重现,然后让他们各司其职,然后以假化真,翻过去覆盖了建康城,将这真实人间,变成佛门乐土!这是偷天换日之举!若是成了,太过骇人!我自然不能这么做,不过这城池中的万民司职,对我的道很有借鉴意义……”

    陈错闭目感悟,但一人之念终有极限,而这虚幻城池太过厚重,又有佛门之法掺和其中,几息之后,他便生出疲惫之感。

    但就在此时。

    源源不断的佛光从几座寺庙中升腾起来,伴随着一道道坚定之念与诸多梵音经文,加持于斑斓袈裟。

    陈错顿时精神大振,可以继续探索下去!

    于是,这虚幻城池便不断扭曲、凝实、溃散,周而复始,看得各方一头雾水

    “观主!观主!天生异象!佛光普照,佛门这是要大兴啊!”

    建康城郊,随着虚幻城池的扩张,也被佛光覆盖。

    江边的小庙,几个正在扫地的尼姑见状又惊又喜,扔下了扫帚,匆匆奔走,到了后院,就禀报给了此处观主。

    这观主乃是名代发修行的素衣女子,面容清秀。

    她摇摇头道:“我方才入梦,得了观音大士提醒,说此事是祸非福……”

    说话间,她忽见面前众尼个个神色变化,那一双双眼睛里都有佛光绽放,表情逐渐虔诚、狂热,然后双手合十,低声诵经!

    “愿诸众生等,悉发菩提心……”

    这佛经传入素衣女子耳中,立刻让她心神动摇。

    她修行时间本就不长,全靠一点机缘撑着,此时心念一动,心底泛起波澜,一尊观音神像逐渐清晰。

    便在此时。

    啪!

    院门被人一下踢开,一名白衣男子快步冲了进来。

    “何人擅闯佛门之地!”

    院中尼姑,虽已陷入狂热,但心性尚在,见着这等情景,纷纷转身喝问,跟着就认出了来人。

    “沈尊礼,沈公子?”

    来者正是那沈家的沈尊礼。

    他在陈错未曾入太华山前,曾与其人有过几次接触,还被当时还是安成王的陈顼看重。

    几年下来,神尊已不复年少,蓄了须,加了冠,因身居高位,颐指气使而养出了一身沉稳气度!

    不过,入得院中,沈尊礼哪里还有多少气度,满脸焦急,径直来到素衣女子跟前,从怀中取出怀一枚令牌,直接放在女子手中。

    “阿姊,接着!”

    那女子本来眼神混乱,但随着令牌入手,神色终于稳定下来,恍如隔世,她心中惊疑,慌忙问起缘故。

    “方才太祖托梦,令我将这令牌送去宗亲各家,说能避开佛门惑心之法……”沈尊礼说到此处咬牙切齿,“这些佛门贼人,多年来受大陈礼遇,不曾想,竟包藏祸心!要鸠占鹊巢,借我大陈的躯壳,弄什么劳什子的地上佛国!”

    “地上佛国?”

    女子闻言,像是被箭矢刺中,浑身一颤。

    这时,有一点灵光从虚空落下。

    顿时,她心底的身影骤然清晰

    那身影披着白衣,气质缥缈,一手捧着玉净瓶,一手拿着青柳,脚踩九品莲台。

    祂甫一显形,便叹了口气。

    “太急了,这尘世佛门,行事太莽撞了点。此番借着一点因果,我才能显化虚影,却已是透支了因果,但也只能如此,好去找那人交涉,若能说得通,则还可弥补,否则……这南朝之事,便可休矣。”

    跟着,祂便迈步而出,从那素衣女子的头顶走出,驾云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