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 重楼不要粉

第六八五章 踏平梁州(第二更求订阅)

    “师爷!”

    随着三位掌门的拜师,荆哲瞬间多了好多“徒孙”,在城下呜呜泱泱的喊着。

    那些被三大宗门拉来的小门小派见状,也马上向荆哲请愿,没有办法,荆哲也把那几个小门小派的掌门也都收为徒弟。

    至此,梁州城内的五六百号宗门子弟,全部成了荆哲的徒子徒孙。

    因为现在情况特殊,也没有什么正规的拜师仪式,口头说完也就算了。

    旁边的月瑶女皇看的目瞪口呆。

    今天一系列的事情可谓颠覆了她的认知,原本在她听来高高在上的宗门,现在不仅上赶着帮朝廷打仗,而且还上赶着拜一个比他们小那么多人的人为师…

    这实在太疯狂了!

    偷偷打量荆哲,她摇了摇头,心中对他的好奇更深了,但是想到荆哲故意什么都不告诉她时的讨厌模样,又十分气愤。

    这个时候,远方的重骑兵团已经跟之前那五百个兵团汇合,停在距离梁州城墙约一里地外的地方,不知在说什么。

    “哲儿,怎么办?”

    柳惊鸿在梁州多年,一年要上好多次战场,从没有害怕过,但是现在,她怕了。

    不仅因为面对的是五千重骑兵团,更因为她现在心有挂念。

    “五姐,这些重骑兵团之前从未来过梁州?”

    荆哲好奇问道。

    柳惊鸿点头,西疆蛮夷每次攻打梁州就是为了要些粮食,帮临近梁州的十里河等西疆城市的牧民过冬而已,而重骑兵团常年驻守在西疆国都喀甸,距离梁州太远,过来得不偿失。

    而每年冬天,西疆从上到下,都会陷入粮食短缺的境地,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愿在冬天挑起战争。

    荆哲听完,皱眉分析道:“为了粮食?显然不太可能,因为他们也知道梁州真正存粮也就那些而已,他们派了一半重骑兵团过来,大材小用。”

    然后看了看集结完毕,开始步伐统一的这边推进的重骑兵团,说道:“从喀甸到梁州,一路风餐露宿,长途跋涉,再加上粮食短缺,按理来说他们应该疲惫,但是看这些重骑兵团的模样,似乎并没有这方面的困扰。”

    柳惊鸿观看一番,也点了点头。

    “不缺粮,也不要粮,更不可能是为了跟安国全面开战,那他们这次过来,肯定是别有用心。”

    荆哲已经猜到了什么,只是不能确定而已。

    旁边的月瑶女皇脸色更加难看,因为她觉得西疆重骑兵团就是为了她而来!

    之前,西疆只是跟月瑶国要粮,从未打过她们国家的主意,是不是这次自己偷袭他们,彻底惹怒他们,准备把月瑶国灭了?

    想到这里,月瑶女皇心中苦笑。

    本以为趁着冬天西疆国不愿发动战争,赶紧跟安国和亲结盟,结果连梁州都没出去,就发生了这种事。

    难不成,自己想要改变月瑶国的想法,从开始就是错误的?

    若是因为自己致使月瑶国被灭国,她就成了千古罪人,哪里有脸去见列祖列宗?

    ……

    “师父,他们万将来了又如何?”

    “说好听点叫重骑兵团,说难听了,就是些境界一二重的习武之人!”

    “咱们五六百个宗门子弟下去,完全可以以一敌三,再加上两千多惊鸿铁骑,并非没有胜算!”

    或许是刚拜师的缘故,宗门子弟迫不及待的想要在荆哲面前表现一番,自告奋勇道。

    这个时候,重骑兵团推进过来,距离城墙仅有百步之遥。

    看着他们的架势,荆哲马上摇头。

    西疆重骑兵团不愧名声在外,并非什么游兵散将,他们的阵型颇有讲究。

    站定之后,阵列最前面两层竖起了一人半高的盾牌,紧随其后的则是手持长刀的骑兵,刀头朝外,寒光森森。

    在阵列最后则是一排排弓箭手,周围已经点燃了汹汹烈火,弓箭手拿的箭头上都缠着一层松油布,准备随时射火箭。

    就看这攻防完美的阵型,哪怕这些宗门子弟的武功比重骑兵团高些,但贸然下去,结果肯定逃不过一个“死”字。

    这时,城墙下有人喊道:“惊鸿将军可在?”

    说话的人个头比查尔木要矮一些,但是也极为强壮,满脸横肉,那张金黄色的大旗恰好立在他身前,查尔木以及另外几个身穿将军铠甲的人都围在他身边。

    这人便是西疆万将,巴布。

    柳惊鸿往前跨了一步。

    巴布仰头看了一眼,满眼赞赏:“本将在喀甸早就听说过惊鸿将军的大名,今日得见,果然名不虚传啊!”

    柳惊鸿淡声道:“若是我没猜错,这位应该就是名震西疆的巴布万将了!”

    巴布笑着点了点头,不置可否。

    “不知巴布万将带着这么多重骑兵团,长途跋涉至此,所为何事?”

    柳惊鸿不愿多说废话,直接问道。

    “要人!”

    “要谁?”

    巴布往城墙上看了一眼,依稀可见几个攒动的人头,本来到了嘴边的话,突然咽了回去,随后说道:“月瑶女皇可在?”

    “……”

    听到这话,月瑶女皇的脸色“唰”的一声就变白了,看来,她猜的不错!

    而荆哲则有些诧异的看了月瑶女皇一眼,难不成他猜错了?

    这时,月瑶女皇已经站了出去。

    巴布看到月瑶女皇那灿若星辰的容颜,嘴角浮出一丝冷笑:“月瑶女皇,你率兵偷袭,是不是已经打算跟我们西疆国开战了?”

    说到底,西疆蛮夷每年进犯梁州早就成了家常便饭的事情,不会上升到国与国之间,但月瑶女皇偷袭西疆蛮夷,则是主动宣战了。

    月瑶女皇抿嘴不语,双手绞在一起,指甲已经陷入了肉里。

    “月瑶女皇,本将觉得,你应该随我们走一趟,去喀甸跟我们大王解释清楚!”

    巴布又打量月瑶女皇一番,眼神中闪现出一丝贪婪。

    “巴布万将”

    “惊鸿将军,这是我们西疆跟月瑶国之间的事情,你最好莫要插手,否则,本将手下这五千重骑兵团,定会踏平梁州城!”

    “踏平梁州!”

    如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声从方阵中肆虐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