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回档少年时 邓丁

第十二章 难过

    第二天,张云起见了市长杨家荣。

    在办公室里,他带着大哥张云峰把夜市的大致设想和杨家荣谈了一遍。

    联盛将龙景园罐头厂老厂区承包给张记餐饮,由张记餐饮整体建设与运营。结合地方特色和观光资源,打造江川最大的一家观光美食夜市,促进旅游观光和消费产业发展。

    初步规划是将龙景园老厂区南面外墙拆除, 与春风路连成一体,因为临近裕仙街,人流量很大,张记可以利用闲置的老厂房设置美食、文创、商贸、表演4个功能区,规划400个摊位,打造特色餐饮、娱乐、夜市的一条龙, 方便与丰富市民们的夜生活文化。

    当然,这个事本身跟市里没什么关系,但是呢, 张云起需要市里面出台相关意见,城南政府颁发实施方桉和管理条例,再通过工商和公安、税务、工务、财政、卫生等局以及区政指导处组成的摊贩管理委员会,要求在龙景园老厂区区段定点定时营业,提升摊贩集中区域的经营环境,打造观光夜市。

    这事儿张云起不是第一次提。

    杨家荣心里清楚,他也一直是认可的。

    其实中国改革开放启动后,最早出现的个体户几乎都是摊贩。在20世纪80年代,甚至在20世纪90年代初期,作为“社会主义经济的必要补充”,摊贩实际上受到了一定程度的鼓励。当然,那时城市管理虽然已经提上议事日程,但是其重要性远低于促进商业发展。

    变化发生在1995年。

    1995年,中国的城镇化率突破30%大关。在这此前,城镇化率每年平均增加0.7%;此后城镇化率每年平均增加1.4%,进入城镇化的快车道。恰恰在这个当口, 国有企业与集体企业的“抓大放小、减员增效”改革,导致其后几年有约6000万城镇职工下岗失业。市场化改革和劳动力市场的形成使老一批工人缺乏竞争力, 两股洪流交汇,使得中国各个城市的街头遍地都是摊贩。

    因此,打造江川观光夜市好处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推动江川市国企下岗职工再就业,比如打造江川市的旅游夜市品牌,比如对违章占道烧烤摊点及流动占道经营摊点进行整治,优化市容市貌。

    当然,最击中杨家荣要害的一点的是,张云起的这个搞法,高度契合他推行国营企业产权改制的思路,通过国有空壳公司对全市经营不善的市属国有企业实行破产重组,但不直接卖地,而是采用市场化经营手段盘活腾出来的国营老厂区,确保国有资产不流失。

    未来的江川市国投都要这么搞。

    现在张云起这是替他杨家荣先行一步试点。龙景园老罐头厂改制毕竟是他力排众议推动的,在全省范围内给他赚了偌大名声,张云起也没有辜负他的信任,积极发展实体产业经济,接纳大量下岗职工, 并没有把路子往窄里走, 现在让市里面出台一个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政策,问题不大。而且这种不涉及到市财政掏钱的事儿, 市常务会就能够拍板定下来。常务会那就是杨家荣一句话儿的事。

    至于具体操作层面上的问题,杨家荣关注不了,他现在更关心森海集团改制的事情,现在市国投和凰城集团为了红星电子的那块地闹得不可开交,高山向市里面打了n个报告给市国投的台面人赵健强施加压力,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赵健强只不过是在贯彻杨家荣的意志,是杨家荣不想让高山拿地,那么很明显,矛盾已经转移到市里面,关键点在于杨家荣能不能抗住高山背后的人物。

    到了这一层面,张云起什么也干不了,理智也告诉他不应该再涉身其中,风险和收益并不成正比,如今凰城集团和背靠市国投的森海集团已经对簿公堂,他能够确信的一点是有杨家荣在,这场官司的结果注定会遥遥无期,但高杠杆收地的高山肯定撑不了多久。

    或许,高山会丧心病狂。

    离开杨家荣的办公室的时候,张云起还在思考这个问题,他也确实应该好好想一下这个问题,毕竟是他坏了高山的好事嘛。

    到了路口,张云起和张云峰分手,接下来都是一些具体的事宜,张记和联盛要就龙景园老厂区承包的事情签订一个协议,然后成立一个项目组,制定规划方桉、招商方桉,等过了市常务会,推动两级政府相关部门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意见和实施方桉等等,这些事儿张云峰去跑。

    张云起直接去了市一中。

    他翘掉了一上午的课,不过没人管他,只是坐在前面位置上的初见侧头小声问他:“上午去忙了?”

    张云头。

    初见没有再说什么了。

    她收回目光,想继续看书,只是忽然有些看不进去。这时候窗外的春意已经很浓了,阳光透过窗户倾泻进来,映在女孩那张清澈的小脸上,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昨天晚上一起吃饭的时候,大家有聊到纪灵报考清美的事情,当时初见忍不住就想到如果她如愿去了北大或者清华,她们又可以在同一座城市了。

    她感到开心。

    只是,她又不得不想到张云起。

    眼下,有一个压在她心里的残忍的事实已经越来越清晰,高考越来越近了,但是以张云起目前的学习成绩,想考进北大清华,不是很现实的。

    这意味着她们不能在一个大学读书。

    其实从高一开始,她就很希望张云起能够把精力放在学习上,他的很高,以中考状元的身份来到市一中,清华北大本应当是他追求的目标,然而随着和张云起相处的越深,她便越发感受到这个少年人已经不可能再和她一样,囿于课本上的知识,张云起是一个社会实践派,在现实的世界里搏击。

    下午放学后,班上的学生做鸟兽散。

    张云起今天值日,要搞卫生,初见默不作声地帮着张云起扫地擦黑板,张云起把垃圾倒掉回来的时候,初见已经把今天的课后作业和模拟试卷装进两个人的书包,她对张云起说:“云起,我们回家吧。”

    张云起把书包揣入怀里,坐在课桌上笑了笑:“心里有事对吧?”

    初见抿了抿嘴:“云起。”

    “嗯?”

    “你想听心里话么?”

    “直接说就好呀。”

    “可能,我只是觉得,快高考了,上了大学以后,很多同学就会分开了,只有暑假才能见面,甚至很久都不能见面,很多好朋友就是这样慢慢地把彼此都忘记的……”

    这么说的时候,初见的小脸上有几分难言的情绪。那时夕阳的颜色已经很浓了,斜光照在课桌上,窗外的爬山虎垂下来。这个初春的傍晚,格外安静。张云起看到眼前的女孩眼里写满了难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