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强轮回大佬 影荼

第247章 诡异的年轻人

    房门被陆帆暴力踢开。

    门内一个年轻男人目瞪口呆的看着所有人,似乎不敢相信会有人不问青红皂白,就暴力踢别人家的房门。

    这个年轻男人脸色苍白,身体消瘦,全身上下皮肤包着骨头,没有多少肉,看起来很是渗人!更新最快 电脑端::/

    年轻男人看着外面的一群人,脸上闪过害怕的神色,弱弱的问道:“我不是让你们进来吗?为什么还要踹我的房门,幸好我躲闪的够快,否则恐怕也要受伤!”

    十几人满脸诡异的看着陆帆,似乎也想要听他的解释,为什么好端端的会踢人家房门。

    当然,他们心里很清楚,陆帆这么做一定是有自己的深意,毕竟能成为主角的演员,恐怕没有一个是心思单纯之辈。

    陆帆摸着后脑勺,表情憨厚的笑道,“真不好意思,我从小就有着不定时的狂躁症,刚才在你说话的时候,碰巧我的狂躁症复发了,所以才会直接踹门的,希望你不要介意。”

    陆帆的表情十分真诚,再加上他那十分容易取得别人信任的阳光外貌,很快就打消了年轻男人的戒备!

    年轻男人喃喃自语道,“狂躁症还有间接性症状吗?”

    陆帆点了点头,“当然有,这世界不但有间接性狂躁症,而且还有定时性狂躁症,只要在脑海中定好发作的时间,就可以按时发作,堪比觉醒基因锁,灰常厉害。”

    “基因锁又是什么东东!”

    “你不要管是什么东西,你只需要知道,我这种狂躁症是间接性物品狂躁症。

    一般情况下是不会复发的,而且就算是复发也不会攻击人人类,只会对物品,地形造成破坏。

    “原来是这样!”年轻的男人松了口气,“不会伤害到我就好。”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伤害你的。”陆帆嘴角露出温暖的笑意,他的牙齿在阳光中格外的耀眼。

    熟悉陆帆的都知道,这个男人的保证从来都不靠谱,指望他,还不如指望一下自己的运气。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的名字叫陆帆,旁边这位美女叫苏诗瑶,其他人的名字,想来你也记不住,我就不多做介绍了!”

    他的介绍把秦雪气的吐血,她自问已经和陆帆成为了朋友,没想到介绍的时候却不介绍她,反而介绍一个三线演员妹子。

    就算她的匈比我的大一点,也不用这样吧!

    秦雪心里发誓,回去影院就使用旧日券隆匈!!!

    年轻男人看着靓丽的苏诗瑶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我的名字叫石日,是这栋房子的主人,今年二十六岁,但早已经实现了财富自由的目标!”

    苏诗瑶对着石日点了点头,但没有说话!

    对于这个男人,她始终保持着警惕心!

    石日说完话,看了一眼门外,小心翼翼的把门关上,继续说道,“我们还是进屋来说吧,如果等他们回来看见我们,那我们就危险了。

    似乎是发现石日情绪有些紧张,苏世瑶轻声问道:“她们是谁?被他们发现又会发生什么?”

    年轻男人眼神中带着惊恐,小声的要跟陆帆讲故事!

    “他们是我的父母!!!”

    苏思瑶疑惑的看着石日,心里不解的嘀咕道,“自己的父母,需要这么害怕吗?难不成,他们还会吃了你不成?”

    “看来这里,应该是一个很重要的剧情!”

    但这句话苏诗瑶没有说出来。

    这部恐怖电影大体的剧情情节,她已经了解大半。

    只差故事更深的情节,就能完全搞清楚整部恐怖电影的剧情,从而让自己活下去。

    更重要的是,要让陆帆也活下去。

    似乎是看出苏诗瑶的疑惑,石日解释道:“你们看见我家的2楼没有?”

    “看见了!”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他们早就发现这栋别墅是有两层的,但第二层却没有了,看起来就像是被人拦腰折断一般,原地还留下一片没有清理干净的建筑垃圾。

    石日继续说道,“我家二楼原本不是这样的,当年市里发出通告,说要在这里修建三条地铁线路,这可是非常大的工程,只要稍微有点投资头脑的人,都能知道这里的房价绝对会大涨的。

    于是有很多的人过来投资,这其中就包括我的父母,我的父母十分好运的买下了这块地,当时还贷款了一些钱。

    并且在这块地上建了一栋二层别墅,尤其是二楼更是修建的非常豪华,准备坐等升值,然后在卖出去。

    插播一个app:完美复刻追书神器旧版本可换源的APP。

    那段时间是我父母最开心的时间,天天做梦都梦到自己发了财。

    可是好景不长,市里忽然发通告说,这里建地铁的消息,竟然是假的,还把责任全部推给了临时工。

    我的父母非常生气,两人开车去市政大楼里准备讨个公道,于是在路上出了车祸,全部都被撞死了!”

    石日的声音非常低沉,似乎是陷入到悲伤之中,但陆帆却皱起了眉头,没好气的嘀咕道:“又TM的在讲故事,这个世界的人为什么老是一言不合就讲自己的故事,能不能直接说为什么没有二楼的结果。”

    其他人没有出声,对于有可能会了解电影背景的机会,他们没有理由会放过。

    对演员来说,不怕你话多,就怕你什么也不说,说的越多,演员就知道的越多,更有利于他们在电影中活下去。

    石日继续使用悲伤的语气说道:“当时我非常的伤心,甚至有些绝望,一度有着想要去死的念头。

    更加祸不单行的是,我父母贷款的钱需要还了,但我哪里有钱还贷款,于是他们按照物价,把我家的二楼整个拆走了,这也是为什么我家的二楼,看起来是被整个拦腰折断一般。”

    “额!!!”

    陆帆无语的问道:“你这说了半天,好像直接告诉我们结果,也不影响剧情吧,而且你这个还债的方法是认真的吗?”

    苏诗瑶拉了拉陆帆衣服,让他说话注意点,不要再刺激石日。

    石日低着头,没有搭理陆帆的话,而是继续低沉的说道:“其实,对于我父母的死,我也有很大的一部分责任。”

    陆帆一脸不出所料的说道:“果然跟我猜的不错,电影里都是这么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