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能重生真是太好了 二日一月

228 我可是三叶草的老总,说不定......

    “清清,你最近有没有觉得有人在跟踪我们?”

    四月的阳光暖和,清风拂面,白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用手指捋了一下耳边的发丝,侧头对着江澜清用不确定地语气问道。

    “不就是那一个吗?”

    江澜清指着坐在不远处长椅上,一位正拿着单反对着湖面拍照的戴着眼镜的中年男子说道。

    也许是做贼心虚,在看到自己跟踪的目标朝自己这里看来后,他立马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朝着另一边走了过去。

    看着远去偷拍男的背影,白雪相信了江澜清刚刚的话,惊讶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江澜清用手指指了指自己的大脑,小声解释道:“我见过的人都会记下来,而这个人从三月初到现在一直出现在我们周围,肯定不正常啊!”

    “那你怎么不早点告诉我们?”

    听到对方居然跟踪了自己一个月之久,白雪顿时怒不可遏,声音也不自觉大了起来。

    看到白雪炸毛,江澜清的脸上露出了几分无奈,叹了一口气:“我初中也遇到过这样的事情,如果对方只是偷拍几张照片,报警也没有什么用。”

    接着又说道:“这人跟那人差不多,而我也不想张凡为这件事分心,他现在正是忙的时候。况且依他的性子,到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

    听完江澜清的解释,白雪虽然认为她这话有几分道理,对方确实只是在远远的偷拍。

    不过她的内心还是有些不放心,于是对着江澜清提议道:“清清,我们还是告诉老公吧!万一对方是电视上的那种变态呢?”

    江澜清知道白雪在担心什么,她自己也有这种担忧。

    回想起张凡曾经对自己说过的那些话,主角往往是因为疏忽才在阴沟里翻船,让反派阴谋得逞。

    尽管她已经十分小心,基本上跟白雪影形不离。

    但是说到底她们两个都是女孩子,白雪的担心也不是不无道理。

    如果一直放任他这样偷拍,指不定胆子是越来越大。

    而自己肯定不想成为小龙女。

    想到这一点,江澜清也就同意了白雪的想法,点头说道:“嗯,等下见面就告诉他。”

    =

    正如江澜清所料,张凡在听说了这件事之后,立马暴跳如雷,拉着她的手便想去把那个猥琐变态男揪出来揍一顿。

    除了愤怒,他还感到害怕和恐惧。

    万一她们两个真出了一点意外,他即使把对方千刀万剐了,也不能让弥补他对她们造成的伤害。

    白雪还是第一次看到张凡如此生气,比上一次更可怕,也明白江澜清之前为什么不想告诉他了。

    这简直是一个火药桶啊!还是一点就炸的那种。

    拉住他的手,白雪小声说道:“别这样怒发冲冠,脸红脖子粗的样子,我们一根汗毛都没有丢呢。”

    江澜清也在一旁劝道:“人已经走了,我们现在更重要的是抓住对方偷拍的证据,然后将他绳之以法,关个七天半个月也是极好的。”

    听到两女这样说,张凡也发现自己刚刚的反应有些过激,于是便松开了握住江澜清的手。

    看到她的右手手指被自己握得发红,他脸上露出了歉意的表情,一面把她的右手拿过来轻轻捏,一面心疼道:“既然疼,刚刚这名不提醒我。”

    “痛在手上,甜蜜在心里。”江澜清笑着说道。

    这丫头总会在不经意间说出十分深情的话,让张凡的内心发颤。

    看到这两人在自己面前含情脉脉地对视,彼此的嘴唇越靠越近,白雪很不合时宜的咳嗽了一声,对着张凡没好气道:“要不你也用力捏下我?”

    “咳咳。”

    看到白雪这个小醋坛子爆发,张凡也只好尴尬的咳嗽两声用力掩饰自己的尴尬。

    他刚刚好像忘了自己还有一个老婆,并且正在旁边看着呢。

    江澜清不满地瞪了白雪一眼,似乎是埋怨她坏自己的好事。

    “下次我也这样。”

    听到江澜清的嘀咕声,白雪白了她一眼,冷笑道:“难道你每次不是这样?”

    看到两女又开始拌嘴,张凡头重新大了起来,提醒道:“现在是争风吃醋的时候吗?难道不先解决那个偷拍男?”

    “哼。”

    “哼。”

    两人同时冷哼了一声,把头偏到了一边,用手拉着张凡在身后的长椅上重新坐了下来。

    =

    今天阳光明媚,风暖花香,本是一个适合踏青的好日子,在这时候却变成了他们三人制定抓住偷拍男大作战的重要时刻。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 app  】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对方既然都跟踪偷拍这么久了,肯定还会再犯,到时候我们给他来一个人赃俱获。”

    江澜清将右手水平抬起,手指从小拇指到大拇指依次向手掌心合拢,仿佛那人已经落入了她的五指山中。

    “你还知道这么久啊,如果你能早一点告诉我们,说不定他现在正在监狱里唱《铁窗泪》。”

    白雪看到江澜清这虚张声势的胸有成竹,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无情吐槽。

    “如果不是你先前一直偷偷望他,把人家吓跑了,他现在肯定已经在后悔椅上写保证书了。”

    见白雪这样扫自己的性子,江澜清立马怼了回去。

    看到她们又开始你来我往的争吵,张凡深深叹了一口气,十分无语地说道:“两位姑奶奶,我们现在是在讨论如何抓住那个跟踪偷拍你们的变态男,你们能不能正经一点?”

    “闭嘴,还不是你这几天天天往公司跑,不然刚刚就抓住了。”白雪气鼓鼓的看着张凡说道。

    “对头。”江澜清在一旁连连点头。

    好在张凡已经习惯他地主的身份了,赶紧双手合十求饶加半举着右手保证:“以后一定多陪陪你们”

    他这一套流程倒是十分熟练,两女也就放过了他。

    见到他还有心情对着自己挤眉弄眼,又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

    “其实这事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以后不要这么吓人了。”江澜清小声感叹道。

    “是啊!你刚刚那样子我真怕你做傻事,就跟”白雪跟着劝道。

    “就跟什么?”张凡见她结巴,说话说到一半又吞了回去,有些好奇的问道。

    “就跟一个大傻子一样,万一你把对方打出格好歹,自己被抓去坐牢了怎么办?”白雪揪住张凡的鼻子说道。

    “你可不是开培训机构的老板,把人手指扳骨折也只需要关七天,罚款两百元。”

    “我可是三叶草的老总,说不定”

    张凡的话戛然而止,因为他不想成为她们讨厌的人。

    同时也是一个坏人。

    江澜清和白雪见他只知道自己失言了,脸上重新有了血色,继续装模作样的讨论他们的作战计划。

    其实这个根本不需要讨论得这么认真。

    在第三天,张凡就很轻松的将对方人赃俱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