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稳住别浪 跳舞

第四百七十五章 【这不可能!】

    第四百七十五章【这不可能!】

    陈诺并不知道在1981年如何找到鹿细细。

    这个年代,还没有网络,章鱼怪的组织,也没有网站。

    甚至于,仔细回想一下,陈诺其实对自己认识鹿细细青年时代之前的过往,了解甚少。

    上辈子,陈阎罗从出道的时候,星空女皇的大名就已经如雷贯耳,成为这个世界上能力者的地下世界里最耀眼的那颗星辰。

    他唯一知道的是,鹿细细之前,大体是生活在不列颠的。

    这两天,陈诺沿着泰晤士河的入海口,在伦敦的街区到处走访了一通。

    这种大海捞珍式样的查找,当然效率很低。

    不过陈诺倒是并不是为了能试图这种逛大街的方式能找到鹿细细。

    而是,他在寻找这个时代的章鱼怪组织,寻找这个时代的地下世界的组织。

    自然而然的,他找上了伦敦最有名的那个地下世界组织。

    利刃骑士团。

    好吧……

    “其实我也觉得你们挺倒霉的,简直就是个大冤种组织啊……”

    某个古老建筑的顶楼,站在一片废墟之中,脚下踩着一地的碎玻璃,陈诺缓缓走过去,将一个挺着脖子,半躺在地上的中年男人拽了起来。

    然后轻轻一拉,将他的胳膊拉脱臼,眼看着中年男人一脸的痛楚,却死死咬着牙。

    “实在抱歉了,如果你们愿意乖乖合作的话,其实不必吃这些苦头的。”陈诺叹了口气。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们道理哪里招惹到了你?!”中年人喘着气,惊恐而愤怒的看着陈诺。

    好吧,这句问题进入陈诺耳朵里自动美化了一下,过滤掉了其中的带着F字母的单词。

    建筑顶层的大厅里,周围地面上歪七扭八的至少躺着七八个人。

    “我数数啊……骑士长,大骑士,骑士……预备骑士……一二三四……”

    陈诺目光扫过,然后摇头:“好像还缺两个人吧?”

    被陈诺抓住的这个中年人目光森然:“你……你对我们的组织很了解?!”

    能不了解么?

    这个大冤种组织,上辈子和这辈子,被星空女皇各覆灭了一次。

    如今自己又跑来弄了他们一次。

    名副其实的冤种。

    “没有仇恨,没有恩怨,我需要有人在伦敦和不列颠,帮我办点事情。”

    陈诺笑眯眯的,伸手从中年男人的耳畔而过,五指直接插进了旁边的墙壁之中,一把将墙壁里的电线管拉了出来,抽出了一截电线,就直接缠在了这个中年男人的脖子上。

    “你……”

    “我一般不会做事情这么简单粗暴,但我时间不多,所以……只能做一次这种恃强凌弱的事情了。

    不过嘛,根据我所了解的情况,你们这群人也不是什么好人。所以对你们做点不太好的事儿,我倒也不会心里过不去。”

    电线在中年男人的脖子上飞快的缠了几圈后,中年男人眼神里骇然,只是双手却下垂,无法抬起,毫无抵抗的能力。

    “你有两个选择。

    第一个呢,我把你用这根电线吊起来,可以考虑就吊在伦敦塔上。以你的能力,被吊着脖子挂个一天,你应该也死不掉。不过嘛,从此以后,你们利刃骑士团的脸面和尊严,在地下世界算是彻底摔碎了。

    第二个呢,我说什么,你们照做,为我效力好好的办一件事情,办成了之后,我就放过你们,从此消失,不会再来找你们麻烦噢对了,我还会另外支付一笔报酬给你们。

    怎么样?现在你可以选择了。”

    “我选二!!”

    中年男人义正词严的做出了抉择!

    陈诺一愣。

    服软也服的这么大义凛然么?!

    中年男人眼看陈诺松开了手,挣扎着脖子上的电线飞快的扯了下来,用力深吸了口气,才沉声道:“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你展现出了掌控者级别的能力!能为一位掌控者效力,利刃骑士团愿意服从。”

    “……早说啊。”

    陈诺怔了怔后,脸上立刻露出了和善的笑容,还好心的伸手为这位中年男人拍了拍身上的碎玻璃渣子。

    “伤的不重吧?我下手其实有分寸的,嗯,骑士团里应该有储备的自愈者血清对吧?快拿出来打两针。”

    中年男人面色不动,心中却骂了无数句难听话,缓缓道:“现在,请告诉我您的需求吧。”

    陈诺想了想,一招手,大厅里摆在不远处的一张沉重的木桌就自动飞到了眼前,陈诺拉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来,又提起笔,开始在纸上飞快的画了起来。

    陈诺的绘画技巧并不算很高明。

    但是身为精神力强大的能力者,学习能力超强,从前也偶尔学过一点绘画,简单的素描还是问题不大的。

    片刻后,纸张上出现了一张年轻女人美丽的面庞。

    这是陈诺记忆中的鹿细细的容貌。

    “你……是要找人?找这个画像上的女人?”中年男人不愧是骑士团的领袖,脑子还是够用的,立刻反应了过来。

    “是,也不是。”

    陈诺摇头:“你要找一个高手,最好是警方人才库里找,我听说那里有这样的人才找人把这儿画像里的女人,还原成一个五六岁时候的样子。

    我知道这种还原过程,最后画出来的形象可能会有失真,但这是我唯一能弄出来的样子了。

    然后,我需要你们找到那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她可能在伦敦,也可能不在。但大概率,是在不列颠。

    所以你们可以开始工作了。”

    中年男人抽了口凉气。

    这个活儿,不简单的。

    ·

    若是放在后世,找人还原照片,然后通过照片找人,只要有足够的权势,其实还是可以做到的。

    进入官方的户籍数据网络里,对比照片就可以了。

    但,这是1981年!

    就算是不列颠这种发达国家,都没实现电脑办公!

    也就是说,如果找一个人的话,这个人的姓名,住址,证件号码,照片……都是还是储存纸张上。

    藏在浩瀚如大海的档案里!

    ·

    晚上的时候,陈诺住在了一家伦敦的顶级酒店之中这家酒店是利刃骑士团的产业。

    作为一个老牌的A级能力者组织,利刃骑士团的底蕴还要比“深渊”更雄厚一些。

    不列颠的黑暗美食,陈诺是没心情品尝了。

    晚饭是法餐,酒也是,那位利刃骑士团的大骑士长贡献出来的私人珍藏。

    站在那据说是不知道不列颠历史上某个王室贵族住过的奢华套房的窗户边上,陈诺看着外面黑暗的天空,再一次的梳理了一下心中的线索。

    其实……

    本质来说,陈诺对自己的这一次穿越,是有一个特别诡异的点无法理解的。

    之前和西德以及第四种子等人的接触,陈诺对时间,空间,这些东西的规则的了解。

    在时间上跳跃,哪怕是对于陈诺这个曾经站到了第四维的生物来说,也是有一些规则限制的。

    比如说,陈诺自己的穿越,他之前回到2001年,就是遵循了一些规则。

    首先,他不能回到自己出生时间点之前的时间!

    其次,他的穿越,需要有一个时空上的锚点!

    这两点是规则,无法改变的。

    那么,现在自己回到1981,又该如何理解?

    在1981年,自己应该还没有出生。那么这就违背的第一条规则。

    而自己在1981年,也没有锚点。

    那么,现在自己所处的这个1981年的世界,又是哪里来的?

    陈诺得到的第一个结论就是:

    这!不!是!自!己!的!世!界!

    显然,这是一个和自己原来所在的时空,完全割裂开来,完全迥异的时空。

    两者之间没有连续关系。

    简单粗暴点来说,这可能是个平行时空。

    那么自己在这里做的一切,就不会影响自己来自于的2002年的后续历史发展。

    所以,他敢废掉了姚蔚山,解救了老孙的悲剧人生之外,同时也等于扼杀了这个时空的孙可可的诞生。

    当然,在做这个之前,陈诺先做了一个测试。

    在抵达这个年代的第一天晚上,他就尝试干扰了一下陈建设和欧秀华之前的人物关系。

    理发店里的搞事情,干扰了陈建设和欧秀华相遇的历史原本轨迹。

    并没有出现类似于【发现自己的身体渐渐消失】这种事情。

    既然干扰这个时间线上的陈建设和欧秀华的关系,不会导致自己消失。

    那么,干扰老孙的事情,也不会导致自己那个时空的孙可可的安全。

    所以,做这些事情,仅仅只是不想让老孙这些人再倒霉一次。

    虽然不会影响到自己所存在的时间线。

    但在这个时间线做了,算是一个安慰吧。

    而找鹿细细,则是另外一种更深的尝试,陈诺有自己的另外一层考虑。

    更重要的一点是……

    陈诺从穿越到这个年代的第一分钟,当他发现了自己所处的这个时空的时候……

    他就从意识空间深处,隐隐的感觉到了一种特殊的波动。

    一种隐隐的,类似于排斥的感觉。

    这种感觉让他有一种说不出道理,也收不出来源的感受。

    就是……

    他觉得,自己的这次穿越,应该持续的时间不会很长。

    ·

    房间里的电话忽然就响了起来。

    陈诺拿起了电话,那边是利刃骑士团的人。

    陈诺没有因为对方半夜打电话来而生气因为陈诺自己交代过,任何时候,如果发现线索,第一时间告诉自己!

    “有消息了?”

    “有的,我们找到了您画像里的那个人!”

    “嗯?!”陈诺眼睛一亮。

    这么容易就找到了?!

    然后,陈诺深吸了口气:“人在哪里?”

    “先生,事情有点不对头,那个人,那个画像……”

    陈诺皱眉:“到底怎么回事?”

    “我马上去您哪里,这件事情我说不太清楚,但是到了您那里,您自己看了就知道了。我过去最多十五分钟。”

    “好。”

    陈诺放下电话,深吸了口气,克制了一下起伏的思绪。

    电话里,那个大骑士长的语气有种透着说不出的诡异。

    ·

    大骑士长非常守时。

    说了十五分钟到,他在第十四分钟就敲响了陈诺的房门。

    然后,进入房间后,恭恭敬敬的拿出携带的包,从里面抽出了一叠东西,放在了陈诺的面前桌上。

    ·

    利刃骑士团找人的办法,其实也挺妙。

    作为一个老牌的组织,有足够的底蕴,也有足够的在俗世之中的代理人势力。

    他们找人有一个手段让陈诺觉得非常新奇。

    除了寻常的广撒网之外,他们将寻人的触角,伸到了一个可能一般人想不到的角度。

    他们排查了伦敦所有街区的……

    照相馆。

    1981年这个年代,还不是后世人人都有智能手机拍照的年代。

    连数码相机都还没普及呢!

    这个年代,大家拍照就只有去照相馆拍,或者,自己拥有相机的话,那也是拍完了,去照相馆冲洗。

    所以,照相馆里,其实保留了大量的底片和照片。

    而拍照留念,是绝大多数文明国家里,人类的生活选择。

    而这些东西,除了政府档案库的故纸堆里,其实都在照相馆里都能找到。

    然后,就在骑士团派出人手,拿着陈诺给的画像,找人还原成小女孩的样子后,摸查了伦敦的大街小巷的每一家照相馆,进行照片对比后……

    得到了发现。

    “就是这些东西了,您自己一看就知道了。”大骑士长说完,默默的站在了一边。

    陈诺打开了那个文件夹。

    其实里面没有别的东西,就只有一张照片。

    一张老式的黑白照片。

    照片里的人,明眸善睐,眼若星辰,容貌娇艳可人……

    陈诺一眼看过去就毫不犹豫的确定了:这是鹿细细!

    这一点根本不可能有任何差错!

    但也恰好是因为这样,陈诺的脸色一下就变掉了!

    因为照片是这个年代的照片!

    而照片里的人,是鹿细细!

    但这个鹿细细,并不是五六岁的小女孩!

    而是陈诺最最熟悉的,那个成年的,美艳的,动人的鹿细细!

    那个二十多岁的鹿细细!

    二十多岁的鹿细细的照片,怎么可能出现在1981年?!

    1981年,应该是鹿细细还是一个女童的年纪!

    怎么可能出现这样成年后的照片?!

    陈诺的眼角抽了一下,他捏着照片,扭头看那个大骑士长。

    “照片,哪里来的?”陈诺说话的嗓音有些嘶哑,他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中到底是什么复杂的思绪。

    “就在北区的一家照相馆里。”骑士长立刻回答:“照相馆的主人说,他记得,当时一个摄影爱好者,在广场上拍摄,拍下了一个非常美丽的路人女孩,就拿着照片来照相馆冲洗照片。

    而照片里的人到底是谁,却没人知道。

    因为照片里的这个女人太过美丽了,所以,根本无法忘怀。而照相馆的主人自己偷偷保存了一份。”

    顿了顿,大骑士长还补充了一条情况:

    “根据照相馆的主人的说法,这张拍片应该拍摄于三年前。”

    陈诺听到这话,手指下意识的用力,将手里的这张照片窝成了一团!

    三年前?

    那就更不可能了!

    现在的三年前,那就是1978年!

    1978年的鹿细细,怎么可能长成这个样子?!

    不是……

    我老婆,她到底多少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