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光怪陆离侦探社 吾即正道

二百一十三.傲慢与偏见与愚蠢

    维纳不冻港失联了。

    首先是商人安东尼无法联系马特乌斯市长,然后彻底无法进入维纳不冻港。不久后午夜城传来讯息,一小时前,维纳不冻港被海水笼罩。

    “我们还有多久能到。”

    甲板上的陆离问茫茫海面上的安德莉亚。

    普修斯捧来时钟,爪子一点一点转动,指向与时针相对的方向时安德莉亚鸣笛。

    12小时后的深夜,他们将抵达维纳不冻港。

    “还……来得及……吗?”奥菲莉亚问道。

    “我不知道。”

    接下来的时间里,陆离和午夜城的联系变得频繁,询问深海之神抵达后的细节。

    祂并非想要毁灭午夜城。

    得知陆离需要,罗伦斯院长从巨树学院打探来只有午夜城上层知晓的隐情:深海之神想抢夺午夜城的信仰。

    午夜女士率领城市里的神祇们,还有愿意帮助的旧下水道领袖,于午夜城外阻止了深海之神,又制止了因古老者严重受伤而觊觎祂的存在。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麻烦被祂带来。世界背脊山脉另一边和荒芜之地的怪异犹如蚊虫追寻血迹到来,午夜城周围的怪异活动显著增加。

    深海之神也许没有叛变,因某种原因负伤的祂需要信徒恢复力量和伤势。在午夜城拒绝之后,维纳不冻港成为祂下一个目标。

    维纳不冻港状况不太好。他们缺少强大力量对抗深海之神,午夜城也来不及帮助。只能希望维纳不冻港有其矗立在黑暗世界的底牌,已经伤势严重的深海之神转化城市需要时间。

    陆离回到船长室休息,应对即将面临的麻烦。

    夜晚,普修斯唤醒沉睡的陆离,告诉他,怪异之雾褪去了。

    走出船长室踏上甲板,寒冷夜风不再被雾霭笼罩,幽暗延伸进望不见的海面。

    他们已经进入深海之神的力量笼罩的范围。

    “离安德莉亚说的时间还有不到两个小时。”普修斯继续说道。

    继续航行不久,能够目视的远方海面,浮现夜光水母般的轮廓。

    随着靠近,它越发清晰和庞大,直至被完全观测见:一座从海面升起,包裹整座城市的神秘荧光水膜。

    海水涌动着,遮蔽内部细节,只透出微弱昏黄的氤氲。

    “能冲过去吗?”

    他们离那片水膜已经很近了。

    安德莉亚鸣笛回应陆离,未减速冲向水膜表示它的决心。

    关闭通往下层甲板的通道,他们退回船长室,装起和检查无法固定、被固定的事物。随后陆离用绳索将自己、普修斯和奥菲莉亚绑在柱子上,应对即将到来的剧烈颠簸。

    船长室窗外的水膜逐渐占据全部视野,愈发清晰,几乎能窥见散发荧光的流动海水。

    猛地震颤中,安德莉亚冲入水膜,幽暗替代荧光笼罩船长室,破碎气泡与海中碎絮贴着玻璃一闪而逝。

    海水从最薄弱的房门灌进船长室,带来冰冷与令人恐惧的逼仄压抑。

    十几秒后,窗外陡然浮现亮光,安德莉亚冲出了水膜

    然后从十几米高的空中坠下。

    失重感与四面八方的挤压感下,船体发出扭曲沉闷的低响,砸入海底。

    掀起的巨浪涟漪向远去荡去,维纳不冻港的海湾外逐渐恢复平静。

    突然间,一艘海浪里翻涌起伏的大船浮出水面,带着从甲板倾泻的海水冲向港口。

    陆离解开绳索,踩在恢复平稳的地板上解开普修斯,略过等待他靠近的奥菲莉亚,眺望远方的维纳不冻港。

    包裹城市的水膜犹如海底城市般流转着粼粼波光,城市里亮着灯光……和火光。有些骚乱,但尚不严重。

    “陆离……”

    烧断绳索的奥菲莉亚示意陆离留意手腕。

    理智值计数器正咯咯作响。水膜内的污染无处不在。

    24小时。

    陆离想起几小时前收到的,署名巨树学院的一篇分析。

    上面记载许多年前一名学者对信仰篡改的研究。巨树学院将其替换、更改,完成最后结论:深海之神篡改信仰需要24小时。

    所以陆离他们不被深海之神的意志侵袭的时间是24小时。如果要拯救维纳不冻港的市民,则只剩下12小时。

    安静而幽冷的安德莉亚驶进平静而昏暗的港口。

    战舰与士兵消失不见,海面没有残骸,不知是与深海之神战斗中死去还是

    海面亮起的探照灯强硬否决陆离的猜测,两艘战舰逼近安德莉亚与港口上的他们,几十门火炮瞄准这边。

    “我们一直在等你,堕落的驱魔人。”

    举着火把的审判所卫队从工人小屋走出。

    显然,他们的到来绝与友善无关。

    “别轻举妄动,那会害死你身旁的陆离先生。”蓄着山羊胡的卫队队长指了指对准他们的火炮,提醒奥菲莉亚。

    “我是来解决维纳不冻港的危机的。”陆离平静注视这名未曾谋面的审判所队长。

    “在危难之时赶来……我不这么认为。而且你认识那只邪神,对吗?”他带着某种令人不适的惋惜与叹息,示意队员靠近陆离。

    “傲慢与偏见。”陆离只是说道。

    称呼古老者为邪神是傲慢,认为陆离堕落是偏见。

    战舰针对下,陆离没有反抗,任由审判所卫队将普修斯、奥菲莉亚,甚至商人安东尼控制。

    安德莉亚反而待遇更好审判所们抗拒踏上怪异,只由两艘战舰看官。

    任由队员粗暴地绑起手腕,陆离注视队长:“乌撒主教会来见我吗。”

    “主教大人的确曾有意向,但不是现在。”从始至终与陆离保持距离的队长回答:“在解决完邪神入侵的麻烦后,”

    “你们有摆脱祂的办法?”陆离反问。

    队长浮现若有似无的嘲讽:“你无权知晓。”

    “那可是古老的深海之神!除了陆离先生你们根本没办法对付祂!”像是羔羊般呗捆住四肢的普修斯挣扎嚷道。

    队长露出厌恶,拒绝与普修斯对话。

    “我的外衣口袋有一份午夜城巨树学院的分析。深海之神的转化会持续24小时,现在还剩下12个小时。”陆离注视着仍然自信的队长说。

    “午夜城也是?不出意外。”

    偏见早已扭曲队长的心灵,他固执认为陆离堕向深渊,挥手示意手下。

    “把它们带到地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