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听说你很拽啊 幼儿园一把手

252、【我已入大修行者之境】(二合一)

    赵志奇脚踩飞剑,俯瞰着下方的黑袍男子。

    他看着路朝歌的眼神,看着他的表情,心中困惑横生。

    “他好像知道我要来。”

    “他好像就是在等我。”

    “这是为何?”

    赵志奇觉得自己伪装的很好,只有在路朝歌触碰到《春秋》后,提出了使用搜魂秘术时,表现的稍微有点过激。

    但是,按理说,也不该让路朝歌察觉到自己要杀他才对。

    因为没有必杀的理由。

    他并不觉得自己二五仔的身份会暴露,因为如果暴露了,那么等待自己的就不是路朝歌了,而是春秋山的执法堂,甚至是宗主大人亲自出手。

    所以,这个年轻剑修为何会如此?

    同时,以他如今这等强弩之末般的状态,又为何敢如此?

    他看得出来,路朝歌只有神识还有余力,所以尚且能支撑着继续使用他那神魂方面的可怕神通。

    他的眼眸依旧有着暗金色流淌,浓郁而又神异!

    但是,他的道躯受损太严重了,身上有着好几处重伤。

    灵力也已完全耗尽,恐怕斩出一剑都费力。

    赵志奇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心中并不能冒出轻蔑的情绪。

    “这可是第五境的妖修和异兽啊,他居然能在第四境大圆满的情况下,以一敌三,以重伤为代价,在这么快的速度下解决掉它们。”赵志奇觉得天底下除了路朝歌,应该没人能做到这一点了。

    以无域之身,对抗三个域级?

    以前若是听到这等传闻,都是不信的。

    而当路朝歌说出“下来求死”这四个字后,赵志奇脸上开始重新出现了如沐春风般的笑容。

    “路掌门可是在说什么胡话,赵某是碰巧路过,想要出手相助,没想到路掌门修为高深,竟已独力解决了妖修。”赵志奇笑容温和地道。

    “心中明明暴怒,还要强笑,不难受吗?”路朝歌持剑看着他,眼神中透露出了鄙夷。

    他先前就问过蒋新言了,赵志奇别看平日里这等温润君子的模样,可实际上他修炼春秋山的功法后,所造成的后遗症是怒!

    这个人总是笑眯眯地做一些心狠手辣之事。

    赵志奇听着路朝歌的话语,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然后又继续笑了起来。

    “我很好奇,你在认定我要杀你的情况下,怎么还敢说出这些话,是觉得自己必死,所以呈口舌之快?”赵志奇垂眸看着他,仿佛已主宰了路朝歌的生死。

    “你话好多。”路朝歌嗤笑一声。

    有些人就是如此,他们觉得一剑把人杀了,不怎么痛快。

    或者说…….还不够爽。

    偏偏喜欢言语上沾点便宜,然后再持剑杀人,借此获得最大的满足。

    反派之所以话多,也有一部分是这种原因。

    赵志奇闻言,心中的怒火已有些难以抑制。

    他在上山前,本就是个温和有礼之人,至少他自认为自己是个真君子。

    可谁能想到,修炼功法后,却变得易怒。

    因此,他脸上才会永远挂着一抹让人如沐春风般的笑。

    一个很矛盾的人。

    他脚踩飞剑,手掐道诀。

    下一刻,周边就出现了一道屏障,将此地封锁。

    “你会死的很难看。”赵志奇道。

    “我能难看?”路朝歌抬手指了指自己的脸庞。

    他真觉得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魅力10】,死也是帅死。

    “路朝歌,你莫非真觉得在春秋台上赢了我一次,便可将我不放在眼里?”赵志奇笑着道。

    “是啊。”路朝歌说完,还反问道:“不然呢?”

    赵志奇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已不想再多言。

    他脸上依然挂着那抹让路朝歌生厌的笑容,然后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让你见识一下,我真正的剑域。”赵志奇垂眸道。

    上一次,他在春秋台上怎么输的,今日便要怎么赢回来。

    不仅要赢,他还要路朝歌死,受百剑、千剑穿心而死!

    路朝歌看着他,暗金色的双眸越发炙热。

    “就是现在!”他在心中道。

    紧接着,路朝歌从储物戒指内,取出了一样早就准备好的东西。

    早在他感受到赵志奇的杀意后,便在心中定好了计划。

    特别是在蒋新言告知他,赵志奇易怒后,他的把握便又大了两成。

    再加上这个赵志奇的剑域是与神魂相关,是以神魂作为一心二用、一心百用、一心千用的倚仗,那么,路朝歌的把握又大了两成。

    他有九成把握,让赵志奇今日就死在这里!

    早在赵志奇现身时,路朝歌就收到了两条系统提示。

    首先,是晋级任务已经完成了。

    路朝歌已可以领取橙级晋级任务的特殊奖励,并可自主升级到51级,然后觉醒属于自己的剑域!

    这一天,路朝歌着实期待了很久。

    至于第二条提示信息,便是激发了一个紧急任务。

    脱离赵志奇的追杀!

    这无疑也等于是告诉了路朝歌,赵志奇当真起了莫大的杀心。

    逃脱他的追杀,便可获得300万点经验值的奖励。

    但在看到这条提示信息时,路朝歌的想法就很直接了。

    这一次,他可没打算逃命或者拖时间,然后依靠桃花印记,等待自家道侣的救援。

    保命绝技【师父救我】,不使用!

    “把他杀了,也算逃脱追杀吧?”路朝歌在心中道。

    “毕竟一个死人,就永远无法对我造成威胁了。”

    逃跑是不可能逃跑的,只能反杀!

    把他斩得连灰都不剩,然后神魂俱灭,我看他还怎么追杀!

    反杀,就是最佳的逃跑!

    而此刻,路朝歌将面对的,便是赵志奇以第六境七重天的可怕修为,以绝对的碾压形态,所施展的剑域!

    与当日在春秋台上,完全截然不同的剑域!

    此时此刻,方圆数十里内,青州大修行者之境下的剑修们,本命剑开始纷纷出鞘,然后朝着赵志奇的身边汇聚。

    但由于赵志奇所设下的屏障,导致他们无法探测到具体的情况。

    “啊!我的剑!”不断有人发出类似的惊呼声。

    本命剑对于剑修来说是最珍贵之物,这哪是借剑一用,这是强行夺走了命根。

    其品质恶劣,可见一斑。

    一把剑,两把剑,三把剑……

    越来越多的飞剑在居高临下的赵志奇身边汇聚。

    最后,数量定格在了他所能施展的极限数量上一千柄!

    一千柄飞剑汇聚在一起,还是十分壮观的。

    只不过路朝歌的身后,依然还有着贯穿天地的巨剑虚影,因此,从气势上看,非但不熟,还颇有一种以一敌千之感!

    赵志奇垂眸看着路朝歌,脸上虽然还是带着笑意,眼神却阴毒到了极致。

    “春秋山长老赵志奇途径此地,碰巧发现墨门掌门路朝歌被妖修所杀,死无全尸,被异兽吞食的干干净净。最终,赵志奇替路掌门报仇雪恨,借剑击杀第五境妖修。”赵志奇看着路朝歌,道:“路掌门,对于这个结果,你可满意?”

    路朝歌冷漠地看着他,然后歪嘴一笑,说出了两个赵志奇从未听过,但大概能懂意思的字。

    “傻逼。”

    赵志奇面色铁青,笑呵呵地道:“只可惜,从你的气息上看,距离第五境只差临门一脚。”

    “你若成为了大剑修,怕是将是整个天玄界最为惊才绝艳的大剑修。”

    “只可惜,你没有入第五境的机会了。”

    路朝歌只是又重复了那两个字:“傻逼。”

    说完这两个字后,路朝歌的左手掌心处,便出现了一样东西。

    此物瞬间粉碎,化为齑粉。

    那是一颗眼眸!

    击杀月眸雪狼王后,系统所奖励的一次性物品【月眸】!

    此刻明明还是白天,在青州与北州的交界处,却出现了明月!

    路朝歌抬起左手,徒手摘月。

    第六阶段的神通秘术【月影】,在此时现世。

    这就是路朝歌为赵志奇所留的底牌,也是他有恃无恐的倚仗之一!

    月眸雪狼王作为真正的BOSS级,第六阶段的【月影】,对于几乎任何一位第六境的修行者来说,都能造成极大的效果!

    若是弱小的第六境,甚至会被【月影】直接抹杀神魂!

    别忘了,在春秋台一战,赵志奇的神魂本就受了伤!

    路朝歌之所以不断激怒赵志奇,之所以等待着赵志奇凭靠神魂使出剑域,就是在等待着使用这一颗【月眸】!

    刹那间,赵志奇就觉得整个人意识陷入到了无尽的混沌之中。

    本来,月眸雪狼王该是他的底牌,该被他驯服。

    如今,却成了路朝歌对他的杀招!

    天上悬浮着的一千柄飞剑,也在此刻失控。

    一道道无形的细线虽然缠绕在飞剑上,但一切就像是定格了一样。

    此时的赵志奇,整个人就像是被定住了。

    他进入到了一种绝对迷茫的状态中。

    他已然被天上的这道月影所控制住了。

    卸下了一切的防备!

    浑身浴血的路朝歌道躯受损严重,体内灵气已经干涸。

    “我没有机会成为大剑修?”他喃喃自语,然后向前一步。

    转瞬之间,他整个人的气势便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第四境与第五境的鸿沟,他一脚迈过去了。

    “我入大修行者之境了。”路朝歌淡淡开口,暗金色的双眸炙热明亮。

    下一刻,他身后那贯穿天地的巨剑虚影便陡然破碎!

    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一道墨色的剑气,仿佛给整个世界都蒙上了一层黑色的神秘面纱。

    路朝歌再次斩出了封剑十年,【不晚】出鞘后的一剑。

    大修行者之境的一剑!

    【月影】消散的那一刻,高高在上的赵志奇,人头直接从脖子上滑落。

    是的,就是滑落。

    “你他妈又不是炼体流!”浑身浴血的路朝歌眼神冷漠。

    在【月影】的加持下,一位第六境的修行者卸掉了所有的防备,神魂还会遭受重创,路朝歌还能杀不得!?

    确切的说,他这一剑,本身就是在【补刀】。

    为【月影】补上一剑。

    致命一剑!

    ……

    ……

    另一边,越来越多的修行者与玩家朝着此地汇聚而来,但大多实力不够,无法破开赵志奇设下的屏障。

    “发生了什么,你们的剑也被夺走了吗?”大家交头接耳,一脸紧张。

    本命剑啊,那他妈可是本命剑!

    无缘无故就出鞘,然后朝着某处飞去,这种事情,他们还是第一次遇到。

    如果说本命剑受损了,但对于剑修来说,可是莫大的损失。

    “我们不如齐力,一起破开此地的屏障!”有人建议道。

    “好!如此甚好!”

    一众修行者们正欲做出动作,就听到了一阵声音。

    那是一个男人的说话声。

    这声音,甚至有不少人觉得耳熟。

    紧接着,此地竟莫名其妙地下起了一场倾盆大雨。

    天空中,那一千柄飞剑瞬间就失控了。

    赵志奇已死,这些飞剑也就无人操控,那些缠绕在飞剑上的细线也纷纷断开了。

    赵志奇神魂都已俱灭,自然也就没了神魂之力的操控。

    只见,路朝歌大手一挥,这一千柄飞剑仿佛就受到了某种牵引。

    “妖邪借剑,已被路某斩杀,现还剑于诸位!”

    他的声音响彻周边,一千柄飞剑瞬间向着身后的山坡飞去,然后刺入山体中。

    飞剑遮天蔽日,一齐掠过山头,在山坡的各处而落。

    这一壮观的景象,对于很多人而言,或许永生难忘!

    路朝歌看着地上的尸体,在想着收下了两枚储物戒指后,便想着该如何处理。

    他必须要快一点离开此地。

    突破到第五境后,他有着太多事情要做了。

    而且他此刻的修为并不稳固,需要找个地方闭关才行。

    别的不说,剑域就要觉醒了啊!

    而且他体内的其他力量,此刻也有点不受控制,要不是他往日里比较扎实,这会儿可能会更加紊乱。

    他的第五境实在是太特殊,没有人会在这般强大的情况下,突破第五境的门槛。

    所以他的提升,也比任何人都要大得多!

    第五境的路朝歌,与先前已然是两个概念。

    这不,此刻下起了倾盆大雨,便是因为他体内的【水之力】已然开始暴涨,有了些微的外露。

    而正在他思索之际,眼前却出现了一人。

    一位手持书卷的中年儒士,竟不知何时来到了路朝歌的面前。

    周边的屏障、风雨、路朝歌身上紊乱爆裂的气息,在他面前都如若无物。

    这位中年儒士就这样看着路朝歌,脸上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意。

    同样是温和的笑容,路朝歌看向赵志奇这个伪君子,便觉得格外生厌。

    而眼前这个中年儒士,却让他觉得有几分亲近。

    哪怕他就这样突兀出现,哪怕他好像已在边上默默观察了许久。

    雨还在下,且越下越大。

    路朝歌与中年儒士在雨中对视了一眼。

    ……

    既见君子,风雨如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