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回档少年时 邓丁

第五十二章 不再犹豫

    第五十二章 不再犹豫              

    过了大雪,冬至悄然来临。

    1995年的元旦,已经近在眼前。

    这天的上午语文课后课间,李雨菲私下找到了赵栋和刘子诚道歉,大概就是表达自己不应该那样把责任全部安给他们的意思,还请他俩喝了汇源果汁。

    这样一来,倒是让赵栋和刘子城很有点不好意思,甚至就差感激涕零了,大美女嘛,这个骄傲的冰雪女孩儿什么时候这般放低姿态过呀,她从来都是高坐云端的。

    后面的事情推进起来快了许多,李雨菲按照张云起的建议,根据具体事务,分成了物料组、纪律组、音控组、后勤组等。班上同学那么多,总有热心负责的,作为总调度,李雨菲需要清楚的是什么人能干什么事,然后每个小组安排一个比较负责能把事情做好的组长,具体的事情她不用过问,只要控制好进度,及时解决突发状况。

    元旦晚会那天,最后一节自习课上,156班的学生自发地布置起教室,挂上彩灯,摆上瓜果零食,气氛欢乐的真跟过大年似的,但是也带着着一种时间如梭,三年高中生活转瞬即逝的惶然。

    这样的时刻,王小凯总是最积极,张云起叫他搬来一套卡拉oK和彩色电视机,还有一大堆港片和好莱坞大片,班上的学生高兴爆了!

    今夜跨年,他们可以整晚看电影。

    布置好了教室后,也接近放学了。

    大家伙儿成群结队前往食堂二楼聚餐。

    这个时候学校已经放假,来食堂吃饭的学生是少数,就算有,也都是在一楼吃大锅饭的寄宿生。

    156班高二开学时有60号人,一年多来因为各种原因,退学和转校的有好几个,如今剩下54个,加上班主任王明榛和6位任课老师,一共61号人,分了七桌,差不多每桌9个人。

    张云起自然是和初见、王小凯、余青青与李雨菲几个人搁一块儿坐。班主任王明榛和英语老师洛琳也坐他们这桌。

    餐标是团餐加自助形式的,团餐有江川烧鸡公、茶油活水鱼、封阳血鸭等等,道道敦实硬朗,最瞩目的是摆在当中的涮羊肉火锅,大雪天里,红油飘香,冒着咕嘟咕嘟的气泡。

    在那样的年代,学生们虽然也不缺吃少穿了,但这样紧俏丰美的大餐,大多数人是过年也难得一吃的,尤其是苦逼的寄宿生们,平日里寡淡少油的大锅饭都吃不饱,又正当长身体的年岁,哪里经得起这样的诱惑,一盘盘摆在旁边自助餐桌上的牛羊肉卷、虾蟹肉丸、水果点心风卷残云,服务员上一盘消灭一盘。

    这次活动总负责人李雨菲笑着说:“大家都慢点吃,羊肉应有尽有,但是大家吃多少拿多少哈,不能搞浪费的,还有,在这里,我觉得我们得先感谢一下班上的张云起同学,这次多亏了他的赞助,我们才能够顺利的一起聚餐跨年。”

    张云起正往嘴里塞米饺呢,给李雨菲呛了个半死,看着大家都把目光转移过来,这时候他不装也得装了,接过初见递的纸巾,擦了把嘴站起来,笑呵呵:“客气客气,我记得高二第一堂课上自我介绍的时候,我说过一句这样的话,大家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现在也一样,未来还是一样。”

    这句话博得大家的喝彩。

    张云起说道:“最后,我提议大家一起敬我们的班主任和任课老师一杯。”

    狼吞虎咽的学生们这才举起杯子。大家喝的都是饮料,小伙子们气盛,这种大集体场合最容易拼酒,现在活动才刚开始,到时候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还搞个鸡儿的晚会,而且老师们都在,哪里敢上酒。

    当然,虽然美中不足没有酒,但这顿元旦晚饭大家吃得相当过瘾和高兴,羊毛出在张云起身上,能不爽吗?酒足饭饱后,同学们三三两两回教室,准备参加元旦晚会。

    张云起和初见走在后面,两人下楼梯的时候,初见问他说:“晚上的唱歌节目准备的怎么样了?”

    张云起笑:“事情多,哪里有时间呀。”

    初见抿嘴:“你心大,等下出糗怎么办?”

    张云起光棍的很:“哪有啥呀,我是那种在乎别人的看法的人吗?你不笑话我就行了。”

    初见小脸红了:“我就笑话你。”

    两人说着话,正巧遇见了从楼下上来的李雨菲。元旦晚会最忙的就是她了,跑上跑下的一堆缠麻事,晚饭都没吃几口。

    三人打了招呼,张云起见李雨菲脸颊上有细密的汗,问有没有需要他帮忙的?

    李雨菲看了一眼脸颊微红的初见,扭头微笑着对张云起说:“你有空么?刚好食堂这边有多的水果点心,要带到教室里去。”

    张云起想了想,点头说成,又对初见说:“初见,你先回教室吧,我等下就过去找你。”

    这句话似乎叫这两个骄傲的女孩心里都泛起了波澜,李雨菲垂在腿边的手掌捏的泛白了,但是她脸上的笑容依然很甜,伸手拉张云起的手臂:“那我们走吧,要快点,晚会等下就开始啦,我还要准备主持,初见,拜拜。”

    初见说拜拜。

    她看着两人的背影消失在眼眶里,过了会儿,扭头望向窗外,夕阳西坠,暮色四合,无垠的雪地泛着暖色的光,她心里突然沉甸甸的。

    她并不责怪张云起去帮忙做李雨菲安排的事,因为这是集体的事,班上任何一个男生都应当有这样的自觉,只是近来李雨菲对张云起表现出来的一些举动,似乎已经有了超出朋友情谊的界线。

    这叫她心里莫名地慌张。

    ******

    元旦晚会是在晚上七点开始的。

    除了156班的同学,邀请的任课老师都来了,班主任王明榛致开场辞,话很简短,大概的意思就是大家待在这个学校的时间不多了,距离高考越来越近了,大家要珍惜这份同学情谊,今天开心玩,明天努力学,不要给自己留遗憾。

    王明榛讲完话后,晚会正式开始。

    作为班上的文艺委员,晚会主持人这个职务李雨菲自然是最佳人选,她画了淡妆,上身是粉红色的连衣裙,穿着白色丝袜和黑色小皮靴,外罩了一件白色的毛呢外套,一头细笔软直的头发披在肩膀上,发梢上坠着粉红色的发卡,拿着话筒,站在台上,嘴角含笑的模样清丽可人。

    第一个节目是歌曲表演,在李雨菲的介绍下,班上的大帅比赵栋拿着吉他上台,唱的是张楚的《姐姐》,他唱的时候,王小凯往嘴里塞着瓜子满脸不屑,他对这个班草意见大的很,但还真的别说,张云起觉得挺好听,女生们的掌声如潮。

    张云起记得他第一次听这首歌的时候是在前世的1994年元旦跨年,挺巧的,当时他在省城里津一无所有,大半夜跟几个同学在岳麓大学城堕落街的夜宵广场上喝酒,旁边几个男生组成的草台摇滚班子就在唱这首歌:

    “这个冬天雪还不下

    站在路上眼睛不眨

    我的心脏还很温柔……”

    时空倒转,现在也是1994年的元旦跨年夜,彼时彼刻,此时此刻,张云起望着窗外呼啸的大雪,大概率心脏不再温柔。

    晚会进行的很快,气氛也热闹,绝大多数都是歌曲表演,有唱的好听的,也有马马虎虎的,还有跑调跑到罗马尼西亚的。不过这毕竟是班上的晚会,也没人太当真,图一乐呵也就得了。

    接近八点的时候,主持人李雨菲叫到了张云起的名字,说:“接下来有请张云起同学上台演唱歌曲,中国摇滚乐队Beyond的《不再犹豫》。”

    张云起笑着挠了挠头,在掌声中走向前台,从李雨菲手里接过话筒,电视机里立时响起了音乐的前奏,他还没开口唱呢,台下已经掌声雷动了,晚会座位是圆弧形摆放的,王小凯这个小傻帽手锤桌面各种起哄,坐在正对面的初见抿嘴笑着看着他。

    张云起倒没有紧张,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教室和那一张张青雉的面孔,总让他有一种陈旧却又似曾相识的感觉,像是记忆里斑驳的老照片,熟悉又遥远,他忍不住就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人和事情。

    多年之前,印象之中大概是初三下学期那会儿,已经临近中考了,有个女孩子给他递情书,情书是通过班上另一个女孩子传递到他手里的,情书上面没有标注姓名,大概的意思就是想跟他做朋友,但马上要中考了,为了避免分心,要好好学习,所以还是等中考后再透露名字。

    其实在学习方面,当时的他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早过了头悬梁、锥刺股的阶段,即将到来的中考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所以平时挺无聊的,接到情书后也挺兴奋的,于是他很快地回了一封信,让送信的女同学交给对方,信里面充满了浓情蜜意,不过呢,这么一来二去,时间久了,信写得多了,他就有点儿受不住了。

    这玩意儿是需要一个感情寄托的,当时他不知道对方是谁,写的那些情话不就是等于放空炮吗?这种少年心态像什么呢?整个班上30大几个的女孩子,不论美丑,每一个都有可能是跟你谈恋爱的人,少年人旺盛的情感没有地方寄托,别说摸手,连做梦都想不到对方是什么模样,打飞机都没有具体的对象,实在折磨人。

    如此这般几次过后,他回了一封信,态度恶劣且不耐烦,直接说不告知姓名就别回信了。

    果真,那个女孩子再没有给他写过信。

    一直在到初三毕业,临近中考前夕,班上搞了一次散伙晚会,那次晚会他上台唱了一首歌,那首歌的歌名,就是Beyond的《不再犹豫》。

    唱的时候,其实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唱的怎么样,至今也想不起来了,但他一直记得,他在学习之余,拿着抄写在笔记本上的歌词,用蹩脚的粤语反反复复练习了许多个日夜。不过上台之后,因为没有见过多少世面的他实在是太紧张了,拿着话筒站在上面就像一根木桩子。

    这种紧张情绪一直蔓延到后半夜。

    晚会散场,同学们三三两两回宿舍,他走在半路上,迎面走过来一个女孩子。

    那个女孩子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长得好看,扎着马尾辫,性格有点像初见,挺柔弱的,她拦住他,往他手里塞了一张纸条,笑着说:“你唱歌真好听。”

    然后,女孩转身走了。

    起落间,马尾辫在月光里跳荡。

    当时年幼的他脑子“轰”地一声响!

    他突然就搞明白了一个很粗浅的事儿,给他写情书的就是这个女孩,想跟他谈朋友的就是这个女孩,过去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细节全都丝缕毕现,比如,她向他问问题时嘴角轻轻的笑,在走廊上迎面碰见时她眼睛里的光,在操场上瞥见时她突然红了的脸。

    然而,当时的他全都忽略了。

    那个晚上,张云起在床上彻夜难眠,他反复的想自己是不是应该向那个女孩表示点什么,或者是回复一封信,但他又很犹豫,觉得后面还有大把的机会碰面,没必要,而且这大半夜的写了信也不知道该怎么交给她。这件事情他并不敢让别的同学知道。

    抱着这样的犹豫心态,过了一夜,第二天初三部直接放了三天中考前的假,学生们都直接回家了,张云起没有见到那个女孩,后面去封阳县参加中考考试,也不在同一个学校考场,他还是没见到那个女孩。

    初三毕业后,他直接去了省城读中专,再没有遇到这个女孩,后面也就慢慢遗忘了,只是偶尔在深夜里想起,心里会有一种五味陈杂的感觉,也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见了。

    一直到中专毕业,他刚刚进入社会,有一次,坐县城的小客车回老家云溪,意外地在车上遇见了这个女孩,当时她的年纪也就是十**岁,但是背上已经有了一个一岁多大的小孩,穿着一身粗布衣裳,手里提着一个硕大的蛇皮袋,完完全全的一副农村妇女的扮相。

    九十年代,从封阳县到龙湾镇这条路线的客车很少,一天也就两三趟,车子不大,环境也差,当时小客车已经坐满了,过道塞得水泄不通,那个女孩为了赶上这最后一趟回龙湾镇的小客车,背着孩子提着蛇皮袋拼了命地往车门口挤。

    看到那一幕,当时他心里堵的爆炸。

    为什么这样一位成绩优异本应该前程远大的同学,会在自己还是一个孩子的年纪便辍学回家务农嫁作他人妇呢?那一刻,他深深地感受到,他们这些90年代的农村孩子,深陷麦田困境的农村孩子,被城乡剪刀差和三提五统深深伤害着的农村孩子,想要走出麦田接受高等教育融入大城市是多么的困难!

    他为这位刚刚成年的母亲感到骄傲。

    他为这位曾经在懵懂年岁里萌芽过情愫的同学感到难过!

    即便是时过境迁,过去了那么多年,有时候想起那个女孩,他的心里也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遗憾么?失落么?

    或许当时的他再勇敢一点,不要那么犹豫,回上一封信,保持联络,即便是什么也改变不了,只做简单的朋友,此刻心里的感受也会大不相同吧?但是又怎么说呢,这可能就是所谓的青春。没有遗憾的青春,不会是完整的青春。

    回想起这一桩桩件件,不得不说的是,走过四十多年的漫漫人生路,张云起已经见惯了世间的百态,生活的苟且,人生的起伏,该经历过的都经历过了,但就是那段时光,那段时光里的人和事,他总忘不掉,总怀念。

    有时候他也去想为什么会这样,大概是那时的他还没有走向社会,没有背负起生活的沉重枷锁蹒跚前行,在学校里他品学兼优,不论走到哪里,都是瞩目的所在,没有烦恼,没有杂念,内心空明,学习起来一点不累,成绩一骑绝尘,师长眼中的宝贝,又有女孩子的青睐有加,总感觉自己高高在上。

    甚至是可以这样说,如果说,人的一生需要用一个点来衡量这辈子的价值所在,那么在那一刻,在16岁那年夏天,他已经达到了人生的巅峰。

    再往后,都是阳痿。

    他此后的人生就像老年人的鸡儿,该硬的时候软,该软的时候已经化了!

    张云起拿起了话筒。

    有些沙哑的歌声飘荡在教室上空:

    “无聊望见了犹豫

    达到理想不太易

    即使有信心斗志却抑止

    谁人定我去或留

    定我心中的宇宙

    只想靠两手,向理想挥挥手……”

    ******

    Pls.作为作者,其实这一章写的很任性了,倒叙用了很多,感性的部分也很多,这里面的故事和人物,其实都是我的亲身经历,就是想表达点什么吧,追忆点什么吧。

    这个故事里面给我写情书的女孩子,当年成绩真的非常好,但辍学了,其实我现在也有她的qq号码,但是我根本就没有勇气去找她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