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地煞七十二变 祭酒

第九十一章 泡影

    昨个儿热热闹闹了一宿。

    今天残倦难褪。

    一直到日上三竿,潇水城才懒散醒来。

    街上三三两两有了行人,街边的铺子也就拆下了门板,开门迎客。

    在东城,潇水最好的首饰铺福祥记也迎来了第一单生意。

    只可惜,不怎么顺利。

    “这根钗子前天作价百两,今天怎么就要一百五十两?!”

    “这位郎君,今儿是什么日子啊?酒神祭!这吃穿用度哪样东西不涨价啊?便连对面楼的窑姐儿都得多要三分脂粉钱。我这不涨?它合适么?”

    宽敞的铺子里珠光宝气,掌柜的笑脸迎人,嘴里却是连串儿的反问噎得张易还不上话来。

    游侠儿紧紧攥着根珠玉钗子,像握着把刀子。

    掌柜的笑脸依旧。

    “这样,客人您明天来买,明天一百两。”

    这话纯属敷衍人了。

    潇水的习俗,在酒神祭的第二夜,男女互赠信物。

    过了今夜,这钗子再如何便宜,对张易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只要今天买。”

    掌柜的脸上不见诧异,早有话备着。

    “罢了罢了,我看你呀也是诚心想买。”

    取出另一根钗子。

    “这根钗子,同样一等一的手艺,就是材质逊上半筹,一百两便宜卖于你吧。”

    他笑呵呵嘴上说着“便宜”,可衣袍下却缓缓翘出了一条尾巴,棕黄色毛发蓬松,在身后慢悠悠摇晃。

    稀奇的是,铺子里,无论是张易还是其他店员,都对这条尾巴视而不见,或者说,明明看见了却不以为意,好像做买卖的本该就有这么一条狐狸尾巴。

    若继续把目光推出铺子,落到渐渐热闹起来的街面上。

    便能瞧见一个个行人,长角的、披鳞的、獠牙外凸的、眼珠子发绿的……身上总有些非人的特征,还时不时能见着彼此犄角相碰、尾巴勾脚的景象,可人人都不以为意,仿佛那些爪牙鳞角是灰尘落在衣襟般,不值一提。

    街上怪像暂且忽略,单说铺子里头,张易答得毫不犹豫。

    “我只要最好的。”

    掌柜一下变了脸。

    “那就对不住了,最好的一百五十两,不二价。”

    尾巴也不摇了,说着伸手就要拿回游侠儿手里的钗子。

    这时。

    啪!

    响亮一巴掌拍在桌上,吓了掌柜一个哆嗦,尾巴都缩回了衣摆下,可紧接着,他便瞧见桌上多了一锭银光闪闪的“小可爱”,于是乎,尾巴又晃晃悠悠地翘了出来。

    旁边插进个声音。

    “这钗子给他包起来,不够的银子我来补。”

    “哟!”

    掌柜尾巴摇得飞快,竖起拇指。

    “仗义!豪气!”

    再瞧向张易。

    “客人,您看……”

    张易偏过头,出言帮他的人看装扮似个出游的公子哥,但观其身形、姿态,他却能看出这是个矫健的武人,最重要的是,此人他并不认识。

    张易迟疑了稍许,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不多时。

    他将精心包装好的钗子小心收进怀里,隐隐松了口气,神色雀跃了几分。

    但很快又板起了脸,恢复了平常的冷硬模样。

    “你给多少钱,我做多少事,杀人还是……”

    转过头来。

    眼前却是空空如也。

    …………

    李长安并不是特意来寻张易的。

    满城的繁华与安宁都即将如烟火般散去,不走一走看一看,岂不可惜?

    所以这天,道士走过了很多地方,也看到过很多人。

    在昌丰坊,邢家门前,看到邢夫人依门眺望、形容消瘦。

    在城墙根的勾栏档里,看到张少楠和他的“哥哥”对乞丐头子大打出手。

    在桥边的酒摊上,看到郑屠子拎着“剑客”徐展的脖子灌酒,待到醉醺醺结账,银钱不够,就把剑客那把用来装样子的长剑抵了了账。

    ……

    本来还打算去趟狸儿楼。

    可听摇橹的艄公说,今儿三娘子身子乏,狸儿楼放了大假,懒得开门迎客。

    于是乎。

    兜兜转转。

    来到了严家酒坊。

    没上门。

    只是装作逛乏了的游客,就近寻了个小吃铺子。

    卖的算是潇水的名产醪糟汤圆。

    点了碗,才坐下,隔桌有人议论。

    “鱼兄你是行家,你看城里这几十家酒坊哪家能夺得今年的酒魁?”

    “不好说,这酿酒一靠手艺二靠原料。论手艺,王家的竹叶烧当属翘楚;论原料,徐家老酿的秘制酒曲也是独步天下,还有张家的美人醉,武家的月照清,路家的百花酿……”

    他如数家珍,说得头头是道,可惜全没猜中。

    酒魁只会是严家酒坊的凝露白。

    今年如此,年年如此。

    在潇水的轮回中,酒魁永远花落严家。

    不多时。

    汤圆端上桌。

    趁热尝了一口。

    软糯香甜。

    道士不禁道了声:可惜。

    如此好的手艺,老板竟是只虫子。

    没错。

    别看这店家勤勤恳恳张罗着生意,实则却是幻蝶幼虫控制的妖傀。

    隔得老远,道士就闻到了它身上那股子虫渣味儿。

    非但是他,方才问话的食客、街角巡逻的差役、路边讨口的乞丐乃至酒坊门前玩耍的孩童……这条街面上,围绕着酒坊,十之八九都是妖傀所扮。

    可说幻蝶仅存的力量都收缩在了严家酒坊。

    原因无他。

    因为幻蝶就藏身酒坊。

    李长安炸毁了幻境中枢水月观,幻蝶对幻境的控制受到了重创,它再无选择,只能推行原本的计划:在酒中下蛊,以图控制群妖。

    然而,它先前的准备都在大火中焚毁,不得不找地方重新准备,水月观已毁,酒神庙又人多眼杂,只好退而求其次,选了严家酒坊。

    而为了在一天内制造出足够“蛊酒”,它刨出了自己被炸得七零八碎的躯壳,用住主药,尤嫌不足,甚至于牺牲了所有的猖兵,抽取了它们的血肉魂魄。

    而这一切,都是酒神通过虞眉的眼睛所得。

    是了,虞眉也在坊中。

    “真的不需要我潜入酒坊?”

    “万万不可。”

    酒神连忙劝道。

    “道士不必担忧槐灵。在幻蝶重新掌控幻境之前,它是不敢对槐灵胡乱下手的,即便作了些手脚,但区区幻术,待到幻境破灭,自然也就随之消散了。”

    “更何况你若闯进去,它里面戒备森严,若被发现,介时与幻蝶大打出手,反倒扰乱了计划。”

    李长安不说话,只一口气吞了大半碗汤圆。

    才再问道:

    “可酒该怎么办?”

    酒神不愧是酒神,拿到了太岁妖,没花多少功夫,就鼓捣出一种效果奇特的酒。初饮下,没有任何异常,可一旦被引子一催,饥饿之毒便会百十倍地涌出。

    可再毒的酒,落不到嘴里又有什么用呢?

    所以,最初的计划是掺进严家的“凝露白”里,没想,和幻蝶的打算撞到了一块儿。

    酒神半点不急,哈哈大笑:

    “幻蝶酿好的酒会送去哪儿?”

    “酒神庙。”

    “我是谁?”

    “酒神。”

    道士说完一愣,随即摇头失笑,笑自己关心则乱。

    撒下几枚铜子。

    径直起身离去,没去撩拨幻蝶敏感的神经。

    他还要去最后一个地方。

    …………

    当李长安到了俞家邸店的时候。

    店里的客人大多未醒,都在房中蓄养精神,好游玩今晚的夜市。

    但邸店的前院,那间小小的、被槐树繁盛的枝叶笼盖、被开得极灿漫的紫藤花环绕的院子却并不冷清。

    阿梅领着严家小子和几个小孩在走廊打闹,时不时引来老板娘的呵斥。树下的石桌石凳上,邸店主人和严家酒坊东家以及“死而复生”的钱大志对着三杯酒愁眉苦脸。

    道士厚脸皮上去搭话。

    “都说借酒消愁,三位却为何对酒发愁呢?”

    三人面面相觑,莫名其妙。

    还是店家迎来送往惯了,心思活络些。

    “这位郎君有所不知,我这位朋友是来买酒的客商,可一时间挑花了眼,这三种酒却不知买哪一种最好。”

    假话。

    明明是在挑用哪种酒去参加明日的酒魁比赛。

    李长安并不拆穿。

    大模大样指着其中酒液透彻的一杯。

    “依我看这杯最佳,可否……”

    “哦、哦。”

    严东家反应过来,忙不迭捧过酒杯。

    “请品鉴。”

    李长安毫不客气坐下来,接过酒杯,轻轻呡了一口。

    柔顺酒液入喉。

    好似立刻有轻轻的熏醉散开。

    适时。

    潇水那柔软的、带着微微酒香的春风吹拂进来,槐树的树冠缓缓晃动,枝叶“梭梭”作响,周边的藤萝也随之摇摆,阿梅又追着严家小子穿过花丛,灿漫笑颜里,撞碎团团清香。

    道士想到,当初的俞真人是否也是这么看着孩提时的自己呢?

    耳边酒神叹道:

    “原来‘凝露白’是这个味道。”

    “你没喝过?”

    “我当然喝过,但俞家丫头没有喝过。”

    李长安恍然一笑,点了点头。

    然后凝起神思化为慧剑斩开虚妄。

    于是天地骤然阴沉,怨气凝结的“黑斑”再度浮现,爬满了视线所及每一个角落,云层、泥壤、梁柱、墙垣,甚至杯中的美酒与阿梅童稚的笑容。

    李长安默然起身,在三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下,走到了一墙藤萝当前。

    方才尚且花开灿漫,现在却只见着光秃秃的枝条趴伏在墙,无花无叶,枯萎颓败。

    道士将杯中残酒淋上去。

    终究是梦幻泡影一场。

    翌日。

    祭神大典如期来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