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真没想盗墓啊 单手开宾利

第174章:墓室里见着先祖了(下)

    一具白森森的骸骨!

    这突然惊恐的一幕确实让许天川内心为之一惊,因为许天川压根儿都没有做这方面的心理预防。

    “小叔,怎么了?”

    远处原地等待的刑常一看许天川表情惊异的向后退了一步,好像是看见了什么东西,顿时朝着这边开口问了一句,同样表情跟着凝肃紧张起来。

    “许掌柜,要不要帮忙?”

    焦三也同声大喊。

    只见许天川摇了摇头,脸上的表情慢慢恢复自然,而眼神则一直盯着前方看。

    棺椁后面的这具骸骨实际上并不是朝向许天川这边的,而是面朝棺椁,手里还拿着一根黑折子,黑折子扁平的一端插入了面前棺盖的缝隙中,也就是有了这个支撑力,才让这具骸骨得以站立。

    “太爷爷?”

    许天川看着眼前这具正做着撬棺动作的骸骨,脑海中第一浮现的就是当年死在这座墓冢的太爷爷。

    而且这具骸骨留着长辫子,身上穿的衣物虽然已经严重腐烂,但是也能看出是清代服饰,历史一百多年的时间点也几乎能对照的上。

    综合上述,刑常再说的没假,这基本上就是‘寻亲成功’了。

    这时的许天川内息甚至想要笑。

    居然在古墓里还能见到先祖。

    这个时候,刑常因为实在好奇,也按照许天川先前的脚步,来到了许天川的旁边。

    当刑常第一眼看到棺椁旁边站立的这具骸骨,表情先是惊讶,紧接着就是满满的崇敬之意,直接二话不说,双膝跪在地上,连磕了三个响头:“先祖再上,请受晚辈一拜,您在这里待了百年,晚辈特来接您入土安息!”

    刑常的表现居然比许天川这个正儿八经的嫡系子孙还要亲切。

    不过怎么说呢,许天川虽然身上流淌着许家的血液,但是灵魂已经是另外一个人。

    所以,要说那种特别的亲切感,还真就没有,这点跟刑常不同,就算是装个样子的话,也显得有些做作了,所以这个见面跪拜礼还是免了吧。

    把他的遗骨带出去入土为安,就算是敬了这份孝心了。

    “哦对了,小常子,你不是说我家先祖是为了救你家祖爷爷,才死在这个墓室的吗?那为什么死的时候会是这种正在撬棺的姿态?”

    许天川突然想到了一个比较严肃的问题,但事实上,为了救人才死在了墓室只是刑常的口述,盗墓手札上并没有写这个,只是写了遇到危险……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刑常磕了三个响头后站起来,然后点了点头,挑着眉头,好像同样想到了这一点,说道:“关于这件事,是我们祖上一代代传下来的,其实我也是跟着这么一说,但现在来看,确实有些蹊跷。”

    “嗯!”

    许天川点了点头,肯定是传歪了。

    但这并不影响事实。

    先祖死的时候保持着一个撬棺的姿态,黑折子也只是刚刚插入棺盖的缝隙,明显还没有来得及往上撬,就发生了危险。

    刚才提到了,这幅棺椁是先入殓尸体,封棺之后再进行刷漆的。

    为什么非要等封棺之后再刷漆?通常不是完整的棺具做出来后,再入殓尸体的吗?

    其实这里面的道理很简单,因为这黑漆不是普通的漆,这种漆具有一定粘稠度,可以像蜡水一样,将棺椁的缝隙进行蜡封。

    也就是说,刷了黑漆,还附带了蜡封的效果,从而保证,棺椁内绝对是密封的。

    黑折子插入棺椁缝隙还没来得及往上撬,所以边缘没有丝毫的开封的迹象。

    先祖的这个死法告诉了许天川一个非常关键的危险信号,这棺椁不能轻易去动,非常凶险,以至于先祖都没反应过来,也没有丝毫反应的机会,就原地死在这里了。

    这也完全符合盗墓手札上所说,不知道遇到了什么危险!

    同时也比较符合刑常的说法,自己家的先祖‘救’了他家的先祖。

    许天川在心里做了一个极有可能成立的猜想:

    “当年两位祖先下了这座墓,是自己的先祖先动手拿着黑折子去撬棺,然后遇到了突发的未知危险而瞬间嗝屁,连反应和应对的机会都没有,并且死的应该很惨,很恐怖,以至于吓到了刑常的先祖,然后一人狼狈的逃出了墓室,出去后又用岩石压住了墓口。

    刑常的先祖回家就写下盗墓手札,并且以口述的方式告诉后代,是自己的太爷爷救了他一命,这个所谓的‘救命’实际上就是帮他挡了一枪,如果当初拿着黑折子撬棺的是刑常的先祖,那活着出来的可能就是自己的太爷爷了。”

    这些虽然都是许天川的猜测,但是能百分百的贴合眼前的事实。

    所以说,最大的危险就在面前的这幅船形棺椁上!

    许天川脱下身上的外衣平摊在地上,然后一步步小心警惕的走到先祖骸骨的面前。

    “小叔,当心!”

    刑常看出了许天川这是什么意思,赶忙表情凝肃的提醒了一句。

    显然,刑常也看出了这棺椁的诡异和危险程度,距离越近,就越危险。

    说实话,许天川自己也有点小紧张。

    但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在这儿傻站着吧?

    先把先祖的遗骸收起来再说。

    “没关系!”

    许天川深吸了一口气,把手尝试着放在了先祖的遗骸上,动作极其小心谨慎,毕竟先祖当初遇到危险的时候,就是完全没有反应的机会。

    当手触碰到先祖的遗骸,并没有什么异样发生。

    许天川这才又下意识的深吸了一口气,做了下一部动作,先把头颅骨小心翼翼的取下来。

    因为整具骸骨主要是由黑折子在支撑着,只要动作幅度不大,可以一点点的将其拆分取下来。

    这就像是小时候玩的‘挑木棍’的游戏,必须要做到取一件而不影响其他的部位,导致触碰到黑折子。

    但是许天川感觉,自己这更像是‘拆弹’!

    所有人也都表情凝重紧张的瞪着眼,并且下意识的屏住呼吸,看着许天川一件件的将骸骨拆分取下来,生怕喘口粗气都要影响到他。

    墓室的气氛死寂到落针可闻的地步。

    除此之外,先祖骸骨的身上还背着一个牛皮背包,并且背包没有腐烂的那么严重,里面鼓鼓囊囊的,貌似还装着很多的东西。

    许天川又小心翼翼的将牛皮背包取下,整整用了十多分钟的时间,终于安全无恙的把先祖的全部骸骨拆分,用外衣严严实实的包裹,系在了后背,准备带出去入土安葬。

    最后只留下一根黑折子插在棺椁的缝隙,貌似在等待着‘有缘人’将其撬开……

    可没有弄清楚危险来自何处,谁敢轻易上去触碰一下?

    许天川与刑常下意识的默契对视了一眼。

    这不约而同的默契对视一眼非常有灵性。

    一个是拥有麒麟血脉传承的卸岭魁首,使得一手好暗器,还拥有顺风耳。

    一个是拥有青龙血脉传承,并且盗墓系统加持的许天川,还是单挑过两千年大粽子的男人!

    但此时,面对这么一副棺椁,心里却都犹豫了!

    许天川表示,犹豫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儿。

    之前两位先祖也不是一般的盗墓贼,单单是这打盗洞的手法都能看得出来,最起码至今为止许天川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漂亮完美的盗洞。

    可最后还是死的连任何反应和应对的机会都没有。

    最关键的是,另外一个人同行者在旁边看着,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都不知道危险来自何处。

    这完完全全就是瞬间秒杀。

    所以说,在没有找出原因,在不知道危险藏于何处的时候,先祖已经给自己提了醒儿,绝对不能走先祖的老路。

    许天川可没有把握比先祖的反应快,能应对这潜藏的秒杀危险。

    许天川没有,刑常同样也没有这个把握,一点点都没有。

    所以才有了这么充满灵性的相互对视的一眼,让气氛显得极其凝肃和安静。

    就连旁边的焦三都看出了眼前的这种情况。

    而焦三脑海中首先想到的就是‘炮灰’!

    先让一个小弟上去试试,看看到底会发生什么危险。

    如果一个小弟看不明白,那就多试几个小弟……

    换做以前,焦三绝对会这么干,之前的二十多年盗墓生涯,他就是这么干过来的。

    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可能有点不合适了。

    先不说这些手下都是自己精英骨干,眼前的形式是个傻子都能看出来是个什么情况,就算找人当炮灰,肯定也不能这么明显,在横竖都是死的情况下,手下小弟说不定会造反……

    要不然焦三怎么可能将这种卑劣的手段用了二十年,至今还是有一大批忠诚的追随者?主要就是因为焦三善用这个,让你稀里糊涂的就当了炮灰……

    “对了!”

    焦三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良策,赶忙的看着许天川说道:“许掌柜,既然这棺椁如此玄乎危险,要不咱们就来个爆破?直接炸了它?”

    炸?

    许天川直接果断的摇头。

    焦三能想到这个,许天川自然也早就想到了。

    “炸也不能保证是安全的,我们暂时没有找到丝毫关于危险的线索,也就是危机不明,撬棺死一个,说不定用火药炸的话,会死全部!”

    许天川深吸了一口气,说话的同时又认真的看着棺椁的四周,包括整个地宫墓室的情况,然后再结合自己脑海中全部的盗墓知识,包括《撼龙决》和《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来试图寻找可能隐藏的危机。

    但是完全一无所获。

    “小叔说的对!不可鲁莽!”

    刑常也比较赞同的点了点头,非常认可许天川的这句话,同样也对整个墓室和棺椁四周认真的研究了一遍,而没有发现任何疑点。

    这么以来,就成了死局了?

    真的束手无策了?

    “许掌柜,依我说……太爷爷的遗骸已经拿到了,我们也不缺这三瓜俩枣的……”

    焦三话只说了一半,剩下的没敢直接说出来。

    但言下之意已经很明显,自己已经富得流油,就算眼前这棺椁内装满了黄金,对于自己来说也只是一个数量。

    以现在的这个情况,如果实在搞不定,就真的没必要冒险了,反正先祖的遗骸已经找到,目的也已经完成,现在掉头走人,才是最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