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不是神豪 大昊弟

第六百零九章 未来可期(大结局)

    “奖励‘忠心耿耿’药剂配方一份,附带成品二十粒,附赠观察设备一套,可隔空无视空间使用。”

    “奖励三粒寿元药片,一片可增二十年寿元,使用条件限制,身体机能达标,可隔空无视空间使用兼测试,身体机能不达标药片呈现蓝色,使用后无效,身体机能达标药片呈现白色,使用后增加二十年寿元,其中前十年身体保持服用时状态。”

    “奖励多功能手术台,可功能分解成为多样手术专用仪器。”

    接连四个奖励,苏辰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对这四个奖励,有了相对细致的了解,系统非常贴心的给予了相应的解释。

    什么是隔空使用?

    东西掌握在苏辰的手里,他要对谁使用,可以无视空间距离,无视阻碍,直接送入对方的身体之内,譬如那起死回生胶囊,有一口气,或是刚断气,苏辰对其使用,会将那口气吊上来,至少能够让相应的治疗手术完成,提供维系一段时间身体所需的能量。

    忠心耿耿药片,曾经出现在郭永盛身上的东西,再次出现了。

    那套检测设备,是一副眼镜,佩戴在别人的脸上,只是一副眼镜,只有苏辰戴上,看向某个人的时候,心中想着查看,眼镜会出现对方对你的忠诚度,亲人朋友也有这个数值,这个数字真正代表的意义很宽泛,亲人谈不到忠诚,但信任等类似的情绪,也会让其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是否会以苏辰的利益为先,在遇到与自身利益起冲突、或是以自身安危做为胁迫来损害苏辰时的反应,就是这个数值的作用。

    苏辰没用眼睛去观察别人,他只是观察了身边的下属,还不是为自己创造财富那些人,女人他更不会去测试,只对保护自己和身边人的安保进行了测试。

    克洛德95,苏天养95,陈文芳罗伯特和辰小队,来自系统的奖励,始终是满值100。

    苏辰隔空给克洛德和苏天养分别使用一粒药片,自己一直以来相信他们是对的,他们也确实没有让自己失望,超过90就已经是可以生命相托的了,对比郭永盛陈文芳这些人差的那点,是他们多多少少在涉及到苏辰的事情时,还多多少少有一些自己的想法,如果这想法与苏辰的想法相悖,最终还是会遵从老板的意思,仅此而已。

    像是童寻川这些人,苏辰都没有去测试,那副眼镜直接被他放在了湖心岛下面的保险库内,并不想过多的使用。牤牛申雨这些人,他就更没有去看,知道他们不存在什么高的忠诚度,甚至有些人还会很低,其实拿着眼镜可以一定程度测试出一些人的真实想法,他懒得那么做,只要我身边最核心的一些人能够对我忠诚就足够了。

    这项奖励最大的作用在于,苏辰可以放心的接收克洛德为自己培养的年轻人,实力不差,又是克洛德亲自挑选,眼镜看过去,哪个能够收为己用,哪个到外围,一眼可辨。

    他没有去给忠诚度低的人吃下这药片,让其变得忠心耿耿,他自己都会觉得别扭,倒不如重点还是培养心向自己的那群人,一些忠诚度稍差一些的,现在外面边缘的工作也有很多,大家各自去忙就好了。

    有钱,有时间,有专业人士,三两年培养一批,慢慢挑选就好了,这份药方是有配方的,随时随地都可以自己做出来。

    最后的寿元药片,苏辰大体摸出来它的真正作用了,系统没有直接限制,只是没有明说,实际上还是做了限制,拿着药片,身边的人完全都用不了,父母亲人都用不了,连克洛德都无法达标,别人他都不需要去测试了,克洛德都只是充其量让药片变得浅蓝,罗伯特和陈文芳等人到是能够达标,只是他们并不需要这东西。

    有了这东西,苏辰才第一次考虑,他们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当他用忠诚度的眼镜去观察时,看到他们满额的100忠诚值之外,还有一个能量储备槽,还能用十几年,他也尝试寻找蓄能,并没有找到,而罗伯特发现了他的行为之后,直言不讳,能量没了,他们也就烟消云散于天地之间。

    那一抹伤感,在十几年的跨度面前,暂时还能压在心底,拿着寿元药片,苏辰知道,这东西估计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能够活一个大岁数,且还能在这个阶段内,得到相应的状态保持。

    他打算吃一片,不是现在他需要寿元,他也不知道自己的寿命有多长,加了这二十年又有多长,但他知道,未来十年,自己将会保持在现在这样的身体状态,不会变老,如果是十年后再吃一片,再过十年再吃一片,增加的寿元会在未来才显现出来,可连续三十年保持着三十岁的状态,自己六十出头,才会如同正常人三十多岁,然后七十多岁相当于四十多岁。

    活一个大岁数,他现在这个年纪还体会不到对生命的眷恋,他眷恋的是自己的生命质量,别人用不了这东西,他不介意让自己在六十岁之前,能够始终拥有着三十岁时的状态。

    不能为别人所用,却有些许的遗憾,但能够让自己得到更多,也却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也再次充分证明了系统给予的奖励,越好的越珍贵的,越是针对他自己的。

    最后一样,多功能手术台,看过介绍之后,苏辰知道,这是系统给予自己有一个发财的机会,造出来,能够代替医生开刀手术,且是多个手术项目都可以,可以造成一个多功能的手术台,也可分别根据手术不同造成单项的手术台。

    乍一看,他不觉得这东西能拿出来,一旦拿出来肯定会让所有的医生抵制,仔细观瞧之后才发现,这东西并不会成为医生们的公敌,它只会推进整个医疗器械的发展。

    再精密的仪器,也只是一台机器,在变通层面是没有多少价值的,而很多高精尖的手术,仪器代表的是稳、是精准、是不出错,而有经验的医生,代表的是经验,代表的是随时变通。

    机器永远无法完全的替代人,只是这东西的出现,会让手术出现失误的概率降到最低,也可最大效率的让有经验的一把刀救治更多的人,无需时刻在手术台上,只要完成了整个手术方案,完成了对助手的指导工作,他可以再到别的手术室去指导手术,或是到一旁去休息,随时有需要马上过来进行手术方案的更改和对机器的调整。

    ………………

    清晨,绵绵细雨,给这炎热的初秋带来几分凉意。

    海边,苏辰从海水中露出头,几个动作舒展开,人到了近前,站起身,沿着沙滩走出来。

    在他的身后,罗伯特、辰小队、苏天养和几个年轻人,陆续的钻出海面,踏上岸边。

    牤牛带着几个人,站在岸边,远处申雨带着人,开着救援艇靠近过来,最近一段时间,他们眼中比较慵懒的苏先生,突然变得勤快了起来,每天到是有超过六个小时的时间在极限训练,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危机感来了。

    可跟他接触下来会发现,他丝毫没有紧张,而是一种很亢奋的状态,就像是运动员感觉到马上就要突破自己的极限,加紧训练一样。

    没有人知道答案,询问邢青栀、岳子清等人也不知道,哪怕是最近成为‘保护动物’、苏辰每天都会去看望陪伴的夏甜和兮兮,也不知道为何他有这样的转变。

    唯有他自己知道,想要吃一片寿元药片,那就让自己一直被开发的身体潜能,再度爆发出来,让自己在最好的状态吃下去,未来十年,自己会尽量的保持并且向上开发,第二片吃下去只会更好。

    得天独厚的资源,苏辰不想浪费了,一百亿过后是二百亿,他越来越期待,以后的人生开始有了长远的目标去追求,不会因为财富多了没什么事情做了而失去向前的动力。

    以前懒得多培养自己的人手,最怕的就是自己人背后给你来一刀,现在不怕了,战斗方面多培养一些人才,真要在别的方面看到喜欢不已的人才,也可以隔空给对方来一片‘忠心耿耿’。

    生活的光明大路,一下子向他全面铺开,潜在的那些危机并没有消失,只是已经对他的影响变小了很多。

    自身的强大,价值的强大,都让他拥有更多的资本。

    系统任务的完成,给予他的奖励,也让这些潜在危机可能转化的突发危险概率降低,就算身边的人遭遇一些超出安保范围的危险,自己只要知道消息,哪怕人已经身死,他也可以隔空送出起死回生胶囊,保对方一命,不是百分百,却要比从前必须缩在小范围内的谨慎,拥有了更多可活动的空间。

    生活,向苏辰铺开了新的篇章。

    财富,在他的手中大量的铺散出去,他并不是真的完全不在意,只是这财富的数量,哪怕要满足他的私心几回也足够了,为了‘网络照进现实’的推进,散财童子光是网络的名号是不足够的,他要先在现实之中,成为有名的慈善大家,要营造出一个我不在乎钱的形象。

    让那些所有怀疑的想法和声音,先都集中在现实之中,当他们最终选择相信苏辰真的是一个不在乎钱的人时,网络上‘天上掉馅饼’任何有违常理的行为,也就变得很正常。

    馅饼老板不差钱,也不在乎钱,现实当中做慈善每年几百亿砸下去,网络上消费都是小儿科,没见馅饼老板现实当中给自己花钱也狠吗?私人飞机都是买一架放着一架。

    完成系统任务,得到系统奖励,是苏辰对未来的期待和憧憬,是满足好奇心的方式,系统奖励永远都能够带给他无尽的期待,都会让他对未来一顿时间的生活充满期待,不至于觉得生活平淡如水,不至于面对着未来没有方向和目标。

    做一名真正的散财老板,也一定程度可消除过于高调的财富身份,到一段时间之后,牤牛和申雨被调走,只是苏辰的身边,总是保持着至少三十人以上由官方提供的安保力量。

    他有这个资格,他在全国范围内建造了超过一千家的希望小学,建造了两千家的养老院,五百家的孤儿院,资助了中学大学阶段超过三万名的贫困学生。

    全世界范围内任何地方有灾难,都可以看到他的名字,人可能不是第一个到,但属于苏辰这个名字的慈善捐款,一定会第一时间到达灾难发生地官方账户上。

    ………………

    “不见吗?”丁幽看着手机上自己约见面被拒绝的信息,她自己都不知道下了多大的决心才发出的见面信息,在得到了那么多的实惠之后,预留出来的一部分利益,足足几个月的时间,自己那名网友都没有提及。

    她自己都不知道做了几回心理建设,才决定要单独跟网友见一见,纵然对方有一些别的想法,也认了,不然总这样悬着,连父亲都没有办法查到对方是谁,未知的恐惧才是最吓人的,最开始可能只是一点点担忧,伴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演化成为恐惧。

    约见面被拒绝,这是丁幽没想到的,而对方回复过来的一句话,让她突然意识到,一直以来都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我们不是朋友吗?网友也是友,网络上的朋友,一样是可以互相帮助的。”

    有个能够聊天的网友,纯粹点,不也挺好的吗?

    ………………

    “哇哇哇……”

    响亮的哭声响彻在‘海津星辰’岛屿上的医院内,坚持不动刀的夏甜,虚弱的看着被抱过来的孩子,脸上露出了为母则强的笑容,轻轻抚摸着孩子的小脸。

    苏辰早已进入病房,就陪伴在夏甜的身旁,陪伴在孩子的身旁,这个时候,他们母子都最为需要他,这个时候,也是整个岛屿上最为喜庆的时候,所有的人员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本是寒冬飘雪的时节,在这个午后,一道阳光铺洒在大地之上,外面有飘雪,也有照在身上暖暖的阳光。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