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这就是个奇迹 苍知

第五百五十五章 没有最强,只有最合适(求月票)

    “没有最强的不存之刃,只有最适合的。”

    “另外,”雅根说:“不用去打其他不存之刃的主意了。”

    “为什么?”

    “不存之刃的力量,就不该存在。”

    雅根:“只是使用一把,便会给身体带来巨大的负担,两把,呵呵。”

    “你要是想要早点来见我,”雅根:“我不介意,你挑战一下自己。”

    不存之刃无法同时使用,而单一的用,黄昏和黎光的组合,够白洛挖掘一辈子了。

    “这么危险吗?”

    白洛想到了黄昏和黎光的副作用。

    如果将这种副作用看成是负担,那黎光和黄昏确实不是一般人能够使用的。

    “每一把不存之刃,都有其特性,最适合你的就是黎光和黄昏。”

    “另外,你丢失的人性,想要重新找回,只靠黎光和黄昏,意义不大。”

    “为何?”

    “因为每个人的人性都是不一样的。”

    雅根说:“黄昏的本质,是可以吞噬人性,被它杀死的人,会成为黄昏的傀儡。”

    “你若是想得到人性,只要多用黄昏杀戮即可。”

    白洛有些不解,他说:“可使用黄昏,我就会失去理智,如何用黄昏获取人性?”

    “击碎黎光,让黎光的碎片,覆盖在黄昏之上。”

    如此一来,黎光和黄昏融为一体,彼此副作用抵消,被这把不存之刃杀死的人的人性,会成为白洛的东西。

    “可人性各不相同,你得到别人的人性,又有何用?”

    这种人性掠夺,是可以选择是否吸收的。

    白洛可以无视人性,将其抛弃。

    然而他要是真的选择去吸收他人的人性,很可能会导致性情大变,变成另一个人。

    “如果真的出现那种情况,”雅根说:“就得单独使用黎光,去创世,用这把神器的力量,清洗掉伱的人性。”

    所以黎光和黄昏是一对非常复杂的神器,它们可以掠夺人性、吸收人性、清洗人性,还能赋予神性、掠夺神性、中和神性。

    “你丢失的人性,就在那个丫头的身上。”

    “它们已经与她合二为一了。”

    “这部分人性,除了从她身上找回,从别的地方,是没有办法补全的。”

    然而白洛如何会去伤害伊妮雅,他说:“既然如此,那这部分人性我不要了。”

    为了伊妮雅,损失一些人性,就损失了吧。

    “黄昏可以赋予他人人性,但人性本身就像是标签,包含了性格和感情。”

    “它是独一无二的。”

    “你给了谁,就得从他那里取回。”

    雅根说:“不过那丫头身上的人性,倒是还可以重新回到你身上。”

    “嗯?”

    白洛不解道:“要怎么做?”

    “让她变成终焉帝,龙的形态。”

    雅根说:“你去做龙骑士,骑乘着她,与她并肩作战。”

    “在这种状态下,你们的思维和感觉会合二为一,彼此人性共鸣。”

    所以伊妮雅身上的人性,白洛不能说是丢失了,只是寄存在了少女的身上。

    只要他们并肩作战,长此以往,不仅伊妮雅可以越发的成熟稳重,白洛也能重新恢复失去的人性。

    “怎么不早说。”

    如果方法这么简单,还要研究黄昏和黎光干嘛。

    不过仔细一想,伊妮雅和白洛的问题是解决了,但黄昏和黎光的问题,也很重要。

    白洛弄懂了这两把武器的用法,也算是实力大增吧。

    “多谢了。”

    “跟我说什么谢。”

    雅根说:“你还是早点做好准备吧。”

    “什么?”

    “另一個我,一心想要让你回去。”

    雅根所说的回归,就是让白洛不复存在,从而重新回到她的怀抱。

    “我能帮你,但她,只想杀死你。”

    好在,另一个雅根无法亲自出手,只能借助督穆安等人的手,对付白洛。

    “督穆安,曾经背叛过我。”

    “他失去了大部分的力量,不足为虑。”

    “你真正要注意的,是买卖行中的一个老者。”

    “老者?”

    白洛回想着从师姐那里得到的记忆:“他是谁?”

    “他跟督穆安一样,也曾是创世的神。”

    “他也背叛你了?”

    “那没有。”

    雅根说:“不过,他比较特殊。”

    “如果另一个我,找到了他,让他来对付你。”

    “你可千万不要轻敌,最好一上去,就拿出最强的招数。”

    白洛有些疑惑,虽说师姐的记忆里,的确有这个老者的身影。

    可白洛并不觉得,他很强啊。

    “他,这么强吗?”

    “很恐怖。”

    雅根对白洛说:“要对付他,需要亚提安亲自出手,除了他,其他人对上了,获胜概率渺茫。”

    雅根口中的亚提安,指的是老叔。

    也就是说,白洛身边只有老叔能够跟这个人交手

    雅根不会在这种事情上跟白洛开玩笑。

    两个雅根,一个想要弄死白洛,另一个却会保护他。

    “不过,他早已失去了另一个我的控制。”

    雅根说:“祀吾零是个另类,他很特殊,不在正常的创世序列之中,特立独行,即便是我也控制不了他。”

    “一般情况下,就算另一个人对他下达了命令,他也可能不会听从。”

    “这么嚣张吗?”

    白洛不知道这些创世神跟雅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督穆安貌似很听话,但雅根却说他背叛过。

    既然可以背叛,那就说明雅根对诸神的掌控力度,并没有白洛想象中的那么大。

    最好的例子,就是这个叫祀吾零的家伙。

    另一个雅根下达的命令,祀吾零可以听从,也可以拒绝。

    这么一说,貌似雅根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了。

    “总觉得你在想什么失礼的事。”

    “你能读心吗?”

    白洛心中的想法,被雅根猜中了。

    “不过你想的没错。”

    雅根说:“创世从无到有,他们只要还待在存在的世界里,我就奈何不了他们。”

    就像另一个雅根不能亲自出手,把白洛给灭了。

    这些神明,其实也早已脱离了创造者的掌控。

    “总之,你别主动跟这人为敌,”雅根说:“如果他真的对你动手,记住,立刻把亚提安叫回来,别自己去跟他硬碰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