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人得道 战袍染血

第五百一十章 八柱何当,真名何亏?

    “我这一觉还未入梦,大梦未起,人间不过二十载,他就有这等气象了,这还是无人干涉的结果,要是按着……”

    老乞丐摇摇头,屈指一算,啧啧称奇道:“这么多势力插手聚集也就罢了,怎么袁洪那一缕转世之念也遇到了那人,令我生出感应,还真是……”

    想着想着,老乞丐缓缓起身,伸了个懒腰。

    “如此看来,当年临时意动,竟是未错,而那最早的一句提醒虽有古怪,但亦算正确……”

    忽然,他眼中闪过几道光辉,便微微皱眉。

    “这个局面有些过了,若彻底显化出来,定要再次引起那几位的注意,这可不成,得低调些……”说着,屈指一弹。

    轰隆!

    顿时,四方轰鸣,天地震颤,一道长虹破空而去,直接传出苍穹,落入星空深处。

    但跟着碎裂声起。

    老乞丐一怔,旋即失笑道:“好嘛,这都不能尽数遮掩,势头还真猛……”

    幽暗洞窟,如今处处皆有裂痕,原本隔绝于外的环境,已是彻底改变,无数光影碎片,从裂痕中渗透出去。

    一道道跨空而来的意念,同样顺着裂痕,渗入到了洞窟里面,探查着种种变化,加上天宫、佛门对峙,一时之间,此处光影交错,变幻不定。

    不过,随着陈错身上异象再起,原本被两人争夺着的那颗星辰,忽然扭转光辉,笼罩陈错。

    陈错再次成为了瞩目的焦点!

    在他的头上,一根画轴缓缓成型,透露出一股沧桑、厚重的意境,更有涛涛水声在众人的耳边回荡

    无论是身在当场的申公豹等人,亦或是远远观望、探查之人,无远弗届,耳中皆有涛声!

    “整个陈方庆,竟然也是身兼两道?曾经触摸过两种道路的道标?”

    恍惚间,他们意识飘忽,似是看到了一条汹涌长河。

    一道身影站在岸边挥毫泼墨……

    “这这这……”

    顿时,那司马神相与慧胜浑身神光跳跃,忽明忽暗,仿佛是疾风中的烛火一般。

    陈错的头上,画卷徐徐展开。

    其上,一个个模糊身影逐渐展现出来……

    “不好!”

    申公豹的目光触及画卷之后,脸色陡变。

    “这般气象,难道还能是真灵位业图不成?这个陈方庆被香火星辰一照,理应显出隐藏着的道路本质才对,难道说……”

    轰隆!

    整个心灵洞窟彻底崩裂!

    一瞬间,众人尽数暴露于天地之间。

    只剩下七颗星辰还在天上。

    前一刻,还热闹非凡的集市,转眼之间就寂静无声,落针可闻。

    那一个个正在讨价还价的、嬉笑交谈的、争执不休的……都像是蜡像一般凝固在原地。

    香火念头从他们身上疯狂涌出,因为太过浓烈,甚至化作狂风,朝那副画卷上汇聚而去!

    画卷上,一道道模糊轮廓的前面,忽有燃香显化,有烟气从中飘出!

    那烟气宛如灵蛇、锁链一般,就将一神一僧缠绕起来,然后就朝着那幅画卷中拖拽!

    更有一缕烟气,朝袁姓老者蔓延过去!

    那老者登时被吓了一跳,正要躲避,却见陈错一招手,这一缕烟气便随之消散。

    以这两人的身份、道行,眼看着烟气飘来,虽欲阻挡、躲闪,但念头一起,就瞬间散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缠身,跟着那烟气之绳一紧,竟将两个大神通者直接捆住!

    二人的神通也好、灵光也罢,乃至是那僧人自幼打熬出来的龙象之力,都被禁锢于体内,无法舒展出来!

    二人的真灵,更隐隐暗淡,连话语都难以说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一点点的朝那副长卷画轴中拉扯过去!

    申公豹细长的眼睛猛地睁开,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真是根本之图?!”

    “唉……”

    最早的五人中,一直未曾出言的苍老男子一声叹息,一挥袖,就有一把油纸伞飞起来。

    这伞撑开之后,先是笼罩了整个集市,将汹涌的香火烟气阻挡,而后伞面一转、一抖,就有一道道长虹飞起,落入长卷画轴。

    那画轴一颤,透明了几分,像是要消弭一般。

    那被烟气捆住的一神一僧,终于挣脱开来,只是之前剑拔弩张的气氛,已是点滴不存,既不攻伐,也不退避,就在那里死死盯着陈错,眼中满是惊骇之意!

    就在这时,陈错一招手。

    呼!

    顿时,方圆百里,飞沙走石!

    丝丝缕缕的烟气,都朝他聚集过去。

    那长轴画卷骤然内坍,也变成一颗光点,环绕陈错。

    陈错也不看旁人,闭目凝神,感悟这一时异变的心中感受。

    在他的心底,一朵金莲升起,边上隐隐勾勒出白莲与青莲的影子。

    三花竟有聚集的趋势……

    另一边,七颗星辰还在震颤,那余下五颗皆是跃跃欲试,其中一颗更是在众人惊异目光的注视下,绽放出光辉,就要笼罩陈错!

    而这一次,陈错的身上,隐隐显化出一道满是死气的身影,一个巨大磨盘的虚影,隐隐就要成型……

    庭衣瞪大了眼睛,小嘴微微睁开,欲言又止。

    “还来?”

    余者神色皆变。

    但这时,一道长虹落下,散落开来。

    顿时,七颗星辰都沉寂了下来,不复活跃。

    见着这一幕,众人纷纷松了一口气。

    毕竟,这一会来一样,谁都受不了。

    只有庭衣眉头一挑,面有疑惑。

    这时。

    “老夫当年身受天宫之主的照料,今日算是还了祂一个人情。”方才出手的苍老男子伸手虚化,将那油纸伞重新拿住,先是和司马神相嘱咐了一句,而后冲着申公豹拱手道:“今日之局,已是难以善了,老夫来时就说了,愿意出一份力,却也不愿意恶了昆仑,事已至此,只好告辞离开。”

    申公豹却哪里肯答应,闻言就道:“李道友,这天下……”

    “莫说,莫说。”结果那苍老男子摆摆手,“就此别过!”

    话落,他根本不等回应,身子一转,就化作七彩霞光,转眼消失于天边。

    紧跟着,那矮小的中年人与高个子的红面老者,都是看了一眼陈错,然后纷纷起身,对申公豹道:“道友,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此处既已暴露,那就留不得了。”

    “你们……”申公豹眼皮子一跳,还待开口。

    但对面两人,哪里还会等他出言,一人化烟,一人化光,瞬息远去。

    这两人一去,最初的五人,居然就只剩下申公豹与那毒尊了。

    不光是这两人,这四周又有三道神通光辉升起,连话都不说一句,已是远远离去!

    显然,这些本是应邀前来参加此次群仙大会的,结果都没等他们踏足那心灵洞窟,此处已是崩裂,将一众人显露出来。

    他们见状,索性直接就走。

    “如此胆量,难怪下凡这么多年,还无成就!”申公豹摇摇头,恨铁不成钢,他亦瞥了陈错一眼,“有这般异变,哪里是坏事,分明是大大的好事,临汝县侯分明是吾等的强援……”

    说着说着,申公豹看向毒尊、庭衣等人,道:“诸位道友,眼下这局面……”

    轰轰轰!

    话未说完,远方的天际传来阵阵轰鸣!

    申公豹心头恼怒,暗道怎的自己连完整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么?

    结果,等他寻声看去,脸色就是一变。

    就见那阵阵雷光中,有八色光华飞舞变化!

    有赤红如火,烧红半边天空;

    有金黄似铜,定住大片屋舍;

    有翠绿生木,扬奇浓郁生机;

    有青霞作云,笼罩一处山川;

    有幽兰化渊,吞没广袤土地;

    有绛紫衍烟,迷惑万千心念;

    有白霜凝雪,冰封连绵林木;

    有漆黑成夜,吞没朗朗乾坤!

    八色越发清晰,仿佛自天地八方收拢灵性,而后冲天而起,宛如八根擎天之柱!

    更有诸多身影缠绕其上,像是一个个浮雕,每一个都虚幻不定,内里供奉着一道名讳,霍霍生光。

    “这是夺名定命之术!是我那师兄来了!”申公豹深吸一口气,也不管周围情况了,就要化光而去!

    结果,他尚未动手,就见一道道神通灵光从八色光辉所在之处飞回来,落地之后,就成几人,模样狼狈,正是之前提前离去的苍老男子等人。

    但此刻,他们个个心神不宁。

    申公豹见状,停下了动作。

    “你等既然聚集于此,也省去了吾的一番功夫。”

    八光如匹练,缠绕在长发男子的身上,他凌空迈步,缓缓而来,前一刻还在天边,后一息已近在咫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