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斗罗之失恋就能变强 啸沧溟

第五百一十三章 我能信任你吗

    “秦剑,你确定小舞的位置吗?”

    与史莱克众人道别后,秦剑将宁荣荣送回了七宝琉璃宗,便带着朱竹清在骑士团的护送下往南而去。

    虽然自己赶路说不定更快些,但毕竟飞行不可持久,他也没能达到魂圣,不能御剑而飞,所以还是选择了骑士团的护卫。

    他们全速运转之下,速度并不慢。

    “我没法锁定小舞的位置,更何况她还在极速运动,按照我这一整天的全力观察…”

    秦剑的眼中有蓝光弥漫,那是精神力驱动到极致的表现,同时眉心属于相思断肠红的光芒在闪烁。

    “小舞她其实不是在往南,而是在环绕星斗大森林,成半弧形的路线向南…”

    他缓缓收紧了拳头:“她是想要回星斗大森林但却回不去!”

    “你的意思是…”

    朱竹清面色一寒:“有人在猎杀小舞?!”

    “而且还不是一个两个人呢…”

    秦剑的目光变得深邃而冰寒:“没想到居然会是…有组织的…大规模猎杀!”

    他的拳头无意识的捏紧。

    如果早知道这样的情况,他根本不会在史莱克学院耽搁。

    可惜小舞不主动激发相思断肠红的情况下,他没法确定她的情况。

    谁能想到这短短一天时间,形势就变成了这样…

    “我们现在怎么办?”

    朱竹清急声道:“直接冲去小舞的方向吗?”

    秦剑忽然闭上了眼睛,沉气宁神,随后缓缓睁开,眼底的焦虑便消失而去。

    “竹清,现在不能慌乱,否则,说不定就是一脚踏入了陷阱…”

    他轻声道:“只有保持冷静,才能做出最准确的判断。”

    “嗯。”

    朱竹清点了点头,目光一直放在他身上:“你说,无论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

    “嗯,你让我想想…”

    秦剑的眼睛看向了窗外:“这种有组织的大规模猎杀,不是出自宗门就是出自国家,又或者…武魂殿。”

    “但若是存在封号斗罗,那么小舞必定撑不到现在,所以武魂殿的可能性并不大。”他又道。

    “秦剑,你为什么会怀疑武魂殿?你现在不是裁判长吗?”朱竹清困惑道。

    秦剑摇了摇头,道:“武魂殿里同样存在不同的派别,我属于教皇一派,但长老殿那一派可不会看在我的面子上就不动手,甚至…会动手得更狠才对。”

    朱竹清深吸一口气:“原来你的处境也是如此凶险…”

    秦剑点点头,又摇摇头:“至少现在的我不是他们可以随意算计的了,如果背后又有人在算计我,那他…一定会后悔!”

    “好了,先不考虑武魂殿,既然没有封号斗罗在场,那么这一次的围猎并不难对付,怕就怕还有人在算计什么,所以要采用最保守的方案,短时间内最大化我能调动的力量…”

    “只要相思断肠红没有血色预警,小舞就没有生命危险…”

    他低头思索了一番,忽然抬头道:“我们先去星斗大森林中央!”

    “星斗大森林中央?那里是…”朱竹清有些困惑。

    秦剑低声道:“那里…是我的家。”

    “你的…家?”

    朱竹清忽然瞪大了眼睛:“我想起来了,那里你曾经带我去过!难怪那时候你会带我往里逃,不是在冒险,而是因为那里对你来说,是最安全的地方!”

    哪怕是在如此严肃的时刻,秦剑还是忍不住想笑:“嗯,那里对我来说,确实是最安全的地方。”

    朱竹清:“……”

    “所以,你的家里,星斗大森林深处,还有其他的十万年魂兽是不是?”她问道。

    秦剑点点头:“对,要救小舞,他们才是我最信任的力量。”

    “可是…”

    朱竹清忽然蹙眉:“如果星斗大森林里的十万年魂兽出现在森林外,会不会引起武魂殿和两大帝国的注意,这样的话,有没有麻烦?”

    “你担心得没错,十万年魂兽离开了森林,必然会遭到围攻和捕杀,哪怕是为了消除不稳定因素,人族也不会让十万年魂兽在外晃荡。”

    秦剑道:“所以,他们顶多只能抵达森林外围,不能出来。”

    “人族…”

    朱竹清微微有些恍惚,随后就是担心:“秦剑,你对人族有看法吗?”

    秦剑怔了怔,略略一想,就明白了她的担忧,便轻抚她的脸庞,道:“你放心,我不仇视整个人类种族,不会随意迁怒,而且…总有一天,在这片大陆上,将再没有人族与魂兽的仇恨…这是我一定会去做的事。”

    朱竹清的心缓缓放了回去,她轻舒一口气,抓紧了脸庞上秦剑的手:“我一定会帮你的。”

    “嗯。”

    秦剑点了点头。

    如此又过去一天,在全速运转之下,骑士团已经抵达了星斗大森林外围。

    当然,这里的位置是森林北方,而据秦剑的感应,小舞在森林外围的西南方向。

    “鬼豹长老。”

    秦剑叫停了骑士团,拉着朱竹清一同下车。

    随着他的声音落下,鬼豹斗罗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他身前,躬身行礼:“裁判长。”

    “鬼豹长老…”

    秦剑看着她,稍稍感受了一番她体内的蛛皇毒,确认自己依然是第一权限的控制权。

    “属下在。”鬼豹斗罗道。

    “我能信任你吗?”秦剑忽然开口。

    鬼豹斗罗微微一怔,随后抬起头来,就看到了秦剑平静的面容,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属下…”

    她深吸一口气,忽然单膝落地,垂首道:“属下身为护卫军大统领,自然可以被指挥官信任。”

    朱竹清的眼眸微微睁大。

    这可是封号斗罗!秦剑到底是怎么让她归心的?!

    难道也是…

    她微不可察的撇了撇眉。

    秦剑当然不知道朱竹清心中所想,反而对鬼豹的举动微感困惑。

    他不过是试探一下而已,倒没想到这女人居然心甘情愿的跪下了,这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不在鬼豹的视角,他无法想象当时匹敌教皇给她留下了怎样的震撼与狂热,更何况身体被蛛皇毒所控,本就已经是教皇一派。

    而跟随秦剑和跟随教皇并无分别,她又早早的就被划归到护卫军中,几乎是看着护卫军发展壮大,也是一步步走到仅次于指挥官的位置上。

    在这种种原因下,对秦剑归心其实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