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 余人

第1927章 杨博的得意

    兵部衙门,位于宗人府衙门后面,只是巷道所接之处已经属于东长安街。

    陈洪站在正堂上,手持着一道明黄的圣旨朗声念道:“……忠直尽责,材优干济,甚得朕心,特调任吏部尚书,钦此!”

    “臣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杨博的眼睛绽放着兴奋的光芒,压抑着心头的那般兴奋劲,显得恭恭敬敬地跪拜道。

    身后的一众兵部官吏跟着杨博行跪拜之礼,作为杨系的官吏自然是欣喜有加,但一直被排斥的官吏已然是好奇起新任兵部尚书了。

    陈洪将圣旨郑重地交给高拱,脸上带着微笑地道贺道:“高大人,恭贺荣升!”

    从兵部尚书到吏部尚书,虽然同样是六部尚书,但身份和地位却不可同日而语。兵部尚书的影响力局限在军政体系,但吏部尚书却是在整个官员体系,甚至能够直接跟首辅进行抗衡。

    “陈公公,劳烦了,还请到里面用茶!”

    杨博伸手接过那道明黄的圣旨,亦是有意跟这位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陈洪搞好关系,便是热情地邀请道。

    陈洪面对着杨博的好意,却是轻轻地摇头道:“不了,杂家还得再跑一趟,告辞了!”

    咦?

    杨博在听到这个话的时候,先是微微地愣了一下,旋即便是释然了。

    他这位兵部尚书已经高升到吏部尚书宝座上,那么兵部尚书自然还要另外找人,只是不知是谁前来接替他的位置?

    当考虑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脸上却是出现了一丝戏谑。

    若是新任兵部尚书是自己人还好,如果是一个跟自己不对付的人,凭着自己对兵部经营这么多年,加上自己已经官拜吏部尚书,那个人纵使坐到这个位置亦要被架在火堆上烤。

    这倒不是麻木的自信,既有他多年兵部的经营,又有他吏部尚书的权势,谁来了亦要乖乖地看他杨博的脸色。

    “恭喜正堂大人荣升!”

    兵部的众官员纷纷上前道贺,已然是想要巴结这个位高权重的老上司。

    杨博虽然已经升任吏部尚书,但心里并没有打算放弃兵部,便是对着面前的官员道:“呵呵……今晚本正堂在春风楼做东,诸位不醉不归!”

    作为杨博体系的官吏听到这话,自然是欣喜地点头应承下来。

    杨博出任吏部尚书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自然亦传到了联合酒楼的大厅中。

    “哈哈……我早就说吏部尚书必属杨公!”

    “论大明第一奇才当属杨博,什么三步一算徒为笑耳!”

    “有人竟然猜测新任吏部尚书是林若愚,可谓是异想天开,乍不说他入阁呢?”

    ……

    这里汇集着五湖四海的商贾,其中晋商的声音显得最大。在得知杨博问鼎天官之时,在不断抬举杨博的同时,亦是不忘对林晧然进行了挖苦。

    坐在角落那张食桌的王稚登和孙吉祥默默地交换了一个眼色,眼睛闪过一抹失望,发现计划总是赶不上变化。

    虽然他们已经尽了最大的努力,但仍然没能阻止杨博出任吏部尚书。杨博虽然不会像胡松对徐阶那般马首是瞻,但早已经紧紧地抱住徐阶的大腿,自然亦是跟徐阶一个鼻孔出气。

    经过这么一个朝堂动荡,徐党的整体实力并没有得到有效的削弱,而他们这边的处境仍然处于劣势之中。

    “你们莫要如此得意!现在杨博固然出任了吏部尚书,但宫里刚刚可是有消息传来,皇上并不同意吏部左侍郎高拱出任兵部尚书呢!”

    在酒楼的东南角的一张食桌中,却是传来了一个不和谐的声音道。

    范千山正是得意地喝着酒,扭头看到一个广东商人给他这边找不痛快,便是进行揶揄地道:“即便不是高侍郎接任兵部尚书,那亦是轮不到林若愚!”

    地域间的不对付,可谓是由来已久了。不仅是存在于省与省间,而且还有南北之分,这点在官场表现得还要更加明显。

    “范员外,敢问当今朝堂之中,又有谁人有足够的资格接任兵部尚书的位置呢?”那个广东商人认识范千山,却是淡淡地进行反问道。

    此话一出,令到整个大厅顿时安静下来,很多人亦是认真地进行思索。

    虽然都说杨博是大明最有军事才能的官员,但实质根本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战功,反倒是林晧然早在雷州就表现出了军事才能。

    在不久之前,林晧然甚至向皇上请求离开朝堂前往九边任总督,而皇上当时可是有意让林晧然出任兵部尚书。

    如果要物色新的兵部尚书,那么林晧然无疑是一个很具竞争力的候选人,甚至是一个极理想的兵部尚书人选。

    范千山先是微微一愣,接着发现本部兵部左侍郎鲍象贤因军需的事情被弹劾而闲住,最后却是淡淡地回应道:“按着历来的惯例,虽然兵部左侍郎已经空缺,但可由南京兵部尚书李遂接任!”

    “你莫是已经忘记了?去年振武营再度兵变之时,南京兵部尚书李遂竟然试图用三十万犒银安抚乱兵,结果幸得钦差林平常单骑闯营!若是由李遂出任兵部尚书,我纵是一介商贾,亦决不同意此人误国误民!”那名广东商人显得正义凛然地道。

    周围的商贾和士子听到这话,亦是纷纷地点了点头。

    这个李遂坐拥有近十万的南京兵将,结果面对三千振武营的喧哗,竟然选择用犒银的方式解决问题。不说朝廷本就应该将此人免职,又怎么可能让他出任兵部尚书呢?

    “不错,李遂接任兵部尚书,我等便上书请愿!”

    “如此说来,我倒以为由林尚书接任兵部尚书最为适宜!”

    “不错,虽然世人都称杨博为第一帅才,但他的军功何在?”

    ……

    一帮士子并不惧怕杨博的权势,更是痛恨李遂这等草包,却是纷纷发表看法地道。

    王稚登和孙吉祥默默地交换了一个眼色,眼睛却出现了一丝希冀。

    虽然林晧然到兵部职位没有上升,但影响力必定有所放大。特别他有军事才能,一旦在军事上再有所建树,那么在文官和武将群体中都有极大的影响力。

    当然,从户部到兵部根本谈不上升迁,甚至有所下降的味道,这事亦是存在着一些不利的地方。

    正是这时,又一则消息传来:司礼监秉笔太监兼东厂提督陈洪手持圣旨从西苑中走了出来,再度朝着东江米巷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