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回档少年时 邓丁

第二十五章 情怀

    这天的天空格外清澈。

    放学后,张云起去李季林家做客。

    张云起从没有去过李季林家,李季林作为他的左膀右臂,可以说,联盛大大小小的事都是他在操持,因为其实涉及到很多罐头厂的具体事务,他的能力是比不上在这行干了二十多年的李季林的,这次请他上门吃饭,他没有不去的道理。

    李雨菲家并不算大,但装修格调高,各式家具一应俱全,给张云起的感觉就是不是大富之家,但胜在精致温馨。表面看起来,倒是让人羡慕的美满家庭。

    李雨菲的家庭情况,张云起多少也知道一些,李雨菲姥爷姥姥都是省里退休老干部,职务不大清楚,她妈妈谢静呢,现在在湘南师大附中教书,那是湘南四大名校,比江川市一中更牛逼的存在。

    在张云起的印象中,谢静是今年开春从江川转过去的,那会儿好像因为这件事李季林谢静两口子还闹了矛盾,谢静不想他继续留在龙景园工作,打算把全家人都搬到省城里津市生活,甚至还要把李雨菲也转到湘南师大附中去读高中,只是最后李雨菲父女俩都没同意。

    张云起到龙景园的时候,李季林已经买好了菜,这个大老爷们系着围裙在厨房里洗菜切菜煮饭,他工作那么忙碌,应该是极难得下厨的。

    张云起和李雨菲进了屋后,站在门口叫了一声李叔。

    “放学了呀,雨菲,你陪云起先聊聊,饭菜马上就做好。”既然是私下到家里吃饭,张云起又叫他李叔,李季林也没那个厚脸皮叫张云起老板。

    “那就辛苦李叔了。”张云起倒是一点也不客气,换好了棉拖鞋,和李雨菲去了客厅坐着。

    李雨菲放下粉红色书包,开电视机,从冰箱里拿饮料,脚步轻快,还抱了一大堆女孩子爱吃的零食出来,最后她说:“云起,我给我爸打下手去,他一个人做饭,那你不晓得啥时候才有得吃了。”

    “去吧去吧,我看会儿电视就好。”张云起满嘴答应,顺手开了包西瓜子。

    李雨菲笑着转身去了厨房,但没过一会儿,她又从厨房里出来了,张云起问:“咋了?”

    李雨菲坐在沙发上盘着细长的双腿,手捧精致的下巴,她那一头细笔软直的长发绕过耳畔垂在胸前,阳光透过窗户洒在脸上,明媚的像画:“我爸让我陪你这个贵客聊天。”

    张云起乐:“聊啥?”

    “让我一个女孩子找话题聊天,好像不太对的吧。”李雨菲极少见地撅了噘嘴,那张小脸在灯光下格外清丽。

    张云起磕着瓜子笑道:“那没办法,今天我是贵客嘛,得高冷点。”

    “高冷?什么是高冷?”

    “就是平时你对我们学校男同胞那样。”

    李雨菲捧着下巴小脸兴致盎然:“平时在学校里,你们男生怎么看我的?”

    张云起脑子里冒出了一大堆的比喻,但说不出口,笑道:“这个我不太好说,你想想刘子城是怎么看你的,就知道学校里别的男生是怎么看你的。”

    “听起来怎么不太像什么好话呀。”

    “怎么会。”张云起从盘子里拿了个菱角,这玩意儿他好多年没吃过了,其实云溪村的河塘边都有,只是好吃不好剥。

    李雨菲拿了把小刀递给他,沉默了一下,突然说:“我昨天看到你的车了。”

    张云起问:“在罐头厂门口?”

    李雨菲轻轻地“嗯”了一声。

    张云起不太明白李雨菲的意思:“我也看到你了。”

    李雨菲想了想,问:“你见过高明了?”

    张云起点头:“校门口碰了个面,真是士别三日呀,我感觉他人变化挺大的,难得,看来美国鬼子那地儿也没那么差劲,养人。”

    这番话让李雨菲怔住了,她看着张云起一边剥菱角一边说话的样子,语气平淡,没有丁点对曾经那段恩怨的负面情绪,似乎只是在调侃一个好久没见过面的朋友身上的变化。这叫她太意外了。

    张云起剥了一个菱角递给李雨菲,见她盯着自己不做声,问:“怎么了?”

    李雨菲接了菱角,塞进嘴里,小嘴鼓鼓囊囊的,还带明媚的笑:“没什么的,好吃。”

    两人聊着天,李季林在厨房里捣鼓了半天,总算张罗好了饭菜。

    三个人上了桌,李季林做了五菜一汤,够吃,手艺也不错,糖醋排骨、清蒸鲈鱼,不敦厚,但精致,还开了一瓶红酒。

    李雨菲情绪似乎不错,喝了点酒,她爸爸李季林也没阻拦,只叫她少喝点。

    碰了几次杯,酒量不大好的李季林已经有点晕晕乎乎了,本来这次是家宴,不应当谈公事的,但他还是忍不住问道:“问一句不知道该不该问的话,现在龙景园罐头厂已经走上了正轨,去年的时候,你就已经落子云溪村,搭建供应链系统,其实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将龙景园罐头厂厂址外迁,从而牢牢控制这块优质土地资源吧?”

    张云起笑了笑,搁下筷子道:“没有什么该不该问的,很多人觉得龙景园老厂区地段那么好,不搞商业地产开发,就是暴殄天物,其实吧,这种想法目光太短浅了,没有格局,龙景园既然是第一家国营企业改制试点,在不断发展壮大的同时,就不得不起到一个开路先锋的作用,为市长杨家荣整顿全市国营企业指引方向。”

    张云起又说道:“李叔,上次杨家荣宴请我们,我就说过,通过筹建国有控股公司对进行混改,一旦盘活几个企业,就可以逐步将厂址外迁,市政府进而牢牢控制住市里的优质土地资源。拿到优质土地资源后,在避免盲目发展商业地产的同时实现土地价值最大化,因地制宜开发各类专业市场,到那时国有控股公司的资产就会迅速壮大起来,就算前面有些子公司运营失败,这时候,市里面也有能力调转枪头去收拾残局。”

    张云起继续说道:“眼下龙景园的产权改革就是一个标准的样板,虽然职工们有点怨言,但拿到优质土地资源的这一步,龙景园其实已经做到了。他们闹归闹,但是李叔,你不要忘了,除了龙景园在云溪村的新产业园,我们还有46家即将承包经营的罐头厂。去新产业园的提高薪资待遇,不能去的,大可以安排进46家承包经营的罐头厂工作,然后我们再从这46家罐头厂选人去新产业园。”

    李季林忍不住拍了一下桌子:“这个办法好,没想到你当初和杨市长提议承包经营全市罐头厂,竟然还有这一层考虑。现在职工们有了这个去处,应该是闹不起来了。”

    张云起笑道:“安置好职工,拿到了优质地皮,接下来就是第二步,我的想法其实很简单,改造龙景园老厂区,打造江川市第一个夜市。这么搞,在实现土地价值的同时,还能够创造大量下岗职工再就业的机会,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形式越来越严峻冗员问题,并且拉动江川市的消费力和实体经济。”

    听了这样的话,李季林突然不知道该说点什么,之前的疑虑也一扫而空,他端了一杯酒和张云起喝了。

    其实早在联盛收购龙景园的时候,他就知道张云起是一个务实的人,稳重,不浮躁,不缺乏远见,在很多问题上,好像生而知之,但就眼下,这些优秀的品质在李季林眼里也显得渺小了,因为,他在眼前的少年人身上感觉到了一种有担当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