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 余人

第2218章 皇建有极?

    “尔敢,住手!”

    在看到徐阶被潘晟揪住头发的时候,张居正的眼睛亦是当即瞪起,对着自己的属官进行大声喝止道。

    潘晟是嘉靖二十年的榜眼,年纪更是大于张居正,只是时运不济进了景王府才位居张居正之下,但是打心里没有将张居正放在眼里。

    他虽然是听到了张居正的喝止声,但今日他已然是打算豁出去了,却是更加使劲地薅着徐阶的头发和胡子。

    徐阶痛得脸都变成扭曲起来,却是知道无法正常地宣读太子的册封诏书,只能将手中的圣旨先抓在手里。

    尽管他是高高在上的内阁首辅,但论到打架根本不是潘晟的对手,却是伸出一只手抓向潘晟的头发。

    原本只需要当众宣读册封皇长子的诏书,那么皇长子朱翊钧被册封的事情便已经是一锤定音,但万万没想到被潘晟用如此野蛮的方式打乱。

    现如今,他的心头亦是积攒着一团火气,甚至是恨不得生啖了潘晟的血肉,这个人当真是该千刀万剐。

    “张太岳,你站住!”郭朴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身形亦算是结实,对稍微矮于自己的张居正厉声喝斥道。

    不管是出于礼法的维护,还是出于利益的考量,他都不能让这场册封东宫之礼顺利推行。故而他希望潘晟拖住徐阶,自然亦是阻止张居正前去营救徐阶。

    “哎哟!”

    徐阶的身形本就不占优,而今更是单手作战,却是被凶悍的潘晟再度薅下一手胡须,疼得他是嗷嗷直叫。

    张居正看到自己的老师完全处于下风,却是没有理会郭朴的言语震慑,更是一把将拦在自己面前的郭朴用力一推。

    郭朴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不假,身形在北方人中处于中上,但更是从小苦读圣贤书的读书人,其实就是一个空架子。

    反倒是张居正是军户子弟出身,虽然身形并不占优,但胜在年轻和身体结实,特别从小还接触过武艺。

    “哎哟!”

    郭朴被张居正突然猛地一推,整个人便是顺势后倒,而后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当即便是痛苦地叫了出来。

    啊?

    殿中的官员看到张居正将郭朴推倒在地,亦是不由得愣了一下。

    这潘晟是有名的犟老头,早前就公然在金銮殿就要揍徐阶,而今潘晟再度对徐阶出手倒不足为奇。

    只是张居正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后辈,竟然直接对威望极高的郭朴直接出手,这个举动无疑是有所不妥。

    当然,现在不能指责谁对谁错了。毕竟此次是潘晟动手在先,而张居正动手在后,事后双方还得进行一番唇枪舌战。

    坐在龙椅上的隆庆眼睁睁地看着这一幕,特别是自己的老师张居正竟然直接推倒郭朴,当即怀疑这还是不是那位教导自己以理服人的老师。

    最是让他感到尴尬的是,他跟着头上悬着的“皇建有极”般,已然都是一种摆设,似乎这几位重臣都已经不将他当一回事了。

    “哎哟!”

    徐阶在劣势之下不停地想要反制潘晟,想要战胜潘晟从而顺利宣读手中的诏书,但整个人重心不稳,连带着潘晟一起摔倒在地,当即疼得又是惨叫了出来。

    张居正看到郭朴倒地,深知自己刚刚确实用力过猛。正考虑着要不要扶起郭朴道歉,却是听到徐阶痛苦的声音传来,他当即便是朝着徐阶那边前去。

    只是他刚刚迈出两步,却是感到眼睛突然一黑,鼻梁处更是传来一种痛不欲生的痛楚,眼泪都已经飙了出来。

    “真疼!”

    林晧然朝着张居正的鼻梁挥了一拳后,手骨处亦是传来一种反挫的痛苦,不由得暗自感慨一下,旋即对着张居正愤怒地质问道:“张太岳,你如此对待郭阁老,当真要以下犯上不成?”

    他心中的愤怒却是不伪装,看到郭朴被张居正推翻在地,却不论是所处的阵营,还是跟郭朴结下的友谊,都有足够的理由让他替郭朴打抱不平。

    张居正捂着自己有鲜血渗出的鼻梁,原本想要跟对方殊死一博,只是定睛瞧见是林晧然,心里不由得打退堂鼓。

    林晧然的权势已经不用多说,而今林晧然比他更要年轻,当年林晧然在白鸟岛力博海盗头目徐亮早已经不是秘密,自己根本不是这位阁老的对手。

    只是若是他不敢前去拯救自己的老师,不说有愧徐阶这么多年的提拔,恐怕会遭到整个朝堂的嘲笑。

    正是两难之时,却是有人已然行动了。

    吏部左侍郎王本固是地地道道的北方人,更有着兵备道副使的任职履历,而今深知只有徐阶宣读遗诏才能一举扭转败局,却是选择出手地道:“元辅大人,下官来助你!”

    大理寺卿邹应龙和工部尚书张守直其实亦想前去相助徐阶,只是他们发现朱衡等人的目光早已经锁住他们,却是发现潘晟已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立储之事已得上苍示警,今有奸相意图祸乱我大明基业,而今人人得以诛之!诸位,咱们一起打倒奸相及其党羽!”林燫早就憋着一肚子火,看到张居正和王本固等人想要营救徐阶,当即振臂高呼道。

    “打倒奸相!”

    “打倒奸相!”

    “打倒奸相及其党羽!”

    ……

    杨富田和宁江等人本对徐党早就不满,而今有了由头,加之上面有大佬早已经动手,当即便是纷纷响应道。

    今日的事情大家可谓是看在眼里,林阁老抛出那个盛传许久的童谣,更是拿出了张院正和李院判的供词。

    如此种种,朝廷应当暂停册封东宫之礼,然后再商议立储之事。

    只是现如今,徐阶竟然罔顾“上苍示警”和“太医院造假的铁证”,却是还要强行继续推进册封皇长子一事,此举无疑是一种流氓行径。

    既然徐阶要耍流氓,哪怕徐阶已经得到隆庆的默许,亦是要承受住他们的怒火,迎接他们文人的满腔热血。

    啪!

    王时举早就看董传策不顺眼,扬起手中的笏板便从董传策身后袭击,重重地打在董传策的脖劲处。

    啪!啪!

    王军仗着自己的身形优势,却是冲向王时举并一把抓住对方的衣领,扬起巴掌当即便是重重地扇了下去。

    砰!

    蒙诏并不喜欢趋炎附势的郭谏臣,偏偏自己要居于此种人之后,却是上前抬起右脚直接将郭谏臣踹飞出去。

    殿中的派系早已经划分得清清楚楚,林党及一些热血官员纷纷寻找“敌人”,而后便是直接动手打人,亦或者像潘晟那般冲上去薅对方的头发和拔胡须。

    礼部和鸿胪寺的官员原本是负责这里的秩序,只是管管低级的官员还行,如果想要制止潘晟这种大佬,那当真是寿星公上吊嫌命长了。

    “安静!安静!”

    陈洪身为相伴于隆庆的近侍,一直负责维持朝堂的秩序,看到如今混乱的场景,亦是大声地提醒道。

    只是龙椅上的皇帝不是嘉靖,而是没有什么魄力的隆庆,众官员根本不搭理陈洪,却是纷纷投入到战斗中。

    因潘晟的愤而出手,接着张居正和王本固加入战团,随后林燫突然的振臂高呼,致使这个矛盾很快演变成了打群架。

    其实说“打群架”并不够准确,而今徐党和山西帮早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盛况,在人数上完全处于劣势,战局呈现着一面倒的形势。

    虽然山西帮有能打的官员,但双手难敌四拳,往往一个人面对的是三到六个人的围殴,却是完全落于下风。

    如果以为大明官员打架亦是温文尔雅,那便是大错特错。虽然不像景泰朝那般打死三人,但双方在打斗间,已经有十几人鼻血飞溅。

    “诸位大人,你们都是读书人,还请勿要动手,有辱斯文!”陈洪看着乱糟糟的朝堂,显得好言相劝地道。

    “混账东西,竟敢瞪老夫,纳命来!”

    “竖子,竟碍老夫观战,老夫今日便教你做人!”

    “死老头,竟然咬我大腿,你难道属狗的不成?”

    ……

    殿中的官员早已经打作一团,一些原本想要明哲保身的官员亦是纷纷加入战局,却是丝毫没有将陈洪的话当一回事,甚至大家早已经忽略了龙椅上的隆庆帝。

    虽然他们一直接受着儒家尊君思想教育,但他们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将这当一回事,利益和义气之争更让他们疯狂。

    这……

    隆庆本以为自己的臣子是吵架的高手,但看着殿中扭打成一团的官员们,已经是要重新认识这一帮大臣。

    特别是看到林晧然一直谦谦君子的形象不复存在,却是替郭朴出头教训了张居正,而今更是将上前欲拯救徐阶的王本固摔倒在地。

    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林晧然之所以能主持山西大捷,致使俺答乖乖寻求和平,却是跟林晧然身上的血性分不开。

    “哎哟!”

    王本固被摔得七荤八素,特别是腰已经明显扭伤,却是痛苦不已地躺在地上呻吟起来,暗暗后悔自己的鲁莽之举。

    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年纪远没有林晧然的优势,身子板比林晧然强不到哪里去,但万万没有想到双方的战力差距会如此巨大。

    早知如此,他就不该跑出来拯救徐阶,任由这个奸相自生自灭。

    陈洪看到自己的劝阻没有一丁点效果,亦是清楚隆庆没有震慑百官的能力,看到越来越混乱的斗殴场面,便是进行提议道:“皇上,我们还是先行离开这里吧!”

    战况到了这一步,已然是全面的大混战,几乎人人都参与其中。不停有东西在殿中高高地飞起,那戒笏板更是断了十几块。

    隆庆看到有一只靴子飞到自己的脚跟处,亦是意识到这里有危险,便连忙点头地道:“对,我们先行离开!”

    “父皇,孩儿害怕!”朱翊钧第一次看到此番“打群架”的场景,早已经吓得两脚发软,却是求救似地望向隆庆并呼唤道。

    隆庆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大儿子还身处于危局之中,当即进行招手道:“钧儿,快到父皇这边来!”

    朱翊钧却是可怜兮兮地站在原地,却是轻轻地摇了摇头,整个人已然是动弹不得。

    陈洪看到朱翊钧脚下的水迹,当即便知道怎么回事,终究还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小孩子,便是跑过去将皇长子朱翊钧抱了过来。

    “皇上,此事皆因不当这份不合时宜的诏书而起,臣恳求收回诏书,亦请免去今日参与群殴官员的罪责!”林晧然手持着那份圣旨来到隆庆面前,显得一本正经地请愿道。

    高明!

    陈洪瞧了一眼乱糟糟的大殿,又是望向林晧然这个事情还归那份诰书,亦是不由得暗暗地向林晧然竖起了大拇指。

    隆庆面对林晧然之时,却是发现有许许多多的官员已然望了过来。

    纵使他并不聪明,但亦是知晓现在不给出许诺,不遵照林晧然的意志行事,自己这个皇帝恐怕都不能幸免于难。

    “不要!”

    正被潘晟压在地上摩擦的徐阶见状,当即痛苦地想要制止道。

    潘晟虽然有玩命的决心,但始终还是顾忌着徐阶的身份,只是看到徐阶竟然还想制止,却是朝着徐阶的面门重重地挥中超水准的一拳。

    徐阶正是寄望于隆庆拿出嘉靖那般的帝王之威,只是眼前突然一黑,整个人便是昏迷过去了。

    隆庆知道造成朝堂如此混乱,其实他亦是难辞其咎,毕竟刚刚是他同意徐阶宣读册封太子的诏书,却是知道今日想要强行册封皇长子为太子已然是不可能之事,便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陈洪上前接回那道明黄的圣旨,跟着林晧然交换一个眼色,便是急匆匆地跟随隆庆从侧门离开这里。

    随着隆庆和皇长子离开,虽然这场打斗还没有结束,但以林晧然为首的阻击战已然是落下了帷幕。

    皇长子朱翊钧没能如同历史那般被册封为太子,历史的车轮已然是微微偏向,将会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前行。

    林晧然相信有着充分的时间和空间,那么他必定不会让华夏走向没落之路,而是借着大航海时代带领华夏走上世界之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