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稳住别浪 跳舞

第四十章 【别装】

    【这是原定今晚七点的章节,我有点不舒服要先睡觉了。这两天起点容易出BUG,不敢设定定时发布,所以先放出来了。

    大家明天早上见~

    本书公众版时期,每天两更,早九点,晚七点。】

    ·

    第四十章【别装】

    果然,从酒店里刚出来,陈诺就接到了老孙的电话。

    说起来,老孙打这个电话的心情是非常腻歪的。

    可没办法啊,自己家的小白菜,回到家里就哭哭啼啼的。

    老孙耐着性子仔细问了好几遍才把下午放学时候的过往问明白了。

    要说老孙是真不想打这个电话。

    陈诺那个小子,若单纯就是自己的学生,老孙还挺喜欢他的,也愿意真心的关心着孩子。

    但牵扯上自家的宝贝小白菜……

    老孙就觉得,像陈诺这种小猪崽子,就该像种萝卜一样给栽到地里去!

    可问题是,自家的闺女,对这个小子的心思,这些日子来,就算是瞎子都看出来了。那个好感是明明白白的摆着的。

    老孙一直拦着防着,就只当是青春期孩子萌发对异性的好感。

    严防死守个一年,高考一结束,女儿上大学去,天各一方,这事儿就抹过去了。

    可今天女儿回来哭哭啼啼,一脸悲切,仿佛遭人抛弃了一样。

    老孙就气的差点出了高血压。

    这个陈诺,难不成还是个小渣男?

    仔细问明白了,老孙先松了口气……还好,没出什么自己担心的那档子事儿。

    接下来,就一个电话,把陈诺召唤到了家里来。

    陈诺进门就看见孙姑娘在那儿默默无言的板着脸。

    老孙到是看着仿佛没事儿人一样,很随和的招呼一声:“来了,进来坐。”

    陈诺笑眯眯进屋,换了拖鞋,陪老孙坐在沙发山。

    老孙还给倒了杯水。

    老孙毕竟是成年人,哪里是憨憨的孙校花能比的。先悠悠然然的过问了一下陈诺最近的学习状况,又叮嘱了几句,打工也不能总逃学,课程不能丢下。

    再嘱咐了几句,在学校里要注意和同学团结,不要招惹是非。

    末尾再谴责了几句现在学校里一些学生的不良风气。

    说完了一通话后,老孙才若无其事的问了一句:“下午到底怎么回事?张林山那几个人为什么上门找你麻烦?”

    陈诺一五一十的回答了。

    得,老孙没话说了……原来根子在自己女儿身上。陈诺等于当了挡箭牌。

    这就没法责怪陈诺了,反而还得感谢他才对。

    “那……下午那个南高丽的转校生,你在哪儿认识的?”

    听听,这就是水平。

    没问你认不认识。

    直接就问你,在哪儿认识的。

    直接就把问题定了性子,然后一针就扎到了细节上了。

    幸好陈诺已经把事儿抹平了。

    听老孙问到这里,陈诺面色很古怪:“说起来也是巧了。就前两天晚上,我在磊哥店里学修车了。这个女孩刚好在附近逛,车就坏了。我就给她修了一下。”

    老孙皱眉:“她一个外国女孩,年纪又不大,一个人逛街呢?”

    “当然不是了,还跟着了一个大人。”陈诺道:“但语言不太顺,话都说不明白。”

    “嗯,然后呢?”

    “然后,哦,我看着人家是外国人,我就跟磊哥说了一句,没收她钱。”

    老孙似笑非笑:“免了个修车的钱,最多十块八块的吧。至于那个小女孩今天到学校来,对你……嗯,对你那么热情?”

    陈诺嘻嘻哈哈一笑:“大概是因为我长的帅吧。”

    “别嬉皮笑脸的。”老孙皱眉:“说实话。”

    陈诺故意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我就跟她随便聊了几句,都是驴头不对马嘴的瞎聊,十句有八句都听不懂。哦。她说,她说我长得像元斌,就一口一个欧巴的喊着我了。”

    听听,这就是不要脸的话了。

    陈诺又笑眯眯道:“好像南高丽的女孩都那样,见着明星就声嘶力竭的,看见帅哥就像见着偶像一样……你得了解这个国家的人,对颜值这个东西的那种誓死追求的劲儿啊。”

    陈诺的话,在一边写作业同时支着耳朵偷听的孙校花,其实没听太明白。

    不过老孙却是听懂了。

    嗯,语言不通,十句有八句都听不懂听不懂,还能聊出像元斌来?

    那就是没少聊啊!

    懂了!

    年轻的小子,看见一个漂亮姑娘,就起劲的聊呗。

    总得来说,不算什么过分离奇的事儿。

    年轻人么,看见美女,谁不喜欢多说几句套套近乎。

    倒也未见的是什么坏心思,无非就是少年男孩的正常反应,瞧见出色的异性被吸引了呗。

    甚至于,老孙心里还有一丝不太好明说的念头。

    嗯,爱聊,聊去啊!

    刚好,使劲聊去!聊出啥火花了……刚好就别祸害我家小白菜了呀。

    “哦,前天那个事儿,磊哥当时也在的。您要不信,您问他就知道了。”陈诺苦笑道:“我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陈诺故作轻松的说完了这些。

    至于老孙会去问磊哥,那才怪。

    这种事儿,不值当还专门去问一嘴的,问了就显得很事儿了。

    再何况,就算真的问了又如何?

    就磊哥那演戏的天分。

    就磊哥那儒雅随和的人性。

    别说让他认下这件事,就算让他冲长腿妹妹喊阿姨,磊哥都绝不带含糊的。

    聊完了,天色不早。

    老孙没留饭的意思……看着样子,大概是想等陈诺走了,好好和自己的女儿谈谈心。

    于是陈诺起身告辞。

    “爸,我送他下楼。”孙校花忽然站了起来。

    刚才全程,孙校花就在一旁不远的餐桌上写作业,其实全程耳朵都支棱着听着。

    此刻忽然站起来要送陈诺。

    老孙先是一皱眉,却一下看见了女儿眼神里,那和平日里完全不同的执拗的目光。

    老孙心中叹了口气。

    罢了,也许,让他们俩说清楚了,更好呢。

    陈诺也微微的有一丝意外,但没说什么。

    两个少年男女分别换了鞋出门。

    下楼的时候,陈诺没吭声,孙校花也没有。

    走到了楼下,还没出单元门楼洞,孙校花忽然站住了,借着楼洞里的黑暗,原本跟在陈诺身边的,一下就靠近轮里半步,拦腰紧紧就抱住了陈诺。

    陈诺没动。

    楼洞里黑漆漆,静悄悄的。

    姑娘的身子,软软的,香香的,就这么贴在陈诺的胸前。陈诺甚至能感受到女孩的心跳。

    陈诺沉吟了一下:“你……”

    却听见,孙可可在黑暗中,脑袋就歪在了陈诺的肩膀上,柔柔弱弱的语气,却带着一丝淡淡的幽怨。

    “我都还没像下午她那样抱过你呢……”

    “…………”

    几秒钟后,姑娘抬起头,借着昏暗的光线,陈诺却依然看清了孙可可满是红晕的俏脸。

    女孩迅速往后退了一步,然后一溜烟,逃跑似的上楼去了。

    陈诺却反而不走了。

    站在原地,黑暗中,也不知道脑子里想什么,思量了片刻,叹了口气。

    心思有些复杂。

    对孙可可的感情,其实真没到那种想法。

    真没到。

    若是只看色相,男人对漂亮女孩馋身子的本能,自然有。

    可馋身子,也不能馋孙可可……就冲着和老孙的关系,也不能祸祸人家女儿。

    再更深的心思和情……就真的没到那一分程度!

    活了两辈子,心肠刚硬的阎罗,怎么可能轻易对一个女孩就倾心呢。

    还差了些。

    那么刚才为啥没推开呢?

    废话!

    一个花季年华,相貌如花似玉,身子香香软软,同时又摆明了对你倾心的姑娘贴着抱了上来。

    几个男人能拍着胸脯说,推开!

    别装!

    何况……嗯,刚才贴在一起的感觉……胖点,确实好啊。

    ·

    晚上,张林山同学从一个巷子里的垃圾桶旁醒来。

    没有手机,也不知道现在几点了。

    走出巷子,张同学晃晃悠悠……街上已经没多少人了。

    学校方向已经一片漆黑。

    可今天下午……那叫什么事儿啊?

    带着一脑袋疑问,张林山决定先回家。

    往家的方向才走了几步,迎面就看见了自己爹妈一路寻找着过来了。

    刚喊了一声“爸。”

    张父几步赶上来,一个大嘴巴就扇在他脸上!

    “混账,你还知道回来!死哪儿去了!你又闯祸了!校长都找到家里来了!”

    张同学傻了。

    这个……

    我要说我下午被一个男的扛走了,而且扛着扛着我就睡着了,刚才才醒过来……

    老头子能信么?

    ·

    第二天,上午学校里。

    高二六班的班主任吴老师,带着已经换上了全身崭新八中校服的长腿妹妹走进了教室。

    精致的脸孔,加上那高挑妖娆的身段,一头中长直的黑发。

    全班男生都倒吸一口凉气。

    李颖婉脸上绷着,虽然看见了陈诺,已经眼神都变得温柔了,但是硬是没笑出来。

    吴老师介绍:“这位是来自南高丽的李颖婉同学,接下来的时间里,她会在我们学校借读,暂时编入我们班。”

    全场沉默三秒钟。

    也不知道是谁起的头,全班男生忽然集体欢呼喝彩起来!

    看着这群男孩如牲口般撒欢……女生们则顿时心思酸溜溜了起来。

    呵,男人!

    李颖婉等大家安静了下来,站到了中央,鞠躬。

    用半生不熟的话语说出了那句自己练了很久的话。

    “大家好,我是李颖婉,很高兴来到这里!”

    吴老师目光在班上转了一圈,凡是被他看到的男生都刻意挺起了胸膛。

    可惜,最后目光落在了陈诺身边的空位。

    “李颖婉同学,就坐到最后排陈诺旁边那个空位上吧。”

    全班男生一片叹息。

    孙可可的眼皮跳了几下。

    姑娘心一横,深深吸了口气。

    “老师!”

    孙可可直接站了起来。

    “嗯?可可,怎么了?”

    孙可可用力咬了咬嘴唇,却抬起头直视过去:“新来的同学是外国人,可能华语不够好,坐在最后怕她更听不清讲课。而且,最后一排,也看不清黑板。”

    “嘶……”

    这下,全班不少男女都不约而同的倒吸一口凉气。

    卧槽,平日里柔柔弱弱的孙校花,实力护食啊!

    罗青回头对陈诺低声道:“看着,暗战现在就开始了……”

    顿了顿,罗青又补了一句:“兄弟,你回头要好好谢谢我。”

    说完,罗清直接就站了起来。

    “老师!让她坐我的位置吧,我往后挪一排,我和陈诺坐一块。”

    吴老师正为场面尴尬而为难着……他教书教了半辈子了,这点年轻少男少女之间的事儿,哪里有看不明白的?

    何况,昨天下午发生的事儿,操场上不少学生都看见了的。

    早传到他耳朵里了。

    可后来发生的有些离奇呀。

    这个南高丽女孩抱了陈诺,而陈诺却抱着一个男生跑掉了?

    什么剧情?

    算了,吴老师暂时压下八卦之火。

    当下就点了头:“就这么办了!”

    罗青起身,拿着自己的书包坐到了陈诺身边,空出了自己的位置。

    吴老师拍了拍李颖婉的肩膀,指着空出来的位置,说了两句。

    李颖婉脸色不变,扭头对吴老师鞠了躬,然后背着单肩书包就快步走过去。

    看得出,长腿妹子很开心……能坐到陈诺前面,很近了呀。

    当然,因为语言关还没过,所以其实刚才关于座位选择的一番暗战。

    长腿妹子其实一个字都没听明白。

    ……幸好没听明白。

    ·

    原来罗青的同桌,正是本班的一位男生班长。

    原本班里是男女混坐,这位和罗青凑在了一起,其实心中一直颇有遗憾的。

    但也没办法,班里女生比男生少。

    可没想到,天降如此大礼包。这位看着又明艳又高挑的南高丽妹子,就成了自己的同桌了?

    这人生巅峰,来的未免太刺激了吧?

    李颖婉妹子坐下,翻书包,拿出自己的书本文具。

    班长咳嗽了一声,低声道:“你好,同学,我叫……”

    “嘘!!”

    李颖婉对他做了个禁声的动作。

    然后,妹子拿出自己的文具盒。

    上面贴了很大的贴纸。

    嗯,一般的妹子么,这个年代的,要么贴个周董,要么贴个谢霆锋。偶尔遇到两个贴古天乐的也不奇怪。

    至于南高丽的……神话组合还没彻底过气,贴的也不少。

    但长腿妹子的文具盒上的贴纸……

    班长一眼看过去,呆住了。

    一身绿袍,面如重枣,眉如卧蚕,美髯飘飘。

    一手拢须,一手持刀!

    刀是什么样的刀?

    八十二斤青龙偃月冷艳锯!

    卧了个大槽!

    班长傻了呀!

    这南高丽妹子,什么品位?

    还没完!

    妹子郑重摆好,然后坐直了,双手拍在胸前。

    啪啪啪!

    用力拍了三下,然后双手合十,恭恭敬敬拜了三拜。

    一脸虔诚!

    班长目瞪口呆看着自己的这位外国美女小同桌。

    然后一脸惊恐的回头看后面的两个兄弟。

    那眼神的意思:你们看见没?!

    罗青严肃拍了拍他的肩膀:“要尊重外国友人的宗6教6信6仰!”

    旁边的陈诺已经抚住额头了……

    ·

    【那个,该投票投票,该打赏打赏……邦邦邦。

    还有人说这本书是什么老的套路,什么兵王流……我压根就没看过几本兵王书。

    再说了,且不讲什么兵不兵王。

    套路无所谓新还是旧。

    大家读者其实讨厌的不是套路,读者讨厌的是差劲的作者,把故事里的套路,写的稀烂恶臭。所以大家其实并不讨厌套路,讨厌的是烂文。

    没有烂套路,只有烂作者。

    只要写出对的味道,套路其实无所谓新或者老。

    这是我的创作理念。

    谢谢您们支持看到这里。也请继续看下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