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从杀猪开始修仙 张老西

第二百一十九章 海眼退兵,返回太渊

    “东海之主?!”

    游府主气笑了,捂着缓缓长出的断臂脸色狰狞,“一个神游境,仗着有几分蛮力,当真是不知好歹!”

    “聒噪!”

    张奎身形一闪,身后冲击波轰隆一声炸起滔天海浪,近乎瞬移般出现在游府主上空,圆桌大的巨锤裹着恶风呼啸而下。

    他的目的就是来捣乱,一则让东海势力无暇他顾,二则尽快刷技能点提高实力应对未来。

    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杀谁不是杀?

    “疯子!”

    游府主瞳孔一缩,再次后退,同时身后数百米高的法相虚影两手挥舞,一个硕大明珠出现在身前。

    嗡!

    巨浪冲天而起,出水便化作万千锋利冰锥,寒光闪闪、阴火缭绕,向空中的张奎席卷而去。

    张奎纯粹用肉身力量,相较之下没什么威势,肉眼可见全是冰刺,就像孩童在面对天地之威。

    然而张奎却毫不在意,双臂肌肉虬结,脸色狰狞,一声怒喝,“滚!”

    轰隆一声巨响,青铜锤在与冰锥接触的瞬间,震荡波纹扩散,沿途冰锥全部化为冰屑,同时方圆千米的海面猛然凹陷,深达百米,随后掀起滔天巨浪。

    术法被迎面击破,游府主的法相虚影也是一阵不稳,他眼中闪过一丝畏惧,连忙后退,同时大喝道:“常府主、查府主快来助我!”

    虽然战场早已扩散,但这点距离对大乘境真不算什么,那曾想羞辱张奎的夜叉将军和红麟毒蛟瞬间赶到。

    张奎哼了一声,身形消失。

    混战诀窍第一点,就在于不能被围攻,即便无生死危机,也会浪费时间得不偿失。

    游府主看着张奎消失的身影,神识一扫竟察觉不到,警惕防御的同时面色难看。

    “这野妖…什么意思?”

    夜叉府主眼中惊疑不定,他本来已经觉得自己高估了张奎,但看到游府主几招败落后,心中已升起一股寒意。

    “他绝对不是神游境!”

    游府主面色铁青左右寻找,“这野妖来历不明,归还龙珠显然也是用心不良。”

    “一会儿定要告知龟老…”

    就在三人讨论的时候,张奎已经远去,眼中冒着凶光寻找目标。

    混战第二个窍门,是要找到弱者趁机下黑手,一击必中,也就是抢人头。

    很快,他就找到了目标。

    是熟人褒无心,此时东海水府和灵教一方已占据上风,这个三尾狐妖正飘在天空,面色冷漠,身后三尾摇曳妖火。

    在她身前海面上,一只百米长,类似蝎子的鳌虾两眼赤红,似乎已经疯狂,翻滚着海浪喷射毒液,但根本找不到目标。

    好厉害的幻术…

    张奎嘿嘿一笑,身形瞬间出现,巨锤裹着恶风轰然砸下。

    褒无心眉头一皱连忙后退,却发现对方的目标是那海眼大妖。

    轰!

    血肉甲壳四溅,身中幻术的巨型鳌虾根本来不及反应,瞬间就被砸碎了脑壳。

    “你是何人?”

    褒无心眼中闪过一丝疑惑。

    张奎用摄魂术抓住鳌虾大妖神魂,不等对方求饶便紫色煞光一闪,随后对着褒无心微微一笑,身形消失。

    “好厉害的隐身法门…”

    褒无心若有所思,随后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太渊城外那场战斗,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元黄说得没错,这张真人果真是个胆大包天的惹祸精…”

    张奎自然不知自己身份已经被猜到,依旧在寻找目标。

    可惜,短短时间内,东海水府和灵教已呈压倒性优势。

    海眼和将军墓一方还活着的大乘,基本都躲在了百眼魔君和军师身后,而灵教一方也停下了手。

    场上,只有那灵教教主与将军墓军师对战,老龟妖领着几名府主摆起大阵,祭起龙珠力抗百眼魔君。

    将军墓这次来了九名大乘,短短时间内只剩下四个,那军师都快气疯,出手毫不留情。

    如今还是白日,苍穹却出现了星空异象,斗转星移,海面空间竟诡异地形成碎玻璃状,变化旋转。

    张奎看得眼神凝重。

    这可不是一般的术法,寻常阵法也能在空间上做手脚,但无非迷阵、颠倒。

    这疑似与星术有关的阵法,却好似将空间切割,普通大乘境若是闯入,恐怕也会尸首分离。

    更古怪的是,在通幽术下,云层之上能看到百眼魔君沥青般粘稠、犹如实质的神魂。

    而那军师,却只能看到一个若有若无的影子。

    “呵呵…”

    大阵之中,那血色火焰辗转腾挪,轻轻松松游走于阵法缝隙之间,好像根本不受影响。

    “军师,别人看不清你的底细,我却一清二楚,停手吧,你这法门奈何不了我。”

    张奎眼睛微眯,这灵教教主也不简单,既非真身前来,也不是神魂御器,到有点像自己的分身之术。

    “赤麟…”

    云层之上,那声音阴沉得可怕,“今日之事,无法善了!”

    “给脸不要脸!”

    灵教教主冷哼一声,语气也变得森冷,“你们一个真身被卡在海眼,一个妄图羽化困于生死之间,真以为我没准备么?”

    话音刚落,就见灵教之中几名大乘境邪祟忽然变化手诀,身形急转,海面上顿时出现一片幽暗地带。

    紧接着,一尊百米高的青铜塔缓缓升了起来,其上每层八角都悬挂着铜钟,无风自动,嗡嗡作响。

    这钟声诡异至极,张奎远远听到,都只觉神魂欲脱体而出,连忙皱眉后退。

    双方大乘境也是身形急闪,惊疑不定地看着那青铜塔。

    张奎看着这塔有些眼熟,钦天监内库中好像也有,不过只剩半截碎片和零散小钟,被唤作落魂钟。

    而这塔却结构完整,只有少许铜绿,鬼面纹路清晰如新。

    “镇魂塔!”

    云层中,军师和百眼魔君几乎同时后退,语气又惊又怒,“赤麟,你真是疯了,竟敢把这东西从阴间带出,不怕引来地府幽魂么!”

    “那是我的事…”

    灵教教主声音冷漠,“我也不想启动此物,今日就此作罢如何,若要报仇,改日奉陪。”

    百眼魔君与军师沉默了一会儿,“撤,先退回海眼!”

    说罢,北方漫天乌云飞速后退,残存的大乘境也小心结阵,跟着乌云很快消失。

    张奎微微摇头有些遗憾,看来双方并没有选择打出脑浆子,不过仇恨的种子已经种下,东海怕是今后要热闹了。

    想到这儿,他身形一闪,悄无声息离开这片海域,往太渊城而去。

    他前脚刚走,老龟妖就领着一帮府主感激拱手:“多谢灵教诸位相助,解我水府大难。”

    血色火焰中再次出现一双冷漠眼睛,“尽快定下行程,若是你敢骗我,灵教也会是你水府之敌。”

    老龟妖深深弯腰拱手:

    “定不会让教主失望。”

    “好,我们走!”

    灵教教主一声令下,大军顿时卷起无边阴雾,妖火滚滚,很快消失在天边。

    游府主眼中带着一丝犹豫,拱手道:“龟老,我们当真要与灵教合作?”

    老龟妖此时已变回老头模样,驼着背咳嗽了两声笑道:“所求之物不同,当然可以合作,再说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游府主点了点头,忽然眉头一皱,将张奎的异常说了一遍。

    “哼!”

    老龟妖顿时脸色难看,“刚得到龙珠便闹出这些事端,那野妖肯定不怀好意。”

    “传令下去,东海水府悬赏敖广,不死不休!”

    …………

    张奎当然不知道,自己用的假身份已经被通缉,要不肯定会捧腹大笑。

    这才是陛下何故造反。

    回到太渊城时,发现这里也遭了不小的灾,一波波潮水漫过城市半米深,百姓们正在清理泥沙,满街海货胡乱蹦跶。

    “竹兄,受损情况如何?”

    刚回到钦天监,张奎便向竹生打探起了受灾情况。

    “米面粮店损失严重,百姓家中多被水淹,倒是没有人员伤亡。”

    竹生说完后,眼神凝重,“道兄,情况怎么样?”

    张奎微微一笑,“估计很长时间内,泉州能安稳一些了。”

    竹生瞬间领悟,脸色轻松不少,“那就好,开元门的计划我看了,现在缺的就是时间。”

    聊了一阵后,竹生当即离开,他如今已是镇国,也加入了开元门,忙得一塌糊涂。

    然而张奎刚准备打坐恢复,虿国三公主媸丽妍就闪身走了进来,微微施礼。

    “媸丽妍见过张真人。”

    张奎呵呵一笑,

    “三公主有何事?”

    虽说已达成同盟,但毕竟非我族类,张奎也是心中提防。

    媸丽妍深吸了口气,面色严肃,“张真人,可知我父皇因何事昏迷不醒?”

    张奎眼神微动,“哦,愿闻其详。”

    这女人只说要去阴间找东西,关于虫皇的事却故意略过,现在愿意透露,肯定有所求。

    媸丽妍眼中闪过一丝恐惧,

    “张真人可曾听过荒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