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这就是个奇迹 苍知

第两百章 圣血教会(求推荐票)

    天色渐黯,钟声却还未敲响。

    算算时间,白洛离去不过十来分钟左右,他睁开眼,还是先前依靠的巷子。

    “滴答,滴答。”

    水滴自屋檐上滴落,原来是下起了朦胧细雨,晚春的凉意依旧,巷子里的居民将门关上,点起了橙黄色的油灯。

    希路恩比以前的亚顿村先进的多,至少这里还有油灯,而亚顿人用的是烛光与火炬。

    “吱呀”

    “唰啦!”

    门窗被紧紧关起,古都的夜晚并不安全,流浪汉、贫民、乞丐,还有失去一切的赌徒,以及比他们都恐怖的人贩子,这里的每个晚上都在发生着各式各样的人间惨剧。

    上城区,内城区,下城区。

    权贵们住在第一处,古都人可以待在内城,而外来者只能住最肮脏恶心的地方。

    三四十年光景……

    不,或许比40年更长。

    长到200年前,那个男人的出现。

    “痴愚,一座小小的城市,竟然有这么多的奇迹之力交隔。”

    白洛所在是内城区,比下城区要好的多,可大晚上的,还是有着许许多多的危险。

    当然,白洛不在乎这些。

    这具血月猎人的身体素质太过孱弱,但超凡层次还是有的。

    白洛所说的危险,自然不是来自于那些连奇迹之力都不知道的普通人。

    “意外情况……”

    古都有多方势力盘局,不说其他,毒蛇帮背后便隐隐有着群山的那群暗精灵在幕后操纵。

    至于其他,白洛也不好说。

    “外乡人。”

    “嗯?”

    白洛回过头,发现一个老妇人正透过窗户缝隙看着他,这窗户上打满了铁栅栏,打了两层,严严实实的。

    “不要站在我家窗户前面,快滚开!”

    老妇的面容苍老而扭曲,满脸的皱纹,大大的鼻子上坑坑洼洼,她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用沙哑而尖锐的声音怒喝道:“该死的外乡人,都是因为你们,我可怜的薇薇塔才会……”

    “嘣!”

    门窗被重重关上,老妇之后的话,常人听不到,但白洛却听明白了。

    她口中的薇薇塔,正是一个月前失踪的有着一头美丽秀发的少女,那是她唯一的孙女,生命中最重要的宝物。

    然而,命运将她最后一扇窗户关死了。

    老妇人找了一个月,拼尽全力,却什么都没得到她彻底被逼疯了。

    “痴愚的诅咒。”

    白洛抬起手,他从这铁窗上察觉到了浓郁的痴愚气息。

    这不是利昂的,也不是摩根的,而是另外一种截然不同,且更为阴森、寒冷的力量。

    还有这个老人,她的生命正在消散,命不久矣。

    “白桦树之主造的孽吗?”

    白洛本意不想与这个人交手,但古都,白洛势在必得。

    任何人胆敢阻拦都是他的敌人,如果白桦树之主出手,白洛迟早会跟他算这笔账。

    “唰!”

    白洛身后的空间突然缓缓敞开,那是一只纤纤玉手,她动作优雅,轻轻的将空间如同水波般化开。

    “我等来迟。”

    海贝岛的风景从空间缝隙后显露,鬼姬从中走了出来。

    “让您久等了,吾主。”

    修罗、黄泉、罗刹、夜叉,芦苇一家在鬼姬的带领下,出现在了白洛的面前。

    “负责这里的是那一位吗?”

    龙归乡走在最后,他打量了一下白洛的猎人之姿,明白这是利昂的力量:“痴愚之力,确实很适合用来清洗这座城市。”

    “鲜血,唯有用鲜血方能洗干净。”

    黄泉常年在外,知道古都的污秽,她听懂了爷爷的意思:“只不过……”

    “这里也太脏了一点。”

    黄泉扫了眼周围:“主上,请随我们寻一处干净的地方,作为您观赏的坐席吧。”

    “夜叉。”

    “明白!”

    听到二姐吩咐,夜叉身影突然消失。

    下一刻,夜叉出现在了某座塔楼之上,她一手抓着雷针,身子斜挂着站在塔楼顶部。

    与此同时,少女的眼睛将整座古都收入眼帘,并迅速分析着整座城市中最佳的观赏之地。

    “找到了。”

    几乎是在瞬间,夜叉便回到了白洛身边,她恭敬道:“主上,我发现了一座不错的建筑物,不知您意下如何?”

    “这是,教堂吗?”

    通过夜叉分享给自己的画面,白洛看见了那座巍峨的宛若宫殿般的巨大建筑物。

    上面有个标记,是一对金红的翅膀。

    “老夫认得这个标记,”龙归乡说:“那是星夜王国的该隐女皇的圣血徽章。”

    “又是一个奇迹之主。”

    白洛揉了揉眉心:“古都被这么多人觊觎吗?”

    “毕竟是南下出海最佳的中转站,”龙归乡:“被多方关注并不稀奇,荆棘伯爵得到这座城市数十年都不敢大力发展,很大原因便在于此。”

    古都明面上是荆棘伯爵的,可实际上,白桦树之主经常从这里绑架人口。

    现在又来了一个该隐女皇。

    “她在这里建立了教堂,做什么?”

    “该隐女皇是老牌奇迹之主,星夜最古老的强者之一,”龙归乡:“修道院、教堂、圣殿,她的血之教会的势力遍布世界各地。”

    “不过古都这座,老夫估计该隐女皇。”

    龙归乡这么说,但芦苇一家其实并不将血之教会放在眼里。

    若是该隐女皇亲至,凭她堂堂四觉奇迹之主的身份,芦苇一家确实忌惮。

    可区区奇迹之主麾下的一座分部,甚至连分部都算不上的小堂口。

    拆了,又能如何?

    “不过还是得以防万一,”黄泉看向修罗:“还是得确定一下,那里有没有奇迹子民。”

    随意杀害奇迹之主麾下的奇迹子民,这绝对属于大忌。

    平白无故得罪该隐女皇,并不理智。

    最好是能抓起来,等到古都之战结束了,再将其遣返,也算是给该隐女皇一个面子。

    “交给我吧。”

    修罗向白洛请示:“陛下,请允许我先行探路,帮您清理掉前方的绊脚石。”

    “去吧。”

    “是!”

    修罗得到白洛的指令,立刻前往那座大教堂。

    “陛下请进。”

    鬼姬划破空间,直接将巷子与教堂花园相连。

    白洛一步踏出,背后空间缓缓恢复,一行人俨然已经到达了目的地。

    “好壮观的建筑啊。”

    夜叉见识少,哪怕成了奇迹,但她依旧还是小孩心性。

    此时看到这种辉煌的建筑,夜叉立刻惊叹不已:“该隐女皇是不是超有钱的,这样的教堂,说建就建?”

    “没有感受到什么特殊的奇迹物质的波动。”

    罗刹抱着刀侧耳倾听,他在感知这座教堂:“嗯?哦,发现了,在上面,里面也有两个,还有下面,阶梯,螺旋向下,牢房……”

    教堂被建立在半山腰上,它位于市中心,由数百节阶梯直通内城。

    高高在上,俯瞰整座古都。

    “喀拉啦。”

    此时,一群教士打扮的男性正在关门。

    这铁门很大,需要八个人一起推动,方能开启和关闭。

    “你们?”

    “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参拜时间已经结束了,”一个身披白色兜帽礼服的教士说道:“想要沐浴圣主的荣光,请明日再来吧。”

    这些人以为白洛等人也是无知民众,来此参拜所谓的圣主。

    “没有奇迹之力。”

    罗刹的感知能力是五姐弟中最强的,他一瞬间便判断出了这些教士的身份:“只是一群普通人。”

    “啪。”

    鬼姬打了个响指。

    天地黯然失色,花草与光影,也在鬼姬的力量下变成了不动的相片。

    “啪嗒,啪嗒……”

    世界重新恢复色彩,可所有教堂内的人,但凡没有奇迹之力的,全部被鬼姬一个响指打晕过去。

    她没有杀害这些普通人,纵然其中有人犯下了滔天孽业也是一样。

    “夜叉,你去地牢看看。”

    “罗刹,把里面清理干净。”

    “修罗……”

    “不用你指手画脚,烦死了!”

    修罗不喜欢被黄泉呼来喝去,他看向白洛:“主上,您吩咐。”

    “我感知不到。”

    血月猎人只能发挥超凡之力,白洛放在这边的精力,不过一丝,近距离还好,再远一些,白洛就感知不到了。

    “那我帮您把它们叫出来。”

    修罗说完便朝着前方走去,而当他回过头,原本温和的笑脸立刻变得冰冷而高傲。

    “陛下,请坐。”

    黄泉凝聚出了一张华丽的宝座,她服侍白洛坐下,这才同爷爷和大姐一起侍立左右。

    “还在等什么,来给本大爷松松筋骨啊!”

    前方,修罗抱着手,大步走进了庭院之中:“杂碎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