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地煞七十二变 祭酒

第十一章 起尸

    地下还是老样子。

    湿滑逼仄的隧道,黑暗而空旷的溶洞,翻涌的暗河与死寂的村庄。

    当然。

    还有仿佛永恒不变的霉臭。

    新奇过后,一切都让人生理不适,但邵教授却仿佛丝毫不觉,一到地,就精神抖擞地投入了工作。

    收纳壁画碎片细致而繁琐,王忠民留下来给他打下手。

    道士再三嘱咐要时刻注意安全,一旦有危险的苗头,就要立刻通知他,随即,踏上了通往神堂的石阶。

    石阶同无人村落一般,都覆着一层厚厚的霉丝,乍一看,好似颜色杂乱脓艳的地毯,可一旦踩上去,却似变质的奶油。

    使人脚底打滑,心里发腻。

    好在。

    不知为何,越拾阶而上,霉菌便愈加稀落。

    直到脚下“菌毯”彻底不见,便已然踏入神堂门口。

    李长安举起手电筒,刺开黑暗。

    啖吔咦珂在神殿深处沉默相候。

    ……

    道士这次下洞,其实不止是为了邵教授的壁画,他自个儿实则也有一个新的想法想要验证。

    他昨夜翻阅符箓小册。

    有一页主讲如何与山精野怪结契定约,借用它们的能耐制成符箓。

    这其实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民间法脉中似出马仙、养小鬼、拜五猖都是此类。

    但俞真人除了结合她自己丰富的实践经验,讲了事先如何哄骗、威胁,事后如何约束、翻脸外,还着重介绍了如何拐……结交初生的山精、水灵、林魅、野神,这类初生之灵天生神圣,但往往神智蒙昧、灵性幽微。

    若想结契,难就难在如何沟通。

    道士突然想到。

    以“啖吔咦珂”受过的虔诚供奉,它的神像中是否残留着一丝神性?只是被时间磨灭得过于微弱,所以难以察知?

    若为真。

    寻常术士即使用俞真人的法子恐怕都难以沟通残灵,但别忘了,道士还有“驱神”之变。

    ……

    神殿中。

    李长安的指尖轻触神像冰冷、坚硬的表面。

    宁心静气,调动元灵。

    片刻恍惚后。

    一切视觉、触觉、嗅觉、听觉都被摒弃。

    自己好似站立在黑暗无光的水面,脚下的涟漪是偶尔泛起心绪。

    他心神又一动。

    人旋即沉没下去,坠入了一个更加无知无觉的世界。

    道士并不慌忙急切,而是循着一点灵机,在这“深海”中随意漂游。

    不知短暂还是漫长的时间过后。

    真让他寻到了一缕幽微的神性。

    可这缕神性似乎老躲着他,几番追逐,也只让李长安捕捉到一丝余韵。

    咦?

    道士本以为“啖吔咦珂”的神性应该是“拔苦救生”之类,或者干脆就是一尊凶神,可他从那丝余韵中感受到的,却是“镇压”之意?

    镇压什么?

    疾?苦?死?残?

    李长安业务不熟稔,短暂的惊讶差点扰乱心境,虽然及时反应过来,稳住了通神的状态,但却让神性趁机溜走,了无踪迹。

    他正要再度花功夫寻找。

    忽然间。

    混沌中有物大放光芒,照彻这幽暗的“知觉之海”。

    正是那啖吔咦珂的神性。

    此时此刻,它非但不再继续潜藏,反而主动彰显着自身的存在。

    事出反常必有妖。

    昏暗中。

    李长安眉锋一挑。

    难道又有事发生?

    …………

    享堂。

    光殷红着,风呜咽着,神牌们都在供桌上摇晃碰响,好似一群老鬼在旁咿呀杂唱。

    碰!

    那棺材无由来又是一跳。

    旁边曾广文惨白着脸,踉跄着往后了几步。

    这时。

    反倒是一个较小的身影扑了上去。

    拿胳膊搂住,拿身子压住,沙哑的嗓子急切喊着:

    “快点!不要让它出来!”

    两个大男人这才如梦初醒。

    易宝华率先扑上来,学着萧疏的样子,用身子死死抵住不住跳动的棺材盖;曾广文哆嗦着随后,他刚才拔钉子时动作利落,眼下钉钉子却止不住打颤儿,三翻四次榔头都落不准位置,反是那棺材盖越颤越快,他又急又怕,眼泪都快飙出来了。

    砰!

    又是一声闷响。

    棺材里猛地一震,萧疏两个没能压住,棺材上缝隙再度扩大。

    他鬼使神差往里一瞄。

    黑洞洞里,似乎瞧见了一双眼睛。

    “啊啊啊~”

    曾广文骇得胡乱嘶吼起来,扭过脸去,抡起榔头就是一通乱砸。

    这下倒是如有神助了,一阵“乒乒乓乓”后,锤肿了五指,好歹也把钉子全砸进了那棺材盖子里。

    一番动作下来,三人的勇气也终于耗了个干净。

    颤巍巍退到门口。

    萧疏和易宝华两个相互搂得紧紧的,留得曾广文孤零零蜷在一边儿,探头瞧着自个儿的“劳动成果”七根长铁钉子歪七扭八嵌在木头里,也不晓得钉稳了没有?

    倒是那棺材一时间却是没了动静。

    曾广文嗓子干哑哑的,声音像是齿轮里卡出的沙子。

    “它应该出不来了?”

    没人回答,也没法子回答。

    不知不觉间,天光收尽,只余一点余晖徘徊在院子里。

    风雨凄泣中。

    一只手掌悄然从棺材的缝隙中探出,作了无言的答复。

    ……

    曾广文半跪在地上。

    汗水在木板上淤了一片。

    他大口喘息着,思绪一片空白。

    但那副画面却深深烙印在脑海里,始终挥之不去:

    就像一朵昙花。

    苍白的手掌在棺材上自顾自绽放。

    从手指宽的缝隙不停地生长。

    先是手掌,再是手肘、肩膀,接着,是舒展开的肋骨、脊椎与脏器。

    再然后。

    是头颅与那一双漂亮的丹凤眼。

    接下来是什么呢?

    曾广文脑中空白,记不太清了。

    似乎是尖叫。

    是奔逃。

    是跌了一跤,眼镜不知飞到了哪里,世界于是更加混乱。

    到现在。

    好像一切都消失了,除了呜咽的风雨,院中再度归于沉寂。

    它呢?易宝华呢?萧疏呢?

    可惜没了眼镜,高度近视的他什么看不清。

    曾广文悲哀的发现,别说主宰自己的命运,就是想要看清自己的处境都办不到。

    此时。

    “嘎吱。”

    有轻响传入耳中。

    那是某种东西踩过廊道木板的声音。

    曾广文早已是惊弓之鸟,顿时一个激灵蹿起来,双手在混茫的世界里胡乱摸索。

    然而。

    墙壁。

    墙壁。

    还是墙壁。

    他终于意识到,自个儿一头扎进了死胡同里。

    而与此同时。

    那“嘎吱”声却越来越重,越来越近,越来越急,某种东西正在向自己逼近!

    他猛然回头。

    一团模糊的影子近在咫尺!

    无处可逃了。

    惊恐之极后,愤怒油然而生。

    曾广文忽的发出不似人声的哀嚎,甩着一脸鼻涕和眼泪,猛地朝那团影子撞去。

    双方霎时倒地,坠入积水,滚成一团。

    他摸索到大约是脖颈的地方,两只手便死命掐了上去。

    “老子不怕你!”

    “咳、咳,放手。”

    “你不要我活!”

    “我是易宝华。”

    “老子也让你……啊?”

    他把脸贴上去,眼睛在对方脸上“摸”了一遍。

    还真是易宝华。

    尴尬起身,把对方拉起来,讪讪要说些什么。

    易宝华却突然拽住了他。

    “快跑。”

    声音打着颤。

    “它来了!”

    ……

    接下来。

    又是一通亡命狂奔。

    但天色晦暗,曾广文又是个睁眼瞎,不出意外,脚下被什么东西一绊,踉跄几步,仍旧扑到在地。

    双手胡乱扒拉了几下。

    竟然摸索到了一个熟悉的物件自己的眼镜。

    他赶忙爬起来,把眼镜往鼻梁上一架,余光窥见身旁矗着个人影,不假思索拽住对方的手。

    “走!”

    人影没有动弹。

    曾广文的心却猛地一坠。

    因为那只手……冷得像冰。

    ……

    残晖还盘绕在院子里。

    眼镜两个镜片虽然不见了一片,另一片也爬满了裂纹。

    但透过它,仍可以看清楚自己已然回到了原地享堂门口。

    而只需稍稍扭头,就能看清身旁究竟是何人。

    但曾广文的勇气好似已随着愤怒宣泄一空。

    “易宝、宝华?”

    他舌头打着节。

    人影没有回应。

    “萧疏?”

    话中已带着哭腔。

    人影依旧没有回应。

    鬼使神差的。

    他似眼前依旧看不清一般,摸索起那只冰凉的手。

    从手腕,到手背,再到指尖。

    “你的指甲怎么变长了?”

    人影终于有了回应。

    它无声贴近过来,脖颈好似扭动的蛇,将头颅放入了曾广文的眼帘。

    通过爬满裂纹的镜片,他看到了一张支离破碎的脸。

    曾广文像离水的鱼,开阖着嘴,声音近乎呻吟。

    “向、向岱……”

    “妖孽!”

    忽然。

    耳边绽起一声冷呵。

    眼前的行尸突兀横飞出去!

    峰回路转。

    曾广文还没反应过来,衣领一紧,人已往后抛飞出去。

    而在这一刹那。

    他看见李长安神情平静与自己错身而过。

    一改平时相处时的散漫与随意。

    眸光冷冽。

    仿佛黑暗中迸起的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