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大宋有种 大罗罗

番外之97 优势在我,此战必胜!(求一波订阅)

    五丈河南岸的官道之上,马蹄声隆隆如雷,三千铁骑,只是跟随着亲征行营都统制韩世忠和行军参议官陈规,走在向东而行的大军前头。

    在他们身后,则是无数各色的军旗翻卷,更有无穷无尽的步卒车辆跟随。

    而在他们的左侧,缓缓流淌的五丈河上,还有不计其数的战船纲船,列出了长长的两列纵队,和岸上的步骑兵一起向东。

    开封宋军的精锐主力,现在正水路并行,开出了固若金汤的开封府,正沿着五丈河,浩浩荡荡的向东开进。

    为了这次出兵,主持开封军务的枢密使、行营使兼东京留守李纲可算是豁出血本了。

    现在跟在韩世忠和陈规身后的,除了韩世忠从梁山泊带来的一万三千精锐步骑,还有李纲从驻守开封府的五万行营兵和十万开封厢军(其实就是民壮,享受厢军待遇)挑选出来的六万七千精兵。

    另外,驻扎在开封府城东“护城湖”内的“梁山舰队”全部战船,也都在宋江、李逵的指挥下,沿着五丈河开进,以掩护韩世忠所部的侧翼如果没有这一百多艘战船,韩世忠可不敢带着八万步骑离开开封府城去和二十多万金兵打野战。

    除了梁山水军之外,韩世忠手里还有另外一张王牌,就是由行军参议官陈规率领的行营砲兵!

    砲兵,不是炮兵边旁不一样,装备当然也就不一样了。虽然这个陈规是可以考证的管状火器发明人之一,但是铸造火炮这个事情还是比较复杂的,赵楷暂时也顾不过来。所以他只能在梢砲上做文章,“发明”了配重式梢砲!

    当然了,扔石头的配重式梢砲在野战中的威力也不大。毕竟这玩意的准头比较让人捉急,除非对手傻乎乎的不动弹,否则砸不死几个人。

    不过赵楷还在开封府军器监的存货中发现了三种威力巨大的弹药,使得配重式梢砲可以在野战当中发挥一定的威力。

    这三种弹药分明是毒烟火球、震天雷和猛火油!

    其中毒烟火球就是一种能够发出呛人浓烟的燃烧弹,杀伤力不大,但是扰乱敌阵的效果不错。

    震天雷就是个填装了火药的铸铁炸弹这玩意的威力有点让人难以捉摸,有时候能炸出不小的动静,有时候炸不响,有时候只能勉强把炸弹壳炸成两半赵楷倒是知道震天雷发挥不稳定的原因是什么?一是炸弹壳子的铸造工艺不过关,铸造得太厚了,不容易炸碎;二是火药的配方不合理,火硝、硫磺的纯度不够,而且没有颗粒化;三是没有管状引信。

    不过赵楷也没有花费精力去改进这些问题因为他在军器监的账单上发现了另外一种威力巨大的火器猛火油!

    猛火油应该是一种轻质原油,陕西那边就有出产。在开封府军器监下,就有一个专门搜集、储存猛火油的猛火油作。

    赵楷在合蔡口之战后返回开封府后,在清点抗金物资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猛火油。于是就命令出镇陕西的种师道想办法搜集一些,送到开封府来。

    而此时西北沿边各路都储备了许多猛火油,用来防备西贼。所以种师道很快就搜集到了几万斤猛火油,派人送到了开封府。加上军器监猛火油作的存货,赵楷就有了足够的“赵罗托夫鸡尾酒罐”可以用,当然也就不折腾颗粒状火药和火炮了这两样东西说难其实也不难,但真正要装备部队,形成战斗力,怎么都得搞上一两年。相比之下,猛火油罐上手就比较快了!

    而且,火药、火炮技术有可能会泄露给金贼金贼接管了契丹人的手工业,是会提炼火药和铸造铜器的。

    而猛火油这玩意儿,金贼可就没地方去挖了!

    有了战船、远程梢砲、猛火油罐这三张王牌,率兵出征的韩世忠、陈规当然是信心十足优势在我,此战必胜啊!

    在五丈河南岸,靠着河堤的地方,每隔一段距离,就立着一座高高的箭楼。箭楼上面驻扎着吃着厢军粮饷的民壮,这个时候也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目不转睛的看五丈河北岸的金兵控制区。还不时的将他们的发现,大声通报给守在箭楼下的传骑。

    这些传骑则会立即飞奔到韩世忠、陈规的跟前,将五丈河北岸金军的最新动向,不断的报告给他们。

    “韩太尉、陈学士,陈桥镇的显烈观上已经挂出了金贼的红黑旗看来金贼已经将陈桥镇打破了!”

    “韩太尉、陈学士,金贼的拐子马已经到了前方10里开外五丈河岸边,和他们一同抵达的,还有一些装着梢砲的大车!”

    “韩太尉、陈学士,陈桥镇以南一处土坡上出现了大队身着白袍的金贼骑士,可能是金贼大头目!”

    有大头目?到底有多大呢?

    韩世忠和陈规互相看了一眼,双双勒住战马,然后掏出千里镜,就开始向北张望搜索起来了

    五丈河北,陈桥镇南,吴乞买正策马利于一处高坡之上,周围簇拥着完颜斡离不、完颜蒲鲁虎、完颜阇母、完颜斡鲁、完颜挞懒、完颜孛吉、完颜阿鲁等一众“大完颜”,还有耶律余睹、耶律马五、萧仲恭、刘彦宗、郭药师等一票契丹和汉人走狗附庸。在更远一些的地方,则环绕着大队的女真铁浮屠骑兵和拐子马骑兵,里里外外,将完颜吴乞买等大金高层团团护住。

    吴乞买没有千里镜,也不知道此刻正有人在十几里外朝自己这里看,不过他还是能大约估算出宋军的人数。

    “十万”吴乞买笑着对左右说,“差不多就是这个数了!咱们有二十余万人,宋军只出兵十万,此战优势在我!”

    吴乞买到底是深知兵法的,知道二十三四万比十万要大得多,所以优势在他手里,而且还很大!

    身边的完颜蒲鲁虎看见父亲信心十足,就冒冒失失的插了一句:“爹爹,干脆咱们抽调数万精锐,抢到宋军前方,抢渡五丈河,然后猛击宋人的步骑兵大队,将他们一举击溃!”

    吴乞买淡淡的扫视了儿子一眼,笑道:“抢渡五丈河,还要一举击溃宋军真是亏你想得出来!宋人水路并进,五丈河上有两三百条战船,这些战船上都有床子弩和神臂弓,咱们的人怎么顶得住?”

    吴乞买神态轻松,却轻轻否决了完颜蒲鲁虎的冒进建议,却让底下的几个大完颜有点皱眉。他们的军资并不充裕,大名府带过来的粮草已经耗尽,好在完颜粘罕让人送了些过来,刚才大军东进的时候又吓跑了陈桥镇的守军,不战而得了个大镇,抢到了一些粮草但还是架不住二十多万人,十几万匹马的消耗啊!

    完颜吴乞买却笑吟吟的问完颜斡离不道:“斡离不,你打算怎么打?”

    完颜斡离不笑道:“陛下,咱们兵多将广,胜券在握,当然应该稳扎稳打可以先在五丈河北岸下寨,立起梢砲,逼退宋军的战船,再派锐兵强渡五丈河,在河上架起浮桥,最后再跨过五丈河向汴河挺进。总之,咱们不主动去打依托五丈河的宋军,而是逼他们来进攻咱们!只有这样,才能破了宋人的水陆并进之法!”

    这个完颜斡离不显然是被郓城之战和合蔡口之战打出心理阴影了,不敢同时和宋军的步骑战船交战,一定得先把宋军的水陆两军分开,然后才能有必胜的把握。

    完颜吴乞买笑着点点头,道:“此战我军优势虽大,但也得谨慎小心国家兴废,就在此一役了,如果可以取胜,开封府就是咱们的囊中之物,宋人官家即便不被我所擒,也只能逃往东南。一个南北朝的局面,怎么都能打出来的。如果”

    如果不能取胜,那可就惨了!

    不过这种丧气话,还是不要说了。吴乞买心想:那么大的优势,怎么可能不胜呢?宋人虽然有战船,但绝不是数百架梢砲的对手他们的战船一退,那十万步骑,可不是二十多万大金天兵的敌手!

    此时此刻,韩世忠正举着千里镜,仔细的看着吴乞买所在的高坡,将一张张勉强可以通过千里镜看清的脸面,都牢牢记在了心中。

    看到吴乞买等人策马下了高坡,往陈桥镇的方向而去,他才放下千里镜,对身边的陈规道:“陈学士,咱们就在这一带和金贼开打吧!”

    陈规也已经放下千里镜了,他看着显得信心十足的韩世忠,笑道:“韩太尉,你想怎么打?”

    韩世忠道:“可以半渡而击先放一部分金贼过河,然后再水陆并进,把他们一切为二,最后吃掉过河的金贼。金贼兵力虽多,但如果被咱们硬生生吃掉了两三万,一定会锐气大损的,接下去就只有北走了。”

    陈规道:“还可以派人联络官家,请官家出兵攻打金贼的后方,让他们首尾难顾!”

    韩世忠重重点头:“好,就这么办!”