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要做秦二世 独爱红塔山

第885章 当事不可为,人人求生。(第三更)

    大将军庄作为武将,他自然不惧死亡,但是今日若是与大秦死战,最后遭殃的将会是哀牢民众。

    对于大秦锐士的强大,他之前没有数,但是此刻直面大秦锐士,他自然是清楚,哀牢大军对上大秦锐士根本没有半点希望。

    这已经不再是数量上的差距,这是质量的差距,纵然是他如何的悍不畏死,也不能弥补。

    说到这里,大将军庄看了一眼大祭司,在他看来,没有必要为了一腔孤勇而送死。

    而且他也不想看着哀牢民众被斩杀殆尽,他们既然不能带领哀牢民众过上好日子,那也没有必要将他们退入火坑。

    这些年,他们没有改变哀牢,在这个时候,也没有必要将哀牢彻底推入万丈深渊。

    “大王,大将军所言极是,大秦储王凶残无比,我等纵然不畏死,但是,民众只怕是……”

    大祭司也不想死,他心里清楚,若是继续与大秦储王对抗,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而他们的家族,将会被牵连,最后成为大秦储王刀下的亡魂。

    “你们……”

    这一刻,哀牢王也是有些蒙了,他们已经做好了战死的准备,连后手都准备了,然而临到头大祭司与大将军给他来了这么一手。

    这让哀牢王心中极为的愤怒。

    “你们这是怕了么?”

    哀牢王的声音冷冽,看不出喜怒,但是作为从小长大的发小,他们还是能够感觉到哀牢王心头的愤怒。

    “禀大王,臣等不怕,但是哀牢国人百姓该怎么办?”

    大祭司眼中冷冽,朝着哀牢王,道:“一旦与秦军交战,必将会牵扯到族人与民众。”

    “我们没有胜利的希望,难道为了一些执念,为了些许荣耀,让整个哀牢的百姓为之陪葬么?”

    ……

    大祭司一句话,让哀牢王脸色微变,这一刻,他心中满是纠结,哀牢王族的骄傲,作为哀牢王的荣耀,以及哀牢国人百姓的性命,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纠结!

    这一刻,哀牢王心头满是纠结,大秦储王气势如虹,而他这边受到大秦锐士气势冲击,不管是大祭司还是大将军心中又有了退意。

    这一刻,纵然是他想要坚持,都没有了可能,他虽然是哀牢王,但,哀牢并不是铁板一块。

    一念至此,哀牢王不得不低头,朝着大将军庄,道:“派人入秦军大营,本王想见一见大秦储王。”

    “然后再决定投降还是一战!”

    见到哀牢王态度软化,大将军庄与大祭司对视一眼,两人眼底深处浮现一抹笑意,随后便迅速收敛。

    “诺。”

    没有人愿意送死。

    很明显与大秦储王一战,等同于送死,他们连一丝胜利的希望都没有。

    ……

    幕府早已经搭建结束,大军诸将安排大军扎营,由于大营位于哀牢王城之外,诸将士不敢掉以轻心。

    他们淌过了大江大河,可不想在阴沟里翻船。

    “嬴将,大军将士已经轮换着用完餐,此刻万胜军作为警戒,其余大军都在休整。”

    中军司马走进幕府朝着嬴高一拱手,道:“与此同时,哀牢王派人前来求见嬴将,此刻人就在外面。”

    “嗯。”

    点了点头,嬴高目光落在中军司马的身上点了点头,道:“去将他带进来,本将见一见这哀牢使者。”

    “诺。”

    点头答应一声,中军司马转身离去,虽然在他看来,根本就没有必要见,但嬴高的决定,没有人能够改变。

    在军中,嬴高的强势,有目共睹。

    “哀牢使者龟仲见过大秦储王!”哀牢使者走进幕府,朝着嬴高一拱手,用生疏的秦话,道。

    “此刻我大军已经兵临城下,而你哀牢大军也已经严阵以待,不知使者此番前来所谓何事?”

    嬴高看着使者,眼中浮现一抹诧异,在他看来,哀牢与大秦之间,只剩下一战了。

    是以,他对于哀牢使者到来的原因,心下也是有些好奇。

    “禀大秦储王,我王想要见一面大秦储王,然后商议一番投降之事,不知大秦储王意下如何?”龟仲朝着嬴高恭敬,道。

    人的名树的影,龟仲自然是清楚这一段时间之内嬴高的赫赫凶威,这一刻,纵然作为哀牢使者,但是他面对嬴高,也不敢夸大其词,只能选择实话实说。

    因为他心里清楚,哀牢不比大秦,纵然是大秦储王杀了自己,哀牢王也无可奈何。

    但是,在大秦则不一样,大秦使者被杀,大秦储王连续屠杀邛都王城,屠杀且兰王族。

    这便是差距!

    “投降么?”

    呢喃一声,嬴高朝着龟仲点了点头,道:“本将可以给他一次机会,但是,时间地点由本将决定。”

    “三日之后,午时,城南十里之地,各自率领大军两千作为护卫,其余大军一个也不能尾随。”

    “诺。”

    点头答应一声,龟仲没有反驳嬴高,他心里清楚,他反驳未必有用,而且嬴高选择的地方对于秦军与哀牢大军距离一样。

    一念至此,龟仲朝着嬴高一拱手,道:“既然如此,在下告辞!”

    “铁鹰,送客!”

    “诺。”

    ……

    望着铁鹰将龟仲送出去,嬴高眼中浮现一抹疑惑,根据他得到的消息,哀牢王分明是要一战。

    哀牢王的准备也是为了战争,而现在却又意图投降。

    “嬴将,这是不是一个诈?”尉常寺眉头一皱,朝着嬴高分析,道。

    “不可能!”

    这一刻,范增摇了摇头,朝着尉常寺,道:“方才嬴将开口亲自选择时间地点,对方没有丝毫的反驳。”

    “他们难道能够猜测到嬴将会选择城南十里之外,而且还是三日之后的午时。”

    “这一切都是不可预见的,这也意味着,这件事是诈的可能性很低。”

    察觉到嬴高的目光看过来,范增苦笑着摇了摇头,道:“对于此事,一时间属下也有些疑惑。”

    “从情报上看,哀牢王必然是想要鱼死网破,为了哀牢荣耀与大秦锐士决死一战。”

    “但是今日哀牢王如此决定,实在是怪异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