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听说你很拽啊 幼儿园一把手

122、【不可思议的大魔王】

    与墨门的其乐融融不同,离开墨门的宣姬不复往日的端庄,面色冰冷。

    她很快就来到了天机塔在青龙川的秘密据点,情报人员看着这位十二塔主中最让人神往的塔主,吓得大气都不敢喘。

    不是相传宣姬塔主是最好说话的吗?

    而且有传闻称,若是被她青眼有加,指不定还能共赴巫山,行鱼水之欢。

    曾经就有天机塔的俊俏情报人员,白天为她干活,晚上也为她干活。

    累是累了点,但就是喜欢这种充实的日子。

    这种奖赏,远超修行资源。

    因此,不少下面的人,对宣姬塔主可谓是马首是瞻。

    忠诚到什么程度呢?

    把头都给你!

    可今日的宣姬塔主,可谓是冷若寒霜,不怒自威。

    她本就如端庄的贵妇人,如今脸一板,自然就充满了上位者的气息。

    青龙川的情报人员不敢怠慢,连忙去完成宣姬塔主交待的任务。

    “墨门?”他们对这个名字熟悉又陌生。

    熟悉是因为前段时间可谓是如雷贯耳,毕竟试炼之地的榜单情况,天机塔还是密切关注的。

    可在此之前,没人把落魄的墨门当回事儿。

    但天机塔一直信奉的是,但凡发生过的事儿,必回留下痕迹。

    在收集情报方面,他们是专业的。

    于是,在宣姬下命令后,他们势必要把墨门近些年的过往时间扒个底朝天。

    宣姬面色阴沉,她倒要看看,墨门究竟有什么靠山!

    不得不说,天机塔的效率还是很高的。

    一天过后,宣姬就收到了…….依旧很薄的情报。

    没办法,墨门这些年,的确…….质朴了些。

    她翻阅着这些情报,然后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剑宗真传弟子陈霄曾来过墨门。”

    “陈霄,这倒是没什么,真传弟子内的垫底货色罢了。”这不是她吃惊的原因。

    她讶异的是,李南薇居然也在墨门小住过几日!

    李南薇是谁?

    那可是堂堂剑尊之女!

    “路朝歌居然与她也有交情?”宣姬眉头一皱。

    她本就是个风流的女子,因此,看待男女关系上,她总会比常人多戴一副有色眼镜。

    “难不成他和李南薇……”宣姬难以置信。

    若真是如此的话,她想要骑到路朝歌的头上,便很难了。

    毕竟李南薇本就貌美,还有剑尊之女这层身份的加持,试问整个青州的年轻剑修们,谁能抵御她的魅力?

    她可不觉得自己比得过李南薇。

    更何况,李南薇骑过的头,她若去骑,那不是嫌自己命长吗?

    虽然想想就觉得很刺激,但万一暴露了,阁主都保不住她!

    剑尊,是青州最可怕的存在。

    不,在整个天玄界,剑尊都能算是最可怕的人之一!

    只不过从请报上来看,他们似乎是意外偶遇,然后李南薇对他产生了兴趣,在墨门似乎也没久留。

    “以剑尊之女的尊贵,应该不至于那么快就发生些什么。”宣姬分析了一下,觉得是自己多想了。

    但二人应该还是结下了情谊的。

    宣姬深吸一口气,继续翻阅情报。

    又一个名字出现在她眼前。

    “春秋山执事,蒋新言!”宣姬懵了。

    怎么冒出个剑尊之女后,又冒出个春秋山的高层!

    而且这个蒋新言,在墨门居住了很久,还曾与路朝歌一同下山云游,试炼之地就是她陪路朝歌一起去的。

    这二人更是得到了万年桃树的祝福。

    宣姬看了一眼蒋新言的画卷,不由得再次自惭形秽。

    不管是修为、外貌、地位,蒋新言作为四大宗门之一的春秋山的执事,都是碾压宣姬的。

    更何况春秋山的人,除了那些被放大了男女之情的修行者,其余大多是冰山美人。

    她们若是真的喜欢上了一个人,那性质完全是不一样的。

    “如果他们真的结成道侣,虽然二人分属两派,但那也是一家人了啊!”宣姬有点明白路朝歌为什么说微小的诚意反而是种失礼了。

    宣姬深吸一口气,波澜壮阔的胸口起起伏伏,她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看向了情报的最后一页。

    “宁盈!”她瞳孔微缩,拿着情报的右手微微一颤。

    天机塔的情报人员的确不是吃干饭的,为了舔……不对,是为了讨好宣姬,他们使出了浑身解数,连宁盈这层关系,都被他们通过蛛丝马迹给挖掘出来了。

    要知道,这件事情,在剑宗都只有寥寥数人知晓,也不知道天机塔是如何做到的。

    怪不得很多修行者都戏称,在天机塔面前,没有隐私这一说。

    “剑宗长老宁盈,疑似与路朝歌已逝的娘亲有着极深的感情。”宣姬看着情报内容,不由得想到了路朝歌的飞行法宝是一叶轻舟。

    这是宁盈的招牌飞行法宝。

    要知道,宁盈乃是剑宗长老,堂堂第六境的大修行者,放眼整个天玄界,都算得上是一代强者。

    当然,她最出名的不是修为,毕竟在剑宗的一众长老中,宁盈的境界不算特别惹眼。

    她名扬四海的,是炼器!

    她是整个天玄界都少有的炼器宗师!

    剑宗大部分的顶级剑胚,都是出自她手。

    一位炼器宗师,在修行界的地位是很高的。

    而根据宣姬对宁盈的了解,这位剑宗的女长老,是整个剑宗唯一一位座下没有任何弟子的长老。

    以前觉得这没什么,如今再一细想,如果她真的把路朝歌当作亲子侄看待的话…….那就太可怕了。

    “小小的墨门,竟能一口气牵扯到这么多赫赫有名的人物。”

    宣姬完全没法淡定了。

    她现在明白了,为什么这个英俊绝世的男人,能有这般底气。

    难搞啊!宣姬只觉得胸口胀胀的,一阵头大。

    …….

    …….

    另一边,墨门正忙得热火朝天。

    路朝歌给了路冬梨一个任务,那就是刻画法阵,把丹青峰与边上的诸峰,分为两个区域。

    由于墨门现在没什么人,所以除了丹青峰外,边上的几座山峰基本上都是荒废状态。

    毕竟打理了也没什么意义。

    但等到公测以后,一切就不一样了。

    玩家们是什么个德行,路朝歌一清二楚,毕竟他以前也是这逼样,而且是最瞎搞的那一种。

    墨门目前的门风与寻常宗门不同,这里有一种家的感觉,相互之间都有着极深的羁绊,因此,路朝歌是想让玩家为他所用,但也不想他们过多的打搅到墨门内门的平静生活。 :(/

    因此,禁制阵法就很重要了。

    直接用阵法将诸峰隔绝开来,不给玩家们进入的机会。

    这样,也更能保持墨门内门的神秘感。

    在路朝歌看来,这个法阵,便等同于是给植被茂密的丹青峰穿上一条安全裤。

    “小梨子在阵法方面的天赋,果然极佳。”路朝歌被惊着了。

    他这几天就是在边上打打下手,已经在心中感慨无数遍了有妹妹可真好啊。

    “我妹妹可真棒!”路朝歌看着初具雏形的法阵,心潮澎湃。

    虽然他已经不知道自家妹妹的具体修为了,但以她的实力,布下阵法防一防玩家,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儿。

    等到玩家们发育起来了,路冬梨肯定也更强了。

    到时候再给阵法升级一下就可以了。

    而且路朝歌很清楚,以小梨子的性子,为了方便自己在宗门内苟着,她肯定会主动提出,以后若是旁人问起这阵法是谁布下的,就说是掌门布下的。

    她一旦提出这种要求,路朝歌肯定会一边说着“那怎么好意思呢”,然后一边欣然接受。

    为妹妹付出一切,是每个兄长应尽的责任。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歇会儿吧。”路朝歌对路冬梨道。

    “嗯。”路冬梨也略感疲倦了。

    布阵对神识的耗损极大,哪怕她的神识强度远超常人,也感觉到了疲惫。

    “等会奖励你一碗冰糖雪梨。”路朝歌笑着道。

    “嘁!一碗冰糖雪梨就想打发我,哥哥可真是越来越小气了!”路冬梨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却又忍不住抿了抿嘴唇。

    兄妹二人在灵树下并肩而坐,路冬梨的修长双腿笔直地向前伸着,开玩笑道:“给我捏肩揉腿还差不多。”

    路朝歌看了一眼路冬梨那美到极致的长腿,一时之间,满腿都是她脑子。

    这双腿当真是巧夺天工,腿型过于完美。

    为这双腿服务,哪里叫捏腿啊,是个男人都会觉得自己是在把玩!

    他摇了摇头,道:“还是给你捏捏头吧。”

    路朝歌站起身来,伸出十指,按压着路冬梨的头部,使得她发出了一声舒服的压抑嘤咛,仿佛是从嗓子眼里漏出来的一样。

    “哥哥。”路冬梨闭着眼睛,突然道。

    “怎么了?”路朝歌问。

    “我剑意成型了。”路冬梨轻声开口,却放出了一个重磅炸弹。

    路朝歌很清楚,以路冬梨的天资,或许本该更早剑意成型。

    但她一向求稳,力求把一切都做到最扎实。剑意对于剑修来说太重要了,她肯定也是极其重视的。

    当然,也不排除她早就成型了,只是一直拖到现在才告诉路朝歌的可能性。

    “是吗,那是好事,晚上再给你加个菜。”路朝歌就像奖励馋嘴的小孩子一样。

    可路冬梨偏偏就吃这套。

    她早已经不是馋嘴的小孩了,她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哥哥给她做点甜品,特地多烧一个她爱吃的菜,她就能开心一整天。

    她已经是个大人了,甚至都为人师长了。

    现实总是催促着她快些长大。

    因此,路冬梨就是迷恋这种感觉。

    这种哥哥永远把自己当小孩宠的简单感觉。

    ……

    ……

    入夜,路朝歌真的下厨做了一桌子的大菜。

    干饭人小秋今天有了进步,突破了自我,干了四碗饭。

    对此她特别骄傲,因为就数她吃得最多。

    自从逐渐拽化后,她野心勃勃,方方面面都想着当第一。

    此刻,小丫头正揉着圆鼓鼓的肚子,时不时的发出一声饱嗝,然后连忙用小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惊恐地东张西望,生怕其他人听见。

    饭后,悄无声息且存在感极低的黑亭,默默收拾着碗筷,无人发觉。

    路朝歌好似想到了什么,叫了一声:“黑亭!”

    然后才发现他又在干杂活。

    “莫东方,你伤早就好了吧,干活去。”路朝歌直接使唤起了莫东方。

    小秋已经撑得动弹不得了,洛冰这柔软的小手是给本座捏肩的,也就莫东方最合适不过了。

    又矮又丑,理想是成为齐天大圣一般的剑修的莫东方,吐出了嘴里叼着的狗尾巴草,立马屁颠屁颠地收拾去了。

    “大师兄!放着我来!”莫东方格外积极。

    “黑亭,你给本座过来。”路朝歌冲自己唯一的弟子招了招手。

    又黑又瘦的黑亭连忙小跑着过来,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某家酒楼里的小二。

    明明在墨门吃好喝好,但他还是跟黑猴子似的,体格也不见健壮,还是那么的瘦,和小时候蹭百家饭没有差别。

    路朝歌看着他那憨厚老实的丑脸,只觉得哪有一点魔焰滔天的样子。

    你家大魔王在饭后会抢着收拾?

    你家大魔王阿巴阿巴?

    “有些事情让师弟师妹们做就可以了。”路朝歌看着他道。

    黑亭点了点头,但每次还是忍不住。

    真的就跟老父亲一般。

    “坐下。”路朝歌开口道。

    黑亭乖乖在路朝歌面前盘膝坐好。

    路朝歌看着他,道:“本座等会会取出一样东西,你用神识细心感受一下。”

    他准备拿出魂玉的碎片试探一下。

    这只是一小块魂玉碎片罢了,问题不大,路朝歌完全可以把控起来。

    反正只是给他摸,给他用神识感触,又不是拿出来给他吃。

    黑亭点了点头,脸上写满了认真。

    路朝歌吩咐他的每一件事情,哪怕是再小的事,在他眼中都比天大。

    只见路朝歌把魂玉碎片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下一刻,异变就发生了。

    魂玉碎片高速震颤,有着脱手而出之势,仿佛是受到了牵引!

    而它想要飞往的方向,正是黑亭的眉心!

    (ps:第二更,40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