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是神豪 大昊弟

第五百五十八章 刷礼物,请继续

    如果没有‘网络照进现实’,或许苏辰根本不会开播。他不会跟钱过不去,更不会跟系统任务过不去。

    零度在燕京下了飞机,‘你辰哥’开直播,苏辰直播一个足球卡牌类游戏。

    篮球的玩过了,足球凑的顶级球员卡牌人数是要远远超过篮球的,他开直播,给大家展示什么叫做一个人直接让一家手游公司起飞。

    有一定知名度的手游,也运营了有半年的时间,流水稳定。但千万这个概念,还是可以让整个公司小小沸腾一下。

    苏辰来了,直播先充值一千万,直接vIP等级到顶,然后是疯狂的进行消费,但凡是能够购买的商城物品,在熟悉游戏玩法的过程中,欸,这个道具能够用得到,妥了,就是你了,大批量的购买,也不管以后用得到用不到,反正在我现在需要的时候,一次买几十个,不如一次买999个,懒得进行多余的操作。

    抽顶级的限定版本球星卡?

    就不存在抽不到,没有抽不到,不管你多低的概率,馅饼老板敢在游戏里给你来一出以消费金币速度消费元宝的抽卡,别人可能充值648,要带着一点点内心念叨的抽卡,盼望自己运气好一点,少花点就能抽得到,即便是那些能花个十万二十万来玩小冷门手游的,也不会觉得消费是一件不需要控制的事情。

    以前的端游,大型网络游戏,一款游戏玩起来,至少都是一年两年的心理准备。现在的手游,款式多,内核更改的少,玩就是为了消磨时间,很可能玩个一两个月就扔到一边了,投入氪金的比例都在减少。

    看看网络游戏消费神豪,这么多年的传奇人物,还都是过去比较流行的老游戏,苏辰的玩法是各个游戏里面的‘托’都不敢效仿的,害怕给新区搞得都没有人玩,。

    苏辰进入游戏,会有一大帮粉丝跟着进去凑热闹,有愿意玩的就好好玩,不愿意玩的也会弄个号跟大哥互动一下,尤其是当别的玩家怀疑馅饼大佬是托的时候,他们会站出来告诉这些人,你们想什么呢,知道乐乐上的神豪天上掉馅饼不?知道现实中的千亿富豪苏辰吗?

    先不去管什么合理不合理?也不去管这样的玩法是否合适?苏辰玩类似卡牌类游戏都一个套路,上来就将目前版本能够以氪金方式抽得到的所有最顶级卡牌,全部抽出来,如果是需要互相叠加还能够增加战力的,他甚至会将这些卡片抽上几轮。

    很快,直播间就有了一百多万人。

    这是馅饼大佬玩冷门游戏,如果玩一个热门游戏,估计几百万人看他玩游戏,那些游戏主播都可以给自己重新设置一个追赶的目标了,尽管他们心里也清楚,来看馅饼大佬玩游戏的,就不是看他把游戏玩得多好,就是看这位有钱人来消费的。

    很多主播也都来捧臭脚,一年多的时间,大家都看出来了,大哥在网络上要的就是兄弟情谊,在网络上要一个家的感觉,大家都是兄弟姐妹,兄友弟恭,姐妹情深。

    跟大哥在这方面展现的好,能够拉近彼此的距离,大哥可能不会特别关注你,但如果你可以一定时间内,坚持保持这样的状态,在馅饼家族的外围,大哥偶尔去一趟,都不会吝啬二三十万的礼物。

    比起曾经网络上的神豪,苏辰这一年多创造了一个真正的历史,很多神豪都是刷着刷着就不愿意多刷了,你说是玩明白了也好,说是没有那个资本继续狂刷了也好。

    总之,作为被大家捧起来的神豪,很多在玩个一年半载后,出来到一些主播的直播间去玩,除非是特别合心意的,不然刷个一万两万,完全是顾全自己神豪的面子,可能内心都不一定想刷。

    苏辰完全颠覆了这十年网络直播道路之中、主播和游客粉丝们认知的神豪形象,完全凭心情消费,且真正意义上实现了网友们对神豪现实身份的憧憬。

    想要在网络上豪刷,你身价多少,游客粉丝们会心中有底,千亿富豪苏辰,去年的年度,大家才坚信他可以在国外资本进场的情况下,依旧可以在年度带领着大家冲出重围。

    几十亿砸下去,看似跟千亿这个概念差得很远,稍微懂一点点的都知道,你的身价和你真正能够调用的资金是两回事。苏辰能拿出几十亿的‘闲钱’跑到网络上刷,人家才是真神豪。

    以后,神豪也要分档,馅饼大佬独一档,其他人一档。

    心情好了,随便看一个主播的直播对心思了,刷个十万二十万,完全小意思。

    这样的神豪老板支持,但凡是能够有机会搭上边的主播,都会跑过来凑热闹,真要混个脸熟,指不定馅饼老板哪天闲来无事就到自己直播间转一转。

    苏辰这半年,到外面随意转的直播间,没有五百也有三百,这数字还是他愿意在直播间停留看一看对方直播,有些,实在不堪入眼,进了直播间,都不等对方欢迎帝皇爵位的老板到场,直接闪现离开。

    在这方面,他不在意所谓的面子,只要直播间的内容能吸引他停留下来,哪怕只是看个十分钟,他也不会吝啬,主播一顿拜年磕,一顿捧大哥,他不吃这一套,但却不吝啬刷礼物,看着对方脸上那份诚惶诚恐的惊喜,看着对方情绪激动的感谢大哥,也是一种他对自己内心的告慰我是得到了系统才有了今天,以前作为一个游客看直播梦想达到的状态,现在达到了。

    我愿意给谁刷礼物,这礼物就像是不要钱一样的随便刷系统每天四千万价值乐乐豆的赠送,要的就是礼物不花钱。

    刷的多了,每天都这么玩得到的乐趣就少了,偶尔一两天没登陆乐乐了,上来随便找个直播间消费一下,还是会带来很充足的满足感。

    年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这样的消费,馅饼家族主播的直播间会去,外面直播间也会去,刷的更多了,从十万到二十万,有时候人家嘴皮子利索,拜年的话说得好听,三五十万都是点击几下的事情。

    馅饼大佬名声在外,他这一开直播,那些得到过他礼物的主播,都会来亮个相,赶在某个节点,以自认为会有牌面的方式,最少的钱办最有牌面的事情我如果刷个一两千块,能让馅饼老板看到我来直播间刷礼物了,那这钱就叫花的有牌面。

    主播来得多,游客来得也多,苏辰这边玩着一款小众的足球类卡牌游戏,直播二十五分钟,直播间人气值超过了三百万,且这个数字还在增加。

    直播间的中间公屏,礼物就没有停过,价值低的礼物,啤酒如果不是1314个一起刷,也基本上不了公屏显示,会被其它礼物给顶下去。

    “零度送皇冠x1000!”

    “零度送皇冠x1000!”

    价值二十块的礼物皇冠,一次送一千个,价值两万元。

    零度进入直播间开始刷礼物,公屏很快就热闹起来,很快礼物被他一个人刷屏,那些喊着零度滚出去的粉丝,看到他疯狂的刷礼物,也都暂时闭嘴了。一些还没有彻底对零度失望的粉丝,这个时候显得非常激动,直播间从三百万到四百万,只在零度刷礼物过了百万价值之后。

    零星的粉丝,想要在这已经快速滚动的公屏上打字被看到很困难,但他们依然坚持打字,证明零度并不是媒体说的那样,他才没有不在意这个家,他是馅饼家族的零度,是这个家的成员之一。

    苏辰只是扫了一眼,继续玩游戏,对游戏的操控并没有停下来,也没有说一句话,他直播要么是放音乐,要么是语音连麦胜子等嘴皮子利索的主播,让他们做一个场外的解说,他们会很好的控制现场的情绪,当苏辰抽到一张很特殊的球星卡牌,他们会激动的喊出来,以此来带动游客们的情绪。

    今天没有连麦主播,播放音乐,音乐没停,零度在直播间疯狂的刷礼物。

    直播间的人气继续增涨,从四百万到五百万,再涨,全网此时在乐乐内的,都得到了消息过来看热闹。

    之前闹得沸沸扬扬的零度反水事件,终结来了,谁说零度跑了,这不是回来了?

    有些人还是看出了门道,怎么没有连麦,怎么大哥没有说话,怎么没有主播打字来凑热闹。

    现场处于非常冷场的状态。

    一千万,两千万,三千万零度刷出来的礼物价值越来越高。

    一千万,两千万,三千万直播间的人气也达到了沸点,黄金时段,全乐乐不管是国外主播的直播间还是国内主播的直播间,多数主播都关了直播,凑到‘你辰哥’的直播间凑热闹,还有一些主播,为了吸纳人气,也不怕得罪馅饼家族的粉丝,转播苏辰直播的画面,被官方临时封停也不在乎,没封停直播之前,能吸纳多少人气就算多少,他们还搭配着解说。

    “牛13,零度刷了五千万了,还没停,馅饼大佬威武霸气。”

    “你们知道什么?不是馅饼大佬让主播年度返钱,是控制主播的收入,这个年度,馅饼大佬打了几十亿进去,这些主播如果不返还,各个都是亿万富翁,凭什么他们赚这么多钱,就因为他们运气好,最开始遇到了馅饼大佬,捧的好,挣个两三千万,这都是馅饼大佬的恩赐了。”

    “有人还在底下说神豪也没钱,让人家返钱就返钱,还找什么理由?我真想一niu子砸你一脸血,脑子有病趁早去治。你是不是没事在这找画面呢,兄弟们,告诉他,馅饼大佬是缺钱吗?返回来的钱都干什么了?”

    “对,看到没,直播间还是有很多懂的人。人家老板给粉丝送福利,只多不少,每一次还都搭点。也别说是给粉丝,那些明面上骂人家的小黑粉,也会偷偷的跑过去抢福利产品,转过头还骂人家,我就想问问这些人,那些福利产品你们是吃得香还是用得爽。”

    “我不捧臭脚,我是那种人吗,咱们就实话实说,就算你不喜欢人家神豪老板,可也说不出人家别的吧,尤其是那些抢到过福利产品的,你们就说说,自从有什么直播带货之后,有没有一个卖货的,是真正如馅饼老板那样,真实送福利的。”

    “估摸着咱们直播间还有一些小傻子,会说某某某的直播是福利,非得跟我犟出一个结果来,我可不跟你们犟,犟不过你们,你见过哪个正常的人能跟傻子讲道理。”

    零度从机场出来,打了一辆出租车,随便找了一个酒店,进屋就登陆乐乐,进入‘你辰哥’直播间开始刷礼物。

    刷着刷着,他的心在滴血,嘴唇干裂,嗓子眼冒烟,浑身发冷,有很多次都想要停下来。

    五千万了,七千万了,这些钱都足以让我找个地方逍遥一生了。

    我能去哪呢?

    国外就安全吗?玩个失踪,彻头彻尾的?

    可如果这样的失踪依旧被找到呢?

    零度在飞机上这一路也没休息好,脑子都在胡思乱想,将他在魔都想到的真实情况,彻底的丰富了一下。

    “可能我的身边始终就有他的人。他这样的软刀子,割下来太疼了。”

    “为什么在欧洲的时候,赎金是自己银行卡内的大头?可能那边早就知道自己具体信息了。”

    “如果不来,会是什么结果,会疯掉吗?会持续的倒霉。下一次就不是银行卡内的存款了,可能就是自己的固定资产了,房子车子。”

    “如果不来,自己会不会被吓到精神状态出现问题,如果被送到精神病院,那再想出来可就不是自己可以控制的了。”

    “我去控诉是苏辰站在幕后制造了这一切?证据呢?我如果去报警了,那是不是就等于是彻底撕破脸皮了,再针对自己的,会变成什么样的招式?”

    刷吧!

    咬着牙,就感觉自己口腔内透着丝丝的微咸感觉,舌尖顶出来,用纸巾擦拭了一下,沾染了唾液变得淡红的鲜血。

    刷!

    没有回头路了。

    刷到一个亿,他停了下来。

    就在他停止刷礼物的两分钟之后,在酒店房间门的下方,塞进来一张a4纸,在上面写了两个字:“继续。”

    零度笑了,转头看着整理镜,在那里面的自己,早已不是当初的帅小伙形象,眼窝深陷,眼内布满了红血丝,脸色蜡黄,嘴角堆积着干涸的白沫,嘴唇干裂,挂着些许的血渍。

    就连曾经总是自信挺直的腰杆,现在也弯了,整个人就像是‘堆’了一样,侧面一看,弓腰驼背。

    果真如此!

    怎么办,还能刷吗?后台还有三千多万,看这意思,是一点不给我留了。

    存款在欧洲大头贡献了给绑匪,年度赚的钱看来都要没了,这一段时间在农村被借走的钱,都是自己之前给父母的钱。现在等于除了剩下一辆路虎,市区内一套房子,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几年的主播路,一直在一线,就剩下不到五百万的东西?不,或许还有那些曾经购买的奢侈品服装、皮带、包、鞋子、表……

    一个亿都刷了,最后这三千多万,咬碎钢牙,零度也给刷了出来,他不知道到这了,自己会不会被放过,如果对方再贪婪一点,那自己可能真的就一无所有了。

    都刷出去了,他就像是等待审判的罪人一样,瘫软在酒店房间内的椅子里,目光呆滞的盯着那在手里的手机,不知道接下来自己该怎么办?

    也就七八分钟的时间,房间门铃响起,零度蹭的一下站起身,快步走到门口:“谁?”

    “客人您好,酒店客房服务,给您送来一份宵夜。”

    “我没点宵夜。”

    “是这样的先生,有人打电话到前台,并支付了费用,说是您的朋友,让我们做一份宵夜给您送来。”

    零度意识到了什么,打开门,服务生推着小餐车进来。

    “先生您好,这是您的朋友为你点的鱼翅羹、葱烧海参、清蒸黄鱼、什锦小炒,还有一瓶五粮液,一壶碧螺春,一盒九五至尊。”

    七八分钟的时间,够时间准备着些吗?服务生走后,零度坐回到沙发,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看来人家早就有了吃定自己的心思。

    看了看手机,自己的号被踢出了‘你辰哥’的直播间,深吸一口气,没钱了,银行卡里只有不到十万块钱,一辆路虎车,一套在自己老家二线城市价值三百多万的房子。

    这一刻,他反倒放松了,手机随手扔在了一旁,拿着遥控器打开电视,随便找了一个播放电视剧的电视台,打开五粮液,先倒上一小杯,一饮而尽,辛辣的感觉充斥着口腔,让整个味蕾随之酥麻,辣的眼泪都出来了,吃了一口菜,压了压,嘴角上扬,笑着,眼泪也顺着脸颊流淌下来,是被辣出来的还是什么,他也不在意了,也没擦,吃了几口,又倒了一杯热茶,拆开烟盒,酒店细心的还给配备了一个打火机,点燃一支烟,喝一口酒,眯着眼睛看着电视。

    房间内除了电视内的声音,很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