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隋幕僚长 朱家兴东

第五百五十六章 破城

    乙文支德站在辽东城的城头上,看着一夜拔地而起的数座木城,目光阴沉,高句丽军中最强一军,就是铁甲具装精骑,高句丽国小民穷,却靠着两万骑兵,纵横辽东三韩,只是和隋军比起来,高句丽的骑兵却并没有优势,鲜卑铁骑,战力不在高句丽人之下,数量更是远远超过。

    现在高句丽骑兵,其实已经南撤到平壤周边,准备伏击来护儿的南军,辽东城中全是步卒,要不是城坚粮足,乙文支德用兵无双,此城早就被攻破了。

    高元本来力主在鸭绿江畔,隋军半渡的时候用骑兵冲击,可是麦铁杖以下各军悍勇,隋军虽然伤亡惨重,主将殒命,却还是在大河一侧,硬生生的站稳了脚跟。隋军长驱直入,辽东城就成了整个高句丽战场的胜负手。

    乙文支德本来就聪慧,贾似天和高离重伤地奴主后,拿出的兵家九牧金鼎碎片更是有莫大的威能,他每日把碎片温养在身边,临阵就总有奇思妙想迸出,只是天奴主告诉他,木盒不开,便不能算做真正领悟了兵家奥义,而此木盒如何开启,就连昆仑虚都是毫无头绪。

    塔楼之上,无数隋军弓箭雨点一般的射来,渐渐压制住了城头的高句丽士兵,乙文支德命令城下的军士,推上来十几辆发射巨石的霹雳车,此车也是高句丽宰相手握碎片,冥思苦想而出的利器,就和三国时曹袁官渡之战的霹雳车一般,最是克制木楼,一时间大石呼啸射出,木楼被打的碎木四溅,隋军纷纷从木楼上坠下,城下的宇文叙以下将领,看见此景眉头都皱了起来。

    隋军大营中号角响起,眼看木楼攻击无功,此城也只好用人命去填充攻下了,数万隋军先登勇士,数十辆冲车和无数的云梯,一起向城墙下涌去,战场上隋军痛苦的叫喊,弓矢划破天空的声音,甲胄摩擦发出的噌噌声音一下交织在一起。

    司马九站在独孤盛丽的身边,眼看这是宇文述发蛮,不顾损失也要攻下此城了,左屯卫一军乃是府兵精锐,女统领麾下猛士听见号角,也向面前的一段长约百丈的城墙冲去,无数人没有靠近城墙就被好像永远也不会消耗殆尽的弓箭和大石打倒,独孤盛丽看见眼前情景,呼吸越来越粗重起来。

    左屯卫的胭脂卫,一向是军中精锐,虽然都是女子组成,战力却一直是全卫翘楚,每队先登勇士中,都有一两个胭脂卫的女兵在其中,司马九和女统领一起看到,那个在大兴城的医正馆外,准备对自己动手的叫小雅的胭脂卫,被一支高句丽重弩射中了头颅,本来一笑就有两个美丽酒窝的小脸,天灵盖的半侧全部被掀翻了。

    还有一个身材高大有着古铜色皮肤的胭脂卫,粟特族人,是一向和女统领对练军中武艺的女中豪杰,她在云梯的第一个,眼看离城墙只有数步了,忽然墙头伸出几支钩镰枪,钩住了粟特女子的肩膀,然后城墙上的人又用铁叉,用力撬动云梯,直接把梯子从墙边撬翻了开来,粟特女兵肩膀被勾住,脚下的云梯消失,整个人悬在半空挣扎,她很是勇猛,空着的双手忍痛抽出佩刀,用力砍断了肩膀一侧的钩镰枪,城头高句丽人看她拼死挣扎,松开了另一杆钩枪,高大胭脂卫直直的从数十丈高的地方摔落下来,整个人都碎裂了开来。

    独孤盛丽看见部下惨死,用力抓住司马九的手掌,指甲几乎把少年的皮肤刺破,她整了整甲胄,深深的看了黄门侍郎一眼,就命令最后的胭脂卫随着自己一同冲锋,司马九开口想说什么,却看着眼前剩下十几名女子各个眼睛通红,咬牙切齿的用哀求的眼光目视着她们的统领,一下子把话咽了下去。

    左屯卫统领亲自带队冲锋,所有的卫军都呼喊起来,司马九抽出腰中的无伤剑,嘴边吐出密宗真言,一具巨大的金刚法相忽然在他的身后凭空升起,参悟了不少儒法两家内息奥义的黄门侍郎,现在召唤的金刚更是和原先不同,金刚的左右两眼,一眼青幽,一眼赤红,儒家浩然正气和法家肃律之气化为无数条小蛇,围绕着蓝金色的金刚旋转,看上去绚丽至极。

    高句丽军和隋军看见城下忽然出现的怪物,都是大声呼喊起来,司马九在向城墙奔跑,金刚虚影也是大步向前,辽东城守军虽然大部分信奉萨满,但是看见金刚威势,人人都还是露出恐惧的神色。

    乙文支德在城楼一侧,也看见了远处的金刚,他眉头一拧,转身看了一眼护卫在自己身边的天奴主,贾似天早就看到了远处的女儿和司马九,他轻轻的叹息了一声,高句丽统领话没有问出口,天奴主身形一晃,已经消失在了城头上。

    少年金刚经过两年淬炼,威力可比在陇西的时候大多了,辽东城墙全是青色条石修建,比起鄯善的土城墙,坚固何止十倍,若是两年前的黄门侍郎,肯定也是奈何不得此墙的,现在的金刚,几步冲到了城下,他的个头和城墙高度相若,伸出巨掌,一下扫开了城头的高句丽士兵,无数重箭,硬弩的弓矢,打在金刚身体发出噼里啪啦仿佛雨点敲打屋檐的声音,却哪里能够刺入蓝金色的皮肤。

    贾似天几下纵跃就来到了金刚面前的城墙上,看见本来只是虚影的禅宗真言化形,现在的金刚却宛若实物,天奴主心中赞叹,他好像一下想到了昆仑虚秘典中的记录,脸上露出一丝惊讶的神情。

    以天奴主之能,其实可以在这里击垮面前金刚,只是贾似天扫了一眼看见金刚满脸兴奋之情的女儿,忽然想起了小时候自己带着盛丽在昆仑虚中,她看见什么最喜欢的东西,也总是眼前这样的神情,天奴主的心,一下了好像紧了起来,好像在这里出手,就会惹出什么样的大祸一般。

    他自从大道有成,从来没来出现过如此心神失守的情况,高句丽城池,他也并不放在行上,魔道一门,也讲天人交感的,集合了五家金鼎碎片的少年,其实隐隐就是魔门最大的克星和另一条路的希望了,天奴主轻轻叹息一声,终究还是没有出手,此时“轰隆”一声巨响响起,辽东城的城墙,终于还是被打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