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从红月开始 黑山老鬼

后记——致那些终究会走向幸福的人们!

    皎洁的明月挂在了这座城市鳞次栉比的大楼顶端,照不亮多少阴暗的角落,却给人一种亮堂光辉的感觉。哪怕在满是孤坟的墓地里走过,有这样的月光相伴,似乎也勇敢了许多。

    这只橘色的肥猫就是这样,勇敢的跳过了坟头,奔跑在惨白的月光下。

    它嘴里叼着一个黑色的信封,前爪上绑了一个小小的臂章,看起来有着“青港”的字样。

    穿过了一个个歪歪斜斜的墓碑,惊动了一群在墓碑群里流荡的野狗。

    其中很多一部分嘴里还叼着不知从哪里刨出来的骨头,上面黏连着一点黑糊糊的腐肉,眼睛碧绿,如同鬼火。但如此凶恶的野狗,却在这只胖胖的橘猫面前感觉到了隐隐的畏惧。

    还没呲起牙来,便被橘猫一个眼神吓的呜呜作响。

    肥肥的橘猫轻盈的奔跑在月光下,一直来到了一片灰暗败坏的别墅前。

    别墅里面,闪烁着萤萤蓝光,诡异而惨淡……

    蓝光对面的破旧沙发上,正趴着一个只有一米五长短的女孩。若仔细看去,便会发现,她居然并不是一个完整的女人,上半身是个女孩的模样,下半身却拖着一只硕大的肚子。

    整个沐浴在了这怪异的蓝光里,身体微微抽搐,咬紧了牙关,磨擦不已。

    气氛阴冷,诡异,甚至还响着些许若有无若的鬼声鬼气。

    “啪……”

    肥猫跳进了别墅里,腾腾爬上墙,一爪子拍亮了壁灯。

    蓝光被冲淡,沙发上的女孩也猛得挺起了上半身,嘴里还叼着半截巧克力棒。

    橘猫蹲在了门口,眯起了眼睛看着她。

    虽然橘猫不会说话, 但它的表情,却似乎可以直接让人理解她的意思:

    “多大人了还大半夜的关灯看鬼片?”

    “……”

    一听这个, 沙发上的女孩顿时委曲了起来, 巧克力棒掉在了地上, 嘴一抽一抽的动。

    怎么就不能大半夜的看鬼片了?

    不看鬼片自己还能干啥?

    咱可是堂堂的开心小镇女王啊,以前风光过的……

    但在那个恐怖的家伙回归之后, 这个世界越来越不讲道理了。

    被自己污染的活人,都放走了,这也就罢了, 谁让自己在那么早的时候就签了那份合同呢?可过份的是,后来青港居然又找自己,说污染死人,也是不尊重其他人的遗体……

    ……这触犯了青港的某些法律?

    于是, 死人也埋了,甚至还很人性化的一一给立了碑。

    但这就导致,女王忽然发现, 自己手底下一个能用的人也没有了。

    周围满是坟,自己都不敢随便去挖。

    因为现在, 污染违法……

    于是,曾经的S级禁区之主, 堂堂开心小镇女王,现在只能缩在自己的别墅里吃巧克力棒看鬼片打发时间。还好青港履行着他们一开始的合同义务,一直为女王提供着充足的休闲资源与生活物资。甚至还雇了几个D级成员做为保姆, 每隔几天,就过来打扫一下卫生。

    不然的话,女王已经考虑出去找份活干了……

    现在它又过来干什么?

    生活太安逸, 导致警惕心大减的女王, 过了一会才反应了过来, 盯住了橘猫。

    这是一只有官方身份的猫。

    如今周围的聚集点都已经划分为青港辖治,野路子的能力者, 甚至还有一些隐藏极深的家伙,都主动投效了特殊污染清理部, 或是接受精神异常人员精神辅导与再就业的安排。其中就有这只在黑水镇子隐藏了很久的橘猫,据说它抱了某个大人物的大腿, 混的很风光。

    它来自己这个冷冷清清只有鬼片和巧克力棒陪伴的别墅干什么?

    橘猫轻轻将嘴里叼着的黑色信封放了下来, 然后向着女王喵的叫了一声。

    精神力量渲染,让女王很容易理解了它的话:“他要结婚了, 我是过来送请柬的……”

    “请柬?”

    女王呆了呆,才注意到, 那黑色的信封上,印着一个大大的“喜”字。

    上面还有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以及一个穿戴如洋娃娃般的女孩形象,吻出了一个心形。

    样式倒是正常,请柬质地也很不错。

    就是居然会把请柬印成黑色,这个审美……

    女王悲哀的想着,原来我真的是怪物,我都理解不了正常人的思维……

    “是的……”

    橘猫又叫了一声,短短的一声里,有可以直接理解到很多音节才能表达出来的意思:“伟大的暴君,青港的陆先生,连续蝉联三界联盟十大优秀青年与劳动模范的单兵先生,正准备举办他的婚礼,他邀请了每一位老朋友,并且特别说明了,所有人,一律不收红包……”

    “到场,就是最好的祝福。”

    “……”

    想到了那个带着温和微笑吞掉了红月的家伙,女王忽然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去就去呗……

    难道自己还有拒绝的权力?

    还好不收红包……

    毕竟自己现在虽然有吃有喝有人打扫卫生还有鬼片可以看,但是手头确实没钱。

    也就在女王心里生起了这个想法的时候,橘猫的胖脸上,忽然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喵……”

    它的叫声忽然变得有些阴险。

    这是在提醒:“当然,作为威慑君主、黑沼城首席大传教士,以及兼职集善良、可爱、聪明、智慧、温柔、体贴、迷人等七种特质为一身的七彩光环小仙女的特约使者的虎先生,对你们又有另外的一个善意的提醒,陆先生呢,当然是不会收红包的,祝福就好……”

    “但是……”

    声音微微冷了下来:“他不要是他的事,给不给,可就是你们的事情了……”

    女王茫然抬头:“这是什么意思?”

    “只是一个善意的提醒。”

    橘猫道:“陆先生一家都是很讲道理的,从来不会难为人,也不贪你们这点东西,我刚刚也只是替伟大的虎先生传个话,让你们心里有点数而已,明不明白就看你们个人心意了。”

    说完,它留下了一个威胁的眼神,轻盈的转身离开。

    女王呆呆的留在了电视机的蓝色萤光里,努力的用小脑袋琢磨着……

    这究竟是想要还是不想要呢?

    就算要,自己能送啥呢?

    把这别墅卖了?

    ……

    ……

    同一时间,这个世界下的各个地方。

    不同的人都收到了邀请。

    中心城的治安小队长夏虫小姐与手术刀两个人都很开心。

    他们决定要为陆先生准备一件上好的礼物,毕竟一个是陆先生的干妹妹,一个是陆先生的好朋友,大家都是自己人,在他举办婚礼这个伟大的时刻,没有一点表示怎么能行呢?

    于是夏虫提前几个月,用上千个子弹壳攒了一个巨大的爱心塑料,准备运过去。

    手术刀在旁边看着,有些不理解:“直接送钱不好吗?”

    夏虫白了手术刀一眼,这个神经病,怎么理解这种用心制作的礼物有多珍贵呢?

    关系这么近,直接送钱岂不显得生疏了?

    ……

    ……

    “欢欢要结婚了?”

    提前通过自身渠道掌握了这个劲爆消息的德古拉小姐,立刻就在自己的小群里发了消息:

    “青港的暴君,我们这个世界的守护者,即将与这个世界的另外一个守护者举行他们的婚礼,届时,七大终极都会送上他们的祝福,这世界上举足轻重的大人物,也都会到场祝贺。”

    “所以……”

    “赶紧来交钱,手快有手慢无。”

    “只要三千万,你就可以从德姐这里买到进入婚礼现场的入场劵,到时候随便拉个人合张影,就是可以裱起来传宗接代的宝贝,跟人吹牛皮,你就是参加过世上最高规格宴会的人!”

    “……”

    群里因为这条消息,引发了一片惊憾,狂人老王第一个欢天喜地的报了名。

    ……

    ……

    还有很多人收到了通知,专门给人带来安稳睡眠的心理治疗师,汽水城正在竞选三号城行政厅厅长的政治家,新世界男性的福音武女士以及联盟首席大律师等等,他们都做好了准备,要过来参加这场婚礼,甚至连躲到了遥远西方的苍白和懵懵懂懂的深渊蠕虫都被找到了。

    一句话,来参加婚礼,放心,不收红包。

    但你们是不是非要给……呵呵。

    就连被判刑的黑皇后,哦,现在已坠阶,人称嫉妒小姐,也得到了假释。

    原因是她的姐姐想见见她,叙叙旧。

    ……

    ……

    “不好了,新娘子在发脾气……”

    但在全世界拥有着极大声望与影响力的大人物,都准备来参加婚礼的时候,如今的青港,热闹的老楼里,却忽然之间,传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顿时把在场的大家都紧张坏了。

    “怎么了怎么了?”

    “大喜的日子,为什么要发脾气?”

    “……”

    面对众人的疑问,拿着保温杯的女孩兴奋的解释着:“据说啊,只是据说,我也是听别人说的,你不要告诉别人……小兵,也就是陆先生,刚回来那几天,虎先生说他这几年时间里,压力实在太大了,要在他疏导疏导,于是,就带他去了一个健康且正经的酒吧……”

    “结果干了啥呢?咱也不知道……”

    “反正新娘子肯定是看不到的,她能够看到整个世界,但陆先生在的地方她看不到。”

    “但是,也不知道有什么风言风语传进了新娘子的耳中,于是……”

    “嘿嘿嘿嘿……”

    “……”

    “哦哟,难怪新娘子发火……”

    旁边的人听得兴奋至极,尤其是嗑着瓜子的神婆和红蛇,还有一脸严肃的看门狗,旁边一个没有被人注意到,被挤在了外围的小怪物,也努力的踮着脚,兴奋的挥舞着小触手。

    七嘴八舌,连声的问:“那虎先生呢?”

    “跑了……”

    拿保温杯的女孩摆了摆手:“连夜跑的,东西都没收拾,穿条裤衩就出城了……”

    “哈哈哈哈,不对,不能笑,这是很严重的事……”

    “那么,现在怎么解决?”

    “……”

    “怎么解决不知道……”

    旁边经过的短发高挑女子听见,顿时忍不住笑了起来,因为今天是喜事,所以她穿了一身粉红色的西装,这时忍着笑,顺口说了一句:“反正掌命女士和七彩小仙女去劝了。”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越劝火越大了……”

    “……”

    “哎呀呀,别生气了好不好?”

    众人已经把这个事传的到处都是的时候,陆先生也正在一脸无奈的劝着眼前这个两条手臂抱在胸前,气的嘴都嘟了起来的女孩:“我真的没有干什么,只是跟他喝了几杯酒,聊了一会天,好久没见了嘛,就说了说这几年的事,结果太多了,说着说着,就喝多了……”

    这个世界上最漂亮的新娘子撅着嘴,一言不发,把脸转到了一边。

    听不见。

    陆先生汗都快流出来了。

    自己可以战胜神明,可以吞掉红月,在所有精神生物的内心里换一轮新的月亮。

    但就是拿眼前这个生气的女孩没办法……

    旁边温柔优雅的女士,一脸开心的看着他们吵架的样子,表情很欣慰。

    穿的五颜六色,号称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小女王倒吊在天花板上,已经拍起手来了。

    就连旁边的黑暗角落里,也有一双阴沉的眼睛,正兴奋的看着眼前的修罗场。

    一家人很齐整,而且似乎很喜欢这个场面。

    “算了算了……”

    陆先生只好拿出大招,一脚踢飞了旁边摇尾巴的没皮小狗,从后腰里摸出了一张银行卡,深情的塞进了新娘子的手里,道:“这是我当时离开现实时,都没舍得丢掉的东西……”

    “呐,现在给你了。”

    “你看,以后我就算想做什么,也没钱了呀……”

    “……”

    新娘子低头看了看这张银行卡,脸色这才缓和了不少,勉强原谅了他。

    旁边优雅的女士还有可爱的小女王,以及阴暗角落里的眼睛,顿时感觉非常的失望。

    “好了好了,我们出去迎接客人吧?”

    陆先生则是深深的松了口气,一只手牵着新娘子站了起来,一只手摸进了后腰。

    还好,自己还留了几张……

    ……

    ……

    “谢谢大家,谢谢大家远道而来……”

    当陆先生与新娘子来到了大厅里与客人们相见的时候,获得了无数灯光的追逐与掌声。

    有一位温柔的小学老师,带着一群小孩子,给陆先生和新娘子,送上了一束鲜艳的花朵,大家一起举起了酒杯,祝福这一对世界上最可爱又最可靠的人,可以永远幸福……且强大。

    而陆先生牵着新娘子的手,看着她害羞但又迷人的笑容,又看着大家热情洋溢的笑脸,心里也忽然感觉轻松了起来,那几年吃过的苦头,在这样的笑容里,仿佛一下子淡化了。

    你在等我,我会归来。

    大家还在,阳光一如既往的会洒下来,这是多好的事情呀?

    就像大家听说自己要结婚,都从各地赶了过来。

    而且每一个人都在自己拒绝之后,仍然诚心诚意的坚持要给自己包了大红包……

    ……

    ……

    “好了好了,我们该为新人见证了……”

    有人笑着清了清嗓子,示意仪式马上开始,然后一支老年证婚团排着长队走上了舞台,人数很多,有如今全世界身份最为尊贵的首席精神异变领域专家白教授,有月蚀研究院院长安雅,有退休的成功学讲师薛甲,自然还有青港的苏先生与联盟防御部门的沈先生等人。

    据说他们为了这个证婚人的身份争了大半年,最后决定一起上。

    但走在第一位的,还是苏先生。

    因为,他偷偷送礼了……

    一行人并肩走上了舞台,拿过话筒,开始一脸热情的发表感言……毕竟人多,为了节省时间,大约讲了一个来小时,就成功的赶在所有客人都睡过去之前,结束了最后一个人的演讲,然后,一群穿着笔挺西装的老年团挥手致意,邀请这对新人,走向黑色长毯的尽头。

    宾客们开始鼓掌,六道光明而圣洁的精神力量影响空气形成的光柱,自左侧斜斜涌来,与右侧涌来的带有阴暗与灰败气息的精神力量,交织在了一起,笼罩在了长毯的两边。

    十二位终极去到了左右两侧,静静的注视着这对新人。

    陆先生牵起了新娘子的手,在伴郎团与伴娘团的陪伴下向着地毯尽头走去。

    小十九、熊孩子,来自红叶城的小周、青港肖氏集团的年青老总肖远、青港新晋的当红歌星李梦梦等人都在其中。不过,本来找的伴郎与伴娘的数量是一样的,但如今伴郎团少了两人,毕竟首席伴郎已经跑路了,另外一个穿着粉红西装的伴郎,又习惯性的被大家呼略了。

    音乐响起,来自红月俱乐部的乐团开始弹起钢琴吹起了唢呐。

    大堂外面,从外地请来的歌舞剧团开始表演,台上是一位浑身有着无数疤痕的流浪舞者。

    她的舞姿诡异而绝美,引来了无数赞叹,连世界知名舞者红舞鞋都赞叹不已。

    ……

    ……

    “婚礼不应该是在神的注视下完成吗?”

    看着一对新人走过了长毯,牵着手登上台阶,有个可爱的小孩问着。

    “神的注视?”

    旁边的大人笑着摇头,道:“神不会注视这场婚礼的……”

    “因为神就在婚礼之中……”

    ……

    ……

    无数人的见证下,陆辛看向了觉得又新鲜又好玩的娃娃,在韩冰的示意下,开始询问:

    “你愿意嫁给我吗?”

    “嗯……”

    “那我现在可以亲你了吗?”

    “唔。”

    “唔唔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