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人得道 战袍染血

第六十三回 吴娃与越艳,窈窕夸铅红

    “你还要与某打赌?”

    言隐子一挑眉毛,被勾起了赌虫,将那手中酒壶一晃,便化实为虚,旋即打量着陈错,摇头道:“虽然有些古怪,却也不足为奇,你可知道这仙家秘境有多少禁制,岂是凡俗人等可轻易进出、踏足的?”

    “哦?真个如此?”陈错笑了笑,也不拆穿对方。在他接手秘境之前,太华秘境确实是四处漏风,连寻常的樵夫、猎人都有误入其中,然后落地生根的,何况是修道之人?

    再说了,他执掌秘境也已经有许多年了,虽说分润了许多权柄给南冥子这位太华掌教,但论对秘境的了解,却是旁人难及的,自是知道原本那秘境勉强运行,是何等的粗陋,说一句年久失修都有几分美化,实在是一个四处漏风的房子。

    若不是想正大光明的与师尊见上一面,陈错至少又九种方法能踏足秘境。不过,当着自家师门长辈的面,他自是不会拆台,最终也只是笑笑,并不深入。

    “看你这模样,莫非不信……”倒是言隐子见着他的笑容,心里有几分不快,正待再说,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了

    “既有道友远来拜访,我等又岂能避而不见?师弟,令人过来吧。”

    听着这个声音,陈错的眼神不由一跳,心底涌出许多久远的记忆,更有几分怀念、追忆,不过到了他这般修为境界,道心坚韧,所以虽是心有感触,但并未被对面的言隐子察觉。

    “让人进去?”言隐子再次打量了一下陈错,笑道:“也好,这位陈道友,请吧!”说着,便让开道。

    陈错见他的模样,知道自家师叔这心中笃定,一旦踏足秘境,便无人是师尊道隐子的对手,毕竟陈错也很清楚,他家师尊,实际上已是第六境福地的修为,只不过为了维持秘境不坠,所以将自家福地与秘境相合,以至于境界不全罢了。

    但话句话来说,当今之世,能毫无保留指导陈错有关福地之境要点的,恐怕也只有自己这位师尊了。哪怕,他当下并未收下自己这个弟子,但陈错很清楚,既为福地之主,有些事自是能触类旁通,看人所不能看。

    “多谢。”于是,他拱了拱手,也不啰嗦,便迈步走入前方的山洞。

    言隐子见他这般模样,暗自好笑,心想:你走这般快,又不知如何入得秘境,到最后不还是要等我来动手。

    结果这边念头刚落,就见那边的陈错熟悉的抬起手,在一处光滑的石墙上一抹。那墙上立刻涟漪荡漾,露出了一片光影变幻,宛如迷离镜面。而后,陈错脚步不停,直接走入其中,看得言隐子目瞪口呆。

    难道我太华秘境,真个这么容易便能进入?

    这念头刚起,便被他一下子否决,而后心里就警惕起来。

    “此人对步入太华秘境的法子这般熟稔,难保不是处心积虑想要入侵我山门的!而且其人身上处处透着古怪,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门派出来的!不行,等会我得提醒一下师兄,定要警惕此人!”

    带着这般念头,言隐子亦步亦趋的跟上,也穿过涟漪镜面,到了太华秘境之中。

    嗡!

    在他踏入秘境的瞬间,便察觉到自己生活了几十年的秘境似乎有几分变化,仿佛多了些活络气息!

    “错觉?还是说,师兄正施法关注此处?”

    前面,陈错的感触与他又截然不同,在他踏足此地的瞬间,便感到一股血脉相连的奇异之感降临在身上,这方小天地内的一切,在这一刻仿佛都要融入其身!那种水乳交融之感,令他意识到,只要自己一个念头传递出去,便可将这庞大秘境化为己用,如臂使指,一如他在现世中所为!

    “这当真是奇妙感应,原本太华秘境因被我心月照耀,算是被我炼化掌控,但那是在正常的历史中。我现在算是回到过去,但此处秘境,依旧仿佛与我呼吸与共,只要一个念头过去便能炼化,到底是因我境界到了福地之故,还是时空玄妙之故?”

    想到这里,他忽然心头一跳。

    “说起来,既是光回溯,连师尊都还在世,不知那漫天神佛、诸多大能,是否都一一在位,若是在,那他们与现世之间可有联系,如果没有,那便是说在不同时空,存在着多个大能?果然是不能深思,越想这里面越是复杂!”

    就在陈错思索的同时。

    竹居之内。

    面如白玉、双眉入鬓的道隐子,缓缓睁开眼睛,将手中拂尘一甩,露出几分诧异之色:“怎的来人,竟与我太华秘境如此契合,近乎同源。若他不是流落在外的太华遗珠,恐怕就是与我云霄宗一脉渊源甚深啊。又是在我参悟福地补全之法的关键时到来,于情于理,都要见一面才是。”

    他站起身,迈步走出竹居。

    几步之后,便见着迎面走来之人

    那虽还是个少年,穿着锦衣,看着家世不凡,但行走间仿佛与这一房天地融为一体,恍惚间,道隐子的视野中,那少年的身影模糊起来,变成一名黑衣道人

    身着漆黑道袍,长发飞舞,赤脚凌空!

    见此情景,他不由一惊,暗道,莫非是仙人转世?

    殊不知,对面的陈错,见到那张面孔后,已是心神震颤,哪怕道心坚韧若钢铁,在这一刻亦有了几分颤抖

    轰隆!

    虚空雷霆骤然炸裂!

    其声上达星空,下抵幽冥!

    惊得无数人侧目,纷纷推算,偏又不得要领,只察觉到天机迷蒙,仿佛为人所遮蔽,便有许多人猜测是大劫已起,三界将有剧变!

    “这等动静,也是陈氏闹出来的?”

    虚空之中,拜别了燃灯道人的英俊男子,看着那道在虚空中贯穿的雷光,感受到其中所蕴含的伟力,察觉到在某个层面上,眼前的一切景象,似乎都在动摇、摇曳,不由失笑:“当真是会折腾,本以为是被放逐到了长河缝隙之中,迷失在过往,甚至坠入虚无。不曾想,他倒别开生面的开辟道路,连自身存在都毫不在意!只是,不成星宿,终究是过江之卿,无法在长河中永恒,就算一时仗着残道道标护佑,可真要是掀翻了过去,重塑历史,其中的巨大变迁,也不是残道能抵挡的,必然会化作粉碎!毕竟,更鼓长存的,除了星辰,便只有天道!”

    想着想着,他脚步不停,每一步落下,便有生灵诞生。

    “连天宫与佛门想要扭曲历史,都要从现世着手,通过扭曲人念来塑造虚假共识,你倒是好,直接跑到过去,如今局面已显,若不能最终自洽,那长河修正之下,怕是要将你那小小残道彻底碾碎!”

    前方,虚空已尽,露出一派红尘人间的景象,似乎是一处大院。

    “不过,就算陈氏已主动要被碾碎,我却还不得不走上这一遭。现在靠着世人认知与诸多传说,还能维持当世原型,但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要将他所造成的历史纷乱降到最低,防止波及世外,乱了各方的算计。”

    这男子走出虚空,踏足一处高院,院中花团锦簇,芬芳阵阵,有一名名纤细身影在院中庭院内奔走细细,一个个或明眸皓齿,或美艳如花、或小家碧玉,当真是一副秀色可餐的画卷。

    但待得这男子一露面,群女皆是一惊。

    “你是何人?”

    旋即,就有道道妖气显现。

    “莫要担心,若以造化教主的位格、名分来算,尔等也是本座的子嗣后裔,何必这般慌乱?”男子打了一个响指,诸多狐族便借陷入迷醉,落入美梦,不复警惕,甚至难以维持人形,显化出诸多狐族身影,或白或青或红。

    “什么人!来我院中放肆!”

    突然,一声娇吒从深院中传出。

    伴随而来的,还有一股浓郁至极的妖气!

    “不要这般惊慌。”面对扑面而来的妖气,男子却不疾不徐,一指点出,“本座亦不想打破尔等平静,奈何那长河之隙中有无数过往标度,便是本座去找,也要耗费时光,不如找个与他因果重的子嗣,直接跨而前往!”

    呼呼呼……

    随着他话音落下,疾风前吹,将那院门、屋门、窗户尽数吹开,直往庭院深处,最终破开一座静室,露出了正在其中盘坐的美艳女子!

    这女子艳若桃花,冰肌玉骨,此刻正一脸惊容,却是我见犹怜。在她身后,九条尾巴当空飞舞!

    “被封镇于此多年,未料你还修为大进了,该也是顺势而生吧。”

    英俊男子轻叹一声,却已到了女子跟前,在后者反应过来之前,他那一指已点在女子额头上,而后身子一晃,化作虚影,被风一吹,便就无形。

    待得女子回过神来,却是心神恍惚,几疑方才乃是一梦,但旋即她察觉到血脉震颤,隐约感觉到了远在长安的骨血,不由一惊。

    “不好!我被封于此处已是多年,与外界近乎失去联系,现在却能凭着血脉感应到吾儿,莫非是有人要借父子人伦之脉络,不利于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