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清卫 剑如蛟

第800章 狡猾

    沈浩又去了怜香的那座小院,手里同样带着礼物,三笼东市场那边最出名的糯米团。

    封日城这边的糯米团有很多种口味,其中最受欢迎的是红糖、鲜肉、咸肉。沈浩知道怜香喜欢吃,所以一样买了一笼。

    另外还有三只烧鹅在储物袋里没拿出来,那是给家里的三只狐女买的,比起糯米团子,狐女们更喜欢肥而不腻的烧鹅。

    别以为糯米团和烧鹅寻常,放在如今举国钱粮紧缩的时候可是稀罕物。每日就只有那么几只售卖,寻常人家怎么可能买得到。钱粮紧缩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沈大人,您来了?请!”

    开门的还是小蓉,但态度上却是和以前天壤之别。那笑脸虽然看上去仍旧有些勉强,可已经看得出她对沈浩已经远没有之前那么反感了。

    当然,小蓉是怎么想的和沈浩关系并不大,他只是点了点头,笑眯眯的进了门。将三笼还热乎的糯米丸子往小芹手里一放,笑道:“你家小姐吃鲜肉的,另外两笼你们分了吧。”

    一个院子三个月影楼的密探,沈浩只是在怜香面前掀开过这层纱,但对小蓉和小芹一直都是真拿她们当丫鬟看待的。

    “你来啦?”怜香没有等在屋里,而是迎了出来,笑眯眯的挽住沈浩的胳膊,习惯性的就往沈浩的怀里挤。仰着头,眼睛都像是在放光。

    沈浩哈哈一笑,顺手就一把捏在怜香身后,惹得这妖精一声惊呼,娇嗔的瞪了沈浩一眼然后和沈浩一起进了屋。

    虽然事先不知道沈浩会来,但两个丫鬟手脚麻利,很快就备了一桌小席。

    “拿来。”怜香笑眯眯的朝沈浩手一摊。

    “什么?”

    “酒呀!好久没喝酒了,你请我喝一杯呗?”说完这妖女就眨巴着眼睛微微的嘟着嘴看着沈浩,那一双眼睛里全是化人骨的柔媚。

    沈浩闻言哈哈一笑,手一翻便是一坛五斤装的两年酿五粮液,拍开封泥倒入酒壶,然后怜香给自己和沈浩各斟了一杯。

    小杯子,三钱一杯,用来喝酒很文雅。但别以为小杯子不醉人,一杯接一杯的下肚同样把人喝翻,甚至比大碗喝的时候还容易醉。为啥?因为大碗下肚猛,酒劲儿上头快,你能有所防备;小杯子容易让人放松警惕,让你自以为状态还好,等你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当然,不论是小杯子还是大碗,甚至角杯,对于沈浩而言都不算什么,都能轻松应付。而怜香的酒量可不低,甚至可以说是酒量很好,至少沈浩观察怜香最多的一次喝了差不多一斤半的五粮液只不过是脸上酒红而已,走路都没有打偏。

    所以想要灌怜香的酒还是很困难的,喝个微醺倒是对于沈浩而言驾轻就熟,每次两人都差最后一点意思。沈浩不强求,他反而觉得这种暧昧的味道很舒服,这对于他和怜香之间的身份而言刚刚好。

    “听说之前你家院子很热闹,客人来了一泼又一泼。”喝酒吃菜,屋里气氛很好,沈浩每次和怜香独处总是心辕马意,而怜香也软乎乎的靠在他怀里。

    不过该问的还是得问,这也是沈浩和怜香之间区别于一般男女之间情愫的地方。

    “对呀。先是来了好多人,全是军伍里的,看起来凶神恶煞,但有你沈大人给的护身符最后倒是挡走了那些人。后面夜里又来了一个老熟人,姓张,叫张寅雄,是月影楼靖西地界上负责日常的头面人物。我的上线一直都是他。

    呵呵,这些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吧?老实说你有没有存心那我当钓饵,引诱月影楼高层上钩的心思?哼哼!”

    怜香皱着小鼻子,轻轻的拍打了一下沈浩的胸口,她又不是寻常女子,不需要花太多心思就能揣摩到沈浩的意图。

    “诱饵?呵呵,你这么香喷喷的当诱饵太可惜了。”

    “那应该当什么?”

    “当主菜啊!哈哈哈!”

    两人调笑,暂时略过了这一茬。但是沈浩真在拿怜香当诱饵吗?当然有这么一层意思。可不可否认,沈浩救下怜香三人也是主要目的。

    “不过你可别小看了张寅雄,他不是个简单的角色,靖西地界上月影楼的人来来去去就他稳如山,位置谁都无法撼动。除了修为高之外还有就是心思缜密,尤其喜欢做事藏半截,故意露破绽出来让人着了他的道。”

    又喝了几杯,吃了一个糯米团子,怜香还是诚恳的提醒了沈浩一句。她不介意被沈浩救下的同时顺手当一次诱饵,甚至她已经开始切实的在和月影楼划清界限了,不然不会这么直白的说这些东西。

    沈浩笑着摸了摸怜香的脸颊,说道:“当然不会简单了。张寅雄能给我一张画像吗,我好回去帮你找找,以后免得上不了门?”

    怜香噗呲一笑,手一翻,不知何时多了一张字条。接着说:“这是张寅雄走的时候留给我的,说是月影楼新的消息渠道,你要想找他的话,去试试看?”

    沈浩闻言拿起字条看了看,上面是一处封日城西城的地址,若是没记错的话那一带应该是最下等的客栈和简陋租房的地方。多是外地的货郎或者力夫在那边落脚的。作为一个情报组织的联络地点倒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不过沈浩很快就把字条塞回了怜香的手,笑着说:“我敢打赌,这个地方找过去必定是扑个空。不信你看不出来,想逗我?啧啧。”说着,一直捏着怜香身后的手就使坏的用了几分力,揉捏变成了抓。

    “呀!你这人小心眼,弄痛人家了!哼哼,知道是假的那你准备怎么办?继续让我当诱饵钓鱼吗?”

    “都说了你是主菜不是诱饵。知道了张寅雄还在封日城,那就跑不掉他,只不过要花些功夫而已。只是,你现在是准备脱离月影楼了吗?有没有考虑好?”

    怜香扭了几下身子才道:“我现在这样不好吗?可以帮到你。若是直接和月影楼划界线,怕是要新生麻烦的。而且我的身份有些特殊,牵扯的可不止月影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