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人得道 战袍染血

第四回 九十六圣君,浮云挂空名

    “还有人来?”

    王世禄等人同样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低语议论,却并没有当一回事,因为在他们想来,以佛门的神通、势力,天地间难道还有什么修士,是佛门摆平不了的?因此, 一个个表情惬意,就连刚才丑态百出的王世禄,这会都被人重新扶起来,做到了一旁,咬牙切齿的看着孙猿,等待着其人的下场。

    但比起这些世家公子, 波乘僧在听得此声之后, 却是表情凝重, 紧跟着双手合十,冲着门外拱手道:“阿弥陀佛,不知是哪家道友来此?你说这是你的心猿,莫非是伴道之物?既是伴道之物,为何不严加管教,反而放他出来伤人乱事?”

    他说话的时候神情肃穆,心弦紧绷,如临大敌,盖因那声音来得突然,仿佛已经近在咫尺,偏生自己毫无所觉。此事,波乘僧已是运转玄功,每一个字吐出来之后,周身的气势都攀升几分,待得一番话说完, 四周已是金光闪烁, 充斥着威严气息, 震慑人心,反衬着其人之言,仿佛人间真理!

    见门外似乎没有反应,僧人才微微松了一口气,又对门外道:“道友想来也知道我佛门行事,一向公允,你将此物交托于吾等,自当替你教化管制,使他不至于乱了你的名号,拖累了你的道行!”

    这时,一个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

    “你说了这么多,道了这么久,归根结底,还是看出了这猴头内里非同寻常,因此想要引入佛门,炼成护法,以增底蕴吧?既然这肚子里存着的,是强占之事,又何必将话说得这般大义凛然?旁人听着或许觉得佛门庄重,但在知晓内情的人来看, 却只感到恶心。”

    波乘僧面露惊骇, 匆忙转头, 却见那孙猿的身边,不知何时,却是多了一名黑衣道人。

    此人,正是陈错。

    他这时再次发声,莫说和尚,连就在咫尺的孙猿,连同那白仙儿等人,都是一副惊悚表情,循声看去,骤然色变,仿佛也是刚刚察觉!

    “你这家伙……”孙猿惊讶过后,眯起眼睛,打量着陈错,表情复杂,“修为又精进了!”

    “怎么说,我又闭关了时间年参悟。”陈错微微一笑,目光一转,落到了波若僧身上,“你这和尚这般大言不惭,无非是仗着佛门势力与神通,那我今日也要仗势欺人一番,不仅我这心猿你不可抓捕,甚至因为你方才动了染指的念头,那连同你坐禅的寺庙也要一并平了!”

    陈错心平气和的说出了凶恶之言,但波乘僧在见了陈错的面目后,却是张目结舌,口不能言!

    “你你你你你……”

    反倒是王世禄等人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

    王世禄更是直接扬声道:“你这道人看着有些本事,该就是孙猿的后台了吧?他一个下九流不知厉害也就罢了,怎的连你也这般不懂事,竟还……”

    只是这话说到一半,戛然而止,却是那波乘僧忽然双手合十,冲着陈错恭声道:“不知君侯驾临,实在是罪过!此番实乃一时误会,千错万错都是贫僧的错!还请君侯莫要迁怒西明寺,不日贫僧将亲至太华山赔罪!”

    说完,竟连回话都不敢听,直接散开了这道投影的心念,整个身体向内坍塌,凝聚成一颗金色丹丸,漂浮到了陈错跟前。

    “这颗金舍丹,就算是前期赔罪!”

    余音渺渺,其人已去!

    这般剧烈的变化,可着实看呆了王世禄等人,等他们回过神来,个个骇然,看向陈错的目光中满是不可思议。

    “这道人到底是什么人,将大寺法主吓成这样,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直接就退了?还说要赔罪?”

    “太华山?太华山!难道说……”

    到底也有见识广的,想到了一个传说,不由惊疑。

    “这位道爷……”连楼中管事也看出情况不对,主动上来攀谈,似乎想要缓和局面。

    但陈错哪里愿意和他们多言,看了孙猿一眼,道:“我来此所为何事,你心里也该明白吧。”

    “自是知道的,你将我投入那颗果子中,不就是为了今日吗?”孙猿撇了撇嘴,看了身后的白仙儿一眼,见她也是满脸惊惧、畏惧,不由失望,于是收回目光,就道:“行归行,但俺还要把手中的事做完才行。”说着,他指了指王世禄等人,“俺既然说了要杀了这群衣冠楚楚的人间牲畜,那就必须杀了。”

    王世禄等人悚然一惊,一个个瞬间脸色苍白,紧跟着就尽数朝着陈错看去,希望他能阻止。

    “那是你的事。”陈错竟无半点阻拦之意思,反而屈指一弹,将那金色丹丸送到了孙猿跟前,“我这边也有事,既然说了要那和尚坐禅的寺庙一并平了,那就必然要平了!”话落,身化五色光华,转眼远去!

    “嘿!你这性子,倒是有几分让人想亲近了!”孙猿一口吞下金丸,咧嘴一笑,然后一跃而起!

    “跑啊!”

    众人绝望中一哄而散,但那里逃得过孙猿?如那王世禄刚刚来得及起身,就已经被孙猿一张拍碎了天灵盖,跟着孙猿伸手一抓,将他整个人提起来,当做兵器一般甩动起来,直接砸在另外一人身上,将后者砸成一滩肉泥!

    前后不过起落,现场已是遍地血肉残肢,惊呼惨叫不绝。

    这般凶案哪里能瞒得住,第一时间就被送到了有司,待得那司衙之人了解了死的都是勋贵之子,也不敢隐瞒,更知道难以定夺,当即就将消息送出去。

    “这等邪门凶徒!必须斩杀干净!诛九族!灭师门!以儆天下!”

    前后不过盏茶的时间,许多勋贵已经冲入宫中,找到了李世民,哭诉怒斥!

    “岂有此理!竟有这般凶徒!”

    李世民眼中冷静,并无半点波澜,但见着群情激奋的勋贵,却还是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把手一拍,就直接道:“按诸卿所言,那凶徒似有神通手段,不是一般人物,朕这就令人去城外请高僧镇邪!”

    轰隆!

    结果这边话音刚落,却听得城外轰隆作响,紧跟着整个长安城都震颤起来!

    “怎么回事!?莫非有人来袭?还是地震了?”

    偌大动静,一下就惊的偌大长安一片混乱,内外兵卒皆有动静且不多言,就连地下龙脉都被震动,连带着一名名大唐供奉腾空而起,架起佛光、祥云、道雾,祭起飞剑、利刃、法宝!

    一时间,长安上空光彩斑斓。

    连带着李世民都被龙脉暂时附体,眼中精芒一闪,循着冥冥感应,遥遥看到了城外那连绵山丘之中、一座寺院内忽然见佛光万丈!

    “这是……西明寺?”只是一眼,李世民就认出了源头所在,“那寺中的波乘僧,上个月还来与朕说过佛经,现在这般模样,难道是受了外敌?那必须得派人去相助,毕竟而今大唐供奉,多为僧者……”

    李世民转念间,就见七名僧人自佛堂中升起,凌空结阵,紧接着那大雄宝殿猛地一震,就有巨大的佛陀身影浮起,与结阵七僧重叠在一起,化作屏障,护住了整个寺庙。

    紧接着,那七僧之首、西明法主高声道:“君侯!你莫要欺人太甚!就算你神通盖世,但我佛门信众连绵,你真要与我等为敌?不怕成天下之敌?”

    君侯?

    李世民听得这个名字略感疑惑,想着莫非是哪家勋贵学了神通,和这寺庙起了冲突?但紧接着,他心头一跳,想到了一个名字。

    能被佛门神通之士这般郑重称呼的人可不多,难道是那位君侯?

    “有何可惧?”

    随着这句话落下,五色神光化作一只巨手,竟是遮天蔽地,直接朝着西明寺按了下去!

    轰轰轰!

    顿时,地动山摇,那庞大的佛陀巨掌迎击,但转眼就被巨手按得四分五裂!

    “啊啊啊啊啊!诸位,请将佛光汇聚于我!定不能让他如愿!”

    波乘僧怒吼一声,随即得了其余六僧之助,整个人气势大涨,猛地王上一冲,有一种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势头,仿佛连天都能只手撑住,但旋即他惨叫一声,双臂炸裂,整个人都被五色巨掌压下,浑身鲜血迸射,与其他六人一同跌落下去!

    轰隆!

    一声爆响,整个西明寺彻底崩塌,化作一片废墟,所在之处的山脉,更是被直接压入地脉,让整个山脉生生中断!

    “什么人!这么大胆!”

    山脚下,如叔尊仓这般外门俗家弟子,惊骇又愤怒的看着这一幕,一个个咆哮起来:“竟然这般欺压我佛!必受佛光惩戒!”

    话音落下,周遭一座座位于山顶、山腰、山脚的寺庙中,佛光涌动,似乎要来救援。

    但旋即,陈错之声响起

    “西明寺既然惹到了我,那我就只拿此寺问罪,尔等若要牵扯,那这座山上的寺庙,陈某一个不留!”

    淡淡的话语,霸道的语意,听得山上山下之人面面相觑,尤其是那些崇佛之人,更感匪夷所思,不知是什么人竟这般狂妄,想着必然会被佛门高僧斥责。

    未料,那一座座寺庙中的佛光,竟而尽数消散,真个不敢出头了!

    “这怎么可能?到底是什么人出手,这么多佛寺,居然都低头了?难道是什么绝世魔头?”叔尊仓等人心神惧震,三观为之崩塌,道心近乎破碎,虔诚的信仰都出现了裂痕,失魂落魄

    “连先前突厥寇关,我大唐要玉石俱焚的时候,佛门都毫不畏惧,逼着我与父亲签下城下之盟!今日居然因为一句话,就忍气吞声,生生看着同门遭难,那绝对不会错了!必然是那个人归来了!这般说来,城中之事,定然也与他有关!”

    皇宫之内,李世民心头掀起滔天巨浪,已然猜到了几分,这时龙脉之力散去,但加持在身的这一会,凭着冥冥联系,已是让他对倚红楼中之事有了感应,再看一众勋贵,脸色一变,淡淡道:“今日有关尔等的子侄,未必就没有错,还是回去探查清楚再说吧!都先回去吧!”

    “圣人!”

    “陛下!”

    众人哪能甘心,一个个还待再说。

    李世民却沉声道:“都回去,查清楚事情,弄清楚脉络,否则灾祸临身,莫怪朕没有提醒过尔等!”

    听得此言,众勋贵隐约明白了许多,联想到刚才的巨响,心下疑惑,再见李世民态度坚决,至少暂时退去。

    等人一走,李世民迫不及待的找了人来:“给朕备礼,不日前往太华山!”

    “大唐之国运,被佛家窃取了许多,佛门近乎成了附骨之疽。我闭关这些年中,不知发生了何等变故,莫非与当年洛阳转生之人有关?”

    苍穹之上,陈错立于云端,缓缓收回右手,正想着,忽然心有所感,抬头看去。

    咔嚓!

    天空深处,一道裂痕骤然显现,旋即一只金蝉直飞下来,半点也不停留,就冲着长安城坠下!

    “果然来了!等你许久了!”

    陈错见得这一幕,不仅毫不意外,更是第一时间就有了反应,将左手一展,黑幡凌空铺展开来,浩浩荡荡的,将一片天空围拢,旋即就将那金蝉笼罩!

    “金蝉子”三个字,紧跟着浮现于黑幡之上。

    嗡嗡嗡!

    随后,光芒暗淡了许多的金蝉再次显现,晃晃悠悠的朝着长安飞去。

    “如此,即可。”

    陈错这次再不阻止,放任那金蝉离去。

    但突然!

    轰隆!

    天上再响惊雷。

    咔咔咔!

    那道金蝉显现的裂痕,猛地向四面八方的蔓延,转眼就遍布了一片苍穹!

    “这是……”

    陈错凝神观望,隐隐在裂痕后面,看到了一颗颗不断靠近的星辰!

    嗡!嗡!嗡!

    同一时间,中土四方,神州南北。

    炎汉之冢、三国之陵、南北埋骨处、前朝龙陨地,一座座过往王朝人皇的陵墓隐隐震颤!

    自祖龙之后,曾经执掌权柄、祭天统人的皇帝虚影,冲出了厚土,在人间若隐若现!

    天地间,一股焦急、惊恐、愤怒的情绪涟漪,转眼间充斥整个中土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