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大国相) 余人

第2419章 受天世运之何去何从

    噗!

    刘伟的脑袋被按在门槛上,随着护卫头领挥刀而下,当即溅起一道鲜血,震慑住在场的所有官员。

    这……

    在场的官员没有想到宁永忠竟然有如此残暴的一面,为了逼迫他们就范,竟然不惜在他们面前斩下了刘伟的脑袋。

    挥下屠刀的头领的嘴角微微上扬,先是收起那把带血的腰刀,而后显得虎视眈眈地望向在场的官员。

    人类遭到生命威胁的时候,往往都显得十分的脆弱。

    在场很多官员养尊处优太久,哪里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当即宛如是一只缩头乌龟般耷拉着脑袋。

    宁永忠的脸上浮起满意的笑容,看到刘伟被斩下的头颅顿时感到自己已经掌控了一切,便是缓缓地扫过在场的所有官员。

    在所有官员纷纷低下头颅的时候,推官李向荣的表现显得十分的突显,简直就是如同当年的海笔架。

    李向荣稍作犹豫,便是无所畏惧地迎向宁永忠的目光。

    他自然知道现在的处境,而今如此挑衅的举动,定然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但心里却已经有了坚定的信仰。

    如果他们所有人遇到强权就要低头,那么华夏才能摆脱持续了数千年的人治社会,何时华夏民族才能真正挺起脊梁骨。

    正是如此,哪怕他明知道跟着宁永忠对视将会带来灭顶之灾,但却是义无反顾地维护着心中的正义,坚定着自己的那份信仰。

    这个天下不是一家一姓的天下,而是应该是天下人的天下,大明应该走上依法治国的万民共宰的新社会。

    “李推官,你是要自寻死路吗?”宁永忠跟李向荣原本就有过节,此时显得皮笑肉不笑地询问道。

    这……

    在场的官员注意到李向荣的举动,亦是意识到宁永忠还是要拿李向荣继续开刀,却不由得担忧地望向不畏强权的李向荣。

    李向荣面对死亡威胁,显得无所畏惧地回应道:“我死又有何足惜!刘通判刚刚说得对,你就是一个叛国贼,朝廷定会诛杀你全家!华夏不会因你这种败类而发生改变,定然会在林相爷的领导下兴盛万万年!”

    这……

    在场的官员似乎贪生怕死,但听到李向荣的一番话,亦是涌起了一种久违的豪情。

    尽管他们受到了宁永忠的生命威胁,但他们心里其实十分的清楚,而今的顺王叛军定然无法战胜朝廷的百万雄军。

    现在之所以选择向宁永忠屈服,主要还是想要明哲保身,不愿意成为宁永忠的刀下之魂。

    “呵呵……看来你是真的不怕死!来人,将他抓起来,亦在门口处斩!”宁永忠假意笑了两声,而后大手一挥地命令道。

    李向荣面对上前的护卫,却是没有丝毫畏惧地骂道:“宁永忠,你枉为圣人门生,简直就是吾辈读书人之耻!”

    “你因奸相扩招才得与中得功名进入官场,有何资格跟本府论道!”宁永忠一直以自己进士功名为荣,当即不屑地反驳道。

    李向荣被护卫抓了起来,但还是愤恨地指责道:“我虽学问不及你,但却知道要心怀天下和心系百姓!不像你虽是旧科进士,饱读圣贤书,却置天下和百姓于不顾,意图让华夏毁于战火。今日终知晓林相爷为何要扩招,汝等旧科进士虽然嘴里满口仁义道德,但干的尽是男盗女娼之事!”

    这……

    在场的官员听到李向荣的这番论调,却是突然间面面相觑起来。

    虽然李向荣骂的是宁永忠,但未尝亦不是在骂他们。他们此次虽然是被宁永忠胁迫进来,但面对这种情况却没有作为,亦是在置天下和百姓于不顾,无疑亦是李向荣口中的伪君子。

    “顺王是皇家正统血脉,本府拥立于他正是顺应圣人教导,你乃奸相党羽有何资格指责本府!”宁永忠最是忌讳别人否定他的德行,便是继续进行争执道。

    李向荣的眼睛带着怒火,却是冷冷地质问道:“且不论这天下该不该由顺王当政!今华夏已是盛世,你贵为平阳知府竟欲让叛军入城,汝可顾及百姓乎?”

    在这里争论不休的时候,城外的桃花村正在上演着人间惨剧。

    由于大明经济得到了腾飞,各行各业都得到了蓬勃发展,很多地方借着经济发展的春风找到了一条条致富之路。

    桃花村本是平阳府下辖的一个普通村子,离平阳府仅有二里地,原本因桃花而得名,但如今却因桃花酒而扬声在外。

    由于大明酒水市场的迅猛发展,桃花村的村民在族长的带领下,从联合钱庄贷得一笔款项修建了一个颇具规模的酒坊。

    在他们悉心的经营下,加上桃花酒的口感极佳,致使他们所出产的桃花酒得到了广大百姓的热捧,更是成为山西平阳府销量仅次于羊鞭酒的山西名酒。

    正是依靠着桃花酒的酿酒技术和销量,让这个原本食不裹腹的村子渐渐富裕起来,致使村民的日子十分的殷实,更是当地有名的富裕村,还一度登上顺天时报的模范村。

    正当这里的百姓辛勤劳作的时候,却是迎来了不速之客,一支身穿兵甲的军队狞笑着闯入桃花村烧劫民舍。

    “叛军怎么来我们桃花村!”

    “怎么回事,这帮简直就是一伙强盗!”

    “呵呵……你们说得没错,我们原本就是强盗!”

    ……

    顺王的左军途经桃花村之时,被委任马旗大将军的马大春突然临时起意,竟然率领部下冲进了桃花村进行洗劫民舍。

    面对着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村民变得不知所措,很多村民亦是跟着平阳府的官员那般纷纷屈服于强权。

    “别光顾着他们的酒,先弄一些值钱的金银,最好是银票!”

    虽然他们都穿着兵甲,手持着统一的刀具,但仍旧山贼的行事作风,显得十分熟练地进行打家劫舍。

    一个面容丑陋的头领带着几个手下一脚踹开了一户人家,先是在屋里翻箱倒柜,接着将珠宝和银元等银揣进怀里。

    他正要离开的时候,却是突然注意到墙角躲着一个白嫩的书生,看着白嫩书生的精致面容,便是狞笑着走了过去。

    啊……床上很快便传来男子的痛哭。

    同样的场景在他处上演,其中不乏出现天怒人怨之事。

    虽然很多人不认同徐渭“帝王皆贼”的观点,但从古至今争夺天下的皇帝都没一个干净的,底下的人都会做着许许多多丧心病狂的事。

    亦不怪林晧然宁愿选择放弃自己称帝,而是选择开创一个万民共宰的新社会,只有打破王朝更替才是华夏真正长盛不衰的根本。

    “这是我们桃花村生存的依仗,我们今日纵是身死,亦要守住这份基业!”桃花村的老族长带领壮丁守着酒坊,显得视死如归地道。

    原本已经支撑不住的村民在老族长的激励下,亦是爆发着惊人的能量,守护着他们桃花村村民的共有产业,抵抗着这伙该千刀万剐的叛军。

    砰!

    一个书生看到村里如此惨状,从屋里拿着一支火铳跑进来朝着马背上的马大春放了一枪,子弹堪堪从马大春的耳边飞过。

    “将他拿下!”旁边的头领见状,当即便是指着那名书生下达指令道。

    几个亲兵当即便是扑向那个手持火铳的书生,由于火铳已经打出,书生显得是毫无还手之力,便是被抓了起来。

    “呵呵……找死!”马大春来到书生的面前,举刀便要了结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

    “马将军,你此举不妥,大帅有令不许杀平民!”旁边的副将张子良看到马大春要杀人,当即便进行阻止道。

    原本他是因杨家对他家有恩,此次才选择跟随顺王起事。只是看到马大春等人的这番举动,看着这个村子的惨况,却是不得不重新思考这种报恩做法的对与错。

    “这个好办!”马大春将一把匕首丢给一同被抓的男子,然后抽出腰刀架在那个男子脖子上威胁道:“若是你不杀了他,那么我便杀你!”

    “将军,你……你不能这样做!”男人遭到死亡威胁,却是挣扎着道。

    马大春的脸色顿时一凛,当即发狠地威胁道:“快点,不然休怪老子的刀不客气了!”

    “当家的,他父亲给我们家治病不收钱,还救过婉儿的命,你不能这么做啊!”妇人看到自己丈夫拿起匕首就要捅人,便是出言提醒道。

    马大春看到男人变得一阵犹豫,却是将腰刀放在妇人脖子上威胁道:“若是你不杀他,那么我便杀了你的妻女!”

    这……

    副将张子良看到马大春这番举动,不由得再度打量这位无耻的主将马大春。

    “杀我吧,我不会怪你的!”年轻的书生看到马大春如此威胁,亦是对着男人出言道。

    男人的眼睛溢满泪水,内心显得十分的挣扎,但为了自己的妻女,还是发狠地捅向了那个年轻的书生。

    年轻书生腹部中刀,而后便是捂着伤口摔倒在地。

    马大春看到年轻的书生倒地,当即便是哈哈大笑起来。先是轻蔑地瞥了一眼试图制止自己的副将张子良,而后十分得意地拍马离开,宛如是打了胜仗的将军般。

    副将张子良看着这个背影,却是忍不住暗暗地攥紧拳头。

    “怎么还拿不下这个小小的酒坊?我们大军今晚在城里开庆功宴岂能少了酒,给老子快点拿下!”马大春拍马前去查看酒坊的战局,却是显得十分不满地道。

    却不知是谁在一直纵火,除了酒坊外,整个村子几乎被烈火笼罩,更是传出了阵阵的哭泣和哀嚎的声音。

    这里原本属于一个向往和平的乐园,只是由于他们擅于用自己的双手酿造成醇香的桃花酒,却是成为一个人间地狱。

    他们错了吗?似乎没有错,错的终究还是这个充斥着对皇权贪欲的世道。

    桃花村成为一片火海,一道道的黑烟直出云霄,让人在很远之外都能够看到这里的惨状,致使周围一带的百姓变得是人心惶惶。

    “叛军向我们平阳城进发了!”

    “叛军离我们平阳城不足三里!”

    “怎么回事?为何还有一个城门没有关上?”

    ……

    平阳城的百姓不断得知顺王大军最新的动向,只是看到城内仍旧没有组织起防御力量,致使城内显得更加的混乱。

    到了这个时候,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已经有家底的士绅阶层,心里都生起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慌张。

    原本一些百姓还寄望于平阳城的防御力量,只是看到城门至今都没有关上,更是得知顺王的大军有十万人之多,致使越来越多的百姓选择了逃亡。

    不过一些刚刚走出城门的百姓又是犹豫了,在看到桃花村方向升起的一道道黑影,却是知道不可能是谁家烧饭烧了屋子,定然是这支叛军的杰作。

    怎么办?我们该何去何从?

    平阳府的百姓看到这个糟糕的世间,亦是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迷茫,却是希望这个时候出现真正的救世主。

    面对着如此混乱的局面,作为平阳城乡绅代表的张家却是站出来震臂高呼道:“今奸相当道,隐瞒皇上驾崩而欲自立!我们作为大明的子民,当打开城门迎接正义之师,一起扶佐顺王……!”

    砰!

    却是这时,一个鸟铳声响起,一枚子弹打穿了张家主的头颅,而开枪之人毅然是平阳城的纺织女王李十一娘。

    在所有人都陷于混乱之中的时候,作为平阳城纺织业的传奇人物站了出来,而她身后则是统一手持火铳的女织工。

    面对着台下众百姓的疑惑目光,十一娘显得十分平静地道:“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平阳城是我们平阳百姓的平阳城,我们一起守护我们的家园,虽死无憾!”

    此话一出,正处于迷茫的百姓像是看到了一盏明灯般,亦是意识到他们才是平阳的主人,这座城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根。

    仿佛在某个瞬间同时达成了契约,台下的百姓纷纷震臂高呼道:“一起守护我们的家园,虽死无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