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有种 大罗罗

第455章 赵桓不是逃跑,赵桓是去守国门!(求订阅,求月票)

    李纲不是一个及格的军事家老打败仗的军事家肯定不及格啊!而且他也不是一个优秀的官僚,因为他当了那么多年的重臣,居然还没有看透他顶头那位皇帝老子的本性。

    赵桓可会逃跑了只要他真的能做主,而不是被一群不及格的军事家和糊涂官僚“绑架”,以他逃走的本事,根本就没人能抓住他,哪怕岳飞亲自出来抓也不行!

    就在李纲率领着不足两千之数的“大宋菜骑兵”抢在北军登陆铜陵长江滩头之前,秩序良好的撤离战场的同时。在几百里外的瓜洲镇,赵桓也已经登上了一艘御舟,准备渡江去巩固长江防线了。

    而此时“行动迟缓”的岳飞刚刚带兵进入江都府城,正忙着安抚人心和重建社会秩序。

    之前因为赵桓溜得太快,江都城内的豪商名士们一点准备都没有,不仅没来得及组织民众迎王师,连城内的秩序都在赵桓溜走后乱了套。江都这座城市本来就是个“盐都”,而有官盐就有私盐,有私盐就有盐帮,有盐帮就有帮派斗争和混社会的帮派打手结果官府一跑路,江都城内的豪商士绅又没准备好,这帮牛鬼蛇神就跳出来打砸抢烧了,搞得江都城内乱成一团。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以往和金贼、伪宋的战争中也经常发生,北宋红巾军的将领也不是很在乎。

    可赵楷这一次要求“全取东南”最好能在“全取”之后马上和赵桓一样收钱!

    为了更好更快的收钱,像江都这样的盐业重镇、织造中心和东南第二大都市,那是万万不能大乱的。

    因此进入江都府城之后的岳飞暂时就顾不上跑路的赵桓,而是忙着整治江都府城内的秩序。同时他还分出大量的兵力向江都以北、以东推进,去攻占高邮、宝应、楚州、盐城、泰州、如皋等城池。这些淮东路的城市虽然不能和长江以南的城市相比,但是比起历经战乱的北方各路的城市,个个都算富得流油

    虽然岳飞忙着“全取”富得流油的城市,暂时顾不上跑到固若金汤的瓜洲城堡当中的赵桓。

    但是赵桓还是觉得呆在江北实在不安全,所以在瓜洲住了两天后,就准备渡江去明州了!

    “明明州?官家,长江南岸的镇江府城是靖康年间重修的,非常坚固,而且去年还增筑了三角出堡,足以抵抗大筒。不如先将行在迁往镇江,然后依长江、凭坚城,力保三吴不失。”

    “官家,臣也以为不可撤往明州现在北军尚未渡江,金陵府亦在我手,即便官家嫌镇江城小,也可以返回金陵啊!”

    “是啊,明州根本不在长江岸边,坐镇明州都够不着长江!”

    “官家,现在北军刚刚拿下江都,您就要往明州去,若是北军真的过了江,您岂不是要去广州了?”

    随行的大臣们当中还是有高人的,一眼就看穿了赵桓的心思!

    赵桓瞄了那人一眼,原来是枢密院左副都承旨薛弼。他居然点点头道:“薛卿所言极善朕正有南巡两广之意!金陵王日前上奏说越南、真腊、占城、大理、三佛齐、朱罗、大食、蒲甘等八国正在会盟,要一起北伐中原,瓜分我大宋江山。所以广州已经是国门了,朕当以天子之尊,固守国门,力抗八国联兵!”

    大宋现在的形势还真是岌岌可危啊!

    北有大金虎视眈眈,西有西唐崛起西域,东有汉奸开府九州,南面还来了个八国联盟要瓜分大宋而大宋内部还有兄弟之争!

    看来大宋有可能要完啊!

    这下御舟上面的大臣都无语了,因为“八国联盟”这事儿还真有!不仅金陵王赵谌上奏过,赵枢、赵不求也都上奏过。

    自打赵枢、赵不求拿下占城国的大占海口,并且大破大南国(越南当时的正式国号)的“十万大军”后,大南、占城、真腊、三佛齐这四国就慌了,生怕大宋进一步在南洋发展壮大。于是这四国就开始抱团取暖,结成了反宋联盟。

    但他们四国结盟之后,还是觉得实力有点不足,于是就拉拢了大理、蒲甘这两个南方陆上的强国,又找上了西洋霸主天竺朱罗国和海上贸易强国大食国一起加盟,凑成了一个八国联盟。

    有了八国联盟当后盾,大南天子李阳焕当然底气十足,嚷嚷着要汇“八国天兵、北伐吴贼、饮马长江、问罪洛阳”。不仅要灭赵桓,连从来没惹到他的赵楷也要一起灭了

    看见底下人都无语了,赵桓马上就拿出了乾纲独断的劲头,大声下诏道:“传朕旨意,全军登船开拔先过长江,再入运河,南下明州!”

    从瓜洲南下明州有两条水路可走,一条是沿着长江一路向东,出了长江口后再走海路。

    另一条则是过江之后走南运河,经过镇江、常州、平江、秀州、杭州、越州,最后抵达明州。

    出长江口走海路去明州当然是比较快速的,但是走海路的风险比较大,而且也不是随便什么船都能出海的,运输量肯定不如走运河。

    而且走南运河沿途经过的镇江、常州、平江、秀州、杭州、越州都是富得流油的好地方。

    为了维持跑路队伍的秩序,赵桓当然不会下令放抢,但是沿途各州府县的官库他当然不会放过这些官库当中怎么都能有几百万贯。

    当然了,赵桓也不会带着铜钱跑路(铜会带上不少),而是会全部换成丝绸、瓷器、茶叶、铁器等等物资。这些东西在东南不怎么贵,到了两广和南洋,那可就值钱了。

    而这么跑路的速度当然是比较慢的,属于“慢跑”,但是“笨鸟先飞早入林,慢跑先行早到点”嘛,早点跑路,还是可以逃脱赵楷、岳飞等人的追捕的

    赵桓开始踏上“慢跑”之路的时候,一路疾行跑路的张所,已经领着万余败军跑回了金陵城!

    出兵的时候是五万,回来只剩下一万三千余了当然不是被赵楷打没了三万七。实际上铜陵一战根本没有真打,挨了不到一刻钟的炮轰,李纲、张所就开始组织撤退了。等到李世辅指挥部队跨江登陆的时候,他们俩已经带着部队踏上撤退的道路了。

    但是因为李纲、张所之前在向铜陵进军的途中分了兵,所以要收集部队不是很容易,再加上跑路的时候难免有掉队的、开小差的,所以跟着张所到达金陵的,也就只剩下一万三千余人了。

    另外,还有几千人正提心吊胆的在金陵城外的长江岸边布防,还李纲还带着一两千骑兵在后面收拢掉队的兵士和从沿江各处据点中撤出来的人马,最后总也能收拢到一万多。

    也就是说,这场瞎胡闹一样的出兵,都没好好打,就散掉了小两万人这用兵的水准也真没谁了!

    不过金陵市民依旧情绪稳定!

    金陵新、旧两城内的市面也依旧繁荣,连物价都保持平稳,没有发生什么恐慌性的抢购。

    和李纲、张所他们离开时少许有些不同的是,金陵城内的民兵已经被动员起来了,城内、城外不时可以看见一队队披着纸甲,扛着长枪、弓弩,往来巡逻的壮丁。

    金陵新城、金陵老城、幕府山城、钟山堡垒等处,也都已经设了防。

    这金陵城看起来还真的能支撑一阵子可是皇宫里面的那位娘娘,真的有决心抵抗吗?

    稍稍感到一些安心,但同时又满腹狐疑的张所将部队带回军营后,就马上入宫去见朱琏了。

    当他抵达坤宁宫的时候,张邦昌和几个留守金陵的亲王、宗室大臣,已经得到消息,先一步抵达了。

    “娘娘,臣和李枢密在铜陵遇上了天策遇上了官家的大军,被打败了!”

    张所流着眼泪,一脸愧疚的向朱琏报告。

    朱琏却讶异道:“你遇到了官家的大军,居然还能跑回来实属不易啊!”

    “这个娘娘有所不知”张所脸一红,“当日交战的时候,两军隔着长江对峙。官家那边不知用什么法子,居然能用大筒发射炸壶,隔着长江就把咱们炸了个人仰马翻。李元枢当机立断,就下令全军撤退,并亲自殿后除了臣带回了的一万多人,他应该还能带回不少人。”

    “这倒不错”朱琏点点头,“那么张卿有何打算?是想在金陵城归顺官家,还是想在平江府归顺官家?”

    张所眉头大皱,我除了投降,难道就没别的出路了?而且我之前带兵在铜陵和官家打了一仗,现在归顺过去,会不会被秋后算账?

    “娘娘,臣,臣”

    朱琏看他吞吞吐吐,便笑着道:“张卿不必担心你只要立点功劳,就能抵了铜陵之战的过错。”

    立功?张所眉头皱得更紧了,“娘娘,李元枢希望咱们能闭了金陵城门,多少抵达官家些日子,好让吴国王跑得远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