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这就是个奇迹 苍知

第一百五十章 思想渐渐迪化(求推荐票)

    “诺尔斯。”

    散会后,白洛单独留下了诺尔斯:“你一言不发,是有什么事吗?”

    “这个……”

    诺尔斯实话实说,将自己困扰于西格里安的那番话的事,告诉了白洛。

    “这些事,确实是我瞒着你们。”

    老叔并没有真的隐瞒白洛,而是在多年岁月里,一点点的透露给了他。

    所以当事实真相揭开的那一天,白洛并没有感到意外和无法接受。

    诺尔斯并非一个心灵脆弱之人,倘若当年的亚顿人真的背叛了亚顿王国,那诺尔斯一样不会姑息。

    可问题是,亚顿王国是亚顿王国,亚顿公国是亚顿公国。

    白洛找到的奇迹,他建立的国家,为什么还要去重复一个被淘汰了的国度,一个完全可以舍弃的名字。

    就像找到树精灵的时候,干嘛还要叫亚顿?

    随便取个新的名称,比如,比如雅根人。

    好吧,有点随便。

    但随便取一个,也比亚顿好吧?

    “亚顿王国,已经覆灭了。”

    白洛:“我其实也不怪那些推翻了她的人,毕竟国家是百姓的选择,如果人民都厌弃了她,又何必强求?”

    “当年究竟……”

    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诺尔斯很想知道,白洛说:“八百年前,我们的先祖从旧大地来到了这片新大陆,建立起了亚顿王国。”

    “这些,你都知道。”

    “所以我说那之后的事情。”

    白洛与诺尔斯行走在阿瓦隆城堡的回廊中,诺尔斯稍稍错开,慢白洛半步:“亚顿七王是我们的先祖,但六百年来,他们所做的事,让人难以评说。”

    “不以奇迹治国,而是通过人力,去塑造一个伟大的国家。”

    “梦想是好的,可现实嘛,却相当的残酷。”

    白洛:“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又是在尝试什么,实验什么。”

    “但亚顿能从八百年前,屹立整整六百年岁月。”白洛:“究其根本,还不是奇迹的庇佑!”

    “这……”

    诺尔斯:“那它,如何会崩溃?”

    “因为亚顿七王的执政在某一时刻,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那便是亚顿王国里诞生了奇迹之主,”白洛看向诺尔斯:“该怎么办?”

    这个国家诞生了奇迹,你们作为国家领袖,是用,还是不用呢?

    亚顿七王做出了选择,他们选择不用。

    杀死奇迹之主,在整个奇迹大地上都是禁忌,所以七王没这么做,而是选择将这些奇迹之主驱逐出境。

    “驱逐?”

    诺尔斯眉头深皱,他说:“这些奇迹之主,他们,他们是……”

    “都是亚顿人。”

    白洛说:“如今的铁鹰王国,七个奇迹之主,里面有一半是亚顿人。”

    “这……”

    亚顿王国发展那么多年,其民族、人口,早已遍布整个大陆的东南沿海地区。

    说一句人口千万,不为过。

    “当年的七王,带着这么多亚顿人来到这片土地上吗?”

    “听说有十几万人吧。”

    几百年时间,从十几万人变成千万人口,有奇迹的庇佑,再加上政治清明,真的不难。

    “亚顿战神,并非亚顿王国唯一的奇迹。”

    “事实上,亚顿七王都具备着奇迹之力,”白洛说:“我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但我觉得,奇迹之人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亚顿七王曾经侍奉着亚顿始祖,始祖陨落后,七王却并未死去。

    因为始祖给他们下达了最后的命令保护王室血脉,前往新大陆。

    七王到底是什么东西,白洛不知道。

    但可以肯定是,他们一定不会是奇迹生物,主人死去,生物必定快速消亡。

    更不可能是奇迹之物,人与物,白洛还是分的清的。

    “始祖终归已经死了,哪怕七王活了下来,一样得付出巨大的代价。”

    就像白洛陨落了,哪怕师姐能因为他留下的使命,继续活着。

    可对师姐来说,活着的代价,真的太大了。

    首先,她的力量会飞快流逝。

    而比力量流逝更为严重的,是心灵的残缺。

    师姐会失去感觉,宛若行尸走肉,她将被整个世界所厌弃,再也无法体会到温暖和快乐。

    不仅如此,师姐还会越来越思念白洛,想要随他而去,与他一同长眠。

    生不如死,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这也是为何,亚顿七王一个接着一个的死去,”白洛说:“他们很多都不是病逝和被杀,而是选择了自裁。”

    其中就包括亚顿战神。

    那个伟岸无比,用一己之力守护了亚顿最初三百年的强者。

    最后,却是自杀的。

    不得不说,真的很讽刺。

    “300年前,最后一位七王忍受不住痛苦,选择长眠,”白洛说:“自此,亚顿王国不再是奇迹国度,之后的短短十年,亚顿人的力量便彻底消耗殆尽。”

    也是此时,铁鹰王出现了。

    铁鹰王推翻亚顿人,这句话其实是不正确的。

    正确的说,是亚顿人选择了铁鹰王,并且推翻了旧时代,一个早就该死,却依旧还苟延残喘着的王朝。

    “为什么要这么做?”

    “自然是因为不甘啊。”

    白洛说:“你想,你旁边的国家的人,拥有神奇的力量,过着如同天堂般的生活,而你,却只能面对残酷的现实。”

    试问在这样的情况下,亚顿人会如何选择?

    他们自然希望诞生一个新的奇迹之主,然后侍奉他,并从他那里得到恩赐。

    “这就是铁鹰王?”

    “不错。”

    白洛该如何评价铁鹰王呢,仇恨吗,无所谓吧。

    这本身就是时代的选择,白洛也没有义务去替所谓的亚顿王国复仇,毕竟亚顿七王300年前就死了,他们可没有一个是死在铁鹰王手里的。

    此外,白洛的爷爷老亚顿,他在铁鹰大军打进来的时候,就已经带着七王后裔出逃。

    所以说起来,铁鹰王其实与白洛这一脉,没有太大的直接仇恨。

    哪怕没有铁鹰王,也会有金鹰王、银鹰王,去把亚顿给灭掉。

    “亚顿王国早已摇摇欲坠,灭亡,是迟早的事。”

    哪怕白洛将来要灭了铁鹰王,其理由也不会是为亚顿复仇,而是为了他自己。

    因为白洛想灭、能灭它!

    仅此而已!

    “可这样的话。”

    诺尔斯问:“为何铁鹰王要对亚顿人斩尽杀绝?”

    “亚顿人,其实早在几十年前,就灭亡的差不多了。”

    白洛说:“200年来,铁鹰王国连年征战,这里的诸侯王们都知道亚顿人的身体素质,于是大肆收买、招揽。”

    但这也给亚顿人带来了灭顶之灾。

    因为战争,大量的亚顿人死去,而铁鹰新七王则从他国引入新的人口。

    200年过去,如今的铁鹰打地上,早已没有多少亚顿人了。

    “可笑的是,铁鹰王国的高层们,那些奇迹之子,几乎都是旧时代的亚顿人。”

    “这不,连西格里安都是。”

    所以,与其说铁鹰王在通缉亚顿人,不如说是在寻找他们,为了给奇迹之力,寻找更优秀的宿主。

    当然,铁鹰王也在找老叔,他们之间,似乎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那……”

    诺尔斯的问题,其实并不是这些。

    他并不在乎亚顿人的背叛,人各有志,诺尔斯更在乎的是白洛,以及他的选择:“我们为何要复国?”

    “我没复国啊。”

    白洛说:“小老弟你不会以为,我建立亚顿公国,这里的亚顿,指的是亚顿王国的亚顿吧?”

    “不,不是吗?”

    “当然不是!”

    白洛拍着诺尔斯的肩膀:“一方面呢,是因为我们还是亚顿一族,也只有我们有这个资格,自称亚顿一族。”

    “可你也说了,我们的国家不止亚顿一个种族,你们也不在乎这个。”

    白洛:“你之前也说了,我们完全可以改一个更好的,从来没人用过的名称。”

    “只是啊……”

    白洛与诺尔斯走出了大门,两人站在数之不尽的阶梯之上,站在高处,眺望阿瓦隆世界。

    “这不是我想要的亚顿。”

    诺尔斯不解,白洛则是随和的笑了笑:“诺尔斯你知道,这个世界最初的名字,叫什么吗?”

    白洛这句话来的如此突然,诺尔斯一时间有些懵。

    可不给他反应的机会,白洛便说道:“他叫亚顿……”

    “……”

    白洛离开了,独留下诺尔斯一人,在这里吹风。

    这个世界叫亚顿。

    “陛下。”

    诺尔斯的双手开始颤抖,他的心情,更是激动的难以平复。

    是这样!

    原来是这样!

    ‘这个世界叫亚顿,这个世界叫亚顿……’

    诺尔斯不断重复着这句话,他看向白洛离去的方向,然后单膝跪地,接着在心中大声宣誓:‘您的野心,诺尔斯明白了!!’

    白洛:欸?等等,你,你明白啥了?

    “呵呵呵哈哈哈哈哈哈哈!”

    诺尔斯原本的迷茫,在此刻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却是兴奋,前所未有的兴奋!

    “陛下为我们的国家取名亚顿,看似是为了复国,实则,却是在迷惑周边的国家。”

    “而他真正的目的……”

    这还用猜吗,当然是征服全世界了!!!

    “老大牛逼!”

    诺尔斯的思想开始飞快的迪化,甚至自动脑补出了无数白洛多年隐忍,只为那一刻的剧情。

    “我诺尔斯,愿永远追随您的脚步!”

    不知不觉,诺尔斯来到了练兵场。

    而在这里,一些小年轻,都趁着这来之不易的时光,加紧锻炼着斗圣法。

    “诺尔斯大哥你怎么了,这么高兴。”

    “没什么,只是找到了人生目标,”诺尔斯热血沸腾:“我打算闭关,尽快突破英雄领域。”

    “哇,这么拼的吗?”

    “为什么为什么,理由是什么呀,跟我们说一下好不好嘛!”

    小弥雅很好奇,所有亚顿人,甚至树精灵们都好奇的围了过来。

    其中就包括了露安雅的弟弟,树精灵第二高手安德森,以及森之妖精比利王。

    比利王:强行成为王?!

    “你们知道,为什么我们的国家叫做亚顿吗?”

    诺尔斯不是个大嘴巴的人,也不爱显摆,但他觉得,将这件事告诉亚顿人,可以传达白洛的意志,以及亚顿精神!

    这对整个亚顿公国都是有好处的。

    让所有人拧成一股绳,同心协力,为白洛的理想和野望,施展自己的才华。

    很快,在场的众人都知晓了原因。

    这个世界叫亚顿!

    短短七个字,可其中包含的意志,却给他们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

    “这……”

    “原来,这就是白洛哥哥的梦想。”

    “我们,我们真的可以吗,不,一定可以,我们一定可以的!”

    “为了陛下,我什么都愿意做!”

    “太棒了,征服世界,这个目标,实在是太棒了!”

    “陛下万岁!乌拉!”

    “乌拉”

    此时,正前往寝室跟师姐做游戏的白洛,忽然听到了这声欢呼。

    他不明所以,但还是露出了笑容:“大晚上的还这么有精神,年轻真好啊。”

    “哎呀,我也得努力才行,今晚通晓,干她一整夜,不睡了!”

    这个世界叫亚顿,确实是白洛跟老叔商量后的结果。

    但这更像是一个比较远大的目标,或者说,是用来鞭策自己的东西。

    可白洛小看了亚顿人对他的崇拜。

    二十年来,白洛就是亚顿一族的英雄,很多孩子能够活下来,都是他不惜一切的成果。

    同样的,以戴安娜、伊墨忒尔为首的大姐姐们,也受了白洛太多的恩惠。

    若非她们中的大部分早已嫁为人妇,只要白洛开口,直接抱走。

    不仅仅是因为奇迹,哪怕没有它们,白洛在亚顿一族的威望也早已到了能让他们用生命捍卫和守护的地步。

    “那个……”

    伯亚虽然年纪小,但他貌似是这里面,少数有理智的人了:“我觉得吧,我们是不是会错意了?”

    “伯亚,你是说陛下只是说说的吗?”

    “怎么可能!”

    伯亚绝对相信白洛:“我,我只是觉得,陛下,以陛下的睿智,不会把这样的话说出来吧?”

    在伯亚的概念里,如此野心,当得低调行事,怎么可能弄的人尽皆知。

    “……”

    这一刻,全场肃静。

    不是因为他们觉得伯亚说的对,而是伯亚给他们提了一个醒。

    “我们……”

    戴安娜问道:“是不是太张扬了?”

    “嘶!”

    此话一出,顿时所有人都缩起脖子,猫起身。

    “小伯亚说的对啊,这么重要的大事,我们竟然在这里,大呼小叫。”

    “没有别人听到吧?”

    “有吗?”

    “没有没有,咱们树精灵一直盯着呢。”

    “那就好那就好。”

    于是,众人面面相觑,然后同时将手指放在嘴唇前:“嘘~”

    “低调,低调。”

    “以后大家切不可再胡说,更不能乱传。”

    “这可是我亚顿的机密。”

    “若是让其他国家知道了,我们亚顿有如此狼子野心,这还得了?”

    众人立刻看向伯亚,作为亚顿出了名的聪明人,这个时候,靠你了,伯亚!!

    “额……”

    伯亚觉得,是不是哪里出了什么问题。

    “伯亚。”

    “伯亚你快想想办法。”

    “就决定是你了,伯亚!”

    然而,感受着无数期待的目光,伯亚觉得……

    现在是管真的假的时候吗?

    父老乡亲们需要我啊!!!

    “咳!”

    伯亚抬起头,可爱的小脸摆出了严肃的表情:“既然大家相信我,那就要听从我的安排,不可随意行动。”

    “当然当然。”

    “小伯亚,亚顿最聪明的说。”

    “……”

    “首先,我们得建立一个秘密组织,选择秘密的地点,做最秘密的事。”

    “那陛下……”

    “而这一切的目的,”伯亚:“便是要给陛下,一个惊喜!”

    “噢噢噢噢!”

    顿时间,所有亚顿人都恍然大悟。

    在场的都是白洛的心腹,他们每一个都将白洛视作至高无上的尊主,所以没人会背叛,更没人会忤逆陛下。

    “我们,我们该怎么做?”

    “首先,要给我们的组织取个,让人想不到的名字!”

    伯亚如此说着,看到了猫灵灵、猫衣衣和猫耳耳,灵感来了:“萌猫咪俱乐部,怎么样?”

    “……”

    一时间,众人感觉自己有点像喝断片了。

    话说这是什么诡异的名字?

    他们的组织难道不应该叫龙组、教廷、魔教、某某圣地吗,萌猫迷俱乐部是个什么鬼?!

    “你们看。”

    伯亚淡然道:“所有人都懵逼了吧?”

    “哎?”

    “是啊!”

    “还真是!”

    见众人似乎明白了,伯亚继续说道:“我们的组织,必须得出其不意,哪怕是名字,也要让人意想不到!”

    谁能想到萌猫咪俱乐部,竟然会是一个以征服世界为梦想的同志们,建立起来的组织?

    谁能?

    来,大声告诉伯亚,谁可以?!

    诺尔斯:“我不行。”

    戴安娜:“我也不行。”

    菲奥拉:“为什么要用猫,我觉得我家的白鹰们,也很可爱啊。”

    三萌猫抬爪:喵!!!

    这见证历史的一刻,更关乎猫族尊严。

    我萌猫一家,怎能错过。

    更何况,如此大事若是也能成了,陛下的膝盖,岂非唾手可得?!

    猫灵灵:“我觉得挺好。”

    猫衣衣:“好滴很好滴很。”

    猫耳耳:“太妙了。”

    “那就这么决定了。”

    伯亚:“从今天起,萌猫咪俱乐部正式成立。”

    “表面上,我们是一个闲得没事情做,待在一起喝下午茶的同好。”

    然而私底下,却隐藏着难以想象的腥风血雨。

    没错,萌猫咪俱乐部的存在,就是为了征服世界。

    唯有世界第一,方是萌猫迷俱乐部的唯一追求。

    “不过,有件事情,大家必须先去做。”

    伯亚说:“我们的组织,是为了给陛下一个惊喜,而不是为了欺瞒陛下。”

    “所以我提议,”伯亚:“去找莉莉丝小姐,或者妃雅姐姐,让她们中的一位,或者一起,成为我们组织的领导人。”

    奇迹与主人同根同源,有她们在,那就等于白洛在。

    这是伯亚的底线,也是亚顿人的底线。

    于是,菲奥拉和艾尔莎等人,第一时间找到了莉莉丝。

    将事情说完后,莉莉丝当即决定:“这么好玩的事,必须加我一个啊!”

    就此,以征服世界为目的的萌猫咪俱乐部,成立了……

    “萌猫咪俱乐部?”

    第二天清晨,白洛听着小秘书弥雅的汇报:“名字倒是很可爱,是猫衣衣她们三个建立的小社团吗?干什么的?”

    师姐不在,她昨晚太累了,现在还在休息。

    也幸好白洛没下令她不准用圣气治疗,否则师姐怕是连床都下不来。

    “不只是妖精,”弥雅:“任何人都能加入。”

    弥雅是不能对白洛说谎的,而她也没有隐瞒的想法,直接就将目的告诉了白洛。

    反正他们的惊喜是成果,而不是这个组织本身。

    毕竟莉莉丝已经知道了,那么白洛知道它的存在,估计也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喝下午茶和睡午觉,顺便一起商量怎么征服世界?”

    弥雅继续实话实说:“陛下,请期待我们的成果吧,一定会让您惊喜的。”

    惊喜?

    猫衣衣:陛下的膝盖,被我们征服了!

    白鹰隐:陛下的肩膀,是我们的啦!

    哈姆拼三郎:陛下的书柜,我去脱他衣!(已被我讨取了)

    “噗!”

    白洛脑海里冒出了一群小动物高举双手‘为了征服世界,加油!呀!’。

    “哈哈哈哈哈。”

    白洛没忍住,笑了:“那个,不好意思,我不是嘲笑它们,绝对没有哈哈哈。”

    白洛只是觉得这些孩子太可爱了。

    “不过……”

    白洛觉得,妖精一族貌似也没有谁闲得没事做啊:“我们亚顿有这样的人吗?”

    喜欢喝下午茶?

    “喝!”

    “哈!”

    白洛脑海里浮现出了一群女强人火拼的画面。

    比起喝下午茶,她们貌似更喜欢望着夕阳,喝啤酒,吃烤肉。

    至于睡午觉……

    “今天再做一万个俯卧撑,做不完不睡觉!!”

    “一二三,四!”

    “努力!努力!努力!”

    这是男孩们的日常,十分热血。

    “行吧,我通过了。”

    白洛觉得,这个同好会估计会扑街的很快,它在亚顿,根本没有土壤可言。

    但萌猫们确实很可爱,白洛觉得可以玩个撸猫咖啡馆之类的,估计能够勉强延续一下这个下小社团的生命。

    但扑死是铁定的了,根本养不活。

    “谁都可以加入,我可以加入吗?”

    不知何时,师姐从里屋走了出来。

    虽然弥雅是女孩,但师姐性格保守,且十分注重礼节,因此哪怕在这里,也是衣着得体。

    师姐穿了件男士军装,腰间配着把十字剑,那一头银白色的长发,正是她性格的最好体现,清冷,淡然,不为外物所扰,所动。

    只是,师姐偷偷的看了白洛一眼,眼神中的幽怨和责怪,清晰可见。

    “妃雅姐姐,啊不,女王殿下。”

    “还是叫妃雅姐姐吧。”

    师姐摸了摸小弥雅的脑袋,虽然没有笑容,但她的温柔,弥雅感受到了。

    “继续之前的话题,”师姐:“我对你们这个组织,很感兴趣。”

    “组织……”

    白洛:“叫萌猫咪俱乐部?做什么的,抓走全世界的猫,然后随便撸到爽?”

    “……”

    弥雅没想到师姐竟然说出这样的话,但想到她的厉害,弥雅立刻转移话题:“妃雅姐姐喜欢猫的话,当然可以加入咯。”

    “我也喜欢猫啊。”

    白洛一出口,不等弥雅慌乱,师姐便说道:“你都有三个小家伙了,不怕她们变成深闺怨猫吗?”

    “额……”

    白洛觉得,三萌猫要撸个遍,就已经很花时间了。

    真要是继续拓展,白洛怕他会不务正业:“那妃雅你去吧,我就算了。”

    “嗯。”

    伊瑟妃雅:“那边的事情,我会原原本本的告诉你。”

    “……”

    白洛眉头微皱,他先前只是太关注萌猫咪俱乐部这个名字。

    现在一想,为什么亚顿人会莫名其妙的建立这么个同好会。

    组织?

    师姐已经把答案告诉白洛了。

    “你们……”

    “他们应该是想给你一些惊喜,”师姐:“对吗,小弥雅?”

    “嗯嗯嗯!”

    欺瞒白洛并不是罪,但在弥雅等人的心中,这却是罪该万死的大错。

    “征服世界,你们是认真的?”

    白洛原本是想阻止的:‘等等,这貌似,也不错啊。’

    白洛觉得,亚顿的孩子们有这样的想法,这是好事才对。

    一些孩子,想要得到长辈的认可,偷偷的在私底下打工挣钱,等到长辈生日的时候,再送上生日礼物。

    虽然不贵,但贵在心意。

    “行吧,我不过问。”

    白洛:“不过有什么事,你们得跟妃雅商量,不可随意行动。”

    有师姐在,白洛觉得足够了。

    她不可能让那些孩子胡闹,而亚顿人早晚得独当一面,白洛如今放权,时机倒是适合。

    “不过人家的组织都是罗网、黑冰台、锦衣卫什么的,我的组织,叫萌猫咪俱乐部,”白洛:“怎么一点都不猛呢?”

    “我觉得挺萌的啊。”

    “我也觉得。”

    “是猛,不是萌!”

    “有区别吗?”

    “额……”

    白洛看着一大一小两个女孩,他无奈的摆摆手:“去吧,去玩吧,你们开心就好。”

    “噢噢噢噢!!”

    当天夜里,一众亚顿人高喊欢呼:“陛下万岁!”

    “从今天起,我们就是同志了!”

    “为了征服世界,为了陛下的梦想和野望!”

    “……”

    师姐与莉莉丝对视了一眼,她们没看到征服世界的强者,只看到一群可爱的孩子们。

    “这样,”莉莉丝:“真的好吗?”

    “尽力培养他们吧。”

    师姐说:“在这里的,都是我亚顿的树苗和种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