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怪陆离侦探社 吾即正道

七十七.故人

    “我领入侵者去宁静之森……”

    声音犹如将死的努诺·亚历山德罗维奇教授。

    他的诅咒似乎就是源于这里。

    沙沙

    大树回应般摇晃树冠。

    “这是先驱者的指示……”

    风声带来低语。

    大树遵从地垂下树冠。

    枝角身影走到陆离面前:“入侵者们,和我来……”

    它转身向森林深处走去。

    危险似乎解除,陆离从泥土里爬起,拂去周身落叶。

    “我的腿……”

    大姐头的扭曲面具后响起委屈哭腔。

    “能恢复吗。”陆离捡起大姐头。

    “不能……”

    “这件事结束我帮你缝上。”陆离把它放在身后兜帽里,环视周围。

    重重林影将他包围,矗立肥沃泥土中的树木生机盎然,如有必要,它们也会在一瞬间化为强大战士。

    无路可逃。

    模特母亲的嘶吼不曾停歇,但接近力竭,树木倒塌声也消失多时。不会多久,它会被这片森林制服,成为养料。

    收回视线,陆离跟上远去的枝角身影。

    沙沙沙沙

    它踩着厚厚落叶泥土,漠然在前面带路。

    越往深处,树木越粗壮高大,原始森林般遮蔽天空。积蓄的落叶淹没小腿,落进去发出的沙沙响声是幽暗静谧森林的唯一声音。

    不知它们是否也像外围树木一样,会因外敌变成守护家园的战士。

    大姐头紧紧抓着兜帽,陆离安静跟随着。

    一段时间后,林影深处浮现一片自然生长的树屋。

    枝条天然形成树屋的轮廓,墨绿色的树叶点缀树屋外形。

    许多和枝角身影相同,身躯生长枝杈的植物人居住在这里。它们披着破损斗篷,枝杈从缝隙间生长,都是年轻人与孩子。

    那些年长的植物人扎根在空地边缘,有些仍是人形,有些半边身躯化为树木,或是彻底成为森林的一员。

    森林深处的场景带着奇异的宁静祥和。

    感受到外来者,它们好奇望着这边。

    在空地中间,一颗巨树矗立。它躯干更粗壮,树冠更高,就像庇护午夜城的巨树一样庇护这片栖息地。

    “先驱者在等着你们……”

    枝角身影停下,回身注视陆离。

    陆离望向隐约勾勒出一张苍老面孔的巨树,迈步走去。

    “我们能逃跑吗?”

    大姐头不再尖叫,趴在陆离耳边小声嘀咕。

    “如果你会飞。”陆离说,走到巨树的树冠下。

    褶皱树皮上的脸孔缓缓睁开一只眼睛。

    “我感受到了……你的气息……我记得你……”

    树枝颤抖地“簌簌”声中,追忆的低语响起。

    “驱魔人……陆离。”

    “你是谁。”

    陆离观察那张脸孔,试图从遍布沟壑树皮的苍老脸孔上响起什么。

    先驱者缓缓回答陆离。

    “二十四年前……落雷堡……小琳娜……想起了吗?”

    眼前树皮脸孔渐渐与落雷堡那名感染植物瘟疫,被抓瞎一只眼睛的小女孩重合。

    陆离轻轻颔首。

    “很高兴看到你还在……”

    小琳娜……或者说琳娜之树轻轻摇曳树冠,用此表达它的喜悦。

    “但为什么你的气味……变淡了……我险些没认出……”

    “发生了一些事。”陆离简短回答。

    大姐头这时从兜帽里钻出脑袋:“你们认识吗?”

    “二十四年前。”陆离说,环视周围:“你是它们的首领吗?”

    树冠沙沙晃动着。

    “我不是它们的首领,我是祂的子民。”

    “祂?”

    一条枝杈垂下,轻轻指向森林的更深处:“居住在森林中央,我们的主,先祖之灵。”

    陆离安静眺望时,琳娜之树唤来远处的枝角身影。

    “先驱者……”

    枝角身影尊敬低下头颅。

    “陆离……将是我们的……引路人……”琳娜之树迟缓地说。

    “我……不明白……”枝角身影抬起它的脑袋:“我听说过他……他剪去我们的枝杈,让我们保持丑陋外表……不得生长……”

    “不……孩子……”琳娜之树慈祥地注视它:“修剪才让树木更茂盛……陆离是我们的园丁……”

    这一次,枝角身影重新垂下头颅,对陆离说:“引路人……”

    无论如何,危机解除,陆离和大姐头不会再被作为肥料,埋入地下。

    琳娜之树询问陆离接下来要去哪。

    “风暴角。”陆离回答。

    植物栖息地离风暴角还有一段距离,怎么安全抵达那里仍是件麻烦事。

    “请在此休息……天快黑了……”琳娜之树建议他。

    离夜晚还有不到两个小时。

    琳娜之树让聚集地的居民为陆离腾出最靠近它的树屋,又提供给他树枝与草叶,让他生火躲避黑暗。

    对陆离好奇的植物人们远远避开那间树屋,它们不喜欢火焰。

    树屋里亮起火光,驱散静谧森林弥漫的幽暗。

    他并不孤独。身旁的

    还有“噼啪”燃烧声里,树屋墙壁忽然渐渐突显出琳娜之树的脸孔。

    “我们可以说说话吗……”苍老脸孔像个小女孩,带着期盼问。

    陆离的确有些问题想问:“那只首领死了吗。”

    “还没有……”琳娜之树的回答透露一只首领怪异有多顽强与难以对付。“孩子们在消耗它的力量……”

    陆离又问起努诺·亚历山德罗维奇教授的诅咒血缘,琳娜之树回答不记得这个名字与关于他的故事。

    “我们无意侵入……但风会带走种子……”

    植物栖息地很少与外界联系,也不会肆意侵袭攻击人们,就像树一样。

    “我身上有种子吗。”陆离问。

    “已经被我摘下了……”琳娜之树说。

    种子对于祂的子民是种祝福,但对所有人类而言是种诅咒。

    令人惋惜,如果努诺教授还活着,他的诅咒将能得到移除……

    “陆离先生……你觉得这里……怎么样……”

    那张苍老脸孔忽然像是完成作品的小孩子,期待得到大人的赞许。

    陆离望向树洞外幽暗静谧的空地与森林,轻轻摇头。

    “死气沉沉。”

    “为什么……”琳娜之树感到不解。

    “这里只有树。”

    没有动物昆虫,没有植物鲜花。

    除了树木,这片森林什么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