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这就是个奇迹 苍知

第四百七十八章 人质(求月票)

    “他要你去神圣当人质?”

    清泉没有一丝犹豫:“不可能,我绝对不会答应这个条件!”

    “答应吧,这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清泉并不知道,萨罗斯一开始的计划就是在这,他谋划了全部,并制定了这样的路线。

    “让他们感受到清泉的强大潜力,意识到造成这一切的人是我,”萨罗斯说:“然后,他们便会将目光放在我的身上,针对我一人。”

    “你一开始就打算,牺牲掉自己?”

    “是。”

    萨罗斯微笑道:“这不是很好嘛,尽可能的保全更多的人,仇恨也会因我的离去而消散。”

    “但你会死!”

    清泉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选帝候那个人,他睚眦必报,你失了他的面子,他怎么可能放过你?”

    清泉的担忧不无原因,选帝候在奇迹大地上的名声很差,萨罗斯落到他手中,岂能有好下场?

    “不是他。”

    萨罗斯说:“如果我猜测的不错,我不会成为选帝候的俘虏。”

    “不是他的俘虏?”

    这也能算到了,清泉要不是知道萨罗斯没有未卜先知的能力,她都怀疑对方是先知了。

    可即便是先知,好像也不是萨罗斯的对手啊。

    有几次战争,选帝候早早的拜访了一些先知,让他们用预言能力,提前预知战争的走向,而结果,萨罗斯硬是靠着直觉打破了预言,然后力挽狂澜。

    对于萨罗斯这个人,就连奇迹大地上的先知们都说他有着改变命运的力量。

    唯有这个男人,可与命运角力。

    “放心吧。”

    那一天,萨罗斯与清泉做了个约定:“在这里等我回来,我绝不会死在那里。”

    “我不想你走。”

    清泉无比的不舍,她紧紧的抱住了萨罗斯,这个年龄上只能算她生命中的一个零头的青年。

    人生第一次,清泉找到了她的避风港,一个会保护她,能让她依靠,并托付一切的男人。

    萨罗斯不是矫情的人,一如清泉喜欢他,他也爱慕着这个懂他、欣赏他、信赖他的女子。

    从那挺开始,两人几乎无时无刻不黏在一起,他们发生了实际的关系,也得到了新一代清泉奇迹子民的祝福。

    然后萨罗斯离开了,被神圣帝国来的使者带走,带去了那边。

    “为什么会这样?”

    “为什么?!”

    萨罗斯的离去让清泉认识到了自己的软弱和无能,她不再消极,而是重振曾经的威严和自信,立誓要让清泉国崛起,然后亲手将萨罗斯从那边夺回来。

    不论用多久,不管要付出怎样的心血,清泉也在所不惜。

    “这样就好,这样,就对了。”

    无论做什么是,萨罗斯总有准备,他的牺牲不只是为了拯救清泉国,同时也是希望清泉能够借此重生。

    而现在,他成功了。

    清泉国因他一人的牺牲而迎来和平,清泉也因为他的离去,发愤图强。

    至于他……

    这并不重要,萨罗斯已经实现了自己的报复,展露了他的才华,未来如何,听天由命便是。

    神圣帝国,帝都阿尔兰德。

    萨罗斯被戴上了枷锁,他托着铁链,套了镣铐的双手锤在身前,这里是神圣帝国的竞技场,供达官显贵们欣赏角斗的娱乐场所。

    经过神圣帝国的审判,萨罗斯没有失去生命,却被判终身监禁。

    他将在这座竞技场中渡过余生,或者,在某次角斗中失去生命。

    “走快点!”

    押解他们的奇迹士兵并不清楚萨罗斯的身份,而这里也不止他一个,从世界各地搜集来的奴隶,或者战争犯,或是普通人,应有尽有。

    只是比起萨罗斯的昂首挺胸,他们大多垂头丧气,对死亡和永久监禁的恐惧和不安,早已击垮了他们。

    有的人哭了,有的人发出哀嚎和恳求,希望能够饶恕他们。

    但这毫无意义,神圣帝国从来不是什么温柔善良的国家,它很凶残,很霸道,特别是对凡人,一旦成为奴隶,便只能成为上位者眼中,供他们取了的数字。

    “竞技场。”

    萨罗斯抬起头,他打量着这座巨大的建筑。

    没有畏惧,有的,只是阔步前行。

    这一刻,萨罗斯仿佛不是什么囚犯、罪人,反而像是一个英雄,终于登上了属于他的舞台,迎接无数人的欢呼和呐喊。

    年仅19岁的他从一个乡下的山民,应召入伍,成了清泉国的士兵。

    然后,谁能想到呢?

    普普通通的凡人,连奇迹之力都无法拥有的他却成为了一国的军政领袖,力挽狂澜,凭借一己之力击溃了来犯之敌。

    原本高高在上的奇迹子民,连他们也要听从自己的号令。

    不仅如此,他还得到了如同女神般的清泉国国主的青睐,让她成了自己的女人,予取予求,温柔服侍。

    ‘哪怕这辈子到此为止,也足够了吧?’

    萨罗斯并不畏惧死亡,他想要的是一次无悔的人生,至于活多久,活多长,根本没必要在意。

    生命不在长短,而在活出精彩。

    “妈妈爸爸”

    “呜呜呜”

    牢房里,一个衣着褴褛的小女孩蜷缩在角落里,她又渴又累,瑟瑟发抖,充满了对未知明天的恐惧和不安。

    “同居啊,虽然是个小丫头,但以后也会变成好女人吧?”

    萨罗斯跟女孩同一个牢房,他毫不顾忌的坐靠在了她身边,这吓了女孩一跳,可不等她反应,萨罗斯便递过来一小块饼子。

    “饿了吧,给你。”

    这是萨罗斯与诗夕雨的第一次相遇。

    一块面饼,用最粗糙的黑麦制作而成的粗粮,口感和味道都很差,但对女孩而言,却如同从天而降的美味。

    当然,最初的接触肯定没那么简单。

    诗夕雨充满了警惕和不安,她对萨罗斯并不放心,很怕对方会伤害自己。

    可随着一点点的接触,萨罗斯所展现的温柔与关怀,终究还是融化了女孩不安的内心,他得到了诗夕雨的信赖,成了这个年仅5岁的小女孩在这片黑暗中,唯一的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