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是神豪 大昊弟

第五百二十章 我也可以互刷

    刷不动了。

    总决赛第三天凌晨之后,大家都只知道馅饼大佬没在,可‘天上掉馅饼’账号还在刷年度个人票,疯狂的刷个不停。

    类如宝岛那个公会一样,刷不动的资本很多,他们的名字没什么知道,在年度这样惨烈的战斗中,你掉队了,那也就意味着你彻底靠边站了,再不会有任何属于你的画面。

    不是大家踩低捧高,实在是热闹太多,看不过来。

    总决赛最后一天,各路主播全部整装待发,这一天的开始很重要,奠定了一天的基调,必须要精神好好拉一波票。

    助阵的嘉宾,帮忙的明星,各路资本能够想到的招式也都在第二天用了出来,到第三天,就是实打实的拼实力了。

    粉丝的年度个人票都被掏空了,财团也都有多大力出多大力了,现在要么是自己充钱上,要么是签约公会、公司用金钱力捧,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什么能够想到的好招数了。

    兮兮第一次如此豪刷,兴致很浓,该干的事情两人白天也是长局制都做完了,现在有好电影看得入神,也不困,刷礼物的进程也就始终延续着。

    十四个主播,不管有没有对手了,尽数都给刷到位,将领先的优势扩大到让后面的人感觉到绝望。

    上下部有关联的电影,也就让两人看了有四个小时,刷年度个人票也刷了四个小时,看完了也懒得动,直接就在观影室内的巨型沙发内入眠。

    当苏辰起来的时候,兮兮还在熟睡,这丫头对于睡觉很痴迷,美其名曰美容觉,必须将每一次的睡眠都睡足,给自己懒床找了一个无可挑剔的理由。

    起来后,是童寻川拿来的名单,他第三次前往非洲终端赛的随行名单,有些固定的他可以划掉,有些是待选的需要他去打勾选择,比起前两次,待遇是不断的变化,他已经拥有了可以去做最终选择的资格。

    重新开始工作的童寻川,背负了无数的骂名,她选择了浑不在意,只要能够给家族带来好处,她也不介意承受背负那一切。

    人在岛上,也不在意那些流言蜚语,更不会在意一些雷宇卿的家人和曾经玩伴们的怒火。她不觉得自己亏欠谁的,是否能够被理解就只能是仁者见仁,现在她需要为自己获得的一切所付出,人生的前二十年,不说锦衣玉食也是衣食无忧人前显赫,现在自己不仅没有为后辈开疆扩土,反而给家族带来了负面的影响,让家里很多亲友在这段时间都失去了很多。

    情感,是不值得摆放在人生重要位置,至少在童寻川的心中,有很多比它更重要的事情。

    不跟邢青栀去竞争,也知道现在没有资本竞争,想着的是如何能够在苏辰的眼中拥有价值,这个男人看似什么都不在乎,实则骨子里冷的狠,跟他相处,你一旦失去了自己的立场那就不要跟他谈感情,他需要的是帮亲不帮理站在他立场的人,如果你做不到,那就展现出自己的价值,看看有没有可能他需要的一些工具人,如果连工具人你都做不到,那趁早靠边站,不然他也会毫不犹豫的一脚将你踢开。

    苏辰只是扫了一眼,就将名单递还给童寻川,并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对方并没有任何形式的躲闪,四目相对,面容平静,在此刻,面对苏辰,她做好了我可以去做一切的准备。

    结果就是苏辰什么都没做,摸了摸肚子,拥有可以不去辜负美食的资本,拥有足够的金钱来直面美食,那他如果不能每天让美食成为自己的伙伴,都对不起全世界的美食和那些美食品鉴者。

    今天的午餐是寿司,是从岛国请来的米其林级别大厨,十万你不来,二十万呢,三十万呢?

    直到你来为止。

    经典的岛国料理,他将带着身边的助手,在‘海津星辰’停留七天时间,两天专门为苏辰制作美食,之后就是在岛屿上的度假。

    一道一道,大汪总和二代汪总陪着苏辰吃了这一顿顶级的料理,让味觉接受了一次专属于这款料理的味觉洗礼,一道一道菜全部都是搭配好的,味觉一层一层的往上赶,真到了足以一下子芥末呛到嗓子流眼泪的强度时,你已经适应了这样的味道,只会觉得浑身上下通透,大呼一声过瘾。

    大蜜蜜是后到的,风尘仆仆,忙碌的生活让她即便知道这边有美食和工作的吸引,也只能是遗憾迟到,跟在身边的合伙人一路之上都在打电话,来到这看到大汪总和儿子,如果是以往,会觉得尴尬,会觉得一直在谈的事情根本没谱,现在则没有那样的感受,因为坐在主位的苏辰现在是己方公司的合伙人。

    “关于合页传媒的事情,苏先生,我想……”合伙人低声在苏辰身边汇报了一下,现在那边遇到了麻烦,卡壳了,似乎有别的资本力量也准备战略投资合页传媒。

    苏辰摆了下手:“找我们的大汪总,厉冰冰和赵丽影都是出自兄弟传媒,有什么需要解决的,让大汪总帮着联系一下,有需要,打电话给周东景。”

    大蜜蜜很自然的就坐在了苏辰的身边,还挪了挪椅子靠近他,明人面前不需要去做一些遮掩,没任何意义,凭什么苏辰入股他的公司,帮助她也帮助公司起飞,大汪总驰骋江湖多年,一眼扫过去,没有任何情绪变化,面对苏辰想要合页传媒的事情,也没有任何意外。

    咱们这位苏先生是个多情的,按照普通人的标准,绝对的渣,可无论是哪一个女人,他都拥有实力和那份心去安排的明明白白,至今没见谁说他一句坏话。

    小赵同学刚刚离婚,苏辰是奔着人去的,绝不会是奔着合页传媒去的,类似的公司摆上十个二十个,他都不一定感兴趣,一个乐乐年度,他都能扔进去二三十亿,看现在这架势,下午和晚上还会有一场血战。

    一些看似有着不错‘履历’的公司,在他眼里都不过是毛毛雨。

    大蜜蜜跟大汪总的想法是一样,故意探头,表情很认真的看着苏辰,换个人会被她盯得发毛,苏辰坦然处之,也知道对方故意在表达什么,伸手弹了对方一个脑瓜崩:“想什么呢,雪中第二季,裴南苇的角色,可以给厉冰冰。”

    大蜜蜜瘪瘪嘴:“解释就是掩饰,你要给谁角色,还在意她是否是你麾下的演员吗?那我们的小赵同学,又有哪个角色是要给她的?嗯?”

    苏辰苦笑,不去继续解释,跟女人进行辩解是最愚蠢的一件事,不过一旁的大汪总和二代汪总看到他的状态,对视了一眼,彼此的意思对方都接收到了,以后这圈内的各路小花私下里关系,还真得告诉大家多注意,我们眼前这位大情圣,指不定会有几个红颜知己呢?

    光是有钱的苏辰,不值得大汪总这个级别的富豪老板去专门为他费尽心思,是知道终端赛的,这一次他过来,目的还有一个,就是希望能够通过苏辰的门槛儿,去见识一下。

    “这件事我来办。”所以,大汪总对这件事打了保票。

    “你们啊,总是错看我。”苏辰摇着头,一脸我这样一个正直的人被你们误会心情很不爽的样子,摇头晃脑的离开,大蜜蜜也开始习惯了跟他相处,自然一点,不需要去遵守一下所谓的规矩,真的将这里当自己家才会让彼此都舒服。

    苏辰走了,她继续吃,还拉着合伙人坐下来,这样的美味难能可贵碰到,中午吃撑了不要紧,下午多运动运动就好了。

    “雪中拍完有什么打算?一起合作一部戏?”大汪总看了门口一眼,快速的问了一句,大蜜蜜点头,冲他笑了笑,示意他请便,不用跟自己客气,去追苏辰吧。

    谈一个合作项目,不需要再去看剧本,不需要再去谈投资,什么都不需要,认识了苏辰,这一切都变得简单,我们一起合作一下,这一句话就足够了,剩下的都不是问题,都可以轻易的解决。

    ………………

    下午苏辰离开了海津星辰,跟大汪总一辆车离开,终端赛的事不过是他一句话的事,拿出手机拨给童寻川,加了不止一个名额,庞继祖也加入了名单,走之前说好,到了那边,有一定危险,有任何事情自己承担。

    庞继祖和大汪总都很重视,都是带了最信任的保镖,在庞继祖的要求下,两人还从苏辰的安保公司分别雇佣了四名最顶级的贴身安保,对此苏辰只能对两人冠以‘鸡贼’之称。

    游戏庄园。

    伴随着游戏小镇的热闹,游戏庄园作为整个为了体验旅游成立的小镇之中唯一一家不对外营业的场地,到这时候大家才发现,原来苏老板真的可以任性到面对着‘敞开门就赚大钱’的情景视若未见。

    馅饼家族的粉丝们幸福了,重心转移到‘海津星辰’之后,这边相对管理没有那么严格,大家时间长了也都会领一些朋友进来,最近‘游戏庄园’内的多个游戏项目被选定为第二届竞技赛的官方场地,进来更多的官方人员布置。

    苏辰的车子进了游戏庄园,这里的热闹他并不排斥,跟外面游客人流涌动的画面比起来,游戏庄园内还是保持着他能够接受的安静秩序。

    年度期间,所有馅饼家族的主播,都聚集在了游戏庄园,这里有专业的团队,大家能坐在一起研究,能够拥有最稳定的网络,包括一些现实里与财团老板的见面也可放在这里,不需要任由任何的后顾之忧。

    各个场馆都被占据,各个大的套间也都被占据,到了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主播在外面晃,全都在直播,下午三点,还有最后的九个小时,年度比赛将会最终落下帷幕。

    苏辰直接敲开了小药药的房门,她的哥哥嫂子依旧跟着她,目前她排在第三位,已经有人预言,今年如果真的打出非常惨烈的战斗,必然会是在这一组。经过昨晚苏辰一波的年度个人票,小药药的个人票累积出超过两个亿,即便是这样还排在第三位,也难怪很多老玩家都在高喊,现在的年度想要给自己冠以一个神豪的称号,不真金白银的刷出几个亿,你真的都没资格去说自己是网络豪客。

    看到苏辰进来,她的哥哥嫂子打了声招呼,没有发出很大的声音去打扰正在直播的小药药,对着她比了个手势,将之前就准备好的水果零食和饮品重新换了一批,然后悄悄的离开房间。

    小药药直播间。

    直播间的粉丝游戏看到小药药侧头去跟别人说话,纷纷询问,也有人打出了是大哥这样的文字,总之网络上的热闹,符合大多数人联想空间的事情,都可以称之为热闹。

    看到苏辰没有抗拒出镜的意思,小药药站起来,将自己的椅子挪了挪让给他,自己则去搬了一把别的椅子。

    当苏辰出现在直播间,全场欢呼,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小药药直播间人气直接突破千万。

    大家奔走相告,大哥人在小药药直播间,本人出镜,现场刷票。

    这一下,全世界玩乐乐的玩家,都知道了苏辰是怎么刷票,拿着手机,登陆‘天上掉馅饼’的号,进入到小药药直播间,设置五千下的连点器任务,一次赠送一万张年度个人票。

    手机直接随手的放在了桌上,跟大家继续聊天互动,陪着小药药直播拉票,在直播间的礼物公屏上,始终显示着下面的画面。

    “天上掉馅饼送年度个人票x10000!”

    一百连击,五百连击,一千连击。

    苏辰面对着铺天盖地游客们的疑问,也凡尔赛一回:“得感谢乐乐开发了连点器小程序,就是这年度个人票赠送的上限低了点。”

    复制,然后到海对面的直播间去粘贴,看到没有,大哥不是刷不过你们,大哥是觉得刷的太慢。

    看看我们大哥是怎么刷礼物的,一下点出去一万元,你们见都没见过这么刷礼物的吧。

    “都谁放弃了?”苏辰对于电脑上如何操作还不太熟练,小药药拿着鼠标,给他翻看一些画面,让他清晰看到大家目前的排名,或是领先多少票数,或是落后多少票数。

    “哦,目前就你,大熊和喜儿是落后的是吧,不急,先给他们去刷一轮。”

    这一次,不再是三千万一轮,而是五千万,在以往的年度,这一轮就的一半就足以秒杀全场了,现在却是所有人的票数都超过两亿,苏辰也让自己在年度消费,正式奔着四十亿去了。

    “一会儿该吃饭吃饭,时间不够输了咱们认了,别把自己熬的没个人样。”苏辰发话,在年度最后一天的下午五点这个时间段,馅饼家族的所有主播,全部离开电脑前,有的连麦别的主播帮着控场,现在也不敢说帮着拉票了,大哥最不喜欢哐哐放曲鬼哭狼嚎的拉票方式,没有实质内容的拉票,怎么可能拉得到;有的主播直接暂时关闭了直播,让大家也去吃饭休息一下,进行最后的大决战。

    游戏庄园的食堂并没有因为苏辰不在这里常住而水准下降,主播们都不会吝啬在这里投入一些钱,跟着大哥在这里一天几乎没什么花销,网络上的家也要转到现实之中,大家一起给这个家添砖加瓦,而不是只想着在这占大哥一个人的便宜。

    好些主播都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苏辰了,尽管非常疲累,一个个精神状态却格外的好,晚餐在苏辰的带动下,大家都吃的很饱,大林子跑去给厨师团队发红包,小赤定了几只收拾好的羔羊,喂料入味中,晚上不管最终结果如何,馅饼家族都是胜利者,我们一个家族对抗全世界所有的网络家族,赢了是赢,输了也是赢。

    苏辰打着电话‘逃离’食堂,喜儿那哀怨的眼神就差没有直接眼珠子当作武器砸过来了。

    他这个电话打了十几分钟,随后所有主播全部回自己的直播房间去关直播,因为接下来将会是主播产业链内一次从未有过的盛大画面,就连乐乐官方都不敢这么玩。

    所有馅饼家族目前还在总决赛序列的主播,全部在一个大房间内直播,你在小药药的直播间能够看到别人的背影,在大林子的直播间会看到时不时探头过来的老陈。

    十四台的台式电脑,搭配十四台的平板电脑,十四张桌子围成一个大圆,十四位竞争年度最佳的主播,在一个空间内一起直播。

    所有人的第一反应:这样的环境怎么直播,肯定乱糟糟的,声音也会很嘈杂。

    “剩下几个小时,别拉什么票了,大家一起聊聊天。粉丝们愿意看看谁就看看谁,有需要的时候,集中一个信号画面给大家,表演表演节目。”

    “还有,嗯,可能我说这话大家会觉得我是在吓唬人,不过有实力的吓唬还是有威力的,你们说是不是?我不主张互刷,可到了最后时刻,我一个号刷的慢,那就十几个号一起来。”

    互刷?

    互刷!

    这个概念不新鲜,大家也很熟悉,只是在馅饼家族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出现过这两个字,让很多人忘却了这样一种决胜的方式。

    有人说馅饼大佬一个人刷,肯定无法兼顾,真要偷塔,成功的概率会非常高。

    现在呢?

    真要是某一个,两个或是三个都没事,稳定领先的那些人,过来几个人一起刷,短短时间就可刷出很多票。他们每一个人的后台,在昨晚和今天,都被馅饼大佬给‘灌满’了。

    当苏辰这番话出来之后,小药药那组灌篮家族开始刷,不再等最后时刻决胜负了,既然要打出自己的威风,那多耗费一些资金赢,总好过没偷成功输了。

    好几个组别,来自国外的资本,都开始发力,国内都已经被苏辰这样疯狂的争夺年度行为‘吓’住了,有钱也没他这么消费的。

    国外是为了抢夺热度,乐乐既然覆盖全球势不可挡,那就让这款软件之中,拥有我们的一席之地。

    这个时候都是孤注一掷管一个主播,其他还在总决赛圈的主播放弃,将后台清空,刷到被孤注一掷的主播身上。

    之前是三个主播,现在是小赤、孙好汉和小不点,也都被对手超越,面对这样的局面,在一个环境内直播的十四名馅饼家族主播,都表现的很淡然,平静的面对一切。

    到了现在这种程度,别说六个人了,真要能赢三四个,我们都是王者。

    一个人对抗全世界的乐乐公会家族,大哥做到了,在最后不到五个小时的时间节点,世界各地的网络公会家族尽数开始发力,不管砸多少钱都要在这个年度声名大振的,现在也根本不管苏辰有多少钱了,也不管他能够砸出多少钱了。

    四个多小时的时间,就是刷,刷到不能被几分钟偷塔的优势,等着,敌人只要一动我马上补票,保证优势能够一直延续到最后几分钟。

    什么两亿三亿,前面都砸了那么多钱,现在也由不得他们撤下来。

    几个确实已经没有后续资金的公会,看着这么多疯狂的家伙,下令麾下主播放弃互刷的准备,现在千万根本解决不了问题,没热度填进去还拿不到第一名,那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庞继祖、王凯、丁子鸣等人都来了,这些主播的财团到燕京的,此刻也都出现在了游戏庄园,还有实力去砸钱的也都在充值。

    斗气的时刻到了,苏辰临时离开了直播摄像头的前面,阻止了大家斗气的行为:“意思意思得了,这个坑很深,没必要都掉坑里,我一个人还好,要把你们都给拖进去,我这于心不忍。”

    “都差不多有点渠道知道终端赛的事吧,我上一次赢了几十亿美元……”

    苏辰摊开手,所以,我现在的任性,只是因为我这钱来的也容易。

    所有人都沉默着,不管是天山掉包子还是天上掉芝麻,亦或是挂上馅饼家族的马甲,现在都不配称之为老板了,在馅饼家族,真正的老板真正的神豪只有一个人。

    伴随着刷的越来越狠,简单可进行计算,今年乐乐一个年度,创造的纯利润,超百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