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亮剑开始崛起 我的头像是猫

第五十八章 这问题很严重!

    蟠县。

    作为距离赵家裕根据地比较近的日军驻扎县城,蟠县鬼子对独立团的强大有着深深的体会。

    双方初次交手是在独立团第一次扒正太铁路铁轨的时候。

    当时蟠县大队出动一多半,也就是六百多人沿途设置阵地,拦截带着钢轨回根据地的独立团二营,但遭到独立团骑兵营、机步连、一营侦察连、以及炮三连的背后进攻,双方在蟠县左侧的缓坡地大打出手。

    蟠县鬼子驻军真的不弱,总兵力一千人,配备山炮两门,九二式步兵炮两门,重机枪八挺,标准的日军二线师团大队配置。

    但面对骑兵营、机步连的高机动性,统一装备通用机枪和冲锋枪的可怖火力,以及炮三连的十二门82迫击炮,这六百多鬼子一个小时之后便溃不成军,丢下百余具尸体逃回蟠县。

    期间蟠县鬼子甚至大规模动用了芥子气等毒气弹,但独立团人手一面防毒面具,厚实的棉衣物,又是空旷地形,毒气效果并不大,少数被毒气伤到的战士也得到了及时救治,医疗包中自然不会缺少治疗常见毒气的药物。

    后续就是兵营遭到王承柱炮二连的120重迫炮轰,以及时不时的冷枪地雷。

    一直到昨天为止,根据蟠县日军统计,玉碎在独立团手里的皇军武士合计一百八十人,包括受伤在内,五分之一的皇军没有了。

    再次收到阻击命令的蟠县鬼子大队,自然拿出十二分精神对待。

    两门山炮架设在安全位置,两门九二式推进阵地的坚固土木掩体内,余下的八百多中只留下一个中队驻守县城,其余出动,紧急构筑掩体。

    这一次,鬼子吸取教训了,不仅仅防备前面,后面也防着。

    但似乎有这个一个规律,你以为做足了准备的时候,现实总会给你一巴掌。这一次,前面等的敌人没来,也没有预想中来自后面袭击者,侧翼倒是出事了。

    “打。”

    当孔捷吼出进攻的命令,新二团开火了。

    四门120重迫,八门82中迫对着远处鬼子阵地展开密集炮轰,相比于李云龙,丁伟和孔捷家底不够殷实,日子过得精打细算,大规模全速炮击仅仅持续了三分钟就停下了,但十二门迫击炮的密集火力也让猝不及防的鬼子阵地一片狼藉,死伤惨重。

    炮火刚刚停歇,早已隐蔽运动到日军阵地前三百米的新二团一营当即发起了冲锋,同时,四枚照明弹也照亮了鬼子的阵地。

    还没回过神来的蟠县鬼子就新二团一营的机枪和冲锋枪火力桶了个对穿。

    鬼子大队长好不容易稳住了队伍,在两门山炮的掩护下向县城撤退,又遭到了埋伏在城外的新二团二营突然袭击,虽然最后在城墙守军火力的掩护下成功逃离,但被迫留下了大部分重装备。

    孔大团长最后心满意足的带着两门九二式步兵炮,两挺九二式重机枪,一百多支三八大盖撤退了。

    一回到县城,蟠县的鬼子大队长连忙发电报给榆县的岛川大佐。

    ·····

    榆县。

    “榆县驻军阵地侧翼遭遇八路军袭击,被迫撤退至县城,损失大约一个中队,对方兵力约两千人,配备大量炮火。”

    听到参谋念出来的电报,岛川楞了好一会,然后直接疯癫了,他歇斯底里的嚎叫着:

    “两千人的八路军!”

    “这又是哪里蹦出来的?”

    “娘子关火车站还有两千八路军,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就不明白了,这些突然蹦出来的八路军是哪里来的?

    歇斯底里的骂了一会之后,岛川恢复了点冷静,他找来一张晋西北地图,看着上面的独立团根据地,以及周边的势力标记,开始沉思。

    多方情报能确定,这突然冒出来的四千八路军不是独立团的部队,如今独立团还剩下的几千人都还在根据地内。

    那他们是谁?

    从哪里来的?

    不用多少思索,他就将目光投向了位于独立团两翼的两个团。

    “是这两个八路军的团级部队?”

    岛川开始思索关于这两个团的情报。

    因为第一军情报部门重点关注独立团,对周边两个团关注度不高,但毕竟靠近独立团,也多少有点关注力度。

    根据汇总的情报。

    这两个团叫新一团和新二团,兵力大约在一千五百人左右,配备的是独立团淘汰下来的装备,在之前的治安战中损失比较严重,而且还被抽调了精锐士兵输送给独立团,据此判断战斗力比较弱。

    这些消息有直接的证据。

    对比独立团,这两个团很安分,极少对皇军发起进攻,少数几次主动袭击针对的都是小队级别的辎重运输队,通过这些战斗,这两个团表现出来的实力非常差,大部分都是新兵,只装备掷弹筒和小口径迫击炮,而且数量比较少,机枪也多是捷克式,甚至还有帝国的机枪。有皇军大队甚至中队规模出没的时候,会主动避让。

    “难道···”

    岛川瞬间想明白了。

    这两个团在故意隐蔽实力。

    因为李云龙在其根据地周边的大动作,超过六万人大张旗鼓的修建公路,以及多次出动,扒铁轨,炮轰军营,炮轰火车站,几乎吸引了整个第一军情报部门的全部注意力,再加上这两个团主动隐蔽自己的真实实力,从不大规模出动,宛如一只独立团的辅助后备部队,必然不会过多关注。

    想到这里,再想刚刚收到的蟠县电报中敌人的火力和数量,岛川直接吸了一口凉气。

    李云龙的六千多人,再加上这两个团表现出来的兵力以及战斗力,那就是一万人以上的部队,这还不包括新一团和新二团驻地余下的兵力,总数加起来估计有一万两千人了。而且装备先进,配备大量火炮,火力比皇军还要强大。

    想到这里,岛川紧接着就是一阵头皮发麻。

    麻烦大了。

    虽然近期补充了四个新编的大队,但包括他的榆县,平安县,娘子关火车站,河源县,蟠县在内,皇军总兵力也才刚刚一万人。

    人数比不上,同等规模实力也比不上。

    周边其他部队加起来倒是有了,甚至还多,但其他皇军需要守备其他正太铁路线和交通线,还需要防备其他游击部队以及晋绥军,他们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支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这问题很严重。

    “给我接通吉本将军的电话。”

    岛川声音带着颤抖,额头上大滴的汗水滴落。

    他可没有忘记,李云龙正在偷铁轨呢!

    上次一千多人就偷走了一点五公里,那么这次三千人会偷走多少?事后得花多少时间才能修好?还有,这一万多八路军该怎么对付?万一他们过一段时间又来偷铁轨怎么办?

    ······

    娘子关火车站。

    战斗已经停歇,在支援西村等地的部队后撤回来并突破游击队的阻击之后,进攻的八路军也撤退了,这让鬼子指挥官终于松了一口气。

    要是这伙人继续进攻,以对方的火力,再打上几个小时,估计能彻底摧毁娘子关火车站。

    “损失如何?”

    鬼子指挥官问道。

    这场战斗可真不容易,对方兵力很充足,火力强大,一千多人进攻火车站,还分出了一部分阻击撤退回来的援军,皇军打的非常艰苦。

    “车站主体建筑严重受损,铁轨也一部分被敌炮火损坏,仓库也遭到破坏损失暂时未统计,守备大队伤亡159人,其中玉碎77人。”

    参谋很快得出了结果:

    “回援的三个大队,为了突破敌阻击,发动了集团进攻,损失较大,伤亡372人,其中玉碎190人,失踪17人,”

    “合计伤亡531人,玉碎失踪284人。”

    听到数据,鬼子指挥官当时就一阵阵眩晕。

    战斗时间虽然长,但敌人并没有打算强攻,进攻火车站的八路军稍微遇到阻击就后撤转移进攻方向。

    但他还是伤亡了差不多一个大队,减员多大两个中队。

    主要原因在于回援的部队为了突破敌阻击,在没有火力准备的情况下发动集团冲锋,阻击的敌人火力也十分强大,其重炮不仅仅可以轰击车站,也可以支援阻击部队。

    “给我接太原司令部的电话。”

    鬼子指挥官说道。

    ······

    “撤。”

    夜间十一点,西乡附近的正太铁路线。

    看着光秃秃的铁路,以及完全消失只剩下一点木板和矿石、粮食的火车,李云龙心满意足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可惜了。”

    走之前,他看了一眼被留在地上的粮食,心里稍微感觉有些可惜。

    矿石他不在意,但这些粮食,即便如今团里粮食完全不缺,甚至多了去了,即便这里只是些豆粕,小米等粗粮,李大团长依旧有些心疼。

    毕竟这是粮食啊!

    但他也没办法,他这次带部队已经没办法携带其他东西了,所有的板车都装满了铁轨,甚至一些战士还挑着,或者抬着铁轨。

    对独立团来说,钢材比这些粗粮重要多了,也只能放弃。

    鬼子对铁路很重视,铁路附近几里完全没有任何村落,最靠近这里的西乡,叶家村也有超过五里路,也没办法给老百姓,毕竟这里还是鬼子的地盘。

    运输队开拔,向着赵家裕方向开去。

    不过就在李大团长最后回头看一眼的时候,他发现那些粮食似乎比刚开始的时候少了很多,几乎没有多少了,但团里有没有人背着粮食,板车上也没有。

    他身边,黄宝旺给了他答案。

    “团长,我看这些粮食放着也是浪费,就全给大骡子吃了,大骡子胃口您是知道了,真要敞开了吃,一头一顿吃个三四十来斤没有一点问题。”

    “哈哈,不错···”

    李云龙十分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