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玄清卫 剑如蛟

第1479章 启程

    黎城。黎王老祖当年就是在黎城起家,这里也是黎王老祖的封号由来。是“承天皇帝束”在病逝前一年下的封赏,并且力排众议,甚至是抛开了皇族规矩做出的决定。当时听说不少大臣在大朝会以死相逼希望皇帝收回成命却无果。当朝左相白常卿甚至辞官相逼,可依旧无法改变承天皇帝的决定。

    可事实又再一次证明了承天皇帝这“承天”二字谥号是多么的贴切,的确是秉承天地气运于一身的皇帝。即便封沈浩外姓王这一看似极其离谱的决定也并误,甚至是力排众议的英明之举。

    因为黎王的的确确在承天皇帝驾崩之后数次以一己之力摒除了国之危难。并且一力推动的南进计划,如今也早就开花结果,让当千百年来血腥酷烈的拙火关外炊烟寥寥生机勃勃。

    去年户部统计,南进计划如今的收获已经覆盖了整个靖南以及一部分靖东和靖西地域,在提供更优质的粮食和药材的同时,将粮价进一步打低,生生将举国百姓的饭碗变得大了一号。甚至还解决了日益开始严重的人口淤积问题,让多余的劳动力有了一个很好的去处。

    光是上面的功劳就不少人觉得黎王老祖这外姓王当得实在。

    更何况,黎王还给已经举目无敌的靖旧朝指明了一个新的探索方向:出海……

    海商是什么?海商的收益几何?海商危不危险?海的那一边又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几个问题如今成了各地官学以及上流层面最热衷的交流焦点。不但是读书人欣喜若狂的找到了一個“一展所学”的方向,就连日益被庙堂忽视和挤压的军伍也再一次找到了“用武之地”。

    “靖旧朝之万丈光芒需要洒遍这天空之下每一寸土地!靖旧朝的名字要让这天空下每一个拥有灵智的生灵所知晓!”

    就这么两句话,成为了后来每一代靖旧朝皇帝都紧抓不放的信条,并积极实践。

    而就在半年前,经过无数次改良载具,组建修士船队,历经失败和教训之后,最近的一次远航的船队离港后五年后终于回来了。他们带回来了靖旧朝在探索海外的行动中第一个确切的发现新大陆的消息。

    自此新的一个时代在靖旧朝的头上开启。而这个时代被挑起这一切的黎王老祖亲自命名为:大航海时代。

    新的喧嚣和热血一下将沉寂三百多年的靖旧朝重新点燃。

    不论普通百姓,还是军卒、官人,又或者散修、宗门,“出海”二字都成了一个代表着勇气和财富,甚至是机缘的词语。

    所有人都在一个个陆续传回来的消息中变得激动和向往时,一辆漆黑的巨大马车驶出了黎城的传送法阵,一路出城,沿着官道驶进了城外数十里的一处小树林。而树林外有一块石碑,上面猩红的写着“黎王封地,擅入者死”。

    这片小树林方圆不过五里地,也并无秀丽景色,但却是黎王老祖唯一向皇帝要下来的封地。常年由黎王府亲卫核心驻守。别说寻常百姓,就算皇帝也不能随意踏入。

    林子里如今有几座坟墓。其中一棺坟墓相对较新。其余的看起来都有不少年头了。坟墓边上是一座小木屋。如今卸下所有实职的黎王在楚琳香王妃逝世之后便从天澜皇城搬过来住了。

    马车进到林子里不远就停了下来,车上下来一个鹤发童颜的老者,步伐矫健,亮明身份后小心翼翼的朝着林中那座小木屋走去。走到木屋前,看到一个中年男子正躺在屋前空地上的一把躺椅上喝茶,手里拿着一卷话本,看得入神。

    “孩儿参见父亲大人,给父亲大人请安了。”老者走进之后连忙双膝跪下,朝那躺椅上的中年男子一头就磕了下去,态度可谓谦恭到了极点。

    “钺儿来了?怎有空到这边来?有事?”沈浩放下手里的书,笑眯眯的看向容貌已经衰老到他前面去的独子沈钺。

    如今的沈钺已是玄海境二重,并从沈浩的手里接过了玄清卫指挥使一职。是如今沈家的二号人物。举国之中也都是跺一跺脚便会天下颤三颤的大人物。

    沈钺磕头三次之后才起身,走到父亲身边坐下。

    “父亲,航队最新的消息传回来了,王素在上面亲自具名,说在新大陆上也发现了修士,而且实力不容小觑。但修行的路子和我们大相径庭。”

    “哦?不是术修?那是什么修行路数?”

    “回父亲的话,王素那边的初步判断,体修,和多年前被您参与灭掉的蛮族几乎可以视作同源,连族群都极其类似。”

    沈浩听到这里才放下手里的话本,笑道:“有些意思。绕来绕去,似乎有绕回去了。蛮族,呵呵,看来又有烽火将起了。”

    “父亲说得没错,这个消息军伍那边也应该知道了,多半会再次提起组建海军的计划,并且会把如今各大航队的核心队伍拉过去作为基石。而且这一次庙堂上怕是再无人可阻了。”

    “怎么?你对海军也有想法?”

    沈钺的额头已经布了一层细汗,他每一次和自己父亲单独说话时总会感觉到难以言表的心理压力。

    “父亲,您提出的“大航海时代”已经愈演愈烈,如今国朝积蓄了三百年的力量终于找到了一个发泄口,海对面的蛮族必将成为第一目标,到时候牵扯的将是国运,也是大势。孩儿以为沈家不能缺席这一场国运之战!”沈钺虽然倍感压力,可还是语气激昂的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而沈家的定海神针就是沈浩,如今镇压当世,威风和分量绝对比靖旧朝的皇帝更令人敬畏。只要沈浩点头支持这件事,那么蜂拥跟随者一定众多,而后一旦势大,那么沈家就是当之无愧的首领。

    谷鰐

    要知道那可是在海外,若是能够领一方话语权,那就大不同了。

    沈浩对自己这个儿子看得很通透。修行天赋不错,但心太杂,也就到玄海境二三重顶天了。手段和心性也还不错,是个能成大事的人。但野心却有些大了。在靖旧朝内,那点野心还没有什么,可若是到了海外,还真不好说以后这小子会把沈家带到什么地步去。

    “呵呵,沈家呀,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虽然我还挂着一个家主的名头,可实际上的家族事务都是你在操持。你从小就有想法,你妈当年叫你小狼崽子,呵呵,野得很,如今看来她还是没有叫错。

    你的想法没有错,大航海时代是机遇和危险并存的时代,你要冲一把搏一个未来更大的局面这无可厚非,只要你能承受其中可能的损失就行。”

    “那,父亲您是同意孩儿的想法了?”

    “嗯,同意了。”

    “多谢父亲!那,那孩儿去了!”沈钺闻言脸上闪过一丝激动,这边得令,那回去便能立即安排下去。在海外,沈家必将再塑辉煌!而且这一次将是他沈钺亲手来打造!

    “去吧去吧,别忘了你母亲忌日时回来祭奠。”沈浩摆了摆手,末了有叮嘱了一句。等沈钺磕头离开,转身的瞬间,沈浩扭过头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脸上神色复杂,竟多有不舍。

    当天晚上,沈浩极罕见的亲自下厨,做了一盆酱猪蹄,一盘小葱拌豆腐,一盘糖醋排骨,还有一大碗酸汤面。将饭桌摆到了木屋后面的五座坟茔前。

    六副碗筷,三个菜一碗面,外加一坛五粮液。

    心念一动,一枚拳头大小的火球在头上三丈悬停,没多少温度,但却散发出大片光亮,将坟茔周围照得如白天一般。

    “青儿没有修行天赋,当不了修士,寿数九十而终,不肯埋回来,如今在她夫家的族地安葬,也算“自由一生”当得起她的封号了。”说着沈浩倒了一碗酒,自己喝了,再倒了一碗,淋在楚琳香的墓碑上。

    “钺儿天赋不错,如今执掌玄清卫,修为玄海境二重,以后若不出意外当能再进一步达三重之境。而今领着沈家准备在海外搏一个未来。我很看好他,是个干大事的料。你也可以安心了。”这一次,同样喝了一碗,倒一碗在余巧的墓碑上。

    “你我四人缘分最早,可惜人、狐终究难越,未能和你们生育娃儿也算遗憾,但我们一生不离不弃也称得上有始有终。”这次是三碗酒,与三座狐女的坟茔共饮。

    呼呼呼的沈浩将面前的吃食全部吃完,擦干净手,提着酒坛离开饭桌,走到五座坟茔中间的空地停下,席地而坐。

    “白武当年离开的时候说我早晚踏入造化。还让我也学他一般遨游万界。当时我是没那心思的,毕竟你们都在,我沈浩抛不下。可后来你们都走了,世上之事也越来越无趣,就连聂兄也没有当年那种自在的言语了,他看我时那眼底的敬畏虽然藏了,却也瞒不过我。

    如今方方面面都已经再找不到我能干的事情了。前些天心里一下全空,修为居然跟着猛涨,一举之下真就破了造化。这感觉和玄海境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就好像这天,都比以前矮了很多。”

    一坛酒喝完,沈浩便不再拿酒出来了,而是笑着继续说道:“这坛酒是当初张家酒铺酿的最早那一批窖藏,也是到现在最后的一坛了。今日也算有始有终。”

    说完,又在自言自语的说了很多,都是许多年前一家子在封日城,在天澜皇城里的家长里短,以及一些沈浩以前从未给人讲过的秘密。

    “此地我设了禁制,日后只有我们的血脉可以进来,为你们祭奠。我也会留下讯息和我一身所学。同时也会给聂云传讯,让他今后对沈家多做照顾。

    当然,我还会留下我一抹化身入这雕像当中,永世陪在这里。”

    从地上站起来,沈浩笑着逐一拂过五座墓碑,最后五座坟茔中间平地而起一座雕像,正是他此时负手而立的样子。接着沈浩心念一动,一道人影从他身体里分离出来,然后没入雕像当中。

    “走了。”就像往日上差时临出门的那模样,沈浩摆了摆手,单手劈下,黑芒一闪而逝,接着一道虚空裂缝出现,如门一般,他笑着迈步走了进去。

    踏入虚空的瞬间,沈浩还来不及感叹虚空里的奇特,他玄海内那“丹”中龙纹便莫名剧烈震荡,一股感应一下冲天而起,似乎是在给他指引着什么

    “这”沈浩心里一下闪过一丝明悟,身形闪动,很快便不知踪影

    全书完!

    PS:剑如蛟在此拜谢诸位朋友的订阅!谢谢你们!真的谢谢你们!

    就像这最后一章的标题一样,一个故事的结束也是另一个故事的开始。请诸位关注我,这个月会开新书,你我到时候新书里面再聚!

    告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