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清卫 剑如蛟

第1222章 凑效

    皇帝在饭堂里简直如鱼得水,他甚至还会好几个地方的方言!聊起来也是荤素不忌,哈哈大笑间整个饭堂里都是愉悦的气氛,甚至所有人都笑眯眯的看着他,听着他讲的每一句话。

    沈浩也在看,也在听。

    到底是通过皇室大考最后活下来的人,不需要别人教,御下和融入下面的本事信手拈来。

    可以预见,皇帝礼贤下士仁德爱兵的名声会在这顿饭之后飞快的传遍整个靖旧朝。一个可以和最底层军卒一张桌子吃饭,还有说有笑的皇帝是不是好皇帝?至少大部分人会觉得这样的皇帝很亲切。

    用另一个世界的词来形容那就是:接地气。

    沈浩总结的是皇帝束能表现得如此自然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确有上位者的天赋,人格魅力爆棚。另一方面也和他早年间不受上层待见反而混迹市井商贾之间,养成了一个“很油”的性子。

    “大人,您这一招高啊!”王一明和几个副统领一起坐在沈浩边上,几人都打了饭菜,但真正吃得狼吞虎咽的就沈浩一个,其余几人都是装模作样的在吃。

    其实饭菜味道是真的不错,沈浩吃得这么香也就可想而知了。

    “什么高招?闭上你的嘴,自己吃东西,吃完之后去地牢那边盯着,等会儿吃完饭陛下肯定会第一时间过去。那边要是出了纰漏的话小心你的脑袋!”

    什么高招?不就是指哄皇帝的手段高明嘛。这好用你说?沈浩心里撇了撇嘴,上位者不就喜欢“与民同乐”这调调嘛,他照着搬过来直接用的,效果绝对有保障。

    一顿饭用完,皇帝还在饭堂坐了好一会儿,和周围的军卒聊了不少东西。从饭堂出来已经是未时了。

    “不去你公廨房了,直接去地牢。”挥手屏退了黑旗营的那些副统领,皇帝就带着贴身的侍卫和沈浩往黑旗营地牢过去。

    皇帝不希望跟过去的人多,下面的人自然不会有意见。黑旗营的里里外外都被禁军搜过数遍了,也临时加固了人手拱卫,一路上倒也不需要在意别的。

    走到门口,摆了摆手,没让门口守着的王一明等人下跪行礼,之前在外面场合已经费了太多时间了,皇帝就想快点看到自己痛恨之人如今沦为阶下囚的样子。

    “陛下,地牢之地不是好地方,里面难免恶劣,还请陛下要有心理准备。”沈浩跟在后面半步,小声的提醒的一句。

    皇帝嗯了一声也没回头,脚下也没停顿,可当他越过最后一道大铁门时明显是缩了一下脖子,这是闻到难闻的气味儿时大多数人的本能反应。沈浩刚进玄清卫时也这样,后来任务做得多了也就习惯了。

    “沈浩,你确定人关在这里面不会被直接熏死?”皇帝事先受过沈浩提醒,这猛的一下虽然冲鼻子但也有心理准备。所以这只是打趣,并没有半点责备的意思。

    沈浩笑道:“陛下请不放心熏不死人的,而且这地方就是让人受罪的,比起这里的其它手段来说,这点冲鼻子的气味儿简直可以忽略掉。”

    “哈哈哈,都说你们玄清卫地牢如炼狱,而你们黑旗营的地牢又是炼狱中的炼狱,朕倒要看看是不是真如传闻中的那么玄乎。”

    “陛下请。”沈浩就全当这是皇帝的表扬了,不接话,反正进去一切就都清楚,各人也就有各人的看法。另外,沈浩觉得要不了多久,皇帝应该也没心情去想这些东西了。

    进了地牢,入目的便是牢中狱卒跪了一地。皇帝摆手屏退之后,由沈浩带着慢慢往里走,一边走一边介绍地牢内的情况。

    主要是介绍各监室里的人。比如说月影楼里最有名气的“十二星”,这次被生擒了三人。李星河不算,算在割头人死掉的那一堆名字里。至于那条狗,如今在地牢的一个角落拴着,牢头亲自在照看,每日灌水和流食,不允许放开镇魂符和板锁。

    “很好。这些人你们准备怎么处理?”

    “回陛下的话,月影楼众人罪不可赦唯有一死,且罪之大,对于这些主犯枭首也显宽厚,倒是腰斩相较适宜。”

    其实玄清卫里杀人的手段不下百种,很多死法即便是沈浩听了都会皱眉,比如“人蜡”,这些手段若不是气急,沈浩从来不会去用,也与沈浩一贯的观念有悖。

    而月影楼本身在沈浩眼里其实罪孽是远不及邪门修士或者大部分黑旗营手里的恶贼的,给个腰斩已经算是看在皇帝的面子上了。当然,若皇帝觉得腰斩还是太便宜这些家伙的话,沈浩也不会倔,自会找人来另做安排,保证皇帝满意就是。

    不过杨束明显也不是嗜好虐杀之人,他对“怎么残酷的杀死一个人”并没有研究。心里最大的恨意也就是“我要他死!”,至于怎么个死法,也和普通人一样,要么砍头,要么腰斩和千刀万剐。玄清卫里杀才们玩的那一套他也不懂。

    “嗯,就这么办吧。”杨束听到腰斩二字就点了点头,这个死法在他看来足够消气了。倒是那数年间蒙骗于他,将他当傻子一样耍的缚姬绝对不能只是腰斩了事,千刀万剐方才能解他心头之恨。

    “缚姬呢?”

    “在最里面天字一号监室。陛下这边请。”沈浩摆了摆手,身后王一明等人便识趣的没有再继续跟着。毕竟皇帝泄愤的场面也不是那么体面,少点人看也少点顾忌,甚至王一明也巴不得不去凑这个热闹。

    于是最后在沈浩的指引下走进天字一号监室的,除了沈浩和皇帝之外另有两人,一名禁军头领,一名贴身宦官兼侍卫。

    一路上沈浩走在前面,这次推开天字一号监室的门,走进去之后转身,眼睛看似恭谨的就没离开过皇帝的脸,他要仔细分辨,不落一丝一毫的留意皇帝的表情,这事关后面计划是否展开的基础。

    “嗯?”杨束的注意力本来是盯着监室中间囚困在石柱上的缚姬身上的,可当他多走两步之后,明显脚下一顿,脸上的表情也有变化:先是一愣,然后疑惑,最后迅速的眼里闪过一丝精芒。

    这些微表情沈浩都看在眼里,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看起来似乎他埋在监室地下的那些磺精有效?

    不过这还需要进一步确认,那就是在心里呼唤黑兽纹身。因为按照之前的经历,黑兽纹身在靠近皇帝时是不露面只是装死,如果地下的磺精有用,皇帝身上附着的那位被暂时屏蔽的话,那么黑兽纹身也就能有反应。试一下,一来稳妥,二来也是试探黑兽纹身是不是在是说谎。

    于是沈浩心里问到:“磺精有效了?”

    问完,黑兽纹身就立马给了回应,反馈情绪: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