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寒门祸害(大国相) 余人

番外五:终章

    法统十年底,京城傍晚时分突然下起一场鹅毛大雪,一片片雪花在空中直直坠落,亦有受风而飞翔或盘旋,气温明显比往年更要寒冷。

    灵石胡同,林府饭厅。

    林府是一妻九妾制,由于都已经有了生养,而林文虎和林文雷又添男丁,致使现在的林家可谓是人丁兴盛。

    管家带领着一众侍女端上一盆盆热乎乎的菜肴,几个桌子的男男女女都是规规矩矩地坐着,显得十分的热闹。

    林晧然已经年过五旬,尽管仍旧是一张白皙且俊朗的脸,但眼角早已经染上了鱼尾纹,终究是敌不过岁月的侵蚀。

    在端起碗筷用餐之时,看着下面的庭院飘起风雪,他突然黯然长叹一声,便索然无味地放下碗筷起身离开。

    客厅的众家眷看着林晧然如此举目,当即不由得面面相觑,正抱着刚出生儿子的玛莉娅公主眼睛仍是充满着茫然。

    “今天老爷没有胃口,大家继续用餐!”吴秋雨同样停下了手中的碗筷,拿出一家主母的威严道。

    众家眷听到主母吴秋雨发话,便继续默默地扒饭。

    天空越来越昏暗,鹅毛般的雪花纷纷扬扬地飘下来,静静地将整个庭院渲染成白茫茫的一大片,当年林平常栽种的老桃树同样不能侥幸。

    林晧然站在屋檐下,看着庭院中皑皑白雪,亦是抬头望向灰暗的天空,脸上涌起了一种历经万事的沧桑。

    吴秋雨来到林晧然的身旁,眼睛带着关切地询问道:“相公,你是在担心这场大雪影响百姓的收成吗?”

    “现在的华夏何须再担心粮食,我是担心这人心的贪婪!”林晧然轻轻地摇头,却是苦涩地说道。

    花映容和阿丽都跟了出来,花映容显得无奈地道:“松江、苏州、杭州和广州四个交易所的小米和大麦被那帮人联手炒高,而今有了这场雪灾,恐怕又有无数参与其中的百姓得破产了!”

    “万丈深渊终有底,唯有人心不可量!这帮人布局了这么久,现在遇上如此的灾情,想必是要狠狠收割一波了!”林晧然悠然一叹,显得无可奈何地道。

    花映容却是知道这个事情远比表面要棘手,若是他们贸然出手,却是治标不治本,甚至还会助长一些人的投机热情。

    “相公,妾室不懂!相公现在身居相位,又手握兵权,有什么问题是解决不了的呢?”阿丽不改当年的女侠气概,却是一本正经地表态道。

    林晧然深深地望了一眼阿丽,终于不再说话。

    法统十年的冬天显得格外的寒冷,由于股市和期市的双杀,让很多原本殷实的家庭一夜之间便破产。

    林晧然花费数十年营造的小康社会,在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金融危机中损伤大半,甚至很多家庭纷纷背负了重债。

    这场金融危机的表面诱因是林晧然十年任期届满和小冰河时期来临,但最大的根源还是本国经济面临严重的衰退期。

    华夏这么多年的海上贸易繁荣实质是对其他国家消费市场的一种“压榨”,越来越的国家购买力下降,从而导致海上贸易额逐年下滑。

    另一方向,几千万农民涌向城镇的红利期已经消失,致使以纺织业为代表等传统手工业陷于停滞。

    这种经营的困境被这些年繁荣的股市所掩盖,伴随着这场金融危机的突然降临,让很多作坊主破产,从而致使大量的工人失业。

    金融危机的杀伤力不仅仅是参加其中的疯狂投机者,由于华夏的消费市场进一步萎缩,导致更多的华夏商品滞销,频频出现了“倒牛奶事件”。

    最为严重的还是那些正在野蛮生长的民间借货钱庄,这些钱庄都有很雄厚的官方背景,纷纷将钱放贷给学生、投机者、濒临破产商人和贪图享乐的年轻人。

    林晧然一直所倡导的工业革命并没有出现,反倒放贷产业宛如雨后春笋般,正疯狂地蚕食着华夏这数十年的海上贸易成果。

    法统十年十二月初六,这既是一个为女王贺寿的隆重典礼,亦将是委任新一任法统首辅的重要日子。

    一轮朝阳从东方冉冉升起,整座紫禁城变得清晰起来,这里大小宫殿七十多座,房屋九千余间,占地足有72万平方米。

    文武百官身穿各个衙门标识的现代化职业装,从午门走进紫禁城,来到皇极门前的平台相对而立。

    身穿锦锈长裙女王服的林平常从皇极门走出,来到这个最高的平台处。

    她的皮肤如雪,眼睛仍旧清澈明亮,虽然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野丫头,但眉目间不忘初心,这些年一直致力于匡扶正义和推动女权社会建设。

    “臣等叩见女王,祝女王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文武百官看到林平常出现,便是将手按在胸前,向着这位拥有一定实权和极强声望的女王表达祝愿道。

    林平常对繁文缛节一直不感冒,却是没有瞧那两个首辅侯选人,当即便进行宣告道:“本女王宣布:新一届法统共和国首辅由前首辅林晧然连任!”

    文武百官听到这个任命,却是有人欢喜有人愁,特别一些人知道林晧然对高利贷持反对意见的官员不太情愿地跟着鼓掌。

    “哥,咱们再干十年就退休吧!”林平常将首辅印交给林晧然,显得认真地说道。

    林晧然苦涩一笑,望着下方躲闪自己目光的几位松江府和山西籍官员,却是长叹一声道:“希望到时真能退休吧!”

    法统十一年正月初一,新任首辅林晧然颁布了《个人破产法》,给予国民摆脱过去债务而重新开启新生活的法律保障。

    面对着无孔不入的丑陋资本,尽管他不能打破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的铁规,但他治国的理念始终是保护国民而非所谓的私有财产。

    至于这场经济危机实质早就有了应对措施,法统币既然已经成为世界货币,接下来只需要疯狂开启印钞机即可。

    后世《大国相录》有云:相在位,华夏长盛不衰,万国莫不称臣,此乃华夏宰世界几百年之基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