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贞观三百年 鲨鱼禅师

504 一场骚动

    真正的运粮船队、车队、马队,其实并没有全部走“灵渠”,马队走的阳朔山,直奔道州。

    船队的纤夫、挑夫,没到湘江就先休息了,前后打了个时间差。

    所以当桂州东的老表们一觉醒来,发现第二军的帐篷就在不远处的时候,都是直接惊了。

    茫茫多土匪,十个人一串,绑的到处都是,走上半里路,多的是唉声叹气的倒霉蛋。

    “军长!”

    远处,一匹不算大马的战马疾驰而来,人马未到,声音已经传了过来。

    “呼……”

    喘着粗气,只见这人翻身下马,“长沙来电!”

    “念!”

    “鉴于赣南形式有变,又广州方面多有复杂情况,故决定,‘交苍线’加大运力,预计三日后,第二批次总计一百一十万斤救济粮,将会进入广西境内!”

    “这么快?!”

    甘正我很是震惊,显然,肯定是王角在跟冯复的过招中,出现了什么偏差。

    虽然之前“劳人党”和“岭南兴唐同盟”已经发布了联合公报,互相承认对方的党籍,但是,这种同盟明显是松散的,不牢固的。

    是个人都能想到,双方翻脸是早晚的事情。

    不过龃龉和龌龊来得这么快,着实让甘正我有点猝不及防。

    没有留下太多的时间余地,“岭南兴唐同盟”显然是打算在广州港和南海的航线上做文章。

    “唉……”

    叹了口气,甘正我知道,他想要冬季作训的想法,又一次泡汤了。

    队伍只怕是又要在折腾中摔打。

    别看凌晨把土匪一锅端,但是实际上到了白天,就有不少第二军的士兵跑了。

    打赢了固然高兴,可突然发现,原来真的要打仗,这就让那些原本只是想混口饭吃的人,有点接受不能。

    当土匪也好,当兵也罢,就是图一口吃的。

    玩命……

    谢谢。

    “给长沙回复,就说我部必将光荣地完成任务!”

    “是!”

    这点困难,跟“只身下湘南”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传令兵再度策马离开,左右副官上前皱着眉头问道:“钧座,难道广州方面还能拦着粮食不上岸?”

    “救济粮,广州方面肯定是不会主动出手的。但是换成是我,我就鼓动折腾了一年半载的底层市民,去抢粮。”

    甘正我说罢,又道,“再有就是靠港的时候做点手脚,船只稍微进点水,不过是常规‘漂没’。何谓‘漂没’?这就是‘漂没’。”

    到时候真查出来什么,无非又是一场“斩粮官”的戏码。

    “钧座,要是委员长派人全程接管呢?是不是……”

    “广州本地,委员长能有多少人可用?”

    “也是……”

    “这种看不见的炮火,才是真的杀人如麻。我们这点家当,呵呵。”

    冷笑一声,甘正我说不出的愤怒,但是又欣慰不已,王角超出了他的预期,王角是真的站在了出人意料的一侧。

    多数人需要的,等待的,只怕就是这个曾经杀鱼为业的年轻人吧?

    ……

    正如甘正我想的那样,“岭南护国委员会”的高层开过会之后,也是多管齐下,官方是大肆宣扬救济粮这件事情的,但是绝口不提救济粮是要直奔江西、湖南而去。

    这让不少广州底层,尤其是“东区”这种地方的人,像是从行尸走肉中活过来一样,有了救济粮,至少这个冬天,就能活命了。

    街头的宣传,都是善意地安抚已经开始节衣缩食的底层百姓,连续的动荡,让失业人口暴增,维持最低的营养摄入,都快成为一种奢望。

    曾经的小康之家,几十年积蓄,被掏走了一大半。

    广州城过去的三个月中,芒果、香蕉恨不得一天吃五六七八顿,人的肠胃根本无法承受这样的蹂躏。

    秋收刚过,整个广州城本概恢复生气,因为岭南省稻米最高产的地方,就是广州。

    然而诡异的一幕就出现在这里,今年最后一茬粮食,广州粮商们,竟然去岭东大肆采购。

    整个循州的新米,三倍五倍的价格被一扫而空。

    可是,广州的市面,还是缺少粮食。

    粮价依然维持在一个高位,各种食品的价格,翻个五倍已经是小儿科,十倍起步,上不封顶。

    引发的骚动比今年夏天还要剧烈,比去年的冲突还要频繁。

    连小市民都开始重新成群结队,依托一家一姓集中起来,把粮食尽可能地按照人头里分配。

    这个帝国的南都,这个超级发达的城市,陷入了一种不可名状的自我消耗中。

    直到曙光出现,救济粮有了,虽然是“劳人党”党首王角弄来的,但是“劳人党”和“岭南兴唐同盟”不是已经共进退了吗?

    那么这些粮食,“岭南兴唐同盟”应该也有一份吧?

    广州人,应该也有一份吧?

    饿过肚子的人,都是如此美好地想着。

    不允许有任何其它的结果。

    十一月七日,一艘南海来的大帆船首先靠港,牵引的蒸汽机船还特意鸣笛致谢,江南洲的码头上,到处都是观望的人群。

    救济粮啊,不用掏钱,还能填饱肚子。

    朝廷总算是有人干人事儿了,帝国终究还是帝国,没有抛弃他们的子民。

    然而当一支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队伍,说是专门的运粮队,要押送救济粮前往广州站的时候,人群先是安静了一会儿,紧接着问出了一个问题:“靓仔,我们也饿着肚子啊,什么时候也安排我们领救济粮?”

    “这些是运往南昌的粮食。”

    对于这个回答,没人愿意接受!

    “我叼……”

    “冚家产!!我要食饭啊!!!”

    一场骚动,突如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