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怪陆离侦探社 吾即正道

六.上涨的潮水

    以及最重要的问题如果孔洞之外不是地面。

    也许孔洞通往另一个更大,或者更小的封闭地下洞窟。

    陆离走入浅滩,捡起一块石头,站在孔洞下抛向头顶。

    石块带着略微弧度飞出孔洞,脱离萤石组成的晦暗光芒。

    陆离仰头,安静地倾听上面的声响。

    啪

    几秒后,一声隐约脆响从孔洞外传来,随即石块从孔洞边缘滚落下来,砸在陆离身旁,“咕咚”迸溅起水花。

    石块自然下落,没有触及孔洞外的顶部,这意味孔洞里的空间比洞窟更高。

    石块落下也没泛起回音,也许空间更宽阔,也可能回音泯灭在地底洞窟的水流声中。

    陆离仿佛恶邻,接下来又陆续掷出几块石块,丢进顶部幽深无光的洞口,确定没有回响,也没有怪异。

    只是如何上去仍是个难题。

    陆离尝试将石块绑上藤蔓,掷进孔洞,尝试几次后无疾而终。

    丢上去的石块难以着力,也没缠绕在什么上,轻轻拽动藤蔓就如蛇般抽搐着滑下。

    而麻烦不仅如此,陆离开始感觉到寒冷,手脚也变得失去温度。

    他现在急需回温。

    哗啦哗啦

    走回岸边,陆离捡起之前被放弃的潮湿树枝夹在腋下,尽可能用体温烘干它们的水分,解下缠绕伤口的绷带,绑在手心,开始钻木取火。

    疼痛碾压着掌心水泡,快速转动的木棍底部开始冒出青烟,但持续几分钟,仍然只是冒出青烟。

    没有火星浮现。

    在潮湿的木棍上想要钻出明火几乎不可能。

    灯塔绽放的只是光芒,并非真实火焰。而真正的油灯早已与处于真实与幻象夹缝的星期五一同消失。

    如果不想因失温冷死在地底洞窟,陆离只能用灯塔取暖,或是返回岩层孔洞。

    前者燃烧人性,而后者等于重归困境。

    但现在只能这样。

    陆离解开绷带,重新绑在胸口。

    藤蔓绑在先前推入浅滩的岩石上,陆离用大衣包起拾捡的树枝和带来的东西,钻入隘口,退回岩层空洞。

    一分钟后,陆离带着藤蔓钻出水面,孤岛上只有火堆孤单地燃烧着。

    树枝丢在火堆旁烘干,拧干大衣水分,铺回它原本的位置。

    将藤蔓缠在脚踝,陆离坐在火堆旁取暖,等身体渐渐回暖,填进一些未干的湿木枝增加燃烧时间,疲惫的身躯蜷缩在变得干燥的大衣上,进入梦乡。

    ……

    “驱魔人先生……驱魔人先生。”

    焦急呼唤声将陆离缓缓唤醒。

    陆离睁开黑色眼眸,看到一张偏胖的脸孔挤在面前,带着松了口气的庆幸。

    “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

    微胖男人拍着胸脯,后怕地说:“如果不是看到你还有呼吸我还以为你”

    他没将死字说出口。

    “这是哪里?”

    仍未从混乱记忆脱离的陆离环视周围。

    他应该在远离地面,被暗河包围的地底岩层沉睡,但周围是办公室般布置的房间。

    窗外掠过飞行的海鸥,隐约传来街道上的喧嚣声。

    这种平静一幕许久未见。

    “我的办公室。”微胖男人说。

    陆离认出了他,本杰明·艾伦,安蕾夫人艺术画廊的店长。

    “发生了什么。”陆离捂着又开始痛起的脑袋,从沙发中坐起。

    不知为什么,陆离曾经的记忆,或是说未来的记忆仿佛被涂抹的涂鸦,渐渐模糊,混合。

    广个告,【 app  】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可以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仿佛醒来之后就会消散的梦境。

    “您昨晚答应为画廊驱魔,今早我过来时看到您正在楼下和幽灵对抗”

    本杰明·艾伦的话让陆离忽然意识到什么,倏然站起离开办公室,不再平静地向楼下快步走去。

    “继续说。”

    “啊?哦……”

    本杰明·艾伦迈着短腿跟上去,气息急促地继续讲述。

    “然后您驱魔成功,消灭了幽灵,但您昏了过去。”

    经过楼梯平台,德古拉的油画挂在墙壁上,仿佛死物。

    没有理会它,陆离径直走过。

    “于是我和伙计把您抬到办公室,没多久您就醒了”

    美丽的雕塑犹如展品,一动不动。

    陆离停在画廊中段的一副油画前。

    画像描绘的地方处于庄园之中,可以见到小径两旁暗绿淡粉的花圃与作为背景的宅邸。

    长椅是油画的主题,但上面没有身影坐着。

    失真偏暗的斑驳色彩为油画增添一抹孤寂但它本不该是这样。

    “安娜呢。”陆离怔怔望向空荡的油画。

    本杰明·艾伦夸赞道:“它被您消灭了。”

    “你说,我杀了她?”陆离垂下眼眸。

    “呃……是的……”本杰明·艾伦感觉驱魔人先生状态不太对。

    事实的确如此,因为那模糊混合的记忆正在被抹去。

    地底岩层、安娜袭击、安娜晋升恶灵、降神之绳仪式、艾伦王城摧毁、理查德夺取旧日者之躯、沼泽之母、结识安娜……

    记忆被一层层抹去,故事以另一个开头重新开始

    哗啦哗啦

    本杰明·艾伦在说着什么,但声音忽然变成潮汐般的水流声。

    陆离从睡梦中醒来。

    清晰水声冲刷在耳畔。它们比之前更加喧嚣,汹涌冲过。

    孤岛面边因湍急水流缩小了许多。

    陆离抹去脸庞的水渍,拿起树枝填入微弱的火堆。

    暗流变得湍急,也许上流洞窟正发生什么。

    解开脚踝藤蔓,陆离带上灯塔,重新跃入冰冷刺骨的河流,沿着上游回到洞窟。

    爬出隘口站起,原本小腿深的浅滩淹没了膝盖,水潭里的喷泉剧烈沸腾着。

    潮汐?

    陆离淌水来到被淹没的岸上岩壁上的藤蔓只在离地两米的高度。

    这意味着潮汐会达到的高度。

    但这种意外不足以让陆离触碰到洞顶,除非

    将救赎挂在腰间,陆离搬动洞窟里的岩石,在潮汐还未完全上涨前用石块堵上隘口。

    出口被石块堵上,洞窟里的水位比想象中上涨的更快。

    陆离攀附着边缘藤蔓,让上身付出水面。

    半个小时后,洞顶变得触手可及,那些镶嵌上面的星辰也清晰呈现:不规则的发光萤石。

    陆离举起的双手抓住孔洞边缘,发力将身躯拉出深水,爬出孔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